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全员】Joker(03)

魔术师paro,灵感来源《十一罗汉》




King of Clubs

 

这不是韩文清第一次做水下逃生表演,正常来讲,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但这却是他第一次在表演中出现失误——致命的。

 

当卡车门被关闭的刹那,韩文清按照记忆用被紧紧铐在一起的双手摸索着助手为他戴上手铐时在他身上藏好的钥匙。可无论他怎样寻找,都没办法摸到那枚小小的金属制品。

忽然,韩文清感到整个车身一震——这是一旁的吊车正在将卡车吊起准备扔进水里的信号。

正常来讲,这个时候他早已应该打开手铐并从实际上并没有系死的口袋里钻出,然后从暗门出去和自己的助手交换位置。可今天,他却连钥匙都找不到。

 

该死的,钥匙到底哪去了?!

一边加速动作一边回想着今天的流程,从早上点数道具准备开始,检查、确认、换衣服、手铐、麻袋上的绳结——等等,换衣服?

早饭的时候有人不小心把果汁打翻洒到了魔术师的衣服上,当时是怎样的?韩文清记得自己回到房间去换衣服之前把钥匙交给了助手保管,叮嘱对方记得到表演的时候重新藏到他身上。

正常来讲,这把钥匙韩文清都会随身携带,只是今天出了点意外。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助手没有将钥匙还给他。

有忘记了,还是故意的?

都不重要了,因为无论是哪种,都是对魔术师的谋杀。

 

冰凉的湖水顺着卡车的缝隙涌入,沾湿了被困在麻袋里的韩文清的脚。

因为车身还在下沉,他只能靠在车厢的角落里保持平衡,同时试图通过改变手型来挣脱手铐。

如果有硬纸片在,哪怕只半片——

但是,没有。

涌入的湖水越来越多,它们缓慢地漫上,侵蚀着韩文清身体的温度,试图让他和自己变得一样冷冰。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几乎从来都很镇定的魔术师这一次真的有些慌了,他听到自己的心脏咚咚地响声,一下比一下响,一下比一下快,几乎快要冲破胸骨跳出胸膛。

然而,就在他生命中枢跳动的节奏快要到达极限的时候,韩文清听见哗啦一声——道具卡车里的暗门被人打开了。

没有声音,没有光亮,他只听到头顶束缚麻袋的绳子被解开。之后迅速地,在韩文清刚刚钻出麻袋深深呼出一口气的刹那,手上的手铐就应声脱落。

没有给他任何思考的时间,来人在黑暗里扭着韩文清的手将人推到了暗门处,甚至连句话都吝啬给予。

但也是这一动作让魔术师明白了,来人必定是和自己一样的。

 

为了魔术,甘愿牺牲一切。

只要尚有一口气在,就要带给观众最为完美的表演。

 

毫不犹豫地从暗门处钻出,在之前预先选定的观众看不到的地点上岸。韩文清抬头,赫然发现原本应该在这里等待的助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他有相当一段时间未见的两个熟人。

“你们……”

“快换衣服。”

“有什么等结束后再说呗,看我连电吹风都给你准备好了。面子可真大啊大漠孤烟大大,三个顶尖魔术师给你做助手呢,我说这场表演光从阵容上来讲足够载入史册吧?”

不约而同地打断了韩文清的话,两个人一个塞给魔术师的一张浴巾和一套干净的衣服,另一个把人往椅子上一按拿起电吹风就开始在他头上呼啦啦地吹,附带走到哪带到哪的一张嘴。

怔怔地低头看着手中和自己身上款式一模一样的干净衣服,韩文清眯起眯眼睛,开口问道:“现在卡车里的,是谁?”

 

“你说呢?”

有着一双标志性的不对称双眼的魔术师抱起胳膊,语气平静的反问道。

 

五分钟后,在震天的欢呼声中,韩文清出现在吊车的最上方。

他表情平静,从上面根本看不出任何刚刚的惊心动魄,像往常一样点头向下面拼命尖叫的观众致意。

这时,卡车被重新吊出水面。韩文清走下吊车,依次打开卡车的车门,解开车厢中黑色麻袋上的绳索。布料下落的瞬间,一张对于全世界魔术爱好者来说都再熟悉不过的脸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刹那静默。

那人的脸色因为冰冷湖水的影响变得苍白,同样发白的嘴唇也在打着哆嗦。他湿淋淋地站起身来,露出被之前铐住韩文清的手铐紧紧铐在一起的削瘦手腕。

男人在走出卡车车厢的时候用肩膀狠狠撞了一下身边的逃脱大师,大声抱怨着:“老韩,我知道记者经常喜欢把我俩放在一起比较,但你也不用为了赢我把我从地球另一端搞到这个卡车里吧!而且还被装在麻袋里铐住沉湖,太残忍了!明明我已经准备好去拉斯维加斯了好吗?!”

停下脚步盯着还在打哆嗦的男人好一会,韩文清开口:“赌场大门不会让你进的,倒是我的卡车大门随时会为你敞开,叶修。”

 

话音一落,周围便爆发出一阵大笑,之后又是无数的掌声、口哨声和尖叫声。

人们在为叶修的出现而惊喜,而之后两位顶尖魔术师之间明显带着调侃意味的对话更让人觉得这不过是两人为观众献上的一个惊喜。

毕竟就在不久之前,还有人为魔术界即将失去一颗明星而惋惜。

 

一切都很完美,没人发现这中间发生了事故。

也没人发现那位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临时助手。

 

下午,三点半。

“你的常年合作伙伴不是张新杰吗?他呢?怎么这次换人了?”在当地中央广场的五星酒店里,叶修靠在韩文清房间的柔软沙发中,一边吞云吐雾一边问道。

“他受邀去参加一个魔术交流会,所以这次就雇佣了一个临时助手。”

“哇,识人不慎啊,韩文清大大。”另一边,研究着放在窗台边缘的单摆撞球的黄少天头也不抬地接了一句。

正常来讲,黄少天比在场的人晚成名,按照礼节,他应该叫其他三个人一声前辈。不过因为某些原因,这个称呼就被省去了。

韩文清皱起眉毛,手指习惯性地放在唇边。他低头沉思了一下,开口说道:“只是巧合吧,可能是碰到混进来的奥客了。”

“巧合……是蛮巧合的。”唇角弯出一个笑,叶修接下韩文清的话,眼睛就瞟向了坐在手边的王杰希。

注意到男人的目光,王杰希快速地垂了下眼睛,正色说道:“不是巧合。”

“嗯?”

“在你和叶修汇合的时候,我们和周围人打听了一下,你的那位临时助手……其实是我们的老熟人。或者说,是叶修的老熟人。”

话题被再次抛回到男人身上,同时过去的还有韩文清的目光。

只见那位刚刚做完谢幕表演一个星期多一点的魔术师抬起头,修长的手指轻轻夹着香烟将其放在一旁的烟灰缸里,目光对上韩文清的,微微笑道:“你的临时助手叫陈夜辉对吗?单这么说你大概觉得没什么渊源,不过他目前的老大你一定认识。”

“谁?”

“刘皓。就在几天前,这家伙刚把王杰希大大弄进了警察局,现在是你,那么下一个——”顿了下,叶修眯起双眼向后仰倒在沙发中,用目光扫了其他三个人一圈,笑道:“你们猜会是谁?”

 

沉默。

 

那个无需思考便可以出口的答案最终还是没人说出,因为一阵古老的MIDI铃声突兀地在房间里响起。

就在韩文清、王杰希和黄少天纷纷摊手表示不是自己的电话时,叶修忽然从沙发上站起来,从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一部看起来颇为古老型号的手机,对其他几个人一点头,说道“抱歉”,之后转身向卧室走去。

制作精良的木门在男人身后被合上,韩文清狐疑地望了被关得紧紧的卧室的门一会,又抬头看着其他两个人:“他终于有带手机的习惯了?”

在他的印象中,叶修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翻出那部用了快要十年的旧手机,而通常它唯一的用途就是联系当年的五小圣。

其他时候想要找到这个人,要么找他的助手苏沐橙,要么就是从电视和报纸上获取对方的踪迹线索。

若是碰上男人休假,在杜绝了一切媒体报道的可能性,他本人也和团队分开的时候,这个人就基本处于人间蒸发状态,谁都别想找到他。

难道说经过了这么多年,让无数人抓狂之后,叶修终于知道带手机的必要性了吗?

然而就在韩文清觉得这个男人还是有救的时候,一旁的王杰希忽然开口:“三点四十五分。”

“今天也是,连续三天了。”黄少天轻轻用手指拨动单摆撞球,面无表情地盯着来回摆动的金属小球,接道。

“你们在说什么?”

黄少天的目光沉了下去,没开口。

一旁的王杰希迟疑了一下,下意识地揉了揉额头,解释道:“叶修会在每天三点左右打开手机,然后在三点半前后会接到一个电话,每次他在接听过后就会重新关机,今天是第三天。”

“他遇到麻烦了?”

“不知道。”叹了一口气,王杰希将一双漂亮的手交叉放在腿上,语气不轻不重地说道:“只能等叶修自己开口了。”




TBC




这一章韩队做的逃脱魔术是最伟大的逃脱大师哈瑞胡迪尼的经典逃脱术改良的,嗯,就是上一章末尾提到的那个没看出阴魂不散这个纸牌魔术的秘密,之后觉得没面子放弃了魔术表演的魔术师(x

其实整个脱险的描述过程都相当于解密了,按照规则来讲是不应该写这么详细的,不过关于哈瑞的逃脱魔术在2004年的时候有一场专门的解密,承办者是美国的一家博物馆,当时大卫科波菲尔还很愤怒地表示这样做会毁了魔术。不过活动还是如期展开啦……所以这里才这么详细地写了过程_(:з」∠)_

嘛,总之终于伙伴集结的差不多了,还差一个小周就全员get><

至于一更比一更少是因为我没有存稿了……orz

评论(15)

热度(171)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