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Glow(深蓝11)

原著向,私设有

倒叙注意,黄少视角,和之前的叶修视角是同一时间线




-3

 

经过整整两年的磨砺,第六赛季的蓝雨一出场就如一把开刃的利剑,将遇到的对手一一斩落。

这只具有无限包容力的队伍将风格各异的选手聚集于此,让他们在赛场上找到最为合适的位置,发出只属于自己的光芒。

剑与诅咒作为这只队伍的核心,一个先锋一个司令塔配合得相得益彰,与队友们一起为观众、为荣耀,也为他们自己献上一场又一场精彩异常的比赛。

 

全明星之前最后的一场常规赛,蓝雨遭遇嘉世,在比分落后的情况下,黄少天作为蓝雨的奇兵率先解决了对方的魔剑士,随后与这个赛季的新人于锋一起干掉了他身后的牧师。

逆转,获胜。

赛后蓝雨副队长站在叶秋的面前,握着对方的手:“是我们赢了。”

“哦,恭喜。”嘉世队长点点头,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口气平淡的好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这种无关紧要的话题。

青年皱眉,手上的力度下意识地增大了一点:“叶秋,不止这一次,我们下次也会赢,季后赛见!”

听到这句话,穿着红白队服的男人怔了怔,随后一双黑得好像不见底的眼睛望向黄少天,微微笑道:“好,到时候见吧。”

 

一句季后赛见的简单约定会延后了数年,双方都没有想到实现这句话会是在遥远的四年后。

 

这个赛季的嘉世没能走到最后,蓝雨却成了新科冠军。

黄少天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在于锋的配合下冲破微草的队伍将舍弃了魔术师打法许久的王不留行挑落时叶秋的表情。

起初那个男人同当时的所有人一样是满脸的惊讶,但很快,在满场欢呼爆发之前,嘉世队长就恢复了以往的神情。刚刚过去24岁生日的青年从口袋中的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而后起身向着门外走去,在周围队员不明所以的目光中说道:“结束了。”

 

当天晚上蓝雨成了欢乐的海洋,所有人都在欢呼庆祝。粉丝们聚集在战队门外,如狂欢一般手舞足蹈,大声喊着出现在战场上为他们带来胜利的每一个角色每一个选手的名字,但其中最多的,当属黄少天。

出道仅仅第三年就收获一个冠军,在这之前的成绩数据也是相当地好看,更不用提青年曾经在叶秋的眼皮底下成功将对方的牧师分离,又在和微草的对阵中作为奇兵为蓝雨的胜利打下最为坚定的基石。

这一刻,黄少天是蓝雨粉丝心中至高神,憧憬与崇拜,独一无二。

到了最后,剑圣两个字回响在夜空之上,与繁华的G市一起不眠。

 

发布会,庆功宴,粉丝交流,商业活动,记者采访。

一时间蓝雨上上下下忙了个底朝天,冠军可不单单只是一尊奖杯一个称号,而是意味着更多更多,甚至超乎了年轻选手们的想象。

黄少天彻底闲下来已经是决赛的一星期后。

他在开往家乡的列车上睡了长长的一觉。

大概是之前实在是太累了,他睡得很沉,一路上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

好在快到站的时候乘务员叫醒了青年,才不至于上演一出睡过站的悲剧。

 

许久之后,黄少天依旧记得那个乘务员的样子。

那是个看起来已经有些年纪的男人,微胖,穿着整洁的制服对着自己笑眯眯的。

他说你是蓝雨战队的黄少天吧,我儿子特别喜欢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青年一愣,而后大大方方地拿起笔在中年男人递过来的本子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抬起头望着对方:“用不用再给他写点什么?”

“呃……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男人想了下,笑道。

黄少天心想让一个电竞选手写这句也太不合适了点,他们中大多数人的最高学历也不过就是高中,更是有一票人初中都没有读完就进入联盟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不过看到对方提起自己儿子时的笑脸青年什么都没说,刷刷刷把这句话写了上去。

他收起笔把本子递还给对方,男人接过来说句谢谢。

 

这时候广播里清脆的女声传出,列车也随着逐渐减缓了速度。

青年低头将PAD塞进行李中,又拿起手机确认了一下电量,准备离开包厢,却忽然被叫住。

“还有什么事吗,大叔?”

火车已经完全停了下来,黄少天背着单肩包望向男人,有些不耐。

“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烦你再给我儿子写一句——”

“啊?可我已经……”

 

“希望你能成为我这样的人。”

 

电子竞技发展了这么多年,从一开始的被误读到今日逐步被正视,期间有多少人付出的努力已无从知晓。

但这是黄少天从进入联盟至今第一次听到比自己大了整整两个年代的人这样对他说。

 

没有什么事是可以一蹴而就的,外界的看法也好,战队的冠军也罢。

光鲜外表下隐藏了多少付出与汗水没人知道,今日的成功也是因为他们曾经失败过。

认同、憧憬,甚至是崇拜与依赖,都建立在足够强大的基础之上。

经历了六年的起起伏伏,蓝雨终于做到了。

 

数分钟后,黄少天站在车站外的街道边沿。

他看着不远处夜幕下人来人往的地下通道入口,忽然想起半年之前的全明星赛时,他送醉得不省人事的嘉世队长回酒店,从KTV出来也是要经过一小段地下通道才能到马路的另一面打车。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收敛了全部锋芒的叶秋。

这样说也不太对——似乎旁人很少能从那个人身上看到太过锐利的气质,虽然之前听过队伍里的前辈说三连冠时期的叶秋简直就是锋芒毕露,但黄少天那时还在训练营里,并没有和叶秋正式打过照面。而叶秋呢,因为他自身原因,又没有任何影像资料留下,黄少天也就无从知晓那时的叶秋到底是怎样的。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青年又觉得自己是一直知道叶秋的。

不论是三连冠时期的叶秋,还是第四赛季初尝败绩的叶秋,或是那之后至今的叶秋,黄少天知道,那个人的锋芒与锐利一直都在,深深地埋在对方的性格中,从未有过半分改变。

因为在赛场上,一叶之秋永远都如一柄锋利的匕首,以最为直接的方式割断对手的喉咙。

 

不留后路。

 

在之前的数次交锋中,黄少天真切地感受到对方气势造成的压迫感,简直容不得半分松懈。

而每次赛后的见面,男人漆黑双眸中还未完全熄灭的战意更是让人为之震颤。

像是冰下的火焰,冰冷而又炙热。

 

而现在,男人因为醉酒软软地靠在自己身上,头发随着步伐有一搭没一搭地蹭着自己的脸颊,让黄少天产生了一种错觉。

他微微偏头,看到对方紧紧闭着的双眼,睫毛偶尔颤那么一下。

那张脸因为闭眼的原因比平常柔和了许多,至少再没有那种天然的嘲讽气质。

男人身上的味道缓缓飘了上来,淡淡的烟草味,还有酒精的味道。

黄少天忽然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晕,不禁比之前更用力地握住了叶秋的肩膀。

 

把嘉世队长送回房间后他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跑到了天台上吹风。

然后,他遇见了醒来的叶秋,和不甚清醒的男人相互嘲讽,再后来,他说:“我们会赢,一定会赢,叶秋,你要好好看着。”

这是比之前更为直接的宣战。

对此,男人只是笑笑,说着:“等你赢了再说吧。”

 

从蓝雨开始与微草的决赛开始黄少天就一直没有和叶秋有过联系,即使是现在也没有。

他们好像很默契地一起忘记了那天的话,但现在,黄少天想起来了。

他忽然想去H市,找到那个人亲口和他说:“我们赢了。”

 

然后看那个人是怎样的反应。

虽然以他对叶秋了解也能大致猜到个七七八八,但果然,还是想亲眼看到。

 

打开手机拨通家里的电话号码,黄少天告诉家人自己今年要晚一点回家,然后转身,向着机场的方向走去。




TBC

评论(13)

热度(84)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