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Glow(深蓝10)

原著向,私设有

倒叙注意,黄少视角,和之前的叶修视角是同一时间线




-2

 

蓝雨的队员们发现他们的副队长不知何时起学会了抽烟。

但对方似乎没有什么烟瘾的样子,只是偶尔在他身边可以闻到淡淡的烟味。

明明之前没有半点预兆,至少就之前的赛季看来,黄少天本人对香烟这种东西都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兴趣。

 

职业选手因为场地的限制很少有可以接触到香烟的机会——毕竟训练室和体育场都是禁烟的,而他们一天中的大多数时间都会在这些地方度过。

想必对于烟瘾很大的人是种折磨吧。

所以大多数职业选手只把香烟当做偶尔的消遣,甚至有人干脆忽略了这点,转而去开发其他放松身心的娱乐项目了——比如玩玩荣耀之外的其他游戏。

 

本来黄少天也是这样的,直到第六赛季的全明星赛的那个夜晚青年与误把白酒当做白开水喝下去醉得一塌糊涂的嘉世队长在酒店的天台上聊天时,对方先是一副前辈模样摸着自己的头,然后说自己是“连烟味都闻不了的好后辈”。

明明知道醉了的人说话做事不能理会,但他还是劈手夺下对方夹在指间的香烟,狠狠吸了一口。

后果嘛,想都不用想,受罪的除了自己没别人。

 

后来想起这件事黄少天觉得当时的自己幼稚的就像小孩,因为一句话就反射性地和对方对着干,而且理由还是什么成为大人的标志。

……简直和处于反叛期急于证明自己的熊孩子没什么两样。

但是,也是从那时候起,青年觉得香烟的味道没那么坏。

 

在叶秋身边闻到的若有若无的,淡淡的味道。

 

专属第四赛季出道选手的小QQ群忽然弹了出来,黄少天将视线从看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决赛录像上转过去,看到楚云秀发了一个网址并圈了群里所有的人。

“?”肖时钦率先出现,发了一个问号表示疑问。

“咦是这个啊,云秀你也看到了,联盟还真是夸张……”很快,苏沐橙也跳了出来。

“有人买账联盟才会这么做吧,目前来看这项活动人气目前很高。”之后张新杰也出现了,口吻一如既往地客观严谨。

“到底是什么啊……”在这之后其他人也纷纷冒头,并在好奇心的趋势下点开了网址。

 

数秒后——

 

“我靠我以为之前就是说说,结果玩真的吗?!这次搞得也太丧心病狂了!”

“信息都采集了合同都签了你以为联盟能放过你吗?”

“人权呢!”

“算了吧你早就卖身给联盟了还说什么人权。”

“这是肖像权啊!”

“………………人权都没了你以为你的肖像权还在吗?”

“啊啊啊我可不想把自己的脸安在枪淋弹雨身上,压力山大!”

“你好多了,我们队内现在正讨论鬼刻的问题呢。”

“还有风城烟雨要怎么办?”

“哦,我不介意。”在田森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楚云秀答道,瞬间下面一排大拇指跟上。

 

看到这里,黄少天终于明白网址里大概是个什么内容。

这时候属于蓝雨的QQ群也弹了出来,内容是队长喻文州发的一个公告,大意是联盟的之前与战队签订的角色手办企划正式开始了,具体分红内容和合同上说的一致,最后希望大家有个愉快的夏休期。

他打开消息管理器找到被聊天记录淹没的网址,鼠标一点。

立刻,选手和对应的角色按照战队划分整整齐齐地排列的页面映入眼帘。

 

这次联盟采取的是投票制,每个队伍得票数的前三名都会由联盟出资,制作一款对应角色的十分之一真人大小的手办,当然,脸用得是选手自己的。

以往联盟也做过类似的活动,但因为不涉及到选手自身,最多也就是在外包装上签个名来个限量版什么的,从没引起圈内这么大的反应。

但这次,大家多多少少都有那么点不淡定了。

虽说荣耀有真人拍摄系统,角色可以使用操作者自己的脸,但一群大男人这么做的少之又少,甚至联盟中稀缺的妹子用得都是系统脸,更别提烟雨战队队长的角色干脆就是男人。

 

但是……如果是魏老大,说不定不但不会不淡定,相反还会很高兴。

黄少天一个战队一个战队地浏览过去,在看到蓝雨队长的角色索克萨尔的时候,望着那个被蓝雨三任队长操作过的角色,忽然笑了出来。

 

又翻了翻,黄少天点开嘉世那一栏,一叶之秋也赫然列在其中,只是旁边选手照片那栏和往常一样,只有灰底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嘉世队长从来不在公众媒体前露面,就连采访也之接受线上这种形式,更是不参加任何商业活动,神秘程度可以说是到了极致。

可这一次凡是手办角色的脸孔都是操作者本身的,换句话说,叶秋那张脸终于要曝光了吗?

 

其实就……挺平淡的一张脸。

最多,稍微有点帅而已。

 

黄少天想起男人总是很淡然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的表情,撇撇嘴。

 

他随手打开职业选手的大群,不出意外,里面也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着这件事。

其中有人好奇的提出一叶之秋的问题,但无奈很多小选手好像都对嘉世队长有那么点畏惧,讨论了那么久也没人把真人揪出来问个明白。

终于,黄少天看不下去了,他手指一动,一串“@一叶之秋”飞了出去。

就在群里为蓝雨副队长智勇双全的举动震惊的时候,男人有了回应。

 

“干嘛?”

“叶秋你打算怎么办啊这就要结束神秘时代了吗,终于舍得露脸了?”

“什么?”

“手办的事啊!你别说你不知道。”黄少天有点抓狂。

“哦,这是商业活动吧?”

“废话。”黄少天对着电脑翻了个白眼。

“那就没我什么事了。”

 

“靠靠靠靠靠态度端正点!你不出面难道到时候一叶之秋的脸是白板吗?再说白板还有框框呢,你那什么都没有这是打算走惊悚路线了吗!”

“这么激动干什么,还是说少天你打算买个一叶之秋放起来膜拜啊。”

“滚滚滚滚滚滚谁要买啊,又不是妹子买回来干什么?”

“哦,原来少天你想买的是妹子吗?我想想……沐雨澄风?还是鬼刻?前一个放心吧,沐沐不会嘲笑你的,后一个,你问问小吴的意思?”

 

“滚!”黄少天,言简意赅了。

 

第二天投票正式启动的时候嘉世官方发布了一个简单的声明,大意是由于选手叶秋众所周知的个人原因,一叶之秋退出这次活动。

霎时,粉丝一片哀嚎。

又过了几天,嘉世官方发布了活动相关的第二次声明,总结一下就是因为粉丝的热情太过高涨,战队考虑到群众的心情主动和叶秋交涉,最后达成了协议——一叶之秋按照正常程序参选投票,如果进入前三也会发布手办,但角色面部依旧是大家所熟悉的系统脸。作为补偿,前一百名购买的玩家可以获得叶秋亲笔签名一张。

“奸商,赤裸裸的奸商!”黄少天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在自家战队的私群里痛斥,“早知道我们蓝雨也这么干了!”

“没办法,叶秋前辈的行事风格这么多年大家都习惯了,能这样子收场也算是双赢。”喻文州接到,语气和平。

 

青年看到自家队长的话,皱眉。

他从未去想过叶秋不露面的原因,也更无心去猜测。

毕竟那是别人的生活,他没有兴趣参与太多,而且一件事若是对方不主动去说,他通常也懒得去问。

他和叶秋是对手,从一开始就是。

 

还在网游里的时候还是少年的黄少天被对方狠狠坑了一把,他便反过来烦了对方好一阵时间。后来被魏琛带进蓝雨训练营,最常接触的思想教育除了夺冠就是“把叶秋揍趴”;等出道了,两人之间的关系更是简单明了。

他们是彼此横亘在冠军道路上的阻碍,是针锋相对的对手,是必须打倒的存在。

 

但就是这样的关系,在一次一次的接触中逐渐增添了其他内容。

比如私下里的切磋,比如只有关系不错的人之间才能说出的嘲讽开出的玩笑,比如……朋友。

第六赛季的夏休期里,他跑去嘉世玩了一个星期,然后在机场他告诉男人是我们赢了。

第七赛季的常规赛里,在胜负已定的情况下,叶秋可以说是任性地和自己在团队赛里来了一场1v1。

 

现在看来,他们之间早已脱离了常规剧本,自顾自地写起了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故事。

但即使如此,黄少天也没有去探寻这个秘密的半点心思。

 

只是有些莫名的焦躁。

 

青年从桌子上放置了很久的烟盒里取出一支香烟点燃,吸了一口后吐出一个圆圆的烟圈。

烟草燃烧的味道逐渐从他的唇间弥漫开来,染上了周遭的空气。

黄少天闭上眼睛,忽然想起自己现在手中的香烟好像和叶秋的是一个牌子。

 

不廉价也不奢侈,普普通通的一个牌子。

味道很淡,闻起来不坏。

 

香烟燃尽的时候,黄少天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将烟蒂扔进易拉罐剪成的烟灰缸里,打开网站,买了一张8月10日下午抵达H市的机票。




TBC



虫爹说叶修大大挺帅的,黄少的脸也是被盖章的……所以……这是个有颜的CP(。

评论(21)

热度(91)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