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全员】Joker(04)

魔术师paro,灵感来源《十一罗汉》




King of Diamond

 

夕阳将原本如宝石一样湛蓝的海湾染成了葡萄酒的颜色,一对对情侣和来自远方的旅行者散布在即将被夜晚笼罩的海滩上,享受着这片被称为全世界最浪漫的水域风光。

在这其中,有一位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东方人,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赤脚站在沙滩和海水的交界处,表情看起来有些迷茫,好像刚刚从睡眠中醒来一样。

渐渐地,有好奇的人围了上去,毕竟单身一人出现在这片以浪漫著称的海滩本就是件不常见的事,何况这位年轻的东方人看起来是如此的帅气,那张面孔在夕阳的映衬下如同古希腊雕塑家手下的美少年。

渐渐地,有年轻的女孩子鼓起勇气凑上去,试图来自东方的异国青年搭话,但后者不知道是语言不通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只是出神地望着脚下的海水。

直到对方因为被忽视变得快要气馁的时候,青年才慢慢抬起头,对着离他最近的女孩子眨眨眼睛,之后露出一个浅浅的笑,轻声说道:“……抱歉。”

女孩子在对方的笑容中慢慢红了脸,刚想说点什么,一个信封就被递到眼前。

青年干净修长的手指轻轻捏着信封的一角,深邃的纯黑眼睛望着对方,脸上是腼腆的笑容。

“请您……帮个忙,可以吗?”

 

大部分人对心灵魔术的第一反应都是不合常理的催眠术,还有魔术师那张几乎可以把人绕晕的嘴。

也正是因为这样,有很多魔术爱好者都打趣一般地说“黄少天应该去玩心灵魔术而不是街头魔术”。而作为当事人,年轻的魔术师只哈哈一笑,然后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我去玩心灵魔术的话周泽楷该怎么办?”

他口中的周泽楷正是目前颇有名气的心灵魔术师。与常人印象中的不同,这位刚刚二十四岁的东方魔术师在表演过程中不仅不会喋喋不休,相反,寡言到了极点。

尽管身边的人明白他只是因为性格原因不擅言谈,但在外界不了解的人眼中,就充满了神秘感。

不说话的魔术师,只用一双眼睛就可以看透未来、深入你的内心世界,甚至可以操控身边的事物与周围人的意识,这听起来简直太神奇了,对吗?

同时,精湛的魔法手法造就的噱头再加上周泽楷本身的出众长相,从成名至今,他都是商家在魔术界当之无愧的宠儿。各种各样的广告、短片还有写真一套接一套地发售,而这些商业作品又让更多的人通过他了解心灵魔术,成为他的粉丝,甚至有相当一部分成为了魔术爱好者,立志要追随他的脚步。

业内评论家常说周泽楷对于这个时代魔术界的影响是巨大的,但又是充满争议的。有人认为他吸引了一群只看脸的伪魔术爱好者,但也有人觉得正是因为他,心灵魔术才会被更多的人熟知。

 

就在刚刚,周泽楷随机地从人群中邀请三名观众,让他们在纸片上任意写下一个两位数。

整个过程他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用那双黑色的眸子安静地望着对方,偶尔唇角弯出一个浅浅的笑,那样子看起来就像哪个大学里里单纯而内向的大男孩。

不过那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当三个人都写下心目中的数字后,他让他们计算出三个数字的和,并邀请周围其他人进行确认。

一切完毕,周泽楷对着最初拿着信封的女孩子笑了笑,示意对方将其撕开。

 

“169。”

从中抽出一小张带着薰衣草香味的卡片,女孩子和其他人都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气,不可置信地捂住嘴巴望着站在一旁安安静静的魔术师。

那上面的数字和刚刚计算出的和一模一样,而整个过程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作证,周泽楷没有偷窥,信封没有被更换,女孩子和他更是完全的陌生人。

“你是巫师吗?!”良久,一个清脆的童音响起。人们纷纷下意识地转头寻找那个声音的来源,最终发现一个被一对年轻夫妇牵着手的小男孩。

被孩童的天真提问激起的笑声在人群中响起,人们善意地让开一条道路,好让周泽楷和小男孩看到彼此的脸。

只见年轻的东方青年走过去,半跪在地上伸手摸了摸小男孩的头,说道:“是魔术师。”

“那你给我变个魔术吧,好不好?”

望着对方充满期待的眼神,周泽楷歪了歪头,好像在思考。

随后他用力点了下头,说道:“好。”

 

一副崭新的纸牌,刚刚被从包装盒中释放。

没有洗牌,没有切牌,什么改动都没有做过,只是单纯地被魔术师轻轻握在白皙的手中。

“嗯……”顿了下,周泽楷伸出五指在小男孩眼前晃晃,笑着问道:“喜欢……哪个数字?”

“81!”

皱眉,周泽楷把手里的扑克牌在摊在小孩面前,无奈地说道:“只有54……”

“……可我就是喜欢81呀。”小男孩嘟起嘴,小声嘟囔着。

看着为这种不算问题的问题犯难的孩童和被为难的帅气魔术师,周围又是一阵善意的笑声。

终于,小男孩的母亲蹲下身来附在儿子耳边说了什么,前者扭了扭,颇不情愿地说道:“那就81的弟弟18好了。”

又是一阵笑声,周泽楷并没有在意,只是对着小男孩友善地笑了笑,之后站起身来,对身边一位素不相识的中年人举起一根指头,说道:“请说一张牌。”

中年人想了想,答道:“方块10吧。”

“嗯。”点点头,来自东方的魔术师将手中的扑克牌转交给身边另一个年轻女孩手中,示意对方将纸牌一张一张掀开。

随着对方的动作,周泽楷跟着数道:“1、2、3、4、5……16、17——”顿了下,心灵魔术师伸出手指示意对方停止,然后自己走了过去。他低下头,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之后慢慢拿起最上方的牌将其翻转,同时喃喃道:“18。”

 

方块10。

 

哗——

所有人都震惊了,不住地发出不可思议的赞叹声,其中的小男孩更是拍着手叫道“魔术师哥哥好厉害”。

弯腰,捏了捏小男孩红扑扑的脸蛋,周泽楷将那张方块10递了过去:“送给你。”

“谢谢魔术师哥哥!”开心地叫嚷着,小男孩紧紧握住那张方块10。

就在人们因为今夜与心灵魔术师的意外相遇感到兴奋的时候,忽然一个男声打破了海滩上和谐的气氛。

 

“呵呵,不过是藏一张牌的事,我也可以做到。”

各种声音戛然而止。

 

有人从人群中走出,手里一副扑克牌被以相当快的手法切着,让人眼花缭乱。

“麻烦你说一个数字。”陌生男人神气地对旁边的一个人说道。没等到对方回答,就又转头对另一边的人说:“你再说一张牌吧。”

尽管态度让人让人不是非常愉快,但两个人还是配合地说出了魔术所需的关键词。

23,梅花5。

笑了下,男人开始飞速地翻起自己手中的牌,同时一张一张报着数字。

到了23,他猛地举起手中的扑克展示给其他人,只见上面赫然是梅花5。

 

“哇——”人群中再次有声音爆发,不过却是各种各样的质疑与窃窃私语。

满意地看到自己的目标达成,陌生男人露出一个得意的笑。他挑衅地望着眼中有怒火燃烧的周泽楷,接着装作没看见一样重新拿起手中的那副牌展示给其他人,故意大声说道:“其实这没什么难的,只要多练习几遍记忆然后准备一张特殊牌,记得表演之前藏好就——”

“嘿,老兄。”一个清亮的带着笑意的声音打断了男人。

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有着一头清爽短发的青年笑着出现,他弯腰捡起沙滩上的一枚硬币,之后直起身体用胳膊圈住对方的脖子:“你的钱掉了。”

“诶,你——!!!”

男人转头,却在看到青年面孔的时候浑身一颤,剩下的话都被堵了回去。

那样子活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笑了笑,青年抬手拿下唇间刚刚点燃的香烟,轻轻点了点另一只手捏着的硬币——没有任何预兆地,香烟忽地穿过了反射着夕阳色彩的金属制品。

周围的人发出一阵惊呼,可对此,青年只是轻巧地笑了笑:“抱歉啊,把你的钱烫坏了,陪你一个?”

明白自己是被捉弄了,男人恼羞成怒,他一把抓住青年圈住自己的胳膊,想要将其甩下,可他还没有将想法付诸实践就被青年的动作吓了一跳。

 

一张扑克牌凭空出现在对方的指间,堪堪擦着自己的脖颈。

纸牌锋利的边缘摩擦着他的皮肤,男人明白,只要对方一用力,就会见血。

 

“你还太嫩了,只这样就想玩ACAAN了?我告诉你吧,你和那家伙的根本区别在哪里。”青年笑着,瞟了一眼因为事情突然转变而怔住的周泽楷,又扫了周围人一圈,接着说道:“第一,他从始至终没有切过牌也没有洗过牌,完全没有做手脚的机会。而你呢,一出场就刷拉拉地洗牌切牌,看起来很厉害,但实际上这期间你完全可以将纸牌的顺序调整记下;第二,他从拆开包装到最后表演结束都受到监督,纸牌是完全没有重复的、全新的一副。而你的纸牌只是看起来是全新的而已——而且是否是道具牌呢?嗯,你这个你知道我也知道,哦,那边的那个家伙也知道。”又看了一眼周泽楷,发现对方已经回过神来,正瞪大眼睛望着自己,青年挑了下眉毛,继续说道:“第三,也是重要的一点。ACAAN的严格流程是一个观众选一个数字,另一个和他完全无关的观众选一张纸牌,最后再由第三名观众数牌,整个数牌过程魔术师是不会和纸牌做任何接触的。可是你呢,自己控牌数牌……哼,把戏得开心吗?”

一股脑地将男人的诡计戳穿,没有给他留下反驳的余地,青年说完最后一句话将手中被香烟戳穿的硬币和那枚纸牌一起丢掉,然后将香烟重新咬住。他微微扬起下巴看着眼前额头上沁出细密冷汗的男人,发出一声轻蔑的笑:“你啊,多练个几十年再出来玩吧。”

“你——”男人上前一步想动手,却在迈开步子的时候猛地摔了一跤。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双脚被绳索紧紧捆在了一起,完全迈不动半步。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笑,男人在地上胡乱扭着,大声怒吼着:“黄少天你给我等着!”

不过被吼的人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走过去伸手拍上周泽楷的肩膀,斜了对方一眼说道:“喂,你连这家伙都搞不定?”

没说话,周泽楷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地上狼狈扭动的男人,转过身对着黄少天笑着摇摇头。

搞不懂对方的意思,也没耐心搞懂,黄少天哼了一声,说道:“快走吧一枪穿云大大,就差你一个了。”

“咦……?”许久没听到这个称呼,年轻的心灵魔术师愣了下,望着黄少天,许久才张了张口:“前辈他们都……”

“是啦是啦,那三个都在等你呢。”不耐烦地挥挥手,黄少天忽然脚下一顿。

不明所以地看着对方,周泽楷问道:“怎么了?”

“唉唉……这烟也太短了。这可是一叶之秋大大烟盒里最后一根,好不容易磨来的,就这么一点不剩的回去他不弄死我……”从唇间取下只剩下短短一截的烟蒂,黄少天想起临走前叶修那副不情不愿好像要他命的样子,翻了个白眼。脚下转了个方向,青年将烟头掐灭,随后双手插在短裤裤袋里,眼睛望着周泽楷,说道:“这片你比我熟啊,一枪穿云大大。要不,你先陪我去找个烟?”




TBC




小周做的第一个心灵魔术是心灵魔术大师达伦布朗曾经做过的,可以在网络上搜到视频,一共2分钟。

做得第二个心灵魔术ACAAN,全名是any card at any number,效果就像文中写的那样,任意一个数字加上任意一张牌,然后魔术师数牌,数到被指定的数字就必定是被指定的牌。

这个魔术是魔术师大卫巴格拉斯的创造的,从第一次表演问世至今已经50年了,但没有一个人能破解其中的秘密,更没有一个魔术师能复制这个魔术,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神秘的魔术XD

其实文中加的那三个条件并不是巴格拉斯本人规定的,而是魔术爱好者加上的。这样子会比巴格拉斯原本的魔术更难,更有挑战性。但到底现实中能不能有人做到呢,无从知道了。不过这几个附加条件加上本身ACAAN这个魔术,是无数魔术师和魔术爱好者的努力目标,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黄少给小周解围的时候那个香烟烧硬币的魔术是大卫布莱恩曾经做过的,可以在他的街头魔术集锦里看到

本来说想要庆祝黄少生日写个梗的……结果爆字数了没赶上,明天再补吧orz

最后恭喜五圣同盟相聚,啪啪啪鼓掌(x

评论(16)

热度(162)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