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全员】Joker(08)

魔术师paro,灵感来源《十一罗汉》




Ace of Heart

 

金属制的摇杆被握在骨节分明的手中,随着代币被投入的声音轻轻向下一拉——喀拉。

777。

瞬间,哗啦一声,出币口被大量倾泻而下的硬币填充,很快下面那浅浅的凹槽就消失不见。

坐在老式三卷轴拉杆式老虎机面前的东方青年并没有将那些代币取出,而是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枚被磨得光亮的硬币,在指间转了一圈,之后两指一夹、将硬币塞进了投币口。

喀拉——摇杆再次被拉下,发出清脆的声响。

777。

哗啦。

再一次——

777。

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

出币口处的凹槽已经彻底被硬币填满,罩在外面的塑料盖子已经承受不住压力而微微张开,逮住缝隙的代币开始流水一样落在地面上,跳跃出叮当的悦耳节奏。

但青年依旧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从刚刚起逐渐在他身边聚集起的围观的人群也毫不在意,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泡泡糖丢进嘴巴里,然后一边咀嚼一边变戏法一样从耳后摸出另一枚硬币塞进了老虎机的投币口。

777。

卷轴再一次停在这个具有魔力的数字组合上,可出币口却没有再吐出任何东西。

这台机器已经被青年掏了个空,再没有半点存货,自然也就拿不出半点奖励。

“天哪……你是……怎么做到的!”终于,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忍不住,上前一步指着赌博机屏幕上的数字,不可置信地问道。

“嗯?”一直没有太多表情的青年听到声音,回过头来,对着询问的人咧开嘴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双眼弯弯笑得灿烂:“啊啊,大概是我今天运气好吧。或者是老虎机小姐对我一见钟情了?”

说着,他还伸出手带着点宠溺地拍拍赌博机的机身,笑道:“我说得没错吧,嗯?你可真热情,都已经吐不出东西了呀。”

在笑声和惊叹声中,赌场的服务生闻讯赶到。年轻的侍者低头看到地上和将出币口塞得满满的硬币,脸上的表情变得僵硬。但也只是一瞬间,他上前一步,保持了应有的礼仪对青年伸出手,说道:“这位先生,我们马上就把您应得的奖励送到。还请问您是要继续吗,还是需要我们将您的代币收拾好送到前台兑换?”

“当然是继续啦,难得运气好,对吧?”穿着黑色连帽衫的东方青年眨眨眼睛,从座位上站起来,伸手做了一个推开的动作,将人群分开一条可供通过的道路,头也不回地向black jack的所在走去。

一秒静默。

刹那,如同爆发一样,嘈杂的人群向着青年刚刚玩过的老虎机涌去,希望能从上面沾染到幸运女神遗留的垂青。

 

可惜的是,女神手中的橄榄枝从不会随意伸出。

 

微微踮脚坐在高脚椅上,青年一手抓过桌面上发过来的扑克牌,一边吹起一个泡泡。

一张,两张,三张……

“Hit。”

“哟,还要?小心爆掉啊,黄少。”梳着利落短发穿着白衬衫黑马甲的高大庄家一边说着一边弹过一张牌,手指的动作灵活而优雅,仿佛从手背一直缠到手腕上方的绷带只是个装饰品。

“啧,你在这这么威吓客人你老板知道吗,孙哲平。”碰到熟人的年轻魔术师抬起了头,望着对自己露出挑衅一样笑容的老熟人,毫不示弱地笑得张狂。

“我有没有威吓客人我老板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是在我们的黑名单上的。”

“是吗?原来我这么有名了?”

“赌场不欢迎魔术师,哼,你别说不知道啊。”

不以为然地撇撇嘴,黄少天勾勾手指示意再拿一张牌,说道:“胡扯,你一个魔术师不是也来这打工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也不太不公平了。”

“你想要什么公平,哪里有公平。”将再一张牌丢给眼前的青年,孙哲平下意识地摸了下手腕处的绷带,说道:“再说我都不干那行好多年。”

“……舍得?”黄少天眯了眯眼睛。

“有什么舍得不舍得的。”孙哲平挑眉,说得轻松,目光却像孤狼一样锐利。

“切。”轻哼一声,黄少天懒懒地把手里的牌一洒,“21,Black jack。”

“哦——”故意拉了一个长调,已经从魔术界销声匿迹数年的男人也将自己手中的牌往桌面上一撒,“真巧,我也是。”

“……你这是哪门子的舍得啊,孙哲平大大?!”咽了口口水,黄少天露出个鄙视的眼神。

“嘛……”将两个人的牌往回一带,男人又将纸牌重新发出:“前几天喻文州来过,然后是韩文清,之后是叶修,今天又到你。你们一个一个来想干什么,不会是想打劫吧。”

“嗯嗯,还真就是打劫。怎么,你要不要去告诉你老板?”

“哼,你们胆子不小嘛。”没有回答,孙哲平只是笑笑。

 

Stand。

20点,20点。

 

“哈,不好玩不好玩!”皱眉,对着孙哲平连连摆手,黄少天像个任性的少年一样从椅子上跳下来,头也不回地走掉:“我是来玩的又不是来找虐的,拜拜。”

望了望对方的背影,孙哲平抬起胳膊撸开袖口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而后又斜眼瞟了一眼挂着客人止步的电梯方向,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背影进入了他的眼帘。

那是他还在魔术舞台上活跃时的无可取代的搭档,也是现在重要的工作伙伴。

不过……大概,马上,他就可以和那个人再来一次久违的合作了。

在那个人的委托下。

 

轮盘、梭哈、赌大小。

黄少天穿着黑色的连帽衫带着兜帽在里面转了一圈,赚得盆满钵满。

不过他并没有很开心。

因为原本出发之前说好的两个人玩翻天,变成了一个人的游戏。只因为今天早上男人一副疲惫至极的模样和自己说:少天,你一个人也绝对没问题的,对吧。

他知道昨晚叶修一直不在,直到快要天亮才回到房间。

男人去了哪?做了什么?又见了什么人?这些问题统统都不重要,因为他曾对自己说,他是自己的观众。

那么黄少天就势必要成为这位观众眼中最为优秀的魔术师。

而且从刚刚和孙哲平的谈话中,黄少天也大概知道了叶修昨天晚上应该是差不多整晚都在赌场,那么他所做的事情也就不言而喻。

不过即使这样,还是不开心。

就像是期盼已久的糖果到了手才发现分量比许诺的少了一半不止。

所以今晚的黄少天几乎是使劲全身解数,任性地带着要把赌场掏光的气势在战斗。

 

又赢下一盘,年轻的魔术师说着“不好玩不好玩”,从椅子上跳开,向着下一个目标前进,却在中途被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高大保镖拦住。

“干嘛?”没有丝毫的怯意,黄少天将双手插在口袋里,问道。

“先生,我们老板想见您。”

“……我没有选择的权利,对吧?”

没有回答,两个保镖互相交换一个眼神,之后一左一右架住青年的胳膊,不由分说地将人带走。

穿过装潢奢华的大厅,来到隐秘的后台入口处,黄少天的双眼被黑色的不透光的布条蒙住,直到几分钟到达目的地后才被解开。

重新得到光明的刹那,黄少天揉着双臂喊道:“靠靠靠你们轻点啊!我一场表演几十万就靠这两只手,弄坏了你们赔吗?!”

意料之中的得不到回答,而黄少天也就是喊一喊发泄一下。可等他转过头面向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时,终于忍不住,怪叫了一声:“靠!什么情况!”

从宽大的软椅中站起来,头顶已经秃了大半的男人哆嗦着从桌子上的药瓶倒出一粒药放进嘴巴里,之后噌地站起来,喊道:“小兔崽子!你们居然把主意打到这里来了!”

“等等主席,这家赌场是你的!”黄少天不可思议地揉揉眼睛。

“废话,你们这是要气死我!”冯宪君说着,又哆哆嗦嗦地从药瓶里倒出一粒药丸,丢进了嘴巴里。

“……啊,这样我就明白为什么叶修要选这里做目标了!”黄少天一秒醒悟。

“……什么,你说是叶修策划的!?”冯宪君一秒抓住重点。

慌忙捂住了嘴巴,黄少天向后退了两步:“诶,我刚刚什么都没说,什么都、都——”

 

哗——

一片漆黑。

 

停电了。




TBC




要干涸了_(:з」∠)_

求滋润(x

评论(9)

热度(160)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