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全员】跳跃吧,黄少天!(05)

恶趣味,恶趣味,恶趣味,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提示下,有前戏




黄少天的手很好看。

像所有职业选手一样,他的手保养的很好,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五指并拢在一起的时候整个手型微微上翘,透着肉色的指甲修建得平整,让人看着便心生愉悦。

现在,这双令人赏心悦目的手正一手握着叶修的脚踝,另一只则从裙底贴着对方的小腿肌肤慢悠悠地向上攀爬,一寸一寸,侵蚀着男人的身体。

因为常年敲打键盘的原因,黄少天的指腹有着一层薄薄的茧,和掌心相对柔软的皮肤不同,有着奇妙的质感。

在到达叶修膝盖位置的时候,黄少天动了动手腕微微改变角度,将手立起。转而用食指和中指交替着行走,一步一步绕到了男人大腿的内侧。

 

“叶修大大。”在手指到了腿根,青年忽然停止了动作。他抬起头,望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改变了姿势彻底从床上坐起来,同时一手支撑着下巴的叶修,唤了对方一声。

“嗯?”男人拖着懒洋洋的调子回应着对方,双眼微阖,像是因为恋人的抚摸太过舒服而要睡着一样。

“你啊,知道这个时代的宫廷女人都穿什么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叶修摇摇头,原本贴在黄少天下巴的脚背动了动,似乎是想从对方手中将脚抽出。

可没有给他这个机会,黄少天猛地用力,抓着男人的脚踝向上一推,将人狠狠推到在宽大柔软的床上。

这样的姿势让叶修整条腿都蜷在自己的胸前,大腿处的韧带因为突如其来的拉扯产生短暂却剧烈的疼痛,使得他倒吸一口凉气,发出短促的呻吟。

“……靠。”

“贵妇人不应该说脏话。”黄少天低头,双唇在身下人的下唇上迅速啄了一下。

“太入戏了,少天?”纵然说着这样好像责备的话,叶修却没有露出怒容,而是抬起胳膊搭上对方的肩膀,搂住青年的后颈将人压向自己。

“明明是你先开始的,就陪你玩玩喽,叶修大大。”颇为得意地努努嘴,黄少天像是小孩子一样双眼弯弯。

“……”想到之前自己完全是调侃的“伯爵先生”四个字,叶修只无奈一样的笑笑。

反客为主或是胡搅蛮缠,还是干脆颠倒因果,都是黄少天在面对自己时的特权。

男人有的时候也会想,自己对青年是不是太过放纵,可每次看到对方那双明亮如有火焰在燃烧的双眼时,就会和自己说“就这样吧”。

 

谁让他们是叶修与黄少天呢?

 

“从路易十四开始,因为王后的原因整个宫廷都进入了放荡时代。‘放荡’,叶修大大,你明白这两个字吗?”

“……”叶修不说话,只望着上方得意洋洋的黄少天。

他从不知道原来青年这样了解历史,可以随意地侃侃而谈,甚至当做在床上压制自己的谈资。

在过去不了解对方这方面的时候,虽然黄少天也会在这种时刻展示出外人所不了解的赤裸裸的侵略性,但从没有哪次像今天一样,将叶修压制地死死的,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但这也可以非常容易理解。

毕竟这个男人可是时不时就跳跃时空,然后喊一声“赐予我力量吧希瑞”换取所处时代的知识并亲身经历历史,对于正常来说只能在书本上了解过去的人,简直就是作弊。

所以输了也没什么可耻的。

就像耶稣基督和飞天意面,世界观不同要怎么战?

 

不过就目前自己与黄少天的经历来说,叶修觉得自己有点相信“宇宙是一个不可感知的‘飞行着的意大利面怪物’在‘一次严重的酗酒’后创造出来的”了,毕竟能这么不靠谱的老天,肯定不是耶稣基督也不是玉皇大帝。

倒是醉醺醺的意大利面条很有可能。

 

啊啊……RAmen!!!

 

好吧,回去第一件事就决定去吃意面好了。

 

“喂喂专心点,叶修大大,难得我有耐心给你讲课。机会有限,剑圣的讲堂你这样不太好吧?”发现了身下男人的走神,黄少天原本握着对方脚踝的手不怀好意地上移,在柔嫩的大腿内侧掐了一把。

“……唔!”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发出短促的呻吟,叶修皱眉:“机会有限?你不是每天都在话痨?”

“切!那又不一样!这是历史!历史!除了我还有谁这么详细地给你科普历史?!”

“……呵。有啊,初中历史老师,而且他从来只说正经的,没给我科普过‘淫荡史’”。

“更正,我说的是‘廉耻史’。”

“有区别吗?”叶修扬起一个笑容,他动了动刚刚从黄少天的束缚中解放的腿,膝盖顶在了对方的两腿之间,充满恶意地动了动,“你看,到底是什么?剑圣大大?”

“靠靠靠,叶修你这是自寻死路!”

“别激动啊,你不是要讲课吗,黄少天大大……嗯……黄少天,老师?”

 

“……靠。”望着叶修那张写满了挑衅的脸,青年低低咒骂了一声。

他抬手扯开脖颈上领结,双眼眯起,舌尖下意识地舔了舔自己的上唇角,原本支撑在男人头侧的手转而压在了裸露在外的肩膀上,一字一顿地说道:“放心吧,我会身体力行,仔仔细细告诉你的,你一个字都别想听漏。”

“洗耳恭听。”

 

抬头凑上去,叶修堵上了面前那张总是喋喋不休的嘴。

嘴唇相互触碰,舌尖顺理成章地纠缠在一起,身体随着亲吻开始温度上升。

青年灵活的手绕过叶修的背,挑开身后裙子的系带,指尖沿着胸衣的缝隙缓缓下滑。

掌心所至之处是光滑的皮肤,因为被主人被挑起的欲望而布了一层薄汗。

不得不承认,平时很少玩过多情趣的两个人因为装束的原因产生了比正常时要强烈许多的欲望,尤其是洛可可风格的衣服那些繁复的系带和轻飘飘的蕾丝还有蝴蝶结,都让黄少天产生了太多兴趣。

他不慌不忙地拆解着身下男人的衣服,像是小孩子在拆自己期盼依旧的礼物盒,明明急躁却又小心翼翼。

 

“这个时代有些畸形,宫廷中曾一度以裸露为美,甚至有人故意不穿内衣。就像叶修你现在这样——”

彻底去除男人上半身的衣物,黄少天俯身,在对方的乳头上重重咬了一口。

不出所料地,换来身下人压抑的呜咽声。

满意于对方的反应,青年低低地笑着,已经拆解了男人上半身已装的手再次探入裙底,试图扒下叶修的内裤。

 

可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忽然发出“吱呀”一声。

随后便是女人充满镇定的声音。

 

“哦,对不起,伯爵。只是陛下要我告诉您明天早上他希望您和他一起共进早餐。”

 

靠!

这又是什么情况?!

 

床上纠缠的两人猛地停下了动作,刚刚还飘荡在房间中的旖旎转眼成了尴尬。

虽然说这种事在贵族之间非常常见,而且就现在来说两个人还是众所周知的情人关系,但他们毕竟来自于未来,还没办法习惯18世纪法国过于奔放的宫廷风气。

 

叶修的第一反应是我靠这人在王宫里都不敲门也太牛,至于黄少天则是行动更快一步,直接捞起躺在床上已经被自己脱了一半的男人搂在怀里,然后手疾眼快地一掀床单把人紧紧裹住。

开什么玩笑!

万一被人看到还能不能好了?!

 

就在黄少天抱着“绝对不能被看到,万一以后有查理十世是变态的历史考据那就全是自己的错”的心理,同时狂怒地扭头想训斥来人为什么不敲门的时候,忽然怔住了。

“怎么了……?”感觉到青年的僵硬,叶修奇怪地把床单扒拉出一个小缝,然后也和黄少天一样,愣住了。

 

“您似乎已经明白了,那么我就告退了。最后,打扰到你们实在是抱歉,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真的没有敲门的习惯。”

 

看着站在门前的女人因为自己迟迟没有回复而要离开,黄少天终于如梦初醒。

这他妈什么玩意儿!

眼前这个女人当然没有在王宫里敲门的习惯,因为这是她家!谁在自己家里没事还挨个门敲啊!

 

还有,要不要这样?

谁能想到他们找了一晚上的玛丽王后其实就是自己的侍女?!

会不会一会儿再发现路易十六其实就在伯爵家的后花园里当园丁?!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果然,宇宙就是喝得醉醺醺的飞行着的意大利面条怪物创造出来的吧?

要不然事情怎么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啊啊……RAmen!



TBC


关于那个飞天意面教……是2006年6月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物理学士毕业生博比·亨德森创立的虚构性宗教,意在讽刺某些宗教教派所宣称的智能设计论。中心思想就是一个飞行着的意大利面条怪物在一次严重酗酒后创造了整个宇宙……orz

根据《飞天拉面神的福音》,这个虚构性宗教的正式的祈祷结束语是"RAmen"。

具体的教义挺有趣的,包括“ 全球变暖、地震、飓风以及其他自然灾害,都是19世纪以后,全球海盗数量的减少直接造成的; 每个星期五为圣日,也是休息日,教徒可以此为依据向雇主要求在该日休息。 ”等等,有兴趣的姑娘可以百度一下,这里就不再赘述啦XD

至于内衣的那个,并没有这里写得这么严重啦,不过确实当时流行文化很畸形就是……具体也可以百度之w

评论(18)

热度(140)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