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全员】Joker(06)

魔术师paro,灵感来源《十一罗汉》




Four Suits

 

Spade

 

“大眼。”

“什么?”

“我说,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进局子也太不划算了。”

“所以?”

“不如干脆我们——”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机马上就要降落在哈里斯堡国际机场,请您再次确认安全带已经系好……”

思绪被飞机降落的提示音打断,王杰希摘下陪伴他整个行程的专用睡眠遮光眼罩,从口袋里拽出一只口香糖。三两下将包装打开,把薄薄一片软糖放在嘴里,牙齿咬合又相互错开,反复几次,冰凉的带着强烈刺激的薄荷味便在口中弥漫看来。

来自味觉的刺激让魔术师清醒过来,再加上一阵降落时的颠簸,本就残存不多的睡意也被驱赶的一点不剩。

不多时,飞机停止了前行,彻底稳定下来。王杰希在空乘人员“感谢您乘坐本次航班”的问候中走出机舱,随后乘上摆渡车,来到出口处。

除了他自己,还有一些随身的日常用品,魔术师的这一次旅行的行李少到了极点。穿过大厅,王杰希将外套搭在手臂上,脚步是这些年来少有的轻快。

抛弃一切化身为没人知晓的人,去做一件平常人无法想象疯狂事,这一生能有几次呢?

这恐怕还要感谢那个曾让他身陷囹圄的混蛋,如果不是他,王杰希实在想不出自己会再有机会使用“王不留行”这个身份。

转过一个拐角,前行的魔术师被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东方少年拦住。

对方认真地望着自己,黑褐色的眼镜仿佛一汪澄澈的湖水。少年抿了下淡色的唇,上前一步,微微欠身,说道:“王杰希前辈,leader让我在这里等您,我会作为您这次的助手协助您完成计划。”

停下脚步,仔细打量着着眼前的少年,王杰希没有回答,只是轻哼了一声:“叶修那个护犊子的终于舍得撒手了吗?”

“前辈?”

“不,没什么。”简单摆摆手,王杰希继续向前走去,脚步比刚刚还要急切。

魔术师绝不会承认在刚刚那一瞬,他想起了数年前他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询问叶修能不能让邱非跟着自己,结果不等男人回答,就被刚刚十四岁的少年就一脸严肃地拒绝:“我不会背叛leader的,前辈。”

明明那时候邱非刚刚被叶修捡回来,养了半天还不到。

而从那天开始,少年就如他自己所说,一直紧紧跟在叶修的身边,即使是在假期也很少分开。这件事传开后,男人便在圈子里多了个“护犊子”的属性,但实际上,王杰希和其他几个与叶修相熟的人都明白,那只是假象。

真实情况是那个看起来十分早熟的少年其实对年长自己许多的leader有着一种奇妙的亲密感的依赖感,但又不是他人想象中的黏腻。相反,一旦有状况发生,邱非就会以异常独立可靠的姿态去辅助叶修。

就像现在——

“酒店已经预定好了,现在就可以入住。玻璃厂我在昨天已经联系过,负责人告诉我具体事宜可以在今天下午面谈。还有之前您让我找的手机型号我已经找到了,晚上之前店家就会把货物送到酒店。”紧跟在魔术师身旁,邱非一项一项地报出对方给他安排的任务进度,没有遗漏也没有逾越,每一项都做得非常完美。

王杰希倾听着少年略带沙哑的声音,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前辈。”又唤了一声魔术师,邱非问道:“leader这次给我带了什么口讯吗?”

“嗯?”顿了下,王杰希转头望向身边的少年。

即使刚刚成人,邱非的身高已经窜到了176cm,比181cm的自己只矮了5cm。与刚刚见面对方需要大幅度仰头相比,现在少年只需要微微抬头,目光就会对上自己的。

看着对方那张已经有了青年棱角的脸,王杰希眨了下眼睛。

他想起自己那天晚上叶修和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不如干脆我们——

 

“玩票大的。”

轻轻开口,在少年讶然的目光中,魔术师笑着说出这四个字。

 

Diamond

 

“小周。”

“嗯。”

“交给你一项艰巨的任务。”

“……好。”

“综合各个方面考虑,这个任务只有你能完成。”

“咦……?”

“毕竟,你可是——”

 

拉斯维加斯,世界的赌城。

这里有文化有美食有许许多多世界顶尖级的演出,但都比不过她作为赌城的名声大。

在这座由人工造就的传奇城市里,周泽楷独自一人漫步其中,那悠闲的步调是如此与众不同,甚至吸引周围的人不停回头瞩目。

早已习惯了这样被注视,尽管性格腼腆,来自东方的青年却没有半点不自然,只是在对方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太多次时才回过一个略带羞涩的笑容。

 

夜晚的拉斯维加斯比白天时更加迷人,到处都是灯火璀璨、人声鼎沸。年轻人、中年人甚至是头发花白的老人在其中出没,千金一掷只为了那瞬间的心理快感。

这是一座金子铸就的城市,她的外表过分的光鲜亮丽,如同穿着明明包裹全身却又偏偏是件透视装的性感女郎,坐在高脚椅上对着众人微笑。她不是女神,却是尤物。这样的她有多少人讨厌就有多少人喜欢,即使这里被称为罪恶之城自杀之城,也都无伤大雅。因为女郎当眯起眼睛,涂成大红色的嘴唇轻轻一吻,就会让人为之神魂颠倒。

但这些统统与周泽楷无关。

因为性格原因,他对外界的抗干扰能力比常人要强上数倍。青年的世界独特又神秘,即使是多年来的好友江波涛也不能读出他的全部心思。

他可以轻易地制作出一堵无形的透明墙,有意无意地将世界与自己隔离。不是世界与他无关,而是他与世界无关。但这并不意味周泽楷只是个旁观者,相反,他是一个全身心投入的参与者。只是与旁人不同,他所追求的不是金钱也不是名声,权利更不需要。

他只是一个魔术师,而魔术师想要的,不过是在amazing的刹那,观众那会心一笑罢了。

与时间地点无关,周泽楷从不表演,因为在他心中,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伟大魔术。他生来就是奇迹,还需要表演什么呢?他要做的不过是把旁人忽视的奇迹带回到对方眼前而已。

就像现在——

穿着入时的年轻女孩表情扭曲,她死死盯着桌子上的轮盘,之后发出一声长叹,抬手烦躁地用指甲抓扣着头发。

今天晚上她输得太多,女孩已经分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筹码被庄家收走。她想收复失地,却丝毫不清楚自己已经一只脚踏入了决不能踏入的领地。

就在女孩想再次下注的时候,一只手拦住了她。她仰头,看到的是一位来自东方的青年,正带着点腼腆的笑容望着自己。

“……想赢吗?”青年开口,声调不高不低,咬字清晰,比常人要稍慢的节奏带着奇异的吸引力。

几乎是一瞬间就被对方吸引,女孩下意识地点点头。

有人是天生的表演家,很明显,她现在就碰到了一个。

没有说话,周泽楷只是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轮盘,之后从西装的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和一张便签纸,低头在上面写下几个数字递还给对方。

接过便签纸看了一眼,女孩再次抬起头,瞪大眼睛神情古怪地望着青年,迟迟没有下注。

看到对方这样,魔术师没有急。他笑了笑,说道:“输了,我的。赢了,你的。”

拉斯维加斯总有许许多多奇怪的事发生,比如三天婚姻,一夜之间从贫穷到暴富再到一文不值,天才也好疯子也罢,这里的人本就是怪事组成的一部分。

像是忽然想明白了什么,年轻女孩深吸一口气,按照便签上的数字下注。

 

0-00-1-2-3。

赢面最小的数字组合,很少人会下注的组合,因为魔术师的一句话出现在今夜的赌场。

轮盘转动,金色的小球在其上悦动,一次、两次、三次……

“0、00、1、2、3。”

全中。

 

筹码哗啦一声被推倒,年轻女孩在金钱降落的声音中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望着身边的东方青年,许久,她抬手捂住嘴巴将自己差点冲口而出的尖叫堵回。

“你是……巫师吗!天哪!”

不止一次听到这个称呼,周泽楷稍微思考了下,他拿起桌上他们刚刚赢的一枚黑色代币,捏在手里揉了揉,再张开,手心空无一物。

“魔术师。”他笑着说道,之后再张开另一只手的手心,在黑色代币重现的时候,又加了两个字:“心灵魔术师。”




TBC




小周在赌场做得魔术原型在大卫布莱恩的街头魔术视频里就可以看到><

这章叶修大大只有回忆中露脸呢,全员剧情文有的时候就会这样orz……下章一定对得起黄叶only这个标签,这次就原谅我的虚假广告吧QAQ

评论(18)

热度(158)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