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全员】Joker(12)

魔术师paro,灵感来源《十一罗汉》




Ace of Heart

 

黄少天第二次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空已经有了昏黄的迹象。

昨夜他和叶修玩的太过火,几乎是把数年来的想法集中到一夜之间实现,变着花样地玩。

虽然很累,但是他非常喜欢男人那张总是从容的脸因为自己一个动作瞬间崩溃的样子,包括眼角生理性的眼泪,软到用不上力只能紧紧攀附自己的身体,还有几乎是完全失去控制的喘息与尖叫。

这是只属于黄少天的魔术,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

甚至连叶修都不知道。

因为那个男人在昨晚是独属于自己的、迷失在整场表演中,无法分辨现实与虚幻的观众。

 

他揉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看到正把白色衬衫往身上套的男人。

还没系好的扣子无法让白色的布料尽职尽责地遮挡住主人的身体,于是那些尚未消褪的痕迹便露了出来,明晃晃地在黄少天眼前晃来晃去。

“……”挑了挑眉毛,年轻的魔术师盘起柔软被子下修长的双腿,一手撑在下巴处一手对着男人勾勾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指,故意拉长了调子唤道:“叶修大——大——”

听到声音,开始扣扣子的叶修抬头,落入眼帘的便是小自己三岁男人那一脸得逞的嘚瑟样。瞟了青年一眼,男人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又继续低头去扣纽扣。

被放置的滋味不好受,黄少天一愣,随即撇撇嘴放下手,决定大人不记小人过。反正人他都睡过了,稍微迁就对方一点也没什么。因为他可是心胸宽广的魔术师呀。

调整下姿势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青年双手撑在床上,望着穿好衬衫开始把黑色的修身西服外套网上套的男人,他眨了眨眼,问道:“你要去哪?”

整理好袖口,最后打好领带,叶修终于转身,回答:“去找冯主席,要起床吗?”

“……嗯……?”怔了下,猛地意识到这是对方要邀请自己,黄少天呼啦一下掀起被子,毛毛虫一样从下方钻过去。很快,床尾处探出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叶修胸前刚刚打好的领带,接着向下一拉——

一个吻。

“嘿嘿嘿,你要是不敢去早说嘛,我当然会陪你去的,不用害羞啊叶修大大!毕竟赌场里的保镖都那么大——足够装下两个你。”

双唇分开,黄少天夸张地用手比划出一个轮廓,笑得得意洋洋。

挑眉,叶修没有直接回击。他伸手覆上黄少天的脸庞,手指顺着曲线向下,之后挑起对方的下巴,眼睛盯着对方露出的裸露的胸膛,笑道:“这样去?”

“切。”翻了个白眼,黄少天打掉男人的手,之后伸出手抚上叶修的脖颈,在上方自己制造出的不穿高领衣服压根遮不住的牙印处来回摩挲,接着歪头,说:“这样去嘛。”

 

由于昨夜Glory的出现,今晚隶属冯宪君的赌场几乎要被人流挤爆。

到处是人,连下脚的地方都要没有,喧哗至极,甚至将外面的繁华都衬得冷清。

每个人都想在这个地方得到胜利女神的垂青,他们蚂蚁一样聚集在赌桌的边缘,塞满每一个空隙,幻想着赢上一把,或是再遇奇迹。

“还真是迷信啊……”难得穿得西装革履,黄少天却还是习惯性地把双手插在裤袋里,嘴巴里嚼着泡泡糖,小心而灵活地在人群中穿梭。

“正常的。别说他们,据说每次王杰希上场前都会搞把草药念个咒祈求顺利。”同样动作灵活地穿梭在人群中,叶修一边向前走一边用双眼来回巡视,在前来寻求刺激的客人中寻找目标。

“……我靠,真的假的!?”

“假的。”

“………………滚滚滚滚——!”正在进行垃圾话攻击的黄少天因为分心一下子撞上前方一位高大男人的后背,受到重创的高挺鼻梁很快就红了一块,还伴随着火辣的疼痛。向后退了两步,瞪了一眼毫不顾忌笑出声的叶修,青年拍了拍那张好像石头一样坚硬的后背,说道:“喂喂,老兄,让个路呗。”

男人转过头,灯光从头顶倾泻,制造出颇具压迫力的阴影效果,看得黄少天目瞪口呆——不是吓得。

“靠靠靠靠靠靠!是你!!!”年轻的魔术师跳脚,轮起胳膊直直指着对方,之后转头和身边的男人说道:“叶修我和你说,就是他!昨天和另一个大家伙一起把我扭到老头的办公室。卧槽下手那个恨,捏得我肩膀胳膊都痛死了!我可是一场表演几百万上下的人,万一手被他们弄出什么问题怎么办!”

一夜之间价码从几十万涨到了几百万,高大的保镖对着指着自己大喊的东方青年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但随即他发挥了本职工作的便利条件——双手抱拳捏在一起发出喀拉喀拉的响声,胳膊上的肌肉隆起撑起了西装的袖子。

“哼,有肌肉了不起吗?我们中国人可是都会飞的。”斜了一眼表示鄙视,黄少天也捏了捏拳头。

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一个声音响起,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对峙。

“嘿,老兄。”不知道什么时候叶修站到了身形高大的保镖身边。男人漂亮到让人会对其性别产生模糊感的手指轻轻戳了戳对方紧绷的胳膊,在成功唤起他的注意力时叶修抱着胳膊露出一个笑,说道:“麻烦你去告诉这里的老板,就说……嗯……叶修来了。”

 

十分钟后,黄少天靠在冯宪君办公室的沙发上,半眯着眼睛努着嘴,手里抱着被保镖硬塞进去的一杯咖啡,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出好戏。

在几天前终于将身份从“黄少天的好朋友”进化到“黄少天的男朋友”的名为叶修的男人此时正坐在房间最中央的椅子上,修长的双腿交叠,漂亮的双手十指相互交叉,以一个相当舒适的姿势放在腿上,整个人就像他一直以来从容淡然,好像身后两个戴着墨镜面露凶相肌肉发达的高大保镖完全不存在一样。

“介意我抽烟吗?”这是男人的开场白。

“……叶修!你先给我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冯宪君攒了一天的气一下子从身体中迸发,即使激动也没有犯病的迹象。

因为他昨天送走黄少天之后直接去医院住了一晚。

“那就是不介意喽?”没有在意对方的怒气,叶修手指灵活地从口袋中的香烟盒里抽出一只薄荷味香烟,放到唇间,接着从裤袋里摸出一只打火机,将其点燃。

用力吸了一口,再吐出一个圆圆的烟圈,仿佛全身心都得到了莫大的满足,叶修再次开口:“首先我为没有提前通知主席你我们需要你的地盘做表演场地道歉,不过我觉得现在不算什么了。因为……您的收入非但没有减少,反倒还增加了不是吗?”努努嘴,叶修指指身后可以看到外面大厅状况的巨大的落地单向玻璃窗,笑了笑。

“…………强词夺理!”冯宪君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眼睛瞟了一眼桌子上的药瓶,但好像又感觉没那么难受。

至少没有在今天清理结束后打开赌场大门看到那数不清的黑压压的人群是那么刺激。

摆了摆手做出个“随意”的动作,叶修又加了一句:“我以为您身为魔术师协会的主席会理解这场表演。”

“……………………呃……至少有个通知!”冯宪君摇摇头,觉得眼前这个家伙从受到魔术师协会邀请到现在为止,就没让自己省过心,闹得事情一次比一次大,慢慢地自己的药物的消耗量也一次比一次大。

“即兴演出,没办法的,你也知道嘛主席。”笑了下,叶修重新开始吞云吐雾。

隔着淡淡的烟雾看着魔术师那张被模糊了的面孔,其上的笑容一看知那是个引人堕落的骗局,可到了最后,冯宪君还是点了头。

就像数年前,叶修参赛的身份证被发现不是本人的,当时还未成为主席的冯宪君还是帮他脱离了困境。

叹了一口气,感觉到头顶本就轻巧的重量又离去几份,冯宪君认命似的将双手砸在桌子上,咬牙道:“你这次又想干什么?虽然说我本人没有经济损失,但警方可是联系我很多次了……那群家伙有多烦,你不是不知道。”

“主席你报警了?”挑眉,叶修露出一个微妙的表情。

“……当然不是!你也知道做这行的没必要和警方打多余的交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说自己接到了报案,该死的……哪个家伙吃饱了撑的!”

“哦,那可真是太好了。”

“我当然不会主动找那群条子……等等,叶修你什么意思?”

“嗯?”拖着调子带着懒洋洋的口吻回了一句,男人笑得一派悠闲得意,“我是说,有人替您报案真是太好了。”

“喂,你这小兔崽子——”

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打断了两人之间再次高涨起来的气氛。

冯宪君深吸一口气,挥挥手示意其他人闭嘴,之后按下了公放键。

立刻,一阵嘈杂声传来,其中还夹杂着老虎机中奖的音乐声。明显这是一个从大厅接到这里来的电话,透过信号的另一端都可以感觉到另一边的喧哗。

“啊哦,来得真及时。”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叶修向着歪坐在沙发上已经很久的黄少天招招手,说道:“少天,来看好玩的。”

听到那人的呼唤,早已经闲到要长蘑菇的青年一下子跳了起来,挥手敢开想阻止他靠近叶修的保镖,一边嚷着:“急什么啊我们两个又不能在这玩大变活人,再说破坏情侣关系会被驴踢不知道吗?中国的谚语,很灵验的哦。行了行了,你们老板都是我们老熟人呢你们紧张个什么啊,再不让我就真的玩大变活人把你先变了!”

不知道是哪句触动了保镖的神经,又或是冯宪君那因为被烦到没办法听清电话不得不向着保镖做出的“随他去吧”的指示,总之黄少天终于来到了叶修身边。

青年将那张宽大的转椅转了一百八十度,随即坐在了一旁的扶手上,和身边的男人一起望向了窗外。

隔着一张玻璃,黄少天的视线在的下方来回地巡视。最终,他将目光定格在一处人群密度要比其他地方大上五六倍的地方,眯起眼睛让自己看得更真切:“那?”

“嗯。”点点头,叶修轻声问道:“你猜那是谁?”

“那么远我哪里看得清啊,我又不是真的千里眼。”

“你是最棒的魔术师嘛,少天大大。”

“………………就、就算你这么说………………我、我也……好吧,我再看看。”

“嗯,我相信你,肯定知道那个人是谁。”

“……嗯?”听到这句话,黄少天怔了下。很快,他脸上的疑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恍然大悟却又得意洋洋的表情:“啊啊,是那个谁嘛!”

“哪个谁?”笑着,叶修抬头,望向嘚瑟得阳光灿烂的青年。

“嘿嘿,不告诉你,来求我呀,叶修大大。”

“呵,得寸进尺。”

叶修的话音刚落,另一边电话中男人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老板!大厅有个人吵着要见你,他说他知道Glory是谁,也能帮你找回来保险箱里的东西,他说他叫刘皓!”

耸耸肩,露出一个“真可惜”的表情,不顾黄少天故意弄得气鼓鼓的脸,叶修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冯宪君说道:“这就是我们要做这场表演的目的,主席先生,接下来就要麻烦您配合了,可以吗?”

 

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黄少天和叶修一起离开了赌场。

他们漫步在繁华的大西洋城的街头,步履悠闲,就像平常的来这里度假的情侣。

可惜谈话的内容却完全不情侣。

“你算定了刘皓今天就会来?不过那家伙也太心急了吧,还没好好搞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就偷偷报警,还找上门来了。”黄少天手里拿着一只甜筒,一边吃一边说道。

“他一直都是这样,做什么都不够专心。”看了一眼旁边吃得正欢的青年,叶修说道。

“唉唉……还真是……总之,不管怎么说,他上钩就是好事。”

“嗯。”

“说起来,叶修?”

“什么?”

“苏妹子和小卢到底干什么去了,你不是说他们在一起吗?”

“嗯,是啊,他们——”

 

话音被截断。

归家路上的电器行橱窗里的电视机画面被当地的新闻直播画面覆盖,上面是主持人正站在两撞居民楼之间的小巷出,周围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以及醒目的keep out的标志。

“就在刚刚我们接到消息这里发生了一起坠楼事件,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现场状况……”




TBC




终于有网可以更新了_(:з」∠)_

评论(12)

热度(163)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