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全员】Joker(13)

魔术师paro,灵感来源《十一罗汉》




Queen of Spade

 

第十三天,夏威夷披萨。

苏沐橙看着不远处放在桌子上的食物,在心里默念。

 

这是她被刘皓带走的第十三天,完全与叶修失去联系——除了每天下午三点半的电话。由刘皓或者陈夜辉打给那个男人,告知对方身为人质的自己的平安,并进一步进行要挟。

那个家伙所带领的一群臭虫想要对叶修、以及其他四圣进行报复,而自己,则是刘皓手中的筹码。

虽然苏沐橙在这期间并没有受到任何人身上的伤害,但仅仅是落到刘皓手中这件事就足够她的心理上制造出巨大的伤痕,何况她还被利用,对付从18岁起就照顾自己的好似家人一样的叶修。

她听见刘皓逼着叶修用根本无法拿出的数目来赎自己,在听到男人的回答后歇斯底里地喊道“那就去偷啊,骗人不是你最拿手的把戏吗?”;她听见刘皓和陈夜辉毫不掩饰的谈话,说着要怎样把韩文清关在卡车中将一场谋杀伪装成意外,要怎样才能将王杰希搞到一文不名锒铛入狱,要怎样当场戳穿周泽楷的魔术让这位性格腼腆的魔术师当众难堪;她还听见他们疯子一样地咒骂黄少天说既然跑了那就让他和叶修一起死。

可是同时,苏沐橙也会从那支只用来单线联系叶修的电话中听到不一样的消息,比如刘皓暴跳如雷地大吼大叫叶修破坏了约定,他不该插手他与其他魔术师之间的恩怨;或是警告对方不要背着自己搞小动作,否则要他好看。

可是那句要你好看说了不知道多少遍,无论是自己还是叶修都还活得好好的——归根结底,只能说刘皓就算作为一个坏人,都不能坏到极致——只敢偷偷摸摸地在地下龌龊地活动,用各种卑鄙无耻的小伎俩去骚扰他人。

就像叶修对他的评价:急功近利,不够专心,看起来胆子很大实际上缺乏真正的魄力与行动力,一旦到了关键时刻就一塌糊涂。总之,难成大事。

可是现在,这个难成大事的刘皓正以一种及其符合自身身份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的生活中,臭虫一样搅得大家鸡犬不宁。

 

就在二十几个小时前,网络电视中的主持人正用一副天方夜谭的口气描述发生在大西洋城中的奇迹,他身后的背景是一段像素模糊的视频,只能看到高台上不甚清晰的三个人影。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后忽然亮起来的灯光下,那即使用糟糕手法和景象也能让人感受到漫天美钞堆积而成的震撼与浪漫。

刘皓反复播放着那段视频,狂叫着那家伙去偷了,他一辈子都不干净了。而后因为兴奋而扭曲了面孔的男人猛地转过身,戏剧狂一样地夸张地指着苏沐橙,尖叫着:“都是你的功劳,苏沐橙!他去偷了!他终于去偷了!接下来就需要一个英雄出场,去戳穿叶修的骗局,他下半辈子都别想从监狱里踏出去一步!”

不说话,漂亮的魔术师助手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刘皓,之后眨了下眼,偏过头,视线再次落到了那个模糊的视频上。她从上面捕捉到那个男人的影子,从他的一举一动中得知他很好,非常好——就像自己一样好。

对于苏沐橙的无视,刘皓骨子里存在的自卑与其孕育出的畸形的自大受到了莫大的挫折。他移动步伐用自己的身体遮挡住电脑屏幕,之后猛地伸出手抓住对方长长的头发,紧紧攥在手心里向后用力扯去,逼迫苏沐橙注视自己。

没有逃,没有闭眼,更没有挣扎,苏沐橙平静地接受了这一暴力动作,一双黑褐色的漂亮双眼安静地望着对方,看进那双明明年轻却已经混沌的双眼。

“你看,这是什么号码。”另一只抓着手机摆在苏沐橙面前,刘皓洋洋得意地将屏幕上硕大的三个数字展示给对方,“我要报警,去揭发,我还要去到赌场去告诉那里的老板,是本世纪最伟大的魔术师叶修,联合他的同伴偷光了他的金库。你猜猜,到时候是警察先找到他还是赌场先找到他?如果是警察,他还能活到寿终正寝,如果是赌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猜,他还能活几天?”

“……呵。”几乎是用轻蔑的口吻发出嘲笑,苏沐橙的唇弯出一个弧度,笑道:“放心吧,一定会活得比你久,比你长。”

这样的语气几乎是让刘皓一秒想起那个男人,他咬牙,愤恨地松开手将人狠狠推开在沙发上。因为双手被从后面铐住,苏沐橙无法保持平衡,直接摔倒在干瘪的坐垫上,长长的头发凌乱地铺开,挡住了视线。

“你的大话只到明天为止了。”

“把这句话同样送给你。”挣扎着坐起来,苏沐橙看了一眼桌角上放得第十二天空空的披萨盒,笑道。

 

第十三天——

“您的6英寸夏威夷披萨!一定要趁热吃,今天可是有特别加料!”清脆的少年声音从门口处传来,王泽拿着披萨盒子晃晃悠悠地回到屋子里,放在离苏沐橙不远处的桌面上。

刘皓和陈夜辉不在,房间里的空气相对比较要比平时轻松一些。王泽虽然不喜欢叶修,但对苏沐橙却没有太多的意见。更多是觉得这么好看的一个小姑娘怎么就死心塌地地跟着那个说起话来几乎不近人情的男人那么久——结果绕了一圈,那些愤恨照例转移到了叶修身上,让他更加讨厌那位魔术师了。

“我不喜欢这个,给你都吃了吧。”王泽嘟囔着,看了眼还冒着热气的披萨,又看了看近来消瘦了不少的苏沐橙,摇了摇头。他走过去从衣兜里拿出一枚钥匙将年轻女孩身后的手铐打开,之后对对方笑了笑,说道:“这样就行了吧?”

看着对方努力将笑容堆满的脸,苏沐橙眨眨眼睛。虽然讨厌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也明白对方那点小心思,但想到这段时间以来那位专门给这里送餐的少年的话,她露出一个看起来颇为真诚的笑,说道:“谢谢。”

从苏沐橙吃下第一口披萨开始,王泽就开始说着有的没的,从他机缘巧合进入叶修的魔术团队,遇到苏沐橙,再到后面不得不跟着刘皓跑路,其中说得最多的还是关于叶修。可那又有什么办法,他们之间的话题就只有叶修,虽然两人之间的看法却是天差地别。

没有说话也没有回答,苏沐橙只是默默地进食,将上面的菠萝随着面饼一起吃掉。

酸甜的水果与火腿的咸香混合在一起,加上黄油和奶酪的味道,组成了夏威夷披萨独特的味道。这是苏沐橙相当喜欢的味道,在他们两方还没有彻底翻脸的时候,忙起来的时候她经常会打电话给全团定外卖,而自己的那份大多数时间都是有着浓郁菠萝香甜味道的披萨。而现在正坐在自己眼前用一副讨好笑容望着自己的男人却是从来都不碰这款披萨的,甚至还笑话过这是小孩子才喜欢的东西。

又拿起一块披萨放到唇边,苏沐橙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上落成薄薄一片半月形的阴影,将那双灵动的眼睛遮住了大半。

一直没有得到回应的王泽看着对方,说道:“你还真是喜欢这个啊,我们——”

忽然,客厅里的固定电话响了起来,打断了王泽接下来的话。因为今天只有他一个人在,所以男人只好暂时离开。

临走前他将没有窗的卧室反锁,为了防止苏沐橙逃脱,或者暴露她的存在。

门上落锁的声音传来的刹那,苏沐橙像是上了发条一样砰地站起来,顾不得盒子中剩余披萨上的黏糊糊的奶酪,伸手翻过那团还带着热气的面块,于是一行已经被油渍浸染模糊的字迹映入眼帘。

【晚8点,南,客厅露台,窗】

迅速地将这行字记下,苏沐橙又小声念了一遍加深记忆,继而用沾满奶酪的手在上面抹了一把,将本就残余不多的字迹彻底消除。

把最后一块披萨拿起,咬下去,意料之中的尝到了送餐少年所说的特殊加料,苏沐橙摸摸被硌得发疼的右腮,从嘴里吐出一枚小小的金属物。

那么接下来,自己所要做的,就只有等待。

 

第十三天,晚7点55分。

陈夜辉回来的时候看到得是躺在沙发上已经睡着的王泽。

之前因为被刘皓训斥了一顿心情正不爽的男人看着对方睡得香甜的脸,几乎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大步走过去抓着王泽的衣领将人摇醒,恶狠狠地问道:“贺铭呢?还有苏沐橙呢?!”

被摇醒的王泽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眼前的人是陈夜辉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他手脚并用地从沙发上爬起来,说道:“贺铭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回来,苏、苏沐橙在卧室……那。”

冲着王泽所指的方向冲过去,陈夜辉推开卧室的门,发现里面的苏沐橙正坐在椅子上,双手如往常一样被铐在身后。

“哼,叶修还没来救你啊,我还以为昨晚你和皓哥那么信誓旦旦地说,今天会发生什么大事呢。”坐在一旁的单人床上,陈夜辉看着仰头望着墙上挂钟的苏沐橙,口气嘲讽:“还有四个小时零两分钟今天就过去了,看看你们到底谁说的是大话,啊?

秒钟又转了半圈,在分针距离最中央的数字只有一个半距离的时候,这是十三天来对于陈夜辉从来都是采取无视的苏沐橙第一次转过头,对着男人露出一个笑容,说道:“当然是我赢了。”

光彩夺目。

 

第十三天,晚7点59分。

阮成在4分钟前被走廊里传来的巨大的关门声吵醒,现在的他正在暴躁。

他是一个自由工作者,作息规律对于他来说就是天方夜谭的,尤其是昨夜那个两年前在大西洋城搞出超大动静的Glory再次现身,更是让他忙了整晚,直到今天下午才睡下。

强撑着疼痛欲裂的脑袋脚步虚浮地走下床,摸着咕噜噜的肚子,打开冰箱发现里面只剩下一片快要长毛的生菜叶,阮成情不自禁地用力锤了下空荡荡的冰箱。

“该死的G……………………隔壁!”

最终,他还是把咒骂的对象换成了将自己吵醒的人,毕竟Glory这个让他整夜不得休息的团体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他的金主,所以还是骂一骂与自己无关的人吧。

懊恼地坐在沙发上,阮成揪着自己的头发,瞪着干涩发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桌面,在心里默念12342234,祈祷神经衰弱越来越严重的自己能够尽快将睡意找回。然而,好像老天都要和他作对似的,忽然一阵撞击玻璃的声音从阳台处传来,打断了阮成的催眠法。

再也忍受不了一样从沙发上忽地站起来,处于崩溃边缘地阮成抓着头发跑过去,拉开阳台处的门站到外面的露台上,指着对面离自己将近的另一幢楼亮着的窗户大吼道:“Fuck这么晚了能不能给我安静——”

戛然而止。

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从上方传来,反射性地仰头,之间一个黑影迅速下落,之后砰地一声砸到了下方的杂物堆里,掀起一阵烟尘和杂响。

在那之后,两个人影从斜上方的阳台处闪现,其中一个似乎慌张地张望,喊道:“怎么办陈哥!苏沐橙她、她…………被你,她……”

“给我闭嘴,别让别人看见!”另一个口气凶狠,将趴在栏杆的人拽了回来,接着换到自己来回张望。

在那个口气凶狠的人向下看来的瞬间,阮成猛地的退了回去,大脑一下子变得异常清醒。

他剧烈的喘气,右手抬起放在胸口上努力平复呼吸。大概十几秒后,阮成迅速地打开电脑屏幕写了一条简讯发在了Twitter上,接着又打了一个电话给电视台。然而在他切断通话思考自己还能做什么、还应该做什么的瞬间,他才意识到,作为一个公民,比起发送Twitter来,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是,报警。

 

第十三天,晚8点27分。

尚未歇业的电器行外,两个来自东方的魔术师站在橱窗外,看着上面忽然插播的新闻画面。

主持人正站在两幢居民楼之间的小巷入口处,周围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以及醒目的keep out标志。

“就在刚刚我们接到消息这里发生了一起坠楼事件,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现场状况……”




TBC




跑个剧情……结尾提下黄叶,要对得起黄叶only这个tag_(:з」∠)_

看到了完结的曙光QAQ!

评论(20)

热度(136)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