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叶修中心】天台(01)

叶修大大生日快乐

虽然这样说但这篇不是生贺w

提示一下:不是灵异,但有一些可能让人感到不适的描写




天台

 

 

 

“哐啷——”

已经上锈的铁门被用力合上,在安静的夜晚里发出格外的清晰的声音。

男人靠着冰凉的门扉脱力一般滑坐到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胸膛在剧烈的起伏,一颗心脏砰砰砰撞击着胸骨。

被隔绝在自己身后的那个世界里,有什么东西的指甲疯狂地抓挠着厚重的门扉,诅咒般地尖叫与曾让人感到心惊的低语通过坚硬的介质传递过来,从骨缝直接飞奔到大脑,让人不得安宁。

但好在,一切都要结束了。

 

男人抬起头,看到前方二十岁刚出头的青年背对自己,举起胳膊对着被血红色的月亮染色的夜空竖起中指,因为剧烈奔跑而变得干渴的喉咙发出沙哑的声音,响亮地穿透死一般的寂静:“滚吧,这个操蛋地方!”

听到这,男人扯出一个笑,然后用力吸了一口气撑着背后的门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过去。

他拍拍青年的肩膀,对方回头望着他,然后伸出手握住了对方的。

和男人冰凉的手不同,青年的手十分地温暖,手心甚至到了炙热的程度,只是因为大量的运动失去了以往的干燥。

 

“快走吧,一分钟都不想在这多待了。”说着,青年拉着男人向天台的边缘走去,步伐轻快而坚定,一双眼睛里满是兴奋。

“嗯,走吧。”

点头,男人随着对方一起向前走去,可就在两人到达天台边缘的刹那,神差鬼使地,他回过头,向那扇被自己掩上的铁门看去。

 

老旧的门扉动了动,因为门栓的关系纵使里面的东西再用力地抓挠哀嚎,也不能冲破限制。可男人还是觉得铁门的边缘与墙壁的接合处被撼出一个缝隙,那个人惨白的小半张脸从里面露出,咧嘴对自己露出一个笑。

【你真的认为那些都是假的吗?】

 

下一秒,失重,下坠。

 

 

 

3、2、1——

梦境开始。

 

 

 

睁眼,一片暖黄。

男人揉了揉因为睡眠时间过长变得混沌的脑袋,从床上坐起来。

他来回扭头打量着周围的房间,而后发现自己不仅对这里的陈设是陌生的,就连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在这里过了多久都不记得。

他从床上下来,绕过那些家居摆设来到窗前,伸手,刷拉一声拉开厚重的窗帘,立刻,窗外的景色映入他的眼帘。

可以称得上巨大的红色月亮在天幕上低垂着,让人产生一种伸手就可以碰到的错觉。原本应是墨色的夜空被月亮染了色,微微发红,远处城市中灯光璀璨,没有丝毫进入沉睡的征兆。

这明明是非常平常的景象,男人却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如果非要说的话,大概是……缺少生气吧。

安静——或者说寂静,明明外面那么热闹,自己所在的空间却好像被什么东西按下了开关,连空气都停滞了一般。

 

男人叹了一口气,重新坐回到床上。

因为就在刚刚,他发现目前为止一个最为严重的问题。

比这里是哪,他怎么来的,自己睡了多久等等都要重要。

 

自己是谁?

 

五分钟后,他找到了答案。

桌子上摊开的笔记本里,有人为他留下了一串字迹。

 

【我知道你现在想什么。】

【别想了,我告诉你,你叫叶修。】

【你现在应该挺想抽烟的?那不好意思,你的烟都被我抽光了。】

【如果实在忍不住,B1层便利店有卖的,不过你得有命到那。】

【要命还是要烟?】

【这个也不用想了,我替你说,要烟。】

【旁边抽屉下数第三格里有给你留的东西,对你来说应该有用,因为这里挺危险的,不过也没那么危险,放心吧。】

【看到这你一定在想我说的是真还是假,觉得这人真无聊对不对?】

【放心,我也是这么想的。】

【因为我就是你。】

 

【……真无聊,拜拜。】

【祝我好运。】

 

叶修皱眉,盯着面前那张纸条好一会,决定忽略对方。

他大踏步地走过去,猛地拉开房门,刹那,无边的黑暗将他包围。

完全违背了科学,屋子里暖黄色的灯光在门槛前被拦截,如同被刀子切割的固体一般整整齐齐与黑暗相接。

叶修看不到黑暗中的走廊到底是什么样的构造,却忽然觉得头皮一麻,于是他想也不想后退三步,想也不想地把门一关。

“咣当——”

声音在黑暗里回响,惊扰了大楼里刚刚睡醒的东西,它们发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在发现自己进不去的门扉依旧紧闭时,重新安静下来,蛰伏在角落里。

 

屋子里的男人重新坐回到床上思考不到一分钟,再次起身。

这次他没有去直接开门,而是打开了桌子旁的抽屉,从里面找到“自己”留给自己的东西。

清点一下,包括看起来像是地图的一张纸,一个没电的手机,一只手电筒(只有一节电池),一把水果刀,一支只剩个底的打火机,还有一个烟屁股。

 

盯着那个烟屁股,一秒,两秒,三秒——

“你大爷。”

即使对象是自己,叶修也忍不住爆了个粗口。

 

随手把烟屁股丢掉,叶修把剩余的东西拿出来装进口袋里,只留下一张地图在手里。

地图上写着龙飞凤舞的“嘉世”两个字,看来自己现在所处的建筑物就叫这个名字。

继续看下去,在标有7楼的楼层示意图上,有一个房间被圆圈画了出来,旁边写着“我在这”。

唔,看来就是自己现在所处的房间没错了。

一个箭头从房间的出口处延伸出来,顺着走廊左侧的方向一直向前,直到停在拐角处的电梯门前,上面写着15s。

 

15s?

什么意思?

 

叶修歪头,伸手丈量了一下箭头的距离。

好吧,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是告诉自己从踏出这个房间开始,一定要15秒内进入电梯间才能保证安全。

跑步这种东西……虽然没有记忆,但叶修直觉自己好像不是很擅长的样子。

不过既然都这样了,也只能试试了。

 

因为他想抽烟。

 

好吧,或者严肃一点。

他一定要离开这里,因为在叶修的潜意识里,有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在等着他做。

那是无论怎样,都必须完成的事。

 

又看了眼受伤的纸制品确认路线,叶修将那张并不完整的地图叠好放在胸前的口袋里,走回到桌子旁,对着笔记本上面最后那行字说道“也祝我好运”,接着深吸一口,再次打开那扇代表着安全的门。

吱呀——

黑暗来袭。

 

左转,踏出第一步。

鞋底地面接触的声音发出清脆地“咔哒”声。

这是一个信号,它从空气与地面之中传达,告诉藏匿在走廊各个角落的东西,那个男人,走出来了。

从那个无法入侵的绝对安全的领域,走了出来。

 

刹那,原本寂静如空无一物的走廊里想起了“沙沙”声,铺天盖地,从最远处一路奔着叶修而来。

如同腐烂的蛆虫在地上扭曲,如同残破的羽翼拍打空气,又或是,如同不能说话的人,只能张开嘴嘶哑地呼唤。

沙沙。

沙沙。

沙沙。

 

一秒。

 

感觉到危险的身体本能地开始行动,再也来不及思考,叶修迈开第二步疯狂地朝电梯跑去。

没有一丝光亮的黑暗里他看不到周围任何,甚至连自己都看不到,只能用手摸着凹凸不平的墙壁确认方向。

快速行进中他感觉到自己的指腹偶尔会碰到一些与墙壁触感完全不同的凸起,细腻而光滑,却又有着说不清的黏腻感。

叶修无暇思考那是什么,因为他已经感觉到有东西来到了自己的身后,它们的气息已经那么近,近到可以听见无数的沙沙声中唯一的有意义的呼唤。

 

叶修。

叶修。

叶修。

 

不知道是谁的声音,掺杂在不明物体无意义地扭动声中,呼唤着用尽一切力气向着安全之地跑去的男人,妄图让他回头,让他停下。

可叶修比谁都清楚,不能回头,不能停下,必须向前。

只要被抓住,就再也不能回去了。

 

终于,他摸到了坚硬的墙壁拐角,看到了黑暗中唯一闪烁着绿色光芒的安全指示灯。

他停下脚步,摸索着按下电梯按钮。

“叮咚”一声,上方的指示灯随着声音亮了起来,从数字11开始,缓缓下降。

 

十二秒。

10。

十三秒。

9。

十四秒。

8。

十五秒——

 

“叶、叶…………叶修……叶……………………叶修!!!!!!!”

巨大的凄厉的声音从楼层最深处想起,甚至掩盖住了电梯到达的声音。

没有半分犹豫,叶修捂着耳朵跳进了电梯间里,在身后两扇金属门相合的刹那,他借助因为头顶灯光变得像镜子一样的金属壁看到了走廊里追着自己的到底是什么。

是手,一只、两只、三只,密密麻麻无数只。

它们在成群结队地爬行,在地上、在墙壁上、在天花板上,与地毯和墙壁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在掌心的地方,一张嘴开开合合,念着“叶修”两个字。

而之前叶修的手指掠过的墙壁的那些滑腻的突起,是一只一只的眼睛,它们镶嵌在墙壁中上下转动,观察着黑暗里的一切,包括之前男人的一举一动。

那些手掌争先恐后地妄图爬进电梯间里,从里面把叶修拖出来,但那终究也只能妄图。

 

终于,电梯间的门完全闭合,将那些凄厉的叫声与怪异的手掌完全隔绝。

叶修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想到自己的指尖从那些眼睛上滑过,一阵强烈的呕吐感涌了上来。

比起恐惧来更多的恶心,叶修一手扶着墙壁一手紧紧按着电梯关门的按钮。酸液从胃部上涌,经过食道烧得胸腔火辣辣的,最后到达咽喉刺激得男人一阵干呕。

 

努力忍下了呕吐感,叶修靠着墙壁大口大口喘着气。

他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那张绘有这栋建筑物地图,发现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电梯井的地方又多了一行字:电梯间里是绝对安全的,如果情况不好,就全力跑过来吧。

靠,这都什么坑爹的设置,难道以为自己是真人逃生游戏吗?!

纵然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叶修也已经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

 

这不是正常的世界。

如果真的要比喻,没有比逃生游戏更为合理的词语了。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被卷入的,又是什么人将他卷入。

但这都不重要了,此刻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逃出去。

既然那些手掌那么想把自己拖进黑暗,那就让他从中逃脱,然后将这栋建筑掀翻,让光亮照入那些纯粹的黑暗。

比起那些无意义的沙沙声,自己一定会更喜欢这个扭曲世界里扭曲东西濒临毁灭的崩溃呐喊。

 

一旦认定了某种想法,叶修便觉得刚刚那些都算不上什么了。

因为他已经从第七层顺利脱出,如无意外,不会再返回那层让人作呕的楼道。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他要去哪?

 

通常来讲,最为直接的就是去到一层,看看能不能直接出去。不过同样是通常来讲,按照逃生游戏的规则,这里永远都不会让你轻易地从大门堂堂正正地走出。

所以,行不通。

而且那张残缺不全的地图上的标识也和叶修的想法重合。

每天晚上8点到次日早上9点,叶修现在所在的电梯只能在5楼和11楼之间运行,如果要下一层或者B1层,则需要在5楼换乘。

不过还好,两部换乘的电梯都在同一个拐角,隔壁与隔壁的关系。

 

叶修长长叹了一口气,将地图收好,然后从口袋里拿出那把锋利的水果刀在手里掂了掂。

虽然小巧了一点,但有总比没有好,谁知道这栋楼里还有什么无法用常理解释的东西?

不过比起这个,他更需要的恐怕是照明工具。

 

在电梯间里扫视了一圈,叶修发现楼梯层数的按钮旁有着一部老式的对讲机。

他拿下对讲机翻过来,拆开上面的电池盖,从里面把电池扣了下来。

刚好和手电筒缺失的那枚电池是同一个型号。

 

将电池安好,叶修按下手电的开关。

光束从小小的灯泡中发出,经过周围凹面镜的反射形成一道散射的光束打在电梯间的墙壁上,又重新反射回来。

确认手里的手电是好用的,叶修关掉开关,将小刀握紧在手里,吸了几口平复下心情,按下了数字5的按钮。

 

数秒后,电梯停了下来。

门扉缓缓打开,在叶修预料外的,这一层的走廊的空气干净而祥和,没有任何扭曲的气氛,上方的照明灯亮着,将整个楼道照得通透,让人看着就觉得安心下来。

但这也紧紧只是表象,谁知道这里面又到底隐藏着什么呢?

叶修定了定神,快步走出电梯间,然后跑了几步来到隔壁,按下电梯的按钮,却听到一声刺耳地否定音,然后是机械的女音提示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回荡。

【晚10点后无认证卡不予使用】

 

……这什么破规定。

叶修在心里骂了一声,以防万一又重新回到了刚刚所在的电梯间里。

不过倒是可以确定一件事情了,现在的时间已经过了晚上10点,这个时间,恐怕大楼里还有其他其他服务设施也已经停止了服务,这会让本就艰难的道路变得更加不通畅。

叶修皱眉,虽然不爽但也只能跟着对方的规则走。他只好再次掏出那份地图,研究这栋建筑物第五层的构造。

 

出了电梯间左转,在走廊一端尽头的拐角处,有个叫控制室的房间,如果没有猜错,电梯的认证卡应该就在里面。

不过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叶修不能保证这栋楼里的每一扇门都是可以被自己打开的,毕竟在七楼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机会来确认这一点。

或者自己放弃认证卡,出门右转从楼梯走下去,不过以刚刚的经历来讲,下楼的过程估计不会顺利,而且那里可没有电梯间给自己避难。

看看地图上通向截然不同两方的走廊,又看看自己手里那把小巧的有些过分的水果刀,叶修撇撇嘴。

 

算了,还是——

A.去控制室拿认证卡

B.从楼梯下去



TBC


是的,这就是一个逃脱游戏!

因为是游戏所以干脆按照游戏来玩啦><

每次到关键点都会有AVG一样的分歧选项,叶修大大的脱出过程会按照大家的选项统计发展,到底能不能顺利脱出全靠各位了XD


评论(32)

热度(95)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