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全员】跳跃吧,黄少天(06)

恶趣味,恶趣味,恶趣味,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找到玛丽固然好,但有一个问题是,她不记得自己是玛丽了。

她告诉黄少天和叶修,她叫马里奥。

 

嗯,就是那个一跳一跳长着两撇胡子每天都在救公主的水管工。

 

“你真的觉得自己叫马里奥不叫玛丽……?”

重新穿戴整齐的黄少天和叶修一左一右站在失忆的王后身边,打量着这个即使穿着侍女服也依旧光彩照人的女性。

“能和王后陛下同名固然荣幸,但可惜早在许多年前,伯爵先生就赐予我名为‘马里奥’”。眼神里闪过一丝落寞,玛丽扯起裙角向着黄少天低头行礼。

“……等等,你说这名字是查理——不,是我起的?!”

“难道您忘了吗?”

 

望着震惊的黄少天,又看看满脸不解的玛丽,叶修扭头。

查理十世,什么品味!

给个女孩子起名叫马里奥,就不能叫碧奇吗?!

至少那也是个公主的名字吧,对吧?

 

“不……我只是……呃,今天有点醉了。”表情复杂地望着面前的正牌王后,黄少天随口扯了个谎。

“那么您早些休息,我先告退了,如果有事请摇铃召唤。”再次提起裙角行了一个礼,玛丽转身离开。

在门被阖上的刹那,黄少天猛地转过身一头靠在墙壁上,抬手捂住脑袋:“……靠靠靠靠靠她怎么就能忘!头一次碰上这事啊!”

“……什么……头一次?”听到这个词,叶修忽地瞪大眼睛,一把抓住身边青年的衣领把人拉了过来,“我以为是常规状况?!”

“不,是意外状况,头一次。”黄少天盯着叶修,一副眼神死的样子:“我怎么知道会这样啊!这回好了,我们两个扯平了,我没比你知道更多。”

“扯平你妹。”咬牙,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叶修一把扯下自己脑袋上的假发扔在一旁,向后退了两步坐在椅子上,手指不住地敲打着桌面。

 

烟,如果有烟就好了。

 

一时间,房间的露台上两个人各站一边,都没有一句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焦躁感稍稍退下的叶修终于在乱麻一样的思维中理清的线索,他猛地抬头,却发现黄少天正盯着自己。

“少天?”

“嗯。”

“我觉得我们可以——”

 

“先找到路易十六再说!”

异口同声,黄少天和叶修忽然觉得,人生又有了希望——

 

怎么可能。

 

1789年7月11日——也就是黄少天和叶修跳跃到法国的第二天——内克尔被路易十六解雇,引发巴黎市民的强烈不满,以至于在第二天——1789年7月12日——巴黎发生了大规模暴动。

就在这瞬间席卷了全巴黎的革命浪潮中,我们亲爱的冒牌阿图瓦伯爵黄少天先生和他最喜爱的情人叶修先生,在带着自己的贴身侍女马里奥回家的路上,被一群手持马铃薯和锄头的农民俘虏,成了阶下囚。

期间除了英勇的侍女马里奥小姐试图拿起手边的食盒中的高级点心试图抵抗之外,伯爵先生及其情人均乖乖就范,据目击者称整个战斗过程不超过一分钟。

 

黄少天不抵抗是因为他知道在这场狂风暴雨的革命中,试图出手的都没有好下场,因此而丧命的贵族比比皆是。

更重要的是,在他的认知中,此时此刻的查理十世并没有被捕,可现在自己却被关了起来,那只能证明,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身为机会主义者的他在这一刻发挥了本能的直觉,保存实力静观其变,既然有这样的改变那就必然有其原因。

至于叶修不抵抗,那就更简单了。

面对人均战斗力大于等于1鹅的集合体,深知自己三次元实战水平的男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做任何无谓的抵抗。

 

纯爷们儿从来不做无谓的牺牲,就像他们从来不回头看身后的爆炸现场一样。

 

可正是因为如此识时务和如此纯爷们的理由,黄少天和叶修在被和玛丽一起丢进囚笼里的时候,遭到了来自后者的严重鄙视。

 

“先生,您是伯爵,是现今陛下的亲弟弟!是王室的一员!为什么你要束手就擒不作任何抵抗?!你身为贵族的骄傲呢?!”

玛丽掐腰站在黄少天面前,顶着乱掉的头发的脑袋高高扬起,那样子真是像极了没有失忆时的她。

“……”黄少天抬头看了女人一眼,默默扭头,不说话。

内心确是一堆弹幕疯狂刷屏。

靠靠靠靠靠靠靠谁特么想当这倒霉伯爵啊!老子根本都不想来这好吗?!贵族骄傲个屁,命都要没了你骄傲给谁看啊!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玛丽王后?!一横一撇一点一折一勾一捺!英文念做die,法语普通点念mort正式点念décédé,哦不对你那么多年都不喜欢法语都讲德语是吧?!Rauchen zuo Rauchen sterben!翻译过来就是no zuo no die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对你肯定不懂,要不然怎么把自己亲手送上断头台!玛丽你可长点心吧玛丽——还有,他又不是真的阿图瓦伯爵,还要活着回家,干嘛要抵抗!

“还有您,夫人。虽然您只是一个女子,但您也应有贵族的骄傲,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坐在这里没有半点贵妇人的形象!”

教训完了黄少天,玛丽扭头将炮火转到了叶修身上。

面对这样的女人,叶修挑了挑眉毛。

的确,在历史的记载中,路易十六软弱妥协,相反从不过问政事的王后却表现出了王室的尊严,誓死抵抗。

从这点可以看出,女人并没有丧失自己作为王后的部分,还有得救。

 

抬手挖了挖耳朵,叶修颇为不耐烦地摘下头顶变得乱糟糟的假发往旁边一扔,接着顶着一头黑色短发望着眼前颇有气势的女人,笑了笑:“谁告诉你我是——唔唔?!”

话说到一半,叶修的嘴被黄少天从后面猛地捂住。

“别刺激她,为了我们自己。”明白男人想要做什么,青年紧紧搂住对方,轻轻说道,转而对着玛丽笑道:“其实也不用那么激动嘛,马里奥,我们只是被抓了,又不是明天就上断头台。”

听到这话,女人漂亮的脸蛋上表情一凛。

她开口,刚刚想要继续开口教训,囚笼的门却忽然被人打开。

 

随着一声冰冷的进去,一个手上带着镣铐的男人狼狈地滚了进来,一直到叶修的脚边才停下。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不等其他人动作,新来的男人便连滚带爬地从地上起来,接着连连后退,似乎是想找一个不起眼地角落把自己藏起来。

“新来的老兄,你好呀?”黄少天松开叶修的嘴,还有兴致和那边的人打了个招呼。

“你、你好……”躲在角落里的人结结巴巴回应道,但没有伸出手。

 

“喂!在这里的是阿图瓦伯爵,您是否太傲慢了,先生!”

相当在乎贵族骄傲与王室尊严的玛丽不满道,将炮口对准了新来的人。

就在黄少天和叶修都松了一口气觉得这个女人终于放过他们两个时候,一直躲在角落里的懦弱男人在听到玛丽的声音后倒吸了一口气,接着,战战兢兢抬头。

又是一口凉气。

 

“玛、玛丽……亲爱的?”

 

顺着声音看过来,这回,倒吸凉气的变成了黄少天和叶修。

得,正牌的路易十六和正牌的玛丽王后,还有冒牌的阿图瓦伯爵和冒牌的情人,在这所小小的牢笼中,齐了。



TBC



都是杜撰……嗯,杜撰

评论(22)

热度(114)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