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Glow(深红04)

原著向,私设有

 

 

 

九月,荣耀第五赛季如约而至。

在新赛季开始前的第一天,联盟颁布了新规则,其中第一条就是禁止死人说话。

新闻发布会之后职业选手的QQ群里炸开了锅,除了一人外所有人都觉得这个规则修改的不能再好。

那个唯一一个反对的人,就是黄少天。

 

“靠靠靠什么破规定啊,死人就不是人了?让人说话都不让,还有没有人权有没有有没有,禁语音就算了现在躺平了之后连字都不让打,人干事啊!”

黄少天的大号橙色字体明晃晃地占据了大半个屏幕,每句话后面都跟着一只愤怒的手持板砖的洋葱头,看那架势若是联盟主席在,他保准马上一砖头糊对方一脸。

“唉唉黄少也不用这样,就是不用打字了而已,正好休息一下。”

“是啊是啊,就休息一下呗,再说了黄少你有的时候刷屏真的……太厉害了。”

“你们懂什么懂什么!死了躺平了又不能操作,看着别人打你们不着急?我在公共频道里给自己战队加个油怎么了,这也不行?这条规定简直有碍队友团结,不行我要去论坛开个帖,强烈抗议禁止死人说话!”

就在黄少天消息后面的洋葱头脑门上的火苗一个变三个,手里的板砖一个变一摞的时候,不经常在群里说话的叶修出现了。

他就说了八个字:“主席英明,联盟威武。”

 

群里静默三秒。

之后被一溜复制党和捶桌表情疯狂刷屏。

 

“靠靠靠靠靠靠靠叶秋凑什么热闹,以后你死了也不能打字了懂不懂懂不懂!”

屏幕前的叶修看着对方大号橙色字体,笑笑,回过去:“不死不就行了。”

立马后面又是一溜捶桌的表情。

很快,在清一色的捶桌表情中间,黄少天又出现了,而且字体比刚刚加粗了一倍大了不止一号:“叶秋你等着以后团队赛我第一个捅死你!!!”

 

“有本事就来吧。”

打下最后这行字的时候叶修心情就像外面的太阳一样,出奇的好,他微微上翘的唇角让从他身边路过接水的苏沐橙不禁停下脚步。

“叶修?”只有两个人的训练室里,苏沐橙叫着他人不知道的名字。

“嗯?”带着笑意转身,叶修微微抬头望着眼前面带疑惑的搭档,眨眨眼睛,说道:“今天中午吃什么?”

 

虽然在QQ群里黄少天对叶秋的仇恨值好像已经到了顶点,但到了实际比赛中,两个人依旧是各做各的事情,配合着整体团队行动,只是偶尔和队伍脱离不小心碰面的时候,就会下手特别地狠。

事后解释起来,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表示,因为对方是相当有实力的优秀选手,为了本队的胜利考量,一定要慎重对待。

总之,是公恨不是私仇。

 

至于到底怎么回事……反正喻文州作为蓝雨队长从没因这件事说过黄少天什么,至于叶秋……嘉世队长就是他自己。

 

随着赛季的推进,联盟的发展,荣耀不再是一人就可以力挽狂澜的英雄时代,而是越来越强调团队合作和整体水平。

叶修身边的队友已经彻底换了一批,他不再是当年众人口中的小队长,早已不会因为一句长不高暗暗较着劲逼迫自己喝不喜欢的牛奶,也不会因为对手的一句话而产生情绪波动,更不会因为短暂的失利而失落。

身高从175变成了178,年龄也从18到了23,在同龄人还在校园里享受着大学时光时,叶修已经在荣耀的战场上摸爬滚打了五年,曾不止一次地站在最顶点,也曾在最接近胜利的时候功亏一篑。

而这一次,他与他的嘉世与蓝雨同一天出局,将自己第五赛季的征程停滞在季后赛的赛场上。

 

总决赛之夜,百花与微草对峙。

 

大屏幕上的魔道学者打法比起第三赛季时的变幻莫测已经收敛了许多,魔术师在与队伍的磨合过程中学会了放慢步调配合别人,以自身的牺牲成全团队的胜利。

而另一边的百花缭乱依旧出手就是火光灿烂,只是少了狂战士的配合,只剩繁花再无血景。

每年都是这样,有人来有人走,但这一次落花狼藉却离开的太过突然,不仅是队友,就连对手都感到了惊愕。

叶修坐在嘉世训练室中安静地看着百花缭乱做了最后一番挣扎后黯然退场,不等颁奖仪式开始就率先离开。

他回到宿舍洗了个澡换好衣服准备睡觉,可在床上打了几个滚都没有睡意,干脆起身打开了放在床头的笔记本电脑。

黑暗的房间里,嘉世队长穿着宽松的T恤短裤,盘腿坐在床上,电脑屏幕发出的微光被他的身形挡住了大半,余下的落在后方的墙壁上绘出模糊的影子。

一手夹着点燃的香烟,一手操控着鼠标,叶修娴熟地打开了许久没有登录的荣耀论坛。

首页上几乎都是关于这场曲折甚至有些悲壮决赛的讨论,其中有对微草的祝贺,有对魔术师的崇拜,有对百花的惋惜,有对孙哲平的怀念,还夹杂着还有其他战队的粉在展望未来或是酸掉牙的嘲讽,总体来说非常符合荣耀版块一贯的腥风血雨风格。

鼠标一滑,一个因为人气旺盛而被加亮的帖子跳入叶修的眼帘,上面写着:嘉世上次好歹进了决赛,这次连决赛都没进,叶秋要不行了吧!

 

手指顿了下,叶修看着那个标题一会,笑着摇摇头。

嘉世和他从第一赛季开始至今,从来不缺人黑,网络上的东西他早就学会了无视,别人说什么都和他无关,他的目标永远只有一个,过去没有动摇,现在不会,未来也不会。

只是随着联盟和战队越来越正规化,他的时间几乎都被战队与训练占据,偶尔的空暇也用来开小号打竞技场,这些东西好像已经远离他生活很久了。

再见到居然会觉得有些亲切。

 

这让他想起几年前苏沐橙还未进入联盟的时候,小女孩看到论坛上的粉黑大战,气得想要一条一条回复过去,被叶修阻止了。

他告诉苏沐橙,那都是别人的嘴巴别人的手,你没办法影响也没办法控制。

“可是我生气。”漂亮的女孩子鼓着脸颊回答。

“那就打他们的脸。”

“怎么打?”

 

“用你自己的行动。”

 

这段对话发生的第二天,叶修在总决赛上率领嘉世打趴了皇风,捧得第一赛季的冠军。

 

从那之后,苏沐橙似乎很少表现出生气这种情绪了。直到数年后,在挑战赛的赛场上,作为嘉世队员尽职尽责地打完最后一场比赛,美丽的枪炮师铿锵有力地说道:“和嘉世的缘分,到此为止了。”

 

桌子上的闹钟滴滴答答过了凌晨4点,窗外有微光透露,看了三遍决赛视频整理了上百KB记事本内容的叶修终于有了倦意。

他合上电脑向后一倒,因为长时间盯着色彩绚烂屏幕而变得干涩的双眼望着头上的天花板眨了眨,接着慢慢合上。

 

第六赛季嘉世的战况比之前还要不顺,常规赛首战失利似乎奠定了战队整个赛季磕磕绊绊的基调,倒是蓝雨和微草两支队伍一路高更猛进,一副对冠军势在必得的样子。

这时候黄金一代的名号已经叫响许久,有人说荣耀很快就会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可更多的人依旧怀念着逝去已久的英雄时代,并期盼着重现。

 

又一场战败后,叶修坐在训练室里,周围是表情凝重的嘉世队员们。

投影屏幕上的画面被固定在负责保护牧师周全的魔剑士被蓝雨的剑客吸引注意力转身的瞬间,这是整场战斗的转折点。

“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第一时间保护牧师转移,不要和对方硬碰硬。”

说着,叶修重新按下播放键,屏幕中的魔剑士已然提着剑冲了上去,还在频道里打字要牧师支援自己。

“……可是叶哥,当时对方只有一个人。”被点名的刘皓抬头,似乎颇为不服。

“……”顿了下,叶修扭头重新望向大屏幕,看着上方挥舞着冰雨仿佛草原上迅捷的猎食者一般的夜雨声烦,开口:“对,只有一个人,黄少天。”

 

他听不出什么口气的尾音刚落,屏幕上的魔剑士正被蓝雨剑客削去最后一滴血,他身后的牧师则被悄然赶到的于锋干扰到自身难保。

七分钟后,嘉世落败。


 

 

TBC

评论(8)

热度(94)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