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全员】Joker(11)

魔术师paro,灵感来源《十一罗汉》

肉渣出没注意O_O




Think of A Card

 

叶修觉得现在自己整个人都好像被抛上了云端,身体陷入身下柔软的沙发中,失去了重力感应。

酒精的味道在他的身体中横冲直撞,让他头晕脑胀,四肢无力。但是偏偏那片从胃部开始的灼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蔓延开来,阻止了他本应该开展的生理上的自我保护机制。

他无法入眠,也不会因为过量饮酒直接醉过去,就只能面对上方的黄少天,用一双被水汽氤氲了的眼睛望着对方。

“少天……唔——”

又一个亲吻落下,黄少天这一次干脆渡了一口红酒给他。

有着浓郁果香的紫红色液体在两个人的舌尖上缠绕,察觉到嘴巴里的味道时叶修本能的做出反应想要避开,却被黄少天一把捏住下巴,强迫男人吞下了将理智残杀的毒药。

“既然都准备了庆功用的酒品,就要不要浪费啊,叶修大大,你说是不是,嗯?”离开男人口感柔软的唇,黄少天扣在对方下巴上的手向上移去,拇指在因为沾满了酒液而变得晶亮的下唇上重重一抹。

“咳……咳咳!”在得到自由的刹那,叶修几乎是反射性地翻身,左手手肘支着沙发垫,头偏过去闷闷地咳嗽出声。

居高临下望着被逼出窘态的魔术师,黄少天的唇角挑出一个笑。

这个男人,从他认识他开始就一直是那副样子,对什么都懒懒散散,不论发生什么都是一副淡然。即使是在两年前被刘皓差点搞到身败名裂时,也是一如既往地漫不经心。除了魔术,他仿佛对什么都不在意,名也好利也罢,这些统统都与这个男人无关。一直以来他都站在那里,没有任何装饰。然而他本人就是最好的装饰,叶修这两个字就是他的品牌。

他强大,无论是实力还是内心,即使身躯削瘦也没有人会因为这个而小瞧他。他好像永远不会被逼到死角,不会露出半点窘迫的表情,更不会吃惊,或是失态。他是舞台上的魔术师,更是自身命运的魔术师,将自己时空的每一滴每一点掌控,用那颗思维活络的脑袋和那双好看到令人着迷的手摆弄。

但是,现在这个人就在自己的手中,因为他而示弱。

心理上的成就感开始作祟,黄少天忽然觉得自己正在做一场无人知晓的、但又是最棒的演出。

他的一举一动都是魔术,叶修正因为他每一个动作做出相应的反应。

那么,这场秘密的魔术会进行到什么程度,有会有怎样的高潮,最后又要怎样收场?

黄少天眯起眼睛,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指抚上叶修因为醉酒而发热的后颈,指腹在细腻的皮肤上摩挲。他的手沿着脖颈到肩膀的曲线滑动,将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声的男人翻转回来,重新压在身下。

望着对方染上艳红的眼角,他用力拉扯叶修的衣领,俯身又在男人柔软的唇上亲了一口,说道:“我们继续。”

 

“一切就绪,现在轮到第九个演员上场了。”纤长的手指夹着一张黑桃K,黄少天好心情地用纸牌的边缘滑过叶修锁骨的凹陷,继而向下,直到遇到衬衫的第一颗纽扣,“王杰希最先出现,他的声音和表演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给这场表演开了个好头。毕竟观众都看过变鸽子,但很少人看过纸牌、玫瑰和鸽子的组队,对不对?之后是周泽楷,可以看透人心的魔术师……听起来可真神秘。”

一边说着,魔术师一边用灵活的手指在纸牌下将纽扣从扣眼中解放,从旁边的角度看,就仿佛青年手中的扑克牌变成了一把利刃,将身下男人的衬衫整齐的切割。

解开最后一颗纽扣,黄少天盯着身下人起起伏伏的白色胸膛,吹了个口哨。他将手中的纸牌扔掉,转用手指与男人的肌肤接触。

从喉结开始,打了个转,向下掠过锁骨的轨迹,绕道胸膛之上。黄少天专注地望着与自己手指相接的每一块皮肤,那样子好像在常识全新的魔术。

对方玩得认真,处于下方的叶修却没有那么好受了。

他本就因为醉酒而身体发热,而现在被黄少天触碰过的地方更是变得灼热,简直要被烫伤了。可明明对方的手指又是微凉的温度。

叶修皱眉,本能地逃避对方的触摸,却被猛地按住肩膀,死死地被钉在了沙发里。

“……少天,别闹。”

叶修开口,声音沙哑,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在此时听来完全没有一点说服力,只能火上浇油。

“嗯?又忘了啊,叶修大大,在今晚结束之前,只要我没有停止注视你,你就只能说‘yes or no’。”捻了一把男人已经变得通红的耳垂,黄少天的另一只手来到对方的腹部,食指在肚脐的凹陷处画了一圈,之后他低头伸出舌尖在上面舔了一口。

“唔……!”呻吟声不受控制地从叶修唇边溢出,他觉得自己的理智正在光速一般地逃离自身,大脑越来越混沌,每一次来自黄少天的触碰都会让他更加不受控制。

可怕,但是又带着止不住的好奇心,或者还有自己早已默许的纵容。

总之——

“好吧好吧,看你这个样子,给你一个机会。继续或者停止,由你选择,叶修。”

“……yes。”

 

他妥协了。

 

“好了,等了这么久现在终于轮到主角上场了。我们的第十个演员,也是整场恶作剧的导演——叶修——一叶之秋,出现了。”手腕一转,一张彩色的鬼牌出现在黄少天的手中。他捏着纸牌的一角将它塞进对方的衬衣口袋里,之后装模作样地拍拍手,说道:“让我鼓掌欢迎一下,当时没在现场真是可惜啊,现在补一个给你。”

“……”默默地望着黄少天,叶修的双眼一眨不眨,这等着接下来对方的话——在他的理智没有被酒精完全燃烧之前。

“屏幕递冰水这招看起来真棒,因为首先这个表演给人一种‘两个空间是相连的’错觉,所以你接下来从一条街外的酒吧转瞬来到赌场就让人觉得又惊奇又顺理成章。那么事实上是怎样的呢?”顿了下,黄少天的双手顺着叶修的人鱼线继续向下,将手指卡进长裤的缝隙中用力按住男人的胯骨,“事实上你一早就已经在赌场里等候,屏幕上的人只是一个替身。他模仿你的动作你的声音甚至是你的体态,让人信以为真,而且因为他的存在,即使日后有人去那家酒吧打听,当天在场的人也会说‘是啊那就是一叶之秋’。当然,实际上我们都知道,那不是。”

“……是。”

“不过说起来……那个替身到底是谁?他太像你了,连我都差一点被骗过去。不过还好,即使再像,你们也是完全不同的。”

“……”

“叶修?”没有得到答案,黄少天唤了对方一声,却仍旧没有得到回应。

他俯身,手指剥开已经敞开的衬衫,低头在对方的乳头上狠狠咬了一口。

“呜啊——!”

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惨兮兮的,但里面又夹杂着不属于痛苦的成分。

黄少天挑眉,重新抬起身来,转用手指压着自己刚刚咬过的地方,剪得整齐的指甲用力扣下,引得身下的躯体一阵颤抖。

还有从那张嘴巴里溢出的喘息。

“现在我允许你说话了。”露出一个恶作剧成功的笑,黄少天亲了一口男人的下巴,“告诉我,那个人是谁,他和你太像了,我不喜欢。”

奇怪的孩子气的占有欲在一瞬间又冒了头,让本意想报复一下青年的叶修哭笑不得。他抬手摸了摸在自己脖颈处蹭来蹭去的毛绒绒的脑袋,无奈地说道:“我的双胞胎弟弟,他叫叶秋。”

“……也是魔术师?我怎么没听过。”猛地抬起头,黄少天的眼睛里居然有一点委屈。

那一瞬间叶修在心里低低地骂了一声,明明更委屈的是自己,但他还是没出息地向眼前这个卖乖的家伙认了输:“……他不是魔术师,正好来这边度假,被我……抓来了。训了一个下午,成果还不错。”

“好吧!原谅你了!”一秒复活,黄少天又重新变得生龙活虎,“这是第一步,让人相信你可以跨越空间,那么接下来的金库戏码就没什么难的了。你一起设计了那个门——效果就像你前一阵的谢幕演出时一样,可以让人瞬间消失。但这还不够,你需要张佳乐的协助。在开门的时候赌场高台的木板就会打开,你会掉下去,看起来就好像瞬间消失了。同样,上来的时候也需要一个升降机……不过,我想那东西的速度那么快,你当时一定感觉有些晕吧?”

“是。”说出一个单字,叶修默默地想虽然当时有些晕,但绝对没有现在这样晕。

不过面对此时相当富有攻击性的黄少天,他还是选择了闭嘴,只说给自己听就好。

“哼哼,我就知道。”露出一个得意洋洋的表情,黄少天眯了眯眼睛,手指搭上男人的腰带,“自始至终你都没有到过金库,那么进到里面的是谁呢?我们来看看,首先,不会是韩文清,也不是leader,他们今天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在现场。更不会是王杰希和周泽楷,这两个人就在台上呢!张佳乐要控制电力系统,孙哲平在大厅,肖时钦从今天的态度来看压根就不想和我们有过多的纠缠,那么就只剩一个人——邱非。除了你刚刚出现一天的双胞胎弟弟,没有人比邱非更合适做你的替身了。他跟在你身边那么久,熟知你的一举一动,想要简单的模仿还是很容易的,何况那天在人们眼中属于你的最大的标识就是那张面具。而且自从‘一叶之秋’进到金库之后,他只说了一句话,这不像你的风格,但是——为了防止露馅,邱非只能这么做,毕竟你们的声音是差得很远,他那一句模仿的已经相当不错。”

“……”

饶有趣味地望着叶修,没有得到对方的回答黄少天也不恼,因为已经有了更有趣的事情。

他的手指已经解开了男人的腰带,另一只手握住对方裸露在外的腰,接着胳膊一扬,将整条腰带抽了出来。

“之后呢……重点是消失的保险柜。”炫耀一般扬了扬手中的皮带,黄少天捉过男人软弱无力的双手,动作温柔地将皮带一圈一圈缠上对方的手腕,“几秒钟,保险柜当然不可能消失,但是我们要感谢冯主席金库的设计。一片纯白啊,简直是最容易让人丧失空间感的房间,所以非常非常的简单,只要将支架预设调好,设计成自动转角模式就OK了。当时邱非用白布将自己遮住,DV呢,转一转……好了,一切消失。”

抓住被皮带捆在一起的双手,黄少天低头亲了一口叶修的无名指,接着张开嘴巴将那根手指含了进去,舌头卷着指尖挑逗,直到身下的男人受不住地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呻吟,他才饶过对方,继续说道:“两只保险箱是早就准备好的,既然安保设计图都能到手,再让肖时钦帮忙弄两只同样款式的空保险箱又算什么呢?最后的问题就是钱……从氢气球爆出来,亏你想得出来。其实美金雨是挺浪漫的,我也想享受一次,唉。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钱是什么时候被塞进去的。其实很简单,今天白天赌场庆祝十周年装修歇业了三个小时,就是那个时候,装满钱的氢气球被运了进去混在里面,只等着今晚被戳爆。至于里面的钱,谁知道你是怎么搞到手的,总之,不是赌场的,更不是冯主席的。或者是你弟弟的赞助?还是你多年的积蓄?因为你说,魔术师不是小偷更不是强盗,而我嘛……相信你。”

说完最后一句话,黄少天在叶修的手背上落下一个吻,之后摸了摸对方已经绯红一片的眼角,笑道:“对吗,叶修?”

因为对方的触碰轻轻哼了一声,叶修扭头,咬了一口脸庞的手。

力道不大,痒痒的,像是猫爪一样。

“我不是小偷,更不是强盗,那黄少天大大你呢……现在……你在做什么?”

勉力屈起膝盖,碰上比自己小三岁的男人的两腿之间,几乎是故意挑逗一般在对方已经发硬的部位碾磨,叶修笑道。

“……靠靠靠靠靠。”小声连续骂了几声,强忍住把男人狠狠压在沙发里吻到他窒息的冲动,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弯腰隔着裤子的布料亲上叶修同样发硬的部位,咬牙切齿地说道:“当然是变魔术。”

“……啊……哈……哪里有你……嗯……这样变得。”断断续续的呻吟和喘息从唇中泄露,叶修觉得自己已经要飞起来了,但还是努力维持着理智给予回击。

听到这句话,黄少天的眼神忽然暗了下去。

“还记得我之前放在你口袋里的那张鬼牌呢,你可以猜猜,它现在在哪?”说着,年轻的魔术师拉开拉链一把拽下叶修的长裤,一手摸上露出的棉质内裤的边缘,从里面夹出一张沾有透明液体的彩色鬼牌,放在了男人的唇上。

望着男人惊讶之后逐渐转为迷离的双眼,黄少天抬起对方的一条腿,在叶修的柔嫩的大腿内侧留下一个吻痕,笑道:“叶修大大麻烦你告诉我,是不是刚刚的那张牌?”




TBC




解密完毕><

说是解密不如说是调情……至于接下来的,对不起作者她拉灯了_(:з」∠)_

顺说这篇已经5W了,原本是觉得可以5W之内写完的,结果它居然……破了5W了,而且还有三分之一的样子orz


评论(18)

热度(204)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