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Glow(深红03)

原著向,私设有




仇恨不是一日生成的,老祖宗的话绝对金牌保证有道理。

时间流转,到了第四赛季季后赛第一场,个人赛和擂台赛结束后,嘉世和蓝雨两队以3:2的比分进入团队赛。

“小队长,战术和昨晚说的一样,不做任何改变吧?”上场前最后一分钟,嘉世的老队员问道。

“嗯,如果有变动,到时注意频道就好。”点头,叶修一头率先钻进了对战室。

 

倒数结束,战斗开始,双方人员按照之前的部署迅速在地图上散开。

尤其是蓝雨的黄少天,在战斗开始的刹那就钻进一人高的芦苇荡消失地无影无踪,从画面上来看几乎和己方队伍完全失去联系。

经过了一个赛季,观众们已经熟悉了这位第四赛季抢眼新秀的作战特点,四个字足以概括——机会主义。

游离于队伍主体之外,作为战场上最为灵活的一颗棋子,瞄准机会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这就是黄少天。

 

与其说是一个剑客,不如说更像一个杀手的存在。

凛冽、快速,并且致命。

 

但并不是无解。

 

比如叶修,多年的经验累积让嘉世队长深谙适时的简单粗暴是最有力武器的道理,所以从一开场他就干脆和苏沐橙脱离了队伍,一个站在芦苇荡旁的高地上对着黄少天消失的区域连放地图炮,炮火产生的高温点燃了干燥的植被,开始熊熊燃烧,染红了半张地图的天空;另一个则守在唯一没有被火烧到的出口处,等待着那位剑客现身。

 

“靠靠靠靠靠靠叶秋苏沐橙你们这么破坏大自然有没有点道德素质!”很快,随着火势的蔓延,频道里的垃圾话出现了。

“偶尔烧烧有利于植被生长,小学课本讲得,少天同学你忘了吗?”不急不缓,叶修一边在公共频道里和已经打了一个赛季交道的黄少天调侃着,一边在另一边团队频道里下达指示:“把对方拖到交换区换人,忍者缠住蓝雨牧师,剩下的两人不惜一切代价带走索克萨尔。”

 

“叶秋你少扯淡了,小学语文才没这一课别想诓人!”

“有啊,我记得沐沐课本还留着呢吧,待会收工回去翻翻然后下个赛季给少天同学念念让他回忆下。”

“嗯。”苏沐橙看到这句话,少有地在频道里乖巧地回答,然后手指一按,又是一枚地图炮放了出去,为本就猛烈的火势又添了一把火。

 

在嘉世搭档的一唱一和过后,公共频道里立刻出现了一长串的“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接下来就是足足几千字奔儿都不打一个的控诉。

看到此情此景,不论是场上观众还是场上队员或是比赛解说都深深地感受到,蓝雨黄少天的手速……又进步了。

叶修不搭话,他看了一眼下面的团队频道,按照那边传来的消息不断调整着指令,直到确认嘉世队员将喻文州和蓝雨队伍顺利分开,同时缠住对方的牧师后,才重新在公共频道打字:“还不出来吗?文州被我们揍得挺惨的。”

“………………我艹啊叶秋你们嘉世太卑鄙了,有种来一对一公平竞争!”

 

“蓝雨黄少天,黄牌警告一次,注意赛场语言文明。”

不等叶修回答,那边一向存在感很弱的裁判率先出现了。

 

“………………我……………………次奥!!!!!!!!!”

 

看着黄少天愤怒的感叹号刷屏,叶修唇角微微勾起,指尖轻快:“团队赛玩得就是团队,谁要和你一对一竞争,不合规矩啊黄少天同学。”

“和你有什么规矩不规矩的,卑鄙小人叶秋看我的剑剑剑剑剑!”

“看你的剑也得等你先出来啊。”

“我已经出来了你看到吗?哼哼哼这就这点火还想挡住我,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瞬间,一片火海中一个人影窜出,光剑一挥荡开一片跳动的火焰。

是黄少天!

他没有选择那条有一叶之秋把手出口的唯一没被火焰波及到的通道,而是反其道而行,拼着持续掉血的Debuff,逆向冲出,向着索克萨尔的的方向飞速奔去。

尽管只是出道短短一个赛季,但蓝雨两位新人的优秀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一个尽管手速不快,但战术思维出类拔萃,而另一个则是彻头彻尾的机会主义者。第四赛季的蓝雨在经过数场常规赛的摸索磨合后,快速形成了以喻文州和黄少天这两人为中心的战术思想,并一路高歌凯旋顺利杀入了季后赛。

在团队赛的赛场上,这两人失去任何一个对蓝雨来说都是不可估量的损失,因此对于现在的黄少天来说,没有什么比为蓝雨的战术中心解围更重要的事。

Debuff掉的血量找牧师刷一刷就回来了,但蓝雨的索克萨尔,血条清零可就刷不回来了!

 

望着夜雨声烦的背影,叶修鼠标一滑转动视角,右手噼里啪啦对准蓝雨剑客的方向一个蛟龙出海杀了过去。

“杀。”

一个字,两个指示。嘉世另一边的忍者快速撤离,将本队牧师换回,同时另两个人直接不做任何保留将大招狠狠地往索克萨尔身上砸去;而高高站在地图制高点的沐雨橙风,对着夜雨声烦的身影毫不犹豫地一个蓄力的激光炮落下。

苍白色的激光在地上扫出一片灰尘,将地面刻出一道深深的伤痕。

 

“喂喂苏沐橙你也太狠了点吧!不就是第一场赢了你吗?!”勉强避过对方攻击的黄少天操作着角色在地上翻滚,受身的同时不忘说话。

“呵呵。”属于沐雨橙风的两个字在公共频道闪现,紧接着拥簇着小小火焰的火机从天空坠落,滑过蓝雨剑客的身边。

——轰!

热感飞弹,准确命中!

 

浓厚的灰尘散去,没有给夜雨声烦再前进一步的机会,荣耀斗神已经杀进,混着蓝色魔法光芒的却邪仿佛冰霜般冷冽,一道冷色的弧度向着对手划过。

腰斩。

 

没有任何迟疑的胜利。

在第四赛季势如破竹的蓝雨,就此落幕。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嘉世队长一如既往地失踪,全权交给副队长代理。

可稀奇的是,备受关注的蓝雨新人黄少天也缺席了发布会,只有喻文州和另一位蓝雨队员镇定自若地面对一众记者的提问。

同一时间,在体育场馆内无人的紧急通道里,只有安全灯闪烁着光芒的昏暗楼梯上,两位失踪人士站在上面,一上一下,差了一段楼梯的距离。

 

叶修仰着头,望向上方那张因为光线昏暗而显得模糊的年轻的脸,笑了笑:“干嘛,输了不甘心想要杀人灭口吗?”

“要杀早杀了就叶秋你那渣渣一样的战斗力,再说为了你赔上我自己半点都不值,别想太多了。”

“那你叫我干什么,要请我吃饭庆祝胜利吗?”

“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叶秋你脸呢还要点脸不!”黄少天怒目而视,眉毛拧了又拧,咬牙切齿了好一会,终于挤出来一句话:“下个赛季你等着,我们蓝雨不会再输了!”

 

“哦……”叶修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然后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吐出一个淡色的烟圈,接着抬头对着上方的黄少天问道:“要来一根吗?”

 

在拿下蓝雨之后,嘉世继续一路高歌向前走去。

所有人都认为嘉世在叶修的带领下会再拿下一个冠军,延续无可复制的辉煌王朝。

可这世界上没有人可以一直赢下去,也没有人会一直输下去。

那些精彩的对决总要由实力相当的人上演,外加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发展。

 

比如,无名刺客对荣耀斗神的一击必杀。

悄无声息,一秒,满场哗然。

 

没有不败的英雄,没有不破的神话,斗神也终有退场的一天。

比赛结束后有人在灯光熄灭一片黑暗的观众席上站了很久,直到工作人员清场时才压了压头上的鸭舌帽低头离开。

对比霸图到达顶点的热烈气氛,嘉世这边却是一片颓唐。

漂亮的枪炮师操作者低头,长长的黑发从肩上滑落,遮住了大半张脸。

 

“对不起,要是我当时没有和队长分开,要是我再快点,要是我……”

说到最后,苏沐橙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一年前,她与沐雨橙风带着希望而来,一路至今全为了唯一一个目标。

冠军。

可不是为她自己,是为了叶修,只为了叶修。

 

“没关系,下次拿回来就是了。”男人伸手摸摸女孩子的头顶,口气没有半点的颓废或是倦怠:“没人能一直赢下去,我们也不会一直输下去。”

 

更糟糕的事叶修和苏沐橙早已经历过,那时的他们一个扶着另一个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继续向前走。

现在不过是输了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不过是跌到了再爬起来一次而已,到时候记得像以前一样,拍拍身上沾上的泥土就好了。

 

三天后,嘉世最后一个第一代队员退役。

临走前,曾经的老队友带着小小一包行李站在嘉世大门口,仰头望着已经扩建翻修过的战队基地,叹了一口气。

他看了好一会叶修,说道:“小队长,你好像长高了?”

“啊……?是吗?”叶修一怔,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皱皱眉毛,含糊道:“大概吧……好像裤子有点短了。”

“我还记得当时吴副队让小队长你22岁再喝牛奶,说不定就有用了。”

“没喝也没差,我就说22窜一窜啊你们这群无知的人。”瞟了一眼老队友,叶修撇撇嘴。

 

看到叶修这样的表情,年长的男人笑笑,提起自己的行李转身,抬起另一只空着的胳膊对着背对叶修挥挥,说道:“队长,再见。”

就像之前的夏休期里那样,简单的一句再见,好像下一个9月又会照例归队。

 

“再见。”叶修对着逐渐远去的背影点点头,转身回到宿舍里,在床上坐了一会后打开床头的笔记本,想着打开淘宝给自己买条新裤子,结果手一滑点到收藏夹上方的荣耀论坛地址。

然后被置顶闪亮亮的标题给吸引了。

 

【置顶】【加亮】同意禁止死人说话的进!!!

 

随手点进去,果不其然,主楼一大堆截图和文字,皆是在控诉蓝雨的黄少天在角色死亡后全心全意刷屏造成的恶果,甚至楼主有理有据地猜测其实这才是蓝雨启用黄少天的真相——不惜一切代价,烦死对手,不论夜雨声烦是死还是活。

粗粗看了一遍,叶修把页面拉到最后,果断在“联盟必须禁止死人说话”的前面点了一下,然后关掉页面,打开淘宝,买裤子。





TBC

评论(12)

热度(108)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