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Glow(深红01)

原著向,有私设


 

这是梦,叶修从一开始就知道。

他行走在星空铺筑的路上,踏出的每一步都伴随着低沉柔和的叮铃声,水纹一样的光晕自脚下扩散,一圈一圈,泛着纯白色的涟漪,直至黑暗深处。

路的两边伫立着他熟识的家人、朋友,或是仅仅半面面之缘的过客。他们的表情各异,动作各异,过着自己的生活说着自己的话看着自己的世界。

叶修从他们身边路过,父母、兄弟、朋友、队友、对手……甚至在更早以前,他已经记不太清的面孔,在身形交错的刹那都会变得清晰明了。

他一步一步地向前,身边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天空也越来越暗,但他的呼吸依旧平稳,脚步依旧坚定,目不斜视,向着前方更加空旷而广袤的世界。

 

直到踏出不知道第多少步,他遇见了迄今为止梦中唯一一间亮着灯的房间。暖黄色的灯光从窗子透出,少年的身影虚虚晃晃地映在纯色的窗帘上,一个轻微但却清晰的声音雀跃着跳进了他的耳朵。

 

“好疼。”

------------- 


 

一切都从那个冗长又炎热的夏天开始。

一分钟前叶修还和比自己小了三岁的苏沐橙趴在地板上面对不管怎么努力也转得慢悠悠的风扇抱怨直线上升的温度,顺便疑惑一下为什么出去买冰的苏沐秋还没回来,明明马路的对面就有一家便利店。

一分钟后,仰躺在地板上的女孩子下意识地丢掉了手里的电话,漂亮的眼睛瞪得大大地盯着上方泛黄的天花板,语气没有一丝起伏地说:“叶修,他们说哥哥在医院。”

 

一分钟可以做什么?

吃一片面包,喝一杯牛奶,写十个英语单词,或者做一点更有意义的事,比如看一篇短文,做20个仰卧起坐……

再或者,颠覆人生。

 

只需要一分钟。

 

签好的两人合约变成了单人合约,说好的要一起吃掉的三份冰淇林永远地化在了炙热的柏油路上,老旧的总也转不快的风扇也不会再有人抱怨,荣耀大陆上的秋木苏从那天起开始了长长长长的睡眠。

看起来好像变了,但其实什么都没变。

地球依旧在围着太阳转,日升日落依旧在上演,人还是要活着,嘴巴也要吃着饭,拍拍肚子看一眼桌子上的照片,该怎样的还是要怎样。

只是有一个人,去不到更遥远的未来而已。

 

叶修一个人揣着两张账号卡来到嘉世找到陶轩,对方本想表示一下惋惜什么的,可十八岁的少年半秒时间都没给他,拿起一旁的签字笔唰唰唰把自己弟弟的名字签在合约的最后,然后抬头,用带着两只浓重黑眼圈的眼睛盯着自己的老板,问:“宿舍在哪?”

过去的半个月里,他做了太多的事情,即使是在未来的十年后,经历了起起伏伏的荣耀第一人回想起那段时间,也只有一个累字。

但好在一切都过去了,现在十八岁的叶修要做的事情只是睡一觉,然后醒来,刷牙、洗脸,吃一顿早饭,以最饱满的状态站在一个全新的起跑线上。

 

发令枪响。

 

刚起步的联盟和嘉世按照十年后的标准来看简直简陋得一塌糊涂,没有像样的训练室,没有成型的训练体系,一群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挤在闷热的电脑房里噼里啪啦地在网游里做着定向训练。

忽然世界频道上有人喊了一声野图BOSS刷新,刚刚还把一排哥布林排成一排练习Z字抖动的叶修手指一顿,抬手擦了一下快要落到睫毛上的汗水,快速地频道里打字:“休息一下,去抢BOSS。”

只有十八岁的嘉世小队长下令之后摘下耳机一推键盘,椅子下的滑轮在反作用力的推动下滴溜溜地转起来,把上面的人一起带了出去。

狭小训练室的横向距离和纵向距离都那么一点点,不过零点几秒的时间,叶修身后的椅背就碰到了另一个人的。

 

作为副队的吴雪峰正在组织工会的人一起参战,字打到一半感到来自身后的震动,回头就看见叶修咬着半支烟从椅背后探出半个脑袋盯着自己。

“……队长你才十八吧,据说抽烟长不高。”

对方避开吴雪峰,抬手用纤长的手指夹住燃了一半的香烟,答非所问:“空调遥控器在雪峰你那吧,低点,好热。”

“25,最适宜温度啊。”吴雪峰指着一旁立式空调上莹绿色的数字,如此解释。

“还不热,别逗了,吴副队你脑门上那是啥,别跟我说是你用窗台上喷壶喷的水。”叶修瞟了一眼男人无奈的脸,脚下一踢,椅子再次在狭小的空间里滑动。

 

放在角落上的遥控器被少年修长的手拾起,另一只手则在同一时刻将燃尽的烟蒂抛进了不远处的烟灰缸里。

左手画圆右手画方对于荣耀职业选手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区别只是谁画的更接近几何意义上的好看罢了。

空调显示板上的数字快速下滑至20℃,很快就有人喊着“好爽”然后抓过搭在椅背上的队服套在身上,做好保温措施继续加入抢BOSS的伟大事业。

叶修也不例外。

红白色印有嘉世队徽的宽大队服披在他的身上,少年灵活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瞬息万变的网游战场上,年轻的队长下达着一个又一个命令,在完成一系列部署后则是自己操作着一叶之秋冲出一条血路一矛戳中BOSS。

压着BOSS暴走的血线打出暴击,一区最顶尖的战斗法师再一次成功收集BOSS一只和一众对手的唾骂。

就在这时,一个六芒星凭空出现,将一叶之秋死死地禁锢其中。

 

索克萨尔:靠消停了一个月不到又出来祸害人了吗?啧啧啧看老夫来收拾你。

 

叶修皱了下眉,右手拉着鼠标一转视角,一张颇为熟悉的脸便闯进了视线。

 

一叶之秋:哟好久不见啊,你这是做啥,收拾我来了?

索克萨尔:你说呢?哼哼哼束手就擒吧!

 

一线峡谷的最底部风声尖啸,一叶之秋的红发被吹起,索克萨尔的长袍猎猎作响。

身着黑袍的术士抬手,黑色光芒萦绕在死亡之手之上,仿佛下一秒对面被牢牢禁锢的战斗法师就会被吞噬进去,连骨头都不剩。

然而屏幕前的叶修没有半分急躁,只是微微一笑,扶着话筒轻声说道:“放。”

霎时,峡谷两侧的山壁上数不清的枪炮师和神枪手出现了,黑洞洞的枪口炮口统统对准了下面的蓝雨术士。

 

一时间一线峡谷枪声炮声不绝于耳,各种大招不要命地往下放,光影色彩绚烂到了极致。

 

解除了行动限制的一叶之秋蹲在索克萨尔的尸体旁边,虽然角色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但屏幕另一边的魏琛已经脑补出对方一副可恶的笑脸,十足十的反动派。

 

一叶之秋:爽不?

索克萨尔:爽你大爷!

一叶之秋:呵,兵不厌诈,懂不?

索克萨尔:……靠,还不用你来教训老夫。说起来你那个狼狈为奸的搭档苏沐秋呢,怎么这次就你一个?

 

电脑前的叶修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动作顿了下,不过也只是顿了下,很快他就像平常一样,快速地打字回复道:“死了。”

 

索克萨尔:什么什么?什么意思?

一叶之秋:什么什么意思,字面意思呗。

 

索克萨尔没动静了,叶修觉得既然对方没动静了自己那边BOSS也杀得应该差不多了可以往回走看看那边爆了什么,可他刚刚操作着角色站起来,峡谷的两端就传来隆隆的脚步声。

一大票蓝溪阁的玩家出现在了峡谷的两个出口处,把一叶之秋围得水泄不通。

而原本在地上脸朝下趴地平平的索克萨尔也在一团光芒的包围下重新站了起来,那张明明是系统制定却仿佛鲜活得拥有自己灵魂的脸再次映入一叶之秋的视线。

 

“哈哈,兵不厌诈,懂不?”

索克萨尔精神抖擞。

“呵呵,懂。”

一叶之秋用最快的速度出手,一记龙牙把刚爬起来还没来得及调整的术士扎了个透心凉,再用圆舞棍简单粗暴地把人甩出了十几米远,接着一键退出。

其操作过程行云流水赏心悦目一气呵成,令人叹为观止。

 

“队长,索克萨尔说要你等着!”一旁围观了全程的嘉世队员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给自己队长传达蓝雨队长的决意。

“好啊,我等着。”叶修笑笑,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

 

第一赛季常规赛第一场,嘉世和蓝雨首次碰面。

叶修脖子上挂着账号卡,穿着对他的身形来说略大的队服,站在队伍的最前端一眼看到对面的魏琛,笑道:“索克萨尔?”

魏琛眨眨眼睛,望着面前看起来颇为年轻还未全部脱去少年稚气的嘉世队员,皱眉:“你是……?”

“队长,那边叫我们呢。”不等叶修说什么,就被身边的队员拉走,留下还在纳闷的魏琛和他身边的蓝雨队员。

 

五分钟后,魏琛在对战室里发现自己对面就是前几天坑了自己一把就下线遁的一叶之秋,忽然觉得全身充满了干劲儿。

然后……充满干劲儿地……趴了。

 

作为一个礼仪之邦,我国特别地讲究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就像那时的叶修和魏琛,把这八个字发扬光大发挥到了极致,为联盟接下来的比赛做出了光辉的榜样。

“居然被你这个毛都没长全的小鬼算计了,等老夫下次教训你。”

“好啊,我等着。”

“不过说回来……你怎么一眼认出来老夫的?”

“脸啊,简直和本人一样满满的大叔感。”

“什么大叔,这叫成熟男人的魅力懂不懂!”

“呵呵,不懂。”

“你等着,下次让你趴在地上仰视老夫,你就懂了。”

“好啊,我等着。”

 

可惜一个赛季过去,直到嘉世登顶,魏琛也没让叶修在赛场上趴在地上仰视自己一遍,倒是叶修用一句“好啊,我等着”,和各个战队混得很熟,熟到对方从选手到粉丝,淡定的唾弃之,不淡定的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这世界上没有绝对平庸的人,即使你不是天才也不会是个彻底的庸才。上帝在人出生的时候总会送出一份礼物,只看对方能否在一生这么长的时限内找到。

很显然,叶修找到了那份礼物,并且在打开之后发现里面除了荣耀这个内容,还有一个附赠的彩蛋。

那个彩蛋有个挺好听的名字,叫“我是MT”。

叶修操作着一叶之秋挥舞着漆黑的却邪带领嘉世取得一场又一场胜利,也结识了一个又一个对手或是朋友。

他只有19岁,一个不需要顾虑任何只需要向前冲的年纪,好像没什么好怕的,因为他是那么年轻。

经过一年磨合的队友已经和他感情很好,对叶修的称呼从一开始还有点别扭生硬的队长变成了亲密并带有调侃意味的“小队长”,谁让未满二十的少年是队伍里面最小的一个。

他们在赛场上支持他、配合他,在生活里像普通哥们儿一样相处,在训练的间隙打闹,聊着男生之间的话题。

 

“唉,小队长你说你才19岁烟龄就那么久了,难怪这么矮?”

“175哪里矮了,22还能窜一窜都不知道吗你们这群无知的人啊。”叶修拍掉在自己脑袋上胡乱揉着的手,头也不抬一下三两下干掉了竞技场里对面的队友。

在一声“小队长你欺负人”的哀嚎中,叶修摘下耳机向后靠去,纤长的手指扣在一起做起了手操,目光看向窗口的位置,看起来像在思考什么。

 

过了几天,顺丰快递敲响了嘉世的门,快递员气虚喘喘地车子上搬下十箱特仑苏,对着目瞪口呆的陶轩问道:“请问叶秋在吗,有他的快递,请签收。”

早一杯晚一杯,叶修在队友一开始忍笑到后来同情的目光中喝了大半年的牛奶,到了第二赛季季后赛的时候身高依旧稳定地保持在175cm。

“呃……说不定等小队长你22岁的时候再喝就有效果了!”吴雪峰如此安慰。

叶修不说话,只默默放下了牛奶杯子拿起窗台上的喷壶给半年了也没人浇水依旧活得蒸蒸向上的仙人掌浇水。

 

之后,再没人看到叶修喝牛奶了。

至少在最初的嘉世一代退役之前,都再没见过了。

 

第二赛季季后赛第二场,嘉世再次遭遇蓝雨。

一叶之秋的战矛如一柄利刃,毫不留情地摧毁阻挡在嘉世胜利道路上的一切障碍。

漆黑的武器因为对手的败落与鲜血变得光亮,友谊第一比赛第二那是在赛下讲的,在场上,从来只有荣耀两字,才是所有人追逐的终极目标。

团队赛中,在气冲云水的配合牵制下,一叶之秋绕到蓝雨队伍的大后方,却邪出手,直直插入蓝雨牧师的心脏。

鲜红色的液体自游戏角色的胸口喷溅而出,染红了白色的袍子。

落在脖颈下方装饰用的十字架被贯穿角色身体的战矛割断,金色的物件与鲜血一起飞溅开来,反射着荣耀世界阳光的颜色。

 

胜利尚未来临,欢呼已经爆棚。

 

完全违反常识的大胆BOX-1。

只身一人绕到敌手的后方直接破坏对手的补给,在这个仅有十人的地图上,一叶之秋玩了一场像现实却又比虚拟更奇妙的包抄反击。

 

再次胜利的叶修在离场时遇到了魏琛,对方看起来和平时的样子不太一样。

“老魏?”叶修停下脚步叫了一声。

其实他真的很低调,尤其是在对方落败的情况下。叶修虽然嘲讽但也是有分寸的,在这种时候,只要对方不主动招惹他,他多半不会凑上去说什么。

可是今天的魏琛看起来有些奇怪,所以他停了下来,叫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听到声音的魏琛抬头,看见面前穿着红白色队服的年轻嘉世队长,笑了下。

声音很小,很短。

他从包里掏出一根烟,忽而想起这是在体育场内,顿了下又把香烟放回去。

 

“别太得意啊叶秋,下次,下次我们蓝雨一定赢你。”

 

这句话叶修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但今天这句,有哪里不一样。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19岁的嘉世队长脑海中一闪而过,因为这对他来说只是又一次比赛,又一次胜利,又一次赛后和老对手友谊第一一下。

“笑那么猥琐,是拿到什么制胜法宝了吗?”

“是啊是啊,秘密武器,到时候有你好看。”

 

“好啊,我等着。”

 

看到又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的魏琛,叶修笑笑,咬着替代香烟的棒棒糖离开了。

直到赛季结束,他在逛论坛的时候看到蓝雨官方发布的队长退役的消息,那个一闪而过的念头再次浮现出来。

他终于知道哪里不一样了。

魏琛以前总说“下次看老夫怎么教训你”,而那一次,他说——蓝雨。

 

下次,下次我们蓝雨一定赢你。

 

叶修盯着电脑屏幕几秒钟,从桌子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点燃。

他离开椅子站在落地窗前,看着G市如比夜空更加璀璨的夜景,唇角弯出一个笑。

 

所谓的秘密武器,就让他保有期待吧。




TBC

评论(15)

热度(212)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