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Glow(深红02)

原著向,有私设

 

 

 

在魏琛退役销声匿迹了一年多之后,蓝雨的秘密武器终于出现了。

年轻的剑客与术士一起出现在战场上,和第四赛季踏出自己荣耀征途第一步所有的其他年轻人一起,写下了黄金一代专属章节的第一页。

而此时的叶修已经是三连冠的得主,在过去的时间里操作着一叶之秋挑了霸图拳皇百花搭档,全明星赛上车轮战一路赢到了最后,还把号称联盟最佳新人的魔术师挂在矛尖上转了一圈。

冠军,MVP,这些都已经不足以形容叶修的荣耀之路,直至有人喊出了斗神两个字。

 

短短三年,叶修与他已经退役的队友创造出一个真正属于嘉世的王朝,并还要和新搭档在胜利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可联盟早已不是过去的联盟,设施在进步,战队在进步,意识在进步。

更多有着无限潜力的新人涌现,卯足了劲儿要为战队与自己的未来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而叶修和他的嘉世,则是他们胜利道路上最大的障碍,也是最大的荣耀。

 

是的,那时候他们还在说,叶秋和嘉世。

好像直至荣耀消失的那天,这两个词也会相互依赖不会分开。

 

21岁的叶修拍拍身边初次登场的苏沐橙的肩膀,给有些不明所以的漂亮女孩塞了一支棒棒糖。

“去吧。”

苏沐橙比了一个“交给我吧”的手势,从椅子上跳起来,漆黑的长发甩在身后,满满的青春靓丽。

叶修望着苏沐橙的背影向后靠去,他抬起头看到大屏幕上沐雨橙风的角色身影,唇角弯出一个弧度。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就像沐雨橙风,虽然晚了三年,但终究还是站在了这里。

 

如同三年前一样的第一赛季一样,嘉世第四赛季常规赛的首战对手是蓝雨。

那时地图的两端一个是手执却邪的一叶之秋,一个是紧握死亡之手的索克萨尔。可今天,站在战斗法师位置上的是一个手持重炮的枪炮师,在她的对面,则是位以光剑为武器的剑客。

叶修注意到这位蓝雨剑客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哦,是个新人,第二反应是,咦,有点眼熟。

等到读秒结束战斗开始,沐雨橙风凭借主场优势娴熟地游走于地图的小巷间找到中心塔楼的入口钻进去占领制高点的时候,一身蓝白色调的剑客则是在蒸汽朋克风格建筑的小镇街道上快速奔走,伴随着对方急速的脚步是丝毫不亚于步速的刷屏速度。

“开始了开始了!”

“我知道你肯定会去塔楼那,以为我会去那拦截你吗太天真了,这么简单的思路要是被你摸清了打个反击怎么办!”

“我才不会那么容易上当呢,你猜我现在在哪?”

“哈哈哈就算你上去了也绝对看不到我的,因为这张图我有练习过啊!我可是!在训练营待了三年!练了不知道多少图了!!”

 

“……待了三年……蓝雨怎么想的,小队长你看给蓝雨那小孩憋的,没事吧。”除去叶修唯一一个还没退役的第一代嘉世队员看着比赛频道里一条接一条充满槽点的刷屏,不禁擦了把汗。

“……”叶修斜眼看了身边的老队友一眼,又将目光转回到大屏幕上,笑道:“就算不憋三年也那德行。”

 

其实在蓝雨的新人剑客刷出第一行垃圾话的时候叶修认出对方了。

不过也只是认出。

叶修和黄少天之间并没有多熟,荣耀的世界那么广袤,相遇的机会少之又少,不过同作为一区臭名昭著的两个角色,两个人还是互相知道名号的。

毕竟一个是抢BOSS,另一个,也是抢BOSS的。

强力同行怎能不相知?

 

何况一叶之秋曾在极其偶然的情况下和夜雨神烦有过那么一次合作,虽然发展到最后是战斗法师抢了BOSS卖了剑客顺手还和追来的对手一起捅了刚刚的队友并趁乱顺走了一个加力量的橙色饰品的标准结局,但叶修也结结实实地体会到了什么叫真正的烦。

不仅能烦死对手,更能烦死队友。

在那之后好一段时间里,他只要上线就能接到夜雨神烦无尽的PK请求和更加无穷无尽的垃圾话刷屏,甚至把对方拖黑也解决不了,因为游戏很贴心地表示既然大家不能愉快地做朋友那就来愉快地做仇人吧。

直到有一天,夜雨神烦忽然消失了。

 

然后,叶修带着一叶之秋去了嘉世,两个人之间的恩怨就算是不了了之。

直至整整三年后的今天,他们再度重逢,以对手的身份。

 

“小队长,对面这么烦,沐橙不会受到影响吧?”

老队友的声音再次响起,叶修听到后轻轻摇头,说道:“没关系,相信她。”

 

大屏幕里沐雨橙风已经开炮,巨大的后坐力震得角色身体不断后退。

而进入枪炮师攻击范围的剑客正在灵活的躲避,尽量以最小的血量交换接近对手。

终于,将近三分钟的拉锯战后,屏幕中的剑客忽然在转角处一闪,同时避开了摄像与嘉世枪炮师的视线。

霎时全场惊呼。

 

“哈哈哈找不到了吧,要不要下来找我啊,在上面是绝对看不到的。”

“你不下来吗真的不下来吗?”

“要不我告诉你我的坐标吧。”

“34,187,没骗你。”

“现在是42,134了,是不是比刚才离你近了?”

“还不下来吗,告诉你坐标还不下来?你不下来我可就要上去了!”

 

按照蓝雨剑客报出的坐标,摄像快速将镜头跟进,可上面完全没有对方的半点影子。

“喂喂哪里有啊,那小子这是骗人啊?”观众席上不淡定了,开始议论纷纷。

但嘉世这一边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黄少天没说谎,没骗人,他的确在飞速地接近苏沐橙。

不是在地上,而是在地下。

这张图对于枪炮师来说有着极大的优势,可也有对这个职业来说致命的缺陷。

那就是深深藏在地下的错综复杂的管道通路。

 

这些管道通路最终汇聚的终点,就是苏沐橙现在所在塔楼的下方。

 

“喂喂我已经到了,来公平竞争一对一别跑啊!看我的剑剑剑剑剑!!!”

十秒过后,频道里又一条垃圾话跳出。

随之而来的是地上老旧上锈的铁栅栏被破坏的巨大响动。

地下管道里的蒸汽从被破坏的地方泄露出去,夜雨神烦的身影在其中若隐若现,蓝色的光剑冰雨闪闪发亮。

 

轰轰轰!

三枚反坦克炮几乎是九十度垂直下落,刚刚来到地上的剑客身形一闪,进入了塔楼内部。

完美躲避。

 

上方的沐雨橙风知道自己的位置已经不安全,也再无法有效地牵制住对方的行动,现在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将自己与夜雨声烦拉开安全距离。

一旦做出决断,苏沐橙操作着枪炮师纵身跳下,同时炮口出对准地面抓准时机准备出手减缓下落对角色造成的冲击伤害。

就在嘉世众人为苏沐橙的大胆决断叫好的刹那,玻璃破碎的声音从音响中传出。

 

身着蓝白战服的蓝雨剑客挥舞着冰雨自塔楼中段破窗而出,在瞬间捕捉到沐雨橙风下落的身形。

升龙斩!

冰蓝色的剔透光芒自上而下划过嘉世新人枪炮师的手臂,带出一道飞扬的血线。在破坏对手的动作让其不能保持平衡后,夜雨声烦再次动作,一记完美衔接的落凤斩将细长的光剑直直刺入沐雨橙风的喉咙!

蓝白与橙黑一上一下在半空交织,静止,跌落。

已经无关输赢,蓝雨新人用刚刚的行动上交了自己作为职业选手的第一份答卷。

 

上书,垃圾话,精准操作,手速,以及,机会。

 

接近满分。

 

赛后叶修在选手通道里遇到了只有18岁的蓝雨新人剑客,对方靠在栏杆上微微扬头,满脸的锐利与骄傲,眼神如同那把在赛场上带走沐雨橙风生命的光剑,闪烁着锋利的光芒。

“一叶之秋你当年撸走我一只橙色戒指我还记得呢。”刚刚出道的少年天不怕地不怕,开口就是当年旧怨。

听到这句话叶修停下脚步对着黄少天唇角一勾,微微笑道:“要不改天还你?”

“靠靠靠欠了这么多年不算利息,哪有你这么不懂规矩的人。”

“哦,那你打算要什么利息?”

“本金利息加一起,勉勉强强,就用冠军来还吧!”

 

“哦。”叶修望着眼前的少年,眨眨眼睛,漫不经心地回道:“那就来拿吧。”

 

然后在这个赛季的冬天,一叶之秋在第二届全明星新人挑战赛的擂台上蹲在夜雨声烦的尸体旁边,问道:“爽吗?”


 

 

 

TBC

评论(13)

热度(107)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