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全员】Joker(09)

魔术师paro,灵感来源《十一罗汉》




The Black Joker

 

大西洋城,位于北纬39度21分、西经74度26分交汇处,地处美国新泽西州。

这是一座气候怡人的城市,冬天不会太冷,夏天不会太热。

同时这也是一座闻名于世的旅游城市,选美、剧院、舞厅、音乐厅,眼花缭乱让人目不暇接——但在这其中最有名的,是被合法化的赌场。

装潢精致的赌场,人声鼎沸的赌场,没有时钟安放的赌场,让人沉沦在金钱与欲望中醉生梦死的赌场。

然而,在今夜也无眠的大西洋城中,一家巨大的赌场却陷入了一片黑暗,迎来了她已经近十年没有体验过的安眠。

 

失去了光明与视力的人群在尖叫,无论是绅士还是淑女、富翁或是平民都顾不得身份,他们在黑暗里毫无差别,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写在基因里的对未知的本能恐惧。

混乱在持续,跑动声、叫喊声,还有代币被碰到地上发出的声响,交织在一起充斥着赌场的空气,让本就紧张的神经变得更加敏感,只需要用轻微的力道稍稍拨动——

“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

忽然,一道光束伴随着声音出现,照亮了大厅中央的高台。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出现在众人面前。他坐在造型奇特的高脚椅上,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戴着白色手套的手中握着一根银色的魔术棒,大半张脸都被白色的面具遮住,使得外人看不到他的表情。

他的声线成熟而冷清,在现在这样的氛围中充满了神秘感,几乎是一开口就吸引了全部人的注意力,让刚刚还喧闹不已的赌场瞬间寂静。

对这样的效果感到满意,带着面具的男人从椅子上站起来,皮鞋落到木质的台面上发出咚地一声。

他向着前方的观众鞠躬致意,可那奇特的气场却又让人觉得他面对的不是观众,而是更加虚无更加飘渺的远方。

重新直起腰身,男人将手中的魔术棒挥舞一圈,立刻,一圈火焰腾空而起,在空中画出一个完美的空心圆。

短暂的光亮燃起又熄灭,却在周围人的视网膜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一阵惊呼声后,男人再次开口:“抱歉让各位受惊了,但请不要害怕,我以我的人格保证你们不会受到任何人身伤害,只需要稍微抽出一点时间,来关注一些事情。”

“你到底要干什么!”

下方的人群中有人大声质疑,但奇怪的男人没有任何感情波动,只是自顾自地继续动作下去。

他将手中的魔术棒放在椅子上,之后向前踱去,直到来到高台的边缘才停下脚步。

“刚刚那位先生,这个问题我想比起来询问我,不如直接看比较好,只需要几分钟。”一边说着一边将白色的手套除去扔到一旁,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手,男人伸手一转,一副扑克牌出现在手中。

“我们都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东西会凭空出现,也不会凭空消失,因为科学有守恒定律。但是——”话音一顿,男人慢慢地将手中的纸牌向着脸庞靠近,之后抬起另一只手,覆在纸牌上向下——刹那,原本在他手中的纸牌不见了,而是一只纯白的还沾有露水的白玫瑰出现在男人的手中。

这一次,大厅里再次嘈杂起来,只不过比起刚刚的慌乱,骚动得柔和。

人是天生就有好奇心的动物,即使是在不能确保自己安全的情况下,也会被自己所不能理解的事物吸引。

就像现在。

“总会有那么一些东西,没办法用科学解释。”露在面具外的唇弯出一个微小的弧度,男人将手中的白玫瑰向上一扬,原本应该下落的花朵却忽地展开了翅膀,化作一只白鸽,落回到男人的手指上。

“哇哦……”不约而同地望向黑暗中的站在唯一一束光中的男人,人群彻底安定了下来。每个人都在等待,等待那个人到底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带着白鸽向后退了几步,男人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纯黑色的幕布,双手抓住两角将整块布料抖开,而后向着自己刚刚坐过的放着魔术棒的高脚椅使劲一甩。

哗啦!

布料抖动的声音回荡在高高的天花板下,再离开时,黑暗的空间中又多了一束光,落在赫然出现在椅子上穿着白色西装和戴着同样白色面具的男人身上。

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在与自己截然相反的一身白衣的男人走到高台边缘时,身着黑衣的男人在一片不可置信的抽气声中缓缓说了四个字:“比如,心灵。”

 

“这位先生。”魔术棒在手中挥舞,白鸽随着黑衣男人的动作起飞,扑棱棱地落在下方其中一个男人的肩上,“请问您的名字……当然,不是真名也可以,我只是需要一个称呼。”

“呃……月中眠。”下方的男人似乎对肩上的鸽子不太适应,他动了动身体,确保鸟儿的羽毛与自己没有接触后才如此回答。

“那么你好,月中眠先生,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请说。”

“你是本地人吗?”

“不,是来度假的。”

“是第一次来赌场吗?”

“……是的。”

“今天是输了还是赢了?”

“呃,这个……这个……”

 

“输了。”忽然,一直沉默的白衣男人开口,打断了对方的支吾。一双纯黑色的眼睛透过面具直视对方的双眼,形状漂亮的唇低声喃喃:“A、B、C……F。”

“Five Card Stud,512美元。”

带着点鼻音的声音响起,干净却又仿佛没有太多的情感,却好像有着直接穿透人心的力量。

“………………啊……啊啊!你怎么知道!唔!”无法控制地脱口而出,等到发现已经晚了,下方的男人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但却早已说出两位魔术师想要的那句话。

“因为……”白衣的魔术师抬右手缓缓覆上自己的左胸,露在面具外的双唇露出一个赏心悦目的弧度,“这里,从不骗人。”

“……巫师吗!你是巫师吗!”

那句不知道听过多少次的话再次在耳畔响起,白衣魔术师的眉毛在面具后皱了皱,但他最后也只是和往常一样,做出了最为简洁的解释:“魔术师,心灵魔术师。”

 

仿佛被按下了开关,原本不善言辞的男人在黑衣同伴的帮助下一连说出几个人今晚的损失数目,每一次都是正确,只是所花时间有长有短。

就在所有人都被其深深吸引的时候,白衣的魔术师却忽然闭了嘴,改为向后退去。

两位魔术师站在高台的一左一右,分别抬手握住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上方垂下的两根绳索。他们将其握在手中用力向下一拉——又一张黑色的帷幕落下,露出了一张方形的显示屏。

此时,屏幕中一位同样带着面具的男人穿着普通的衬衫和长裤坐在酒吧的吧台前,手里握着一杯冰水。原本在与身边人交谈的他在屏幕出现在众人视线时怔了一下,而后转过头来面对镜头,抬起手轻轻晃了晃,笑道:“各位,晚上好。你们刚刚的话我都听到了,看来今天晚上很多人的运气不太好?”

一阵静默。

显然,在场的人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惊中醒过来,所以无法明白现在这突如其来的转折是什么情况。

对此,屏幕中的男人没有介意,他只是摇摇头,对着屏幕外的黑衣魔术师举起杯子,说道:“嘿,要吗?刚刚说那么多话辛苦了,不过没办法,谁让那个最能说的不在这,就只能麻烦你了,王不留行大大。”

“没什么。”被唤作王不留行的男人点头,上前一步,手从屏幕的边际伸过去,只见一只与他一模一样的手仿佛无缝衔接一般出现在其中,十分自然地接过男人手中的冰水。

之后王杰希再将手抽回,屏幕中属于他的那只手消失不见,而赌场中的他则握着一杯来自另一个空间的水杯。

抽回空空如也的手,屏幕中的男人一手拄着下巴,又向吧台中的侍应生点了一杯冰水,放在嘴边喝了一口,继续说道:“我想每个人来到这里都是想带点什么回去的吧。哦,当然,可能有人说不在乎输赢,因为只是想体验一下不同的生活。但是我们还都是希望游戏是公平的对不对?但很可惜,所谓的公平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等等,先不要急着反驳,让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都知道,如果一个游戏想要公平,那么它的赔率应当是1赔36,但这里的轮盘呢?它的实际赔率是1赔35,也就是说你玩得越多输得越多……好了,已经说得有些过了。其实我只是想问一个问题,女士们,先生们,你们想拿回输掉的钱吗?”

男人低沉柔和的尾音消散在空气中,紧接着是长久的静默。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互相打量着。

直到许久,一个穿着老旧西装的中年人站出来大声喊道:“你能吗!这个地方可是吞了我几十万!”

“那就要看这的保险柜里到底有多少钱了。”耸了下肩,屏幕中的男人放下了手中的水杯,用将一张钞票压在杯底,接着站起来,抬手看了眼腕上的手表,说道:“现在是十点五十三分,我就在你们一条街之外的酒吧,我想很多人应该都熟知这里的装潢。我现在就过去,各位,我们一分钟之后见。”

收手往裤袋里一插,男人大步地走向酒吧的出口处。

屏幕中的他推开一道装饰奢华的木门,穿过走廊来到电梯口处,他按下电梯按钮,只听见叮的一声——

被切断电源的赌场中,原本应该是黑暗的电梯指示灯却突兀地亮了起来,上面的数字也在缓慢的跳动,那预示着电梯在从上方下降。

……3、2、1。

指示灯灭,电梯门缓缓打开,刚刚还在一条街外喝着冰水的男人步入大厅,没有被面具遮住的唇是微笑的形状。

“各位,久等了。”

 

如海啸一样的尖叫声在黑暗中荡漾开来,一波一波,无法停止。

在这样近乎恐惧的兴奋气氛中,男人自顾自地向前走去,一直来到中央的高台前,之后在两个同伴的帮助下登了上去。

他动作优雅地向着下方微微鞠躬,极为漂亮的手按在胸口,而后一挥,又增添了一份说不出的潇洒。

“那么,重新自我一下。我是一叶之秋,职业魔术师;站在我左边的这位一身黑的是王不留行,职业魔术师;在我右边的这位一身白的是一枪穿云,职业,也是魔术师。”稍稍停顿,叶修用视线将周围扫视一圈,等到人群稍稍平复才继续说道:“在这之中也许有人知道我们的名字,如果是,那么很高兴在两年之后还有机会和您重逢。虽然我们之中另两位同伴——夜雨声烦和大漠孤烟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在场,但还是允许我在这里说一句,Glory,我们回来了!”

这一次,魔术师的话音刚落,就激起了一阵尖叫与掌声。

Glory,这个组合曾在两年前在大西洋城创造了一场奇迹,在那之后差不多整整半年人们都在谈论那场由五位神秘魔术师和叶修带来的震撼人心的表演。

但奇迹之所以称之为奇迹,就是因为它极少发生而且不可复制。几乎是在当天表演完成的刹那,五位魔术师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表演的主人叶修致谢。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没有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

数不清的魔术爱好者兴致勃勃地研究着那场表演的每一个细节,报社与杂志还有电视节目都在报道这场奇迹,关于五位魔术师的真实身份有着各种各样的猜测,甚至有人从偷录的视频截图上一帧一帧的截图对比,最终将目标锁定在韩文清、黄少天、周泽楷、王杰希和叶修五个人身上。

但问题又出现了,叶修当天是在场的,那么戴着面具的一叶之秋就不可能是他本人,而且事后媒体对其他四个人进行采访时,他们的态度也很是微妙。

总之,这件事的真相直到现在也是一个谜,一个美好的如梦幻一般的谜。

但却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到,时隔两年,那个几乎挑战了人类想象力极限的神秘魔术团队,再次出现在公众的眼前!

依旧在大西洋城,依旧给人以神秘和震撼。

 

安静地等到所有人安静下来之后,叶修话锋一转,说道:“不过,需要说明的是,魔术师不是小偷,更不是强盗。”

“那你要怎么将我们的钱还回来!”立刻,下方有人质疑。

听到这个疑问,男人笑了笑,没有回答,只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在我回答先生您之前,可以先问一个问题吗。”

“……什么?”

“你,相信魔术吗?”

“啊、啊……?”

显然,被叶修的问题搞得摸不到头脑,男人嘴巴动了动,只发出了几个无意义的单音节。

看到对方的样子,叶修并没有着急,但也没有继续等待答案。他抬起手,打了个响指,立刻,一扇门从上方缓缓下落。

“这个问题您可以慢慢考虑,等我回来再告诉我也不迟。”看到门板结结实实地安定在高台的一侧,叶修转身向门的方向走去。

“等等!你、你要去哪?!”

听到男人的再次发问,叶修没有任何停留的意思。他走到门前,一只手搭上门把手,在开门的刹那转过头,对着台下笑了下:“金库。”

 

消失。

无影无踪。

 

这时,原本已经暗下的大屏幕再次亮起。

这一次上面显示的是明显一手拿着DV自拍的魔术师,正在仰头对着镜头打了个招呼:“我们到了。”

说完,他将手中的DV移开,映入屏幕的是一片空旷的房间,正中央的位置摆着两只比平常规格要大出许多的保险柜。

“……是金库!”

下方的人群再次开始骚动,但魔术师并没有回应他们。

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巧的简易折叠支架,将DV固定在上面,魔术师走到保险柜前拍了拍冰冷的金属。接着他又从口袋里又掏出一大张白色的布块,将其拎起把自己和身后的两只保险柜遮住。

大屏幕上只剩一片纯白。

就在所有人都摸不到头脑的时候,台上的王杰希和周泽楷开始了行动。

他们分别向高台的两边走去,在到达边缘的时候伸出手,将无根修长的手指展开,之后一根一根收拢。

“5、4、3、2、1——!”

齐声倒数到最后,白色的布块猛然下落。

没有魔术师,没有保险柜,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空旷的房间。

再一次,分属大厅两侧的电梯指示灯同时亮起,绿色的楼层标识在慢慢变化。

数十秒后,叮地一声,指示灯灭,电梯门缓缓打开。

一左一右两个电梯间中分别躺着两只被打开的保险柜,里面空空如也。

 

“……骗子!”一阵沉默后,愤怒的声音在周围慢慢响起,人们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

面对这样的情势,周泽楷和王杰希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重新拿起魔术棒再次故技重施,在空气中用火焰画了一个空心圆。火焰呼啦啦地声音突兀地响起,男人将细长的金属棒猛地一挥,直指下方喊得最用力的家伙,冷冷道:“闭嘴。”

仿佛被魔术师的气魄压倒,立刻,下方的声音小了不少。

趁着这个间隙,周泽楷大步像高台另一侧孤零零的门板走去,他伸出手,深吸一口气,之后快速将门推开。

砰!

门板与门框相撞发出响亮的撞击声,原本在大屏幕中消失的魔术师再次出现!

“各位,我回来了。”微微躬身,向下方的人群致意,而后叶修抬手,打了个清脆的响指:“带着你们想要的东西一起。”

——

天花板上作为装饰的巨大氢气球应声破裂,数不清的绿色钞票如雪花般飘落。

同时,被切断许久的电力系统全面恢复,灯光与金钱一起重新降落到每个人的周围。

 

“……Glory!”

在美金雪中尖叫嘶喊的人们发出了呼喊,像是一个开关,将众人疯狂的动作制止。

他们不约而同地再次看向高台,上面却已经什么都没有,只留下一个正常工作的播放着赌场宣传片的大屏幕。

他们不见了,在给他们一个美好夜晚之后,不见了。

就如同两年前一样,在制造奇迹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因为惊诧而产生的寂静到了极限的时候,另一波更加尖锐的疯狂爆发了。

“Glory!Glory!”

所有人都在呼喊。

“Glory!Glory!”

没有停止。

“Glory!Glory!”

无法停止。

 

Glory——

 

没有人知道,在他们的正上方,气得浑身发抖的赌场主人此时正跌坐在椅子上指着未能到场的魔术师之一狠狠抽气。

他骂着你们这群小兔崽子,小偷,强盗,我要把你们统统扔进警局。

然而年轻的魔术师只是站在单向玻璃铸造的露台前,看着下方狂放的人群,想到刚刚那人的每一个动作和每一句言语,舔了舔嘴唇。

直到身后的人骂够了,自己又被两个高大的保镖重新按住,黄少天才抬头,笑道:“主席,其实你什么都没丢,为什么不派人去金库看看呢?”

“………………什么?”

 

十五分钟分钟后,冯宪君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

他按下公放,只听到另一面的男声说道:“老板,一切正常。”

 

“……到底怎么回事?”冯宪君懵了。

“嘛,问我,不如去问叶修啊。”从两个保镖手底下挣脱,黄少天活动了下两只胳膊,“那没什么事主席我就先走了?放心吧,明天我保证就算你不着,叶修也会主动来找你的。”




TBC




小心翼翼写……努力避免和相关题材的小说和电影撞上

大眼的魔术的原型是在一个魔术视频上看来的……具体是什么想不起来了,抱歉orz

这章出现的其他魔术的具体手法下一章会都解释出来

评论(11)

热度(152)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