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全员】Joker(02)

魔术师paro,灵感来源《十一罗汉》




Ace of Heart

 

黄少天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是和卢瀚文差不多大的年纪。

那时的他刚刚接触魔术三年不到,但在网络和当地圈内已经小有名气,甚至被粉丝们和其他与他差不多年纪的几个人合称为五小圣。

在这其中,黄少天则是以手技和即兴表演著称。

正常来讲,黄少天与五小圣中其他四人的关系会永远停止在网络上,但一次线下活动却让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那是在他16岁生日时,发生的事情。

 

九年前,8月10日,S市。

推开咖啡厅玻璃门的刹那,被空调调教的温度舒适的空气争先恐后地扑了上来。黄少天长长呼了一口气,几乎是狼狈地趴在门上,他抬起因为身体疯长而被抽得细长的胳膊,摘掉头上的帽子擦了一把被汗湿的额头,低低道:“呼……得救了。”

“噗嗤。”

一个轻到飘渺的笑声传入少年的耳朵,他几乎是反射性地抬起头在午后的咖啡厅里扫了一圈,将整个现场纳入眼底,最后发现此刻整个店内除了上了年纪的女老板、靠窗位置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年纪的男人,就是自己了。

很明显的,刚刚笑声中蕴含的绝对不是一个中年女人的音色,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自己被坐在一旁的男人嘲笑了。

然而还没有等到他发火,之前发出轻笑的人就再次回过身来望着少年。

男人的一只手放在沙发靠背上垫在因为削瘦而显得线条有些尖锐的下巴处,漆黑的双眼中有着点点笑意,而那张淡色的唇则微微挑起一个弧度,接着开口问道:“夜雨声烦?”

陌生人的声音低沉而柔和,这使得对方那张明明看起来很年轻的脸散发出与年纪不符的懒洋洋的味道。

仿佛被蛊惑了一样,刚刚度过16岁生日还不到24小时的黄少天怔了下,之后点点头,向着男人对面空着的座位走了过去。

全然忘记了数秒前,他还在盘算要用怎样的魔术让男人目瞪口呆,扳回一城。

 

“你每一次上传的视频我都看过,手法真的很漂亮,有些地方就算我能看懂也不能做得和你一样。”

早到的陌生人和同样早到的黄少天面对面坐着,前者一手拄着下巴一手轻轻放在咖啡杯的边缘有节奏地敲打,无论是眼神还是语气都真挚的没有半分虚假。

赞美的话在网络与身边都已经听过很多,但是来自同样身为魔术爱好者的现场诉说可是难得一遇,只有16岁的黄少天自然而然地全盘接受并享受其中,脸上是毫不掩饰地好心情。

“嘿嘿嘿,还好还好,不过我对自己的手法还是有点自信的。”嘴上是谦虚,但实际上压根没谦虚。少年一边说着一边从随身的背包里掏出一副崭新的扑克牌,拆封之后放在手里迅速而随意地切了几次牌,然后他保持着微微低头的角度,明亮的双眼斜挑,唇角带笑地问道:“你喜欢吃巧克力吗?”

 

没有点头没有摇头,也没有任何明确的回答,陌生人只是怔了下,之后十分配合地伸出手从一沓扑克牌里抽出来一张。

“嗯……你可以在上面签个名,免得我做手脚。”顺口说出这句话之后,黄少天忽地想起这不过是一次线下聚会,对方未必想透露自己的真实信息,于是又加了一句:“不用真名,ID也可以,或者随便写点什么。”

笑了下,坐在少年对面的青年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只水笔,低头在扑克牌上十分大方地刷刷几笔,然后将其交还给黄少天。

“叶修……ID吗?好像真名啊。”简单回想了一下,并没有在记忆中发现有关于这个ID的任何,于是黄少天断定面前的男人只是一个普通的魔术爱好者。他抬起头对对方露出一个“放轻松”的笑容,便开始了同时作为习惯,也是魔术表演必须环节的喋喋不休:“好了,在看一下你签名的这张牌,我把它随意放在里面……嗯,刚刚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喜欢巧克力吗?我猜你……可能不太喜欢?那棒棒糖?草莓味?橙子味?柠檬味?还是——”

“柠檬味。”从表演开始到现在,叶修终于说出了第一个词语,带着笑意的,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期盼,却也带着点狡黠。

“嗯?”手指顿了下,黄少天抬起头,露出一个犯难的表情:“柠檬味吗,我试试看,不确保一定是。因为刚好——”

说话间,少年灵活的双手再次从中抽出之前那张牌,在翻过去的时候原本和其他扑克一样的背面多了一只棒棒糖的图案。将剩下的扑克撤走,只留下那一张,黄少天用两只手将纸牌托到叶修面前,之后轻轻一按——哐啷,一根柠檬味的棒棒糖掉落在桌子上,咕噜噜地一直滚到男人手边才停下。

 

“我也很喜欢柠檬味。”

 

叮铃一声,咖啡馆的玻璃门再次被推开,这一次数个和黄少天还有叶修年纪相仿的人走了进来。

新来到的人十分自然地坐到了两个早到的人周围,其中看起来最为严肃的一个先开口:“大漠孤烟。”

然后他身边穿着白色衬衫看起来很干净很腼腆的男孩子开口道:“那个……一枪穿云。”

接着是另一边一只眼睛很正常,另一只眼睛特别大的少年开口:“王不留行,谢谢。”

“春易老。”

“七叶一枝花。”

“六道轮回。”

……

转了一圈,话题重新回到黄少天那里时他忽然心里咯噔一下,整个人莫名地焦躁起来。

“……夜雨声烦。”他皱眉报出自己的ID,然后慢慢转过头望向对面最早到的那个青年。

只见对方露出一个微笑,慢慢说道:”下午好,我是一叶之秋。”

 

梦境戛然而止。

 

黄少天睁开眼睛看了眼手表,还有不到40分钟他所乘坐的航班就要降落了。

拍醒身边睡得东倒西歪的卢瀚文,他趁着这个时间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正碰上刚刚去经济舱转了一圈的喻文州。

对方看到他脸上的印子和不怎么好看的表情,笑道:“做梦了?不太好?”

“……没,只是想起来点事情。”把脸扭到一旁,黄少天望着窗外的云层,皱起了眉毛。

 

16岁的生日那天晚上,还是少年的他气呼呼地敲开了叶修所在的房间的房门,他连鞋子都忘记了脱就拉着刚刚从浴室出来只穿着一件浴袍的青年坐到沙发上。

年轻气盛的黄少天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副扑克牌啪地摔在叶修面前,执意让对方从头到尾检查一遍之后玩起了阴魂不散这个把戏。

一遍,两遍,三遍。

无论怎样切牌洗牌,最初被抽出的梅花7都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纸牌的最上方,仿佛挥之不去的阴魂。

颇具有挑衅的表演结束后,叶修弯弯唇角,笑着伸手去碰少年手中的那副牌,却被对方猛地抓住手腕。

盯着他的一双眼睛异常明亮,仿佛有火焰在其中燃烧。

 

【隐瞒身份很好玩吗?一叶之秋大大?】

【不,只是你没问我而已。】

 

那个人的眼神依旧没有谎言掺杂,但这一次黄少天却从里面看到了满满的漫不经心。

他咬牙问对方阴魂不散的技巧,却只得到一个“对不起,我这一次没看出来。给我一点时间怎么样”的轻巧回答。

到最后,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样离开叶修房间的了,只记得在那扇门扉关闭的时候,青年送给他的那句话。

 

“不过,叶修的确是我的真名。”

 

后来,他们都长大了,纷纷踏入真正属于魔术师的世界。

夜雨声烦依旧以手法和随性表演著称,只是他这一次用的是黄少天这个真名。

就像擅长心灵魔术的一枪穿云其实叫周泽楷,逃脱魔术大师大漠孤烟本名叫做韩文清,利用各种各样精密机关和视线错觉制造出令人惊叹的魔幻世界的王不留行证件上写着王杰希三个字。

至于一叶之秋——叶修,就像在当年在网络上一样,依旧仿佛一本魔术教科书。

 

他们因为成名而忙碌,再很少有相聚的机会,只是偶尔在闲暇的间隙相遇时,会提到那场改变所有人命运的线下聚会。

再后来,因为刘皓,在整整七年后五个人再聚,为全世界献上了一场异常精彩的演出。

在那场演出结束之后,黄少天受到叶修的单独邀请。

在对方的家里,他看到自己曾经忘记在对方房间里的扑克牌,过了这么多年依旧被保存的完好。接着,已经被誉为本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师在他面前笑着打开了那副扑克,说道:“阴魂不散。”

那一刻,房间里没有叶修,没有黄少天。

 

只剩下数年前,16岁的夜雨声烦,和19岁的一叶之秋。

 

而现在,两年后,手机里已经许久没有显示过的名字再次出现,黄少天在接起电话那一瞬再次回归到夜雨神烦的身份。

然后在机场的出口处,他在坐在长椅上的男人耳边打了个响指,笑道:“好久不见啊,一叶之秋。”

 

 

 

King of Spade

 

王杰希见到叶修的时候情况实在算不上好。

因为他们是在警局里相见的。

 

“嘿,大眼。”坐在椅子上一派悠闲的男人笑着抬头和他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了。”

“……我不记得我有你这么个家属。”王杰希没有笑,只是平静地看着对方,开口说道。

刚刚警局里的人把他从讯问室带出的时候说有家属来,他以为会是自己的小徒弟高英杰,可到了地方之后却只看到那个刚刚在地球另一端做完谢幕表演不久的魔术师。

“这种时候就不要在意小细节了,我说到底怎么回事……你堂堂一个大魔术师怎么被当成小偷逮进来问讯了,啧啧啧,这要传出去保证是个新闻头条。”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地从手里摸出一支香烟,也顾不得身边值班警察的诧异表情,叶修将其点燃放在嘴里吸了一口,而后揉了揉空着的手,又一支香烟出现在他的手心:“来一支吗?”

“不了,谢谢。”摆摆手示意自己不需要,王杰希用那双不对称的双眼打量着对面的男人:“你不去享受谢幕后的生活跑来这种乡下地方做什么?”

“当然是听到你被冤枉的消息来替你伸冤来啊。”

“……胡扯。”

“别这样,我可没说假话啊,王杰希大魔术师。”

 

话音刚落,会客室的门被忽然推开,有着一头清爽短发的黄少天出现在那里。他靠在门框上抱着胳膊,向着外面的方向努努嘴,说道:“两位,咱们就继续别浪费警局资源了呗,走吧。”

“什么情况。”王杰希少有地愣住了。

“都说了,给你洗刷冤屈来了。”叶修笑着从椅子上站起来,跨过桌面伸手拍拍男人的肩膀。

王杰希瞪了对方一眼,表示鬼才会相信叶修的话。

五个小时前他刚刚因为被指控偷窃被警察请进局子,而叶修和黄少天在这之前,一个在地球另一端的群岛上,一个则是在国内,怎么可能知道他的情况。

何况就算他们知道了也不可能在五个小时内赶到这里,魔术师又不是真的能飞天遁地,从实质上违反物理规律这一条在根本上就不成立。

但尽管心存疑问,王杰希还是决定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毕竟没有人喜欢在警局里被讯问的感觉——何况他还真的是被冤枉的。

在他站起来的时候一旁的警察走过来示意他举起胳膊将手铐的锁眼露出,但王杰希只是摇摇头,说道“不用,谢谢”,然后两手一摔——哗啦一声,刚刚还扣在他手腕上的金属手铐落在地上,明晃晃地反射着屋顶的白炽灯光。

“哇哦,不愧是王不留行大大,还是这么炫酷。”看了一眼地上的手铐,又看看一旁显然被吓傻的小警察,叶修拍起手,嘴巴里冒出来的话语还是一如既往地欠抽。

可王杰希这一次并没有瞪视对方,而是在听到“王不留行”四个字的时候整个人一顿,之后抬头望着前方的叶修,又看看依旧靠在门框上等待着他们的黄少天。

 

这是一个暗号,一个开关,一个因为一场线下聚会诞生的秘密同盟。

只要这个称呼一旦被唤出,王杰希就不再是王杰希,同样的,叶修也不再是叶修,黄少天也不再是黄少天。

两年前这个同盟被临时召唤,五个人集结到一起在短到无法想象的时间内动用了全部手段和智慧共同挽回了叶修的声誉,同时给违反魔术师规则的刘皓一个狠狠的教训。

可除了他们自身,没人知道夜雨声烦、王不留行、大漠孤烟、一枪穿云,还有一叶之秋背后是谁。

再那之后,他们之间都鲜有联系。

直至今日,他与另外两个人在这个颇为尴尬的地方再见,而对方则叫出了那个名字。

 

“到底怎么回事?”知道暂时从叶修嘴巴里问不出什么,王杰希走过去,转头向黄少天询问。

“嗯?”将两条胳膊交叉放在脑后,黄少天在前面一边走一边说道:“什么怎么回事?当然是保释啊,要不你以为我们怎么把你从里面搞出来的。”

“……废话。”发现黄少天和叶修是统一战线的,王杰希忽然觉得自己刚刚一定是被关傻了才试图去从这个以话唠和转移重点为特长的男人嘴里问出真相。

就在他想自己是不是先不要继续这个话题的时候,叶修从后面跟了上来。男人很顺手地搭上王杰希的肩膀,轻轻说道:“等下我们吃个饭,慢慢谈。”

 

洗了个澡换过一身衣服的王杰希和另外两人来到一家环境相对安静的私房菜馆里。

三个人坐的位置围绕中间的小圆桌组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相对地,桌子上的菜品也呈同样的形状被摆放。

在这个少见东方人的小镇里,这样的组合不可谓不显眼,何况其中一个还是刚刚被保释出来的嫌疑犯——尽管本人是被冤枉的。

完全没有顾忌因为好奇而频频向他们望来的餐馆主人,叶修用叉子叉起一颗小番茄放进嘴巴里,而后问道:“大眼,你怎么进去的?”

听到这句话,王杰希挑了一挑眉毛。他放下手里的叉子,拿起桌子上的玻璃杯喝了一口清水,之后再放下,任由其慢慢变成了红色。

身后传来餐馆主人的惊呼声,对此,王杰希摊手:“就是这样,因为这里的人相信魔术,相信我可以穿梭空间去别人家里面偷盗,再用同样的手法从屋子里出来。”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忍了一下,可最后还是没办法忍住,黄少天几乎笑倒在桌子上,“哈哈哈哈哈哈现在能遇到这么配合的观众不容易了啊,其实你很幸运嘛,大魔术师。”

“你来试试因为这种理由被带进警局,怎么样?”

“好啊好啊,不过可惜你早我一步。”

 

相对于黄少天的放纵,叶修只是抿了一下唇露出一个浅浅的笑,之后他看着那杯变色的清水,眯起眼睛,说道:“不管理由多荒谬,警局决定逮捕你一定是因为有证据吧。”

“……嗯。”微微沉吟,王杰希十分不情愿地点点头:“他们在我那里搜到的丢失的赃物。”

望着男人的样子,叶修眨眨眼睛,用勺子轻轻敲了敲对方手边装有紫色液体的玻璃杯:“我知道是谁做的。”

不动声色地望着玻璃杯中又重新变回到无色透明的液体,王杰希的嘴唇动了动:“谁?”

 

吃下盘子里最后一片沾有沙拉酱的菜叶,叶修慢条斯理地说道:“两年前被我们赶出魔术界的那个人。”




TBC




黄少表演的棒棒糖魔术原名叫牌出巧克力,文中把巧克力换成了棒棒糖,这个可以直接在网上搜到教学视频

黄少之后找叶修表演的阴魂不散这个纸牌魔术是非常有挑衅性的魔术。曾经有位叫做哈瑞胡迪尼的魔术师,他精通柔术和幻术,是20世纪最伟大的逃脱魔术大师。他曾经说任何一个魔术他看三遍就可以知道原理,结果有一个魔术师在他面前表演了阴魂不散这个魔术,他一直没能看穿。据说在那之后哈瑞就再也没玩魔术了。

不过这里面叶修在后面重逢的时候单独给黄少玩了一遍阴魂不散啦w

这套魔术在网上也可以搜到教程的,是个非常要求手法的魔术。

大眼第一个打开手铐的魔术其实用随意一张纸片就可以做到,不过现在手铐改良了用纸片打不开了……

大眼和叶修把清水颜色变来变去的魔术就是清水变色,在网上搜一下就可以看到,改良的玩法非常多。

评论(27)

热度(177)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