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全员】Joker(07)

魔术师paro,灵感来源十一罗汉




Club

 

“我说,老韩啊。”

“干什么。”

“唉唉,别那么凶嘛。”

“……有话快说。”

“你可以从任何一个地方逃脱对吧,估计就是那个什么什么监狱也难不倒你,嗯……当然,除了那辆卡车。”

“叶修,你少说几句话我也不介意。”

“别这样我们这么熟呢。”

“你到底想做什么?”

“也不做什么,就是想麻烦你——”

 

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大西洋城的气候常年温润,即使是在盛夏也不会让人觉得太过炎热。

作为北美第二大赌城,这里有着和拉斯维加斯不一样的风景,但内核却是同样的疯狂。升华或是堕落,只需要一念之间。

不过韩文清的到来不是为了千金一掷的豪赌——虽然他带着目的在赌场里转了一圈,也不是为了享受彻夜不眠的狂欢,他要做的就是在一切安定之后拿出叶修给他的那个号码,拨通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可以说得上熟悉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一如既往地温润平稳,如同沉淀的夜色。

“喻文州?”韩文清愣了下,随即报出了声音所属人的名字。

电话另一边人轻轻“嗯”了一声,之后约下一个时间和一点,说到时再见。

 

他们约定见面的地方离韩文清下榻的酒店很近,在大厅叫出租车服务只需要不到十分钟,不过一向习惯守时的韩文清还是在离约定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就离开了房间。

他不喜欢迟到,但也不习惯等待,提前二十分钟不过是留出时间给可能发生的紧急状况。他是逃脱大师,他所钻研的魔术可以说是最危险的一种。只要一点意外就可以让他有去无回,每一场表演都可能因为意外变成人生的谢幕,所以每次演出之前他都要和自己的搭档张新杰一起考虑到方方面面,在保证演出成功的同时也保障自身的安全。

渐渐地,这些习惯被带到了日常生活中。看起来勇往直前甚至过于直来直往的举动也仅仅是看起来而已,他早已不是二十岁的愣头青,会不管不顾地只凭借一腔热血去尝试。身边熟悉他的人都说韩文清在悄悄变化,学会了更多的顾虑甚至是让步,虽然依旧热衷于挑战各种生存和逃脱术的极限,但给人的感觉却日益成熟。

果不其然,韩文清到达咖啡馆的时候只离约定的时间剩下不到五分钟,因为路上稍微出了点乱子造成了罕见塞车。

但他终究没有迟到,而是到达的刚刚好,不早不晚。

他推开门,看到在里面稍靠墙壁的位置年轻的东方男人向自己招招手,于是走了过去在对方对面的位置大大方方的坐下。

点了一杯黑咖啡,韩文清微微向后靠去,采取了一个并不十分舒适但却非常端正的坐姿。

“叶修让你先来的?”开门见山,韩文清没有半点寒暄就进入了正题。

“是。”点头,喻文州修长的手指捏着白色瓷杯的把柄低头喝了一口带着酒香的爱尔兰咖啡,而后抬起头,露出一个温文尔雅的笑容:“一个星期前叶修前辈就让我到这边了,和我一起的还有小卢。我在这边稍微调查了一些事情,算是做好了前期准备吧。不过从现在开始,我就只作为韩文清前辈的助手,来协助你一起完成接下来的任务。”

“你知道?”挑了下眉毛,韩文清毫不客气地问道。

眼前的这个男人作为一个专业的魔术摄影师,可以说无论是角度还是节奏还是后期处理都超一流,魔术师的魔术在他的镜头下呈现出另一种与现实不同的魅力。但韩文清从未听说过对方作为助手的能力,毕竟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可谓是惊世骇俗,必须保证每一个细节都完美的无懈可击才可以。

“嗯……”顿了下,喻文州拿起咖啡勺横放在手中,之后将视线集中在勺柄的连接处。

渐渐地,勺子在男人的注视下弯曲,从一开始的为不可见到后来的几乎90度角垂直。

前来端送咖啡的侍者不禁驻足,微张着嘴惊讶地望着喻文州。

感受到对方的目光,摄影师露出一个安抚性的笑容,说道:“没关系,我会负责弄回来的,毕竟我只是来喝咖啡不是来搞破坏的。”

韩文清没有说话,只是单纯地看着对方手中的咖啡勺复原,然后将银制品在杯沿上敲了一下,唤回了侍者快要飘走的魂。

“你是魔术师。”没有询问,韩文清直接下了结论。

尽管只是一个简单的小魔术,但刚刚年轻男人无论是手法、眼神,还是后面和侍者进行谈话的语气,都比某些在电视节目上作秀的半调子要好上太多,根本就是一个十足十的魔术师。

但这样一个人现在却以一个魔术摄影师的身份在圈内生活。

“不,我只是个摄影师,如果非要说的话……算是个魔术爱好者吧。”摇摇头,喻文州否定了韩文清的结论。不过他很快想了想,又加上了一句:“比起你们我并不太合适魔术,尤其是手技方面的……当年leader——就是魏琛前辈,是这样告诉我的。”

敏锐地捕捉到那个名字,韩文清开始用另一种目光仔细打量起眼前的东方青年。

魏琛,数年前也算是一位风云魔术师,尽管他没有到达魔术的顶峰,却也在那些年里成为魔术爱好者口口相传的人物。

韩文清隐约听叶修提起过,黄少天有一部分的表演技巧和手技就来自魏琛,擅长街头表演的年轻魔术师得以正式进入这个世界少不了魏琛的功劳。因为当年还未成年的黄少天正是被魏琛发掘,将人拎进了自己的团队当成亲儿子一样的培养。

但他完全不知道喻文州居然也是魏琛的魔术团队出身,而且——

 

“……你和魏琛学过魔术?”

“呃……”垂了下眼帘,喻文州低头摆弄起了面前的咖啡杯。他笑了笑,说道:“算不上学过,只是稍微切磋了……三次。”

“……”

三次。

脑海里一瞬间闪过魏琛宣布退出魔术界的时间,目光又落在喻文州修长白皙的手指上,韩文清忽然有了一个近乎疯狂的想法。

但也只是一瞬间,他就将这个想法拂去。

因为那毕竟是不属于他的领域,而且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你之前说得调查工作已经都结束了吗?”话题一转,韩文清不再在刚刚那个问题上纠缠,而是再次进入了正题。

对方没有问,喻文州也没有再做任何解释,只是点点头,笑道:“赌场的地形图和监控设备已经确认过,等一下我用邮件传给前辈你。至于剩下的……我想比起赌场那边算不得什么,毕竟前辈你是目前成就的最高的逃脱大师,对吗?”

 

Heart

 

黄少天现在的心情就像加勒比夏日的阳光一样好。

他一手捏着一个牛皮信封,哼着小调步入电梯,在到达楼层之后脚跟挨在地面上转了个圈才从电梯间跳了出去,落在走廊里的脚步被厚重的地毯吸收了声音,整个人看起来像是飘落在上面似的轻快。

敲开面前那扇门的时候,房间的主人正因为低气压看起来有些迷茫。

“嘿,早啊,叶修。”对着穿着睡袍睡眼惺忪的男人摆了下手,黄少天不由分说地从门缝挤了进去。在看到还昏暗如夜的室内时他皱了下眉,之后迈开一双长腿走到窗帘边,“唰”地一声将厚重的窗帘拉开。

瞬间明媚的阳光欢呼着穿过占据正面墙壁的落地窗来到室内,将房间的空气点亮。

然而面对这样的清晨叶修却眯起眼睛再次咚地倒在柔软的床铺上,漂亮的手一带,将被子拉过来把脑袋埋了个严严实实。

看到男人这样,黄少天也扑到了床上,一边努力掀开对方脑袋上的棉被一边说道:“喂喂,老叶快点起床了,你是赖床的小孩吗?还是见不得阳光的吸血鬼啊?快点听话小心一会被你自己闷死了。我和你说啊你看你看我收到什么了,我——”

忽然,年轻魔术师的话被戛然而止。

只因为被吵得受不了的叶修掀开被子一手搂住青年的脖子将人拉下,之后仰起头在对方的额头落下一个安抚的亲吻,说道:“少天,静音。”

完完全全就是在哄小孩。

许久,反应过来的黄少天猛地坐了起来,一把将裹在棉被的男人翻出来,吼道:“靠靠靠靠靠靠叶修你哄小孩呢吗!静音是个什么鬼啊你把我当智能手机吗?!我今年已经25了再过一个生日26了,你敢不敢换个地方往这——”

“你到底想干嘛?”严重睡眠不足的叶修终于忍受不住,再次打断黄少天的他也猛地坐起来与之面对面,同时用一双有着浓重黑圆圈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对方,整张脸惨白颓败又没有任何表情,简直拉灯就是一出惊情四百年。

这一次,手正往自己嘴巴上指的黄少天真的被惊到了,他拿起手中的信封从里面拆出一张黑色的卡片,声音仿佛机械一般:“我……就是想……告诉你,刘皓的恐吓信,我也收到了。”

“哦。”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叶修这次干脆使劲儿一挥手,呼啦一声用柔软的棉被将自己和黄少天都盖住,之后往床上一倒,说道:“睡觉。”

 

被迫和叶修睡了一清早的黄少天再睁开眼睛时已经快要中午,他揉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发现之前一副睡不醒样子的男人正坐在露天阳台的椅子上喝着咖啡。

“少天,一起吃早饭吗?”听到声音的叶修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转头对屋子里看起来还有些迷茫的黄少天询问。

摸摸脑袋走了过去,年轻的魔术师毫不客气地坐在藤椅上,抬手从对方的盘子里捏了一块刚刚涂好果酱的面包塞进嘴里,嘟囔道:“你吃得这是哪门子早饭,明明都要中午了。”

“早午饭。”

“……”

 

将桌子上的食物和饮品一扫而光,黄少天满足地摸了摸肚子,仰躺在藤椅上,望向海边湛蓝色的天空。

“叶修。”

“嗯?”

“你昨晚做什么了啊……”没有转头,黄少天只是维持着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感受着身边温润空气的流动,开口问道。

“没什么,只是文州那边的地形图还有监控设备传过来了,和老韩讨论了一下路线问题。”

听着男人的声音,黄少天的眼睛在眼皮下动了动,却依旧没有睁眼:“我们真的要去偷赌场?”

“当然真的。”

“……靠,就这么光天化日谈论犯罪问题不太好吧,叶修大大。”

“有什么,反正也没人听到。”

“好吧。王杰希现在和邱非在一起做道具,韩文清和leader一起研究脱出路线,小卢和苏妹子在一起,周泽楷……啧,那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小周吗?小周在做目前为止最关键的工作啊。”

“为什么不留给我,如果说最关键的工作就是去拉斯维加斯潇洒,我也想去啊!”想起之前自己在那座黄金之城度假的日子,黄少天的声音不禁变得愤愤不平。

“……”与自己隔了一张桌子的叶修的声音顿了一下,而后才带着笑意继续说道:“不,我不想让你去。”

怔了下,黄少天猛地睁开眼睛。他扭过头看过去,发现旁边的男人正一手横放在桌子上,一手支着下巴,带着笑意懒洋洋地望着自己。

瞬间明白了那句话的含义,年轻的魔术师得意洋洋地唇角上扬,伸手拽着对方的领子把人揪了过来。他靠过去,以极尽的距离打量着男人的脸庞。视线先是滑过叶修薄薄的有着微微弧度的唇,掠过挺直的鼻梁又下来在因为呼吸而微动的鼻尖上打了个转,最后与之对视,在那双漆黑如夜色的双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是那样的笑,和每一次开场时对观众露出的笑容几乎如出一辙。

“那我们呢?其他人都这样尽职尽责,我们就这样直接享受成果?不太好吧,叶修大大?”

青年的声音放得比平时要低,因此原本清亮的嗓音里掺杂了些许气声和沙哑,配上那双习惯性地微微上挑的明亮双眼,一瞬间竟让人觉得该死的性感。

没有躲避,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面对如此的黄少天,叶修只是和平时一样,漫不经心地说道:“我们今晚就走,去执行下一个阶段最重要的任务。”

“什么任务?”

“去大西洋城,玩到翻天。”




TBC




喻队的那个小魔术随意搜一下网上就很多了w

应该……没有进展很快吧orz

评论(13)

热度(166)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