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全员】Joker(05)

魔术师paro,灵感来源《十一罗汉》




Ace of Spade

 

叶修,韩文清,王杰希,黄少天,周泽楷。

一叶之秋,大漠孤烟,王不留行,夜雨声烦,一枪穿云。

时隔两年整,魔术界最顶尖的五位魔术师再次以另一个身份相聚。

 

五张椅子,一张桌子,彼此的座位距离分得平均,每个人是五芒星的一个角。

暖黄色的灯光从头顶倾斜而下,洒落到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将地面奶白色的羊毛毯染了色。

叶修靠在沙发里咬着点燃的香烟,上升的烟雾笼罩在周身,让他的表情变得模糊;韩文清扣着双手的指节,双眼望向叶修的所在地;王杰希一手撑着额头轻轻揉着,那双不对称的双眼微微阖在一起,一如既往地让人看不透;周泽楷端端正正地坐着,干净修长的手指相互交叉平放在腿上,眼睛眨一眨就带起长长的睫毛一起颤动。

最终,和以往一样,最先行动起来打破沉默的是黄少天。

“嗯……我说各位,说个话呗?”抬手拽了拽领口,以手技和即兴表演著称的魔术师开口,脸上的表情赤裸裸地写着“行了谁都好快点开始吧”。

听到声音,周泽楷先是看看黄少天,然后目光依次落在王杰希和韩文清身上,最终转过头,视线和叶修对上。

“叶修。”睁开双眼,王杰希收回手调整了一下坐姿。他同其他人一起望向正在吞云吐雾的男人,说道:“你是这场聚会的发起人,就由你说明吧。”

“哦。”懒洋洋地点了下头,叶修将已经快要燃尽的香烟按在手边的烟灰缸里,接着双腿交叠,用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仰倒在沙发中。

“其实也不需要我说太多了,这里除了少天,那家伙都和你们打过招呼了吧?”唇角含着漫不经心的笑,叶修的目光在所有人身上扫了一圈,也不顾韩文清的黑脸、王杰希的皱眉、周泽楷的茫然,还有黄少天那意义不明的笑容,继续说道:“老韩差点被淹死在卡车里,王杰希大大直接被人丢进了警察局当成嫌疑犯处理,小周还记得今天的那个人吗?你之前说他应该只是个奥客,其实不是,那个人叫贺铭,是曾经我团队里的道具师,不过他现在跟着刘皓走了。至于我,看这个——”

说着,叶修打开了放在正中央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很快,屏幕就被一个看起来清晰度相当糟糕的视频的占据,里面是一个穿着灰黑色T恤的男人,正对着前方得意洋洋地说着自己将发布一系列视频,破解叶修这些年来所有的魔术秘密。

注意到其他几个人脸上的怒意随着视频的进度条不断积累,叶修倾身啪地合上笔记本电脑,隔断了魔术师们愤怒的来源。

“到目前为止,只有少天还没有被找上。大概是因为他最近正在休假没有活动,刘皓不知道他在哪里。”看了一眼黄少天,后者对着叶修摊手做了个鬼脸,表示这视频是自己提供的。对此,男人在只有对方才能看到的角度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接着从衣兜里掏出一张黑色的卡片扔到桌面上,“而且,我想你们应该都已经收到这个了吧,除了少天。”

看到那张黑色的卡片,韩文清、王杰希还有周泽楷皆是一怔。

但很快,在场所有人都发现继续隐藏没有任何意义,均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和桌面上一模一样的黑色卡片,向前一抛。

“唉唉,看着你们这样我有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一旁的黄少天看看桌面,孩子气地撇撇嘴,踢掉脚上的拖鞋将双腿蜷在柔软宽大的沙发中。

“少天,别闹。”对着青年安抚道,叶修从水果盘里丢了个苹果过去,“我想上面的信息应该没什么区别,大同小异,无非就是立刻停止魔术表演,否则让你身败名裂性命不保什么的。”

“你是因为收到这个才做决定退出魔术界的吗?”忽然,韩文清话锋一转。

“嗯?”顿了下,叶修眨眨眼睛,露出一个笑容:“当然不是,我只是有其他打算而已。”

“哦……?”意味深长地拉长了调子,王杰希眯起眼睛。不过他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深入讨论的意向,毕竟目前最大的问题还是将黑色威胁信发出的那个人。

“他在暗,我们在明。”一针见血,韩文清直接指出了到现在为止最糟糕的地方。

点头,叶修表示赞同韩文清的观点,而后他又偏头看了一眼正抱着苹果啃得正欢的黄少天,笑道:“今天贺铭看到少天你和小周同时出现,估计你很快也会受到威胁信了。”

“哼,这才对嘛。”故意用力咬了一口手中已经被吃掉一大半的苹果,黄少天鼓起脸颊哼了一声。

没有搭理对方,叶修重新转回头看着前方的三位同盟,继续说道:“我想刘皓也并没有全部将我们的信息掌握。依照正常情况判断,从他的角度看,目前我们的分布状况应该是小周和少天一组,我和老韩一组,至于大眼你……从警局脱离之后你的行踪他就无法掌握了。不过这种状况也就到今晚为止了,很快他就会知道我们五个人全部都在一起。”

“咦……那个,我们可以分开……”一直没说话的周泽楷开了口,因为不善言辞的性格,他这句话说得不太连贯。到了最后,青年又用手势漂亮地做了个辅助说明了,同时加了两个字:“今晚。”

“嗯,挺好的办法。”笑着点点头,叶修一顿,话锋一转,“但是没有那个必要。”

“……嗯,是的,没有必要。虽然小周的提议也不错。”听到叶修的话,王杰希食指屈起抵着下唇,认同道,“早晚我们的行踪都会暴露,这是我们改变不了的劣势。”

 

“不过,这也是优势嘛?”一旁和苹果结束了战斗的黄少天忽然插进去,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果核抛进远处的垃圾桶内,同时舔了舔了沾有果汁的指腹,脸上的笑容狡黠,“各位,我们可是魔术师啊,把不可能变成可能,这是我们的专长领域,对吧?”

其余几个人一怔,随后目光都不约而同地落到了黄少天身上。

安静了太久的青年得到了关注,立刻整个人都变了似的,脸上充满了神采。仿佛回到了他最为熟悉的街头,年轻的魔术师自信满满地开始夸夸其谈:“那家伙害得我们一个老底都要被人掀没了,一个差点溺死,一个被当做小偷,还有一个被当场陷害还偏偏解释不清楚,这么惨还忍就不是男人了!所以吧,我觉得我们可以把这些都还给刘皓,让他知道自己的下三滥手段都是些什么滋味!”

说到激动处,黄少天甚至握起拳头在空中挥舞了两下,那动作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了两三岁。

“呵,既然夜雨声烦大大都这么说了,麻烦你给我们说说你的具体计划?”

“哈?我有说过我有计划吗?我这就是个行动前的总动员,誓师大会,懂不懂?”对着调侃他的叶修翻了个白眼,黄少天露出一副“没文化真可怕”的表情,之后又装作无奈的样子挥挥手,表示自己原谅了对方的无知,大言不惭地说道:“那接下来就有请一叶之秋大大说下他的行动计划呗?”

 

 

 

Ace of Heart

 

深夜,十一点整。

黄少天敲开了叶修的门,然后他看到了全身湿漉漉穿着浴袍的男人。

记忆深处有什么循着缝隙奔涌而出,黄少天怔了下,忘记了说话,只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对方。

“少天?”五根修长的葱白手指在青年眼前晃了一下,连带着那个低沉柔和的声音一起,唤回了他的意识。偏过头故意咳了一下将刚刚的呆怔掩饰过去,黄少天一边挥手一边装作若无其事地走了进去:“我说老叶你洗个澡怎么水都搞到门口来了,别和我说你刚把浴缸从门口变回到浴室里去。”

盯着对方那欲盖弥彰的样子,叶修笑着摇摇头,伸手合上房间的门,慢悠悠地说道:“我洗澡洗到一半就听到你催命一样的敲门。”

“……”不小心踩到一片水渍,黄少天脚下一滑。好在他手疾眼快地扶住墙壁保持住身体平衡,而后转身,神情古怪地从上到下打量男人好一会,最后慢慢走过去,拉开浴室那扇磨砂玻璃门,说道:“你洗好出来再说。”

 

叶修再次湿漉漉地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黄少天正坐在沙发上玩着扑克牌。有着深蓝色背底的纸牌在年轻魔术师修长的手中飞速地变换,切牌、摊牌、洗牌,从他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又不知道从哪再次出现。

两只手交叉,每只手里27张均匀的展开,从叶修的角度看像是一对展开的海蓝色翅膀。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刚刚还在黄少天手中展开的那双海蓝色翅膀唰地收起,动作干净利落,将空气刮出整齐的震动。他转过头,再次从头到尾将男人打量了一遍,发现对方除了头发比刚刚更湿之外没任何区别。

“有事要说?”

“来来。”没有回答,黄少天将手中的纸牌放在一边,对着叶修勾了勾漂亮的手指。然后在对方在自己身边坐下时十分自然地拿起对方搭在脖子上的毛巾,覆上了男人滴着水的头发。

“我一场表演几十万现在在这里给叶修大大你擦头发啊。”修长的手指带着毛巾用让人舒适到昏昏欲睡的力道在男人头上按揉着,黄少天眯起眼睛也不知道在盯着哪看。

“嗯……然后呢?”

“靠靠靠靠靠跟我还装傻,还能不能继续愉快地玩耍了!”听到对方懒洋洋地的调子,黄少天忽然一推,甩手不干了。

无奈地笑笑,一手扶住因为青年手指撤离而开始下滑的毛巾,一手抬起哄小孩儿一样地揉了揉对方的头顶,说道:“少天,别闹。”

“……”不说话,黄少天抬手拍开了男人的手,扭过脸庞不看对方,闹别扭的意味不能更明显。

 

今天晚上五个人相聚,在制定好这次同盟行动的大致计划后,就各自散开了。

黄少天本以为叶修会把他单独留下和他说点什么,因为他知道男人有些东西至始至终都没有说出口。

可是他在对方的房间里转了好几圈,果盘里的葡萄都快被他吃光到只剩下梗,叶修也没有开口的意思。于是黄少天再三确认“你真的没什么要说的吗?”之后,愤懑地离开了。

回去之后在床上滚了好几圈,想起男人那句轻飘飘的“晚安”,黄少天只觉得越来越郁闷。他不是一个喜欢压抑自身情感的人,从少年时代起魔术师就过得潇洒恣意,长大了也没有收敛的意思。

他一直觉得他和叶修之间有什么是不一样的。黄少天可以理解叶修不说,但他又觉得他不该对自己也藏得那么好,否则,那副自己九年前落下又被对方保存了七年整的纸牌又算什么?

所以,作为一个行动派,他在差一分半十一点整的时候从床上跳起来冲出房间来到走廊的尽头敲响了那扇门。

 

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了。

 

望着对方赌气的样子,叶修叹了一口气,唤道:“少天,我——”

“叶修,来玩一个游戏吧。你只需要回答是和不是,不需要说多余的任何一个字。”忽然,黄少天转过头来,打断了对方即将出口的话,一双眼睛直直盯着男人,明亮而清澈。

看着这样的青年,最终妥协一样地摇了摇头,叶修叹了一口气,说道:“好。”

 

“每天三点半的电话和这次事件有关?”

“是。”

“只针对你一个人?”

“是。”

“从你收到卡片那天起就有了吗?”

“不是。”

“那是揭秘视频发布的时候?”

“不是。”

“……谢幕表演那天开始?”

“是。”

“……苏沐橙打来的?”

“……不是。”

“但是和她有关。”

“是。”

“她现在不在你身边。”

“是。”

“嗯……邱非和她在一起?”

“不是。”

“除了你没人知道她在哪。”

“不是。”

“知情人不在我们剩下的四个人之中。”

“是。”

“是我们共同认识的人吗?”

“……是。”

“……我身边的人?”

“是。”

“Leader?”

“不是。”

“……小卢。”

“……算是吧。”

 

一问一答到了最后,黄少天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愤懑到逐渐被惊讶一点一点填满。

他知道在自己、卢瀚文还有喻文州三个人和叶修见面的当天晚上,男人和他的搭档有过一次谈话,却不知道从那时候起,眼前这家伙就已经开始行动。

想到这里,一种奇异的心情充满了黄少天的胸口和大脑。他挑眉,伸手按在对方的肩膀上,问出了游戏的最后一个问题。

 

“对你来说,我和其他人是一样的吗?”

“……”这次轮到叶修怔住了。他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眼前的魔术师,看着对方明亮的双眸,许久,唇角弯出一个笑。

他没有回答是,也没有回答不是,只是拿起之前被对方放在一旁的扑克牌,从上面翻出一张梅花7,随后手指一动,牌面变成了一张红心A。

将纸牌交给黄少天,然后将那张红心A随意插进去,叶修抬头,视线对上对方的,一字一顿地说道:“作为一个观众,我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心甘情愿被魔术师欺骗。”




TBC




今天没有任何魔术说明噢耶><(。

剧情和感情(。)都算有了进展吧_(:з」∠)_

评论(23)

热度(154)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