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全员】Joker(16)

魔术师paro,灵感来源《十一罗汉》




“权利、名声,接下来轮到什么了?”

没有应答,没有声音,所有人都仿佛着了魔一般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水幕上被面具所覆盖的脸庞,等待那张薄薄的唇说出心中早已预料的词语。

一秒,两秒,三秒——

叮。

忽然,被刻意无限放大的清脆敲击声响起,将最初的魔术师说出的话吞食。仿佛剔透星辰之间的共鸣才能发出的声响,从人群的中央传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存在于那里戴着面具的年轻魔术师两只手中各握着一枚硬币,在修长手指的控制下再次撞击,在发出脆响后便合二为一,被手的主人向上一抛,落回到手心。

“金钱。”

说着,魔术师拨开层层人群,来到楼冠宁的身边。他伸出手,一枚硬币出现在手掌中心。他握住拳头揉了揉,硬币消失。

就在楼冠宁试图找出其中的奥秘时,面具上绘有蓝色与黄色交织图案的年轻魔术师已经伸出修长的手,指尖触上对方价值不菲的衬衫衣领,轻轻一抹,一枚硬币从中出现。

“你看,金钱这东西简直任性的可以,你想要的时候他偏不来,你不想要的时候,他偏偏还要来。不过可惜的是几乎没有人不想更多的拥有他,所以世界上才有那么多人喊穷,哪怕他们一点都不穷。不知道先生你是想要还是不想要呢?我不知道,不过我确定的是,我不想要,从来不想。我不说谎,你看,我现在就把这枚硬币放进你的口袋。”把指间夹着的硬币塞进楼冠宁的口袋里,年轻的魔术师一手拿下头上的礼帽放在胸口处对着对方行了个礼,之后将帽子倒转捏在手中。

黑洞洞的帽子里空无一物,只见青年在虚空中轻轻一抓把一捧空气丢在里面,接着打了个响指——“啪”。

礼帽倒转。

绿色的纸币仿佛被聚集的落叶,哗地一下子从中奔涌而出,又在离散的瞬间降慢了速度,纷纷而落。

耸了耸肩,青年一扬手,将礼帽扣在目瞪口呆的楼冠宁的脑袋上,白皙的手指轻快地拨开夹在对方额头与帽子缝隙之间的纸币,使视线顺畅:“可是你看,我明明不想要他还这么来,唉唉,真是搞不清钱的想法。我只是个魔术师,又不是心理学家。”

撇撇嘴,露出一副不屑又不解的表情,青年明亮的双眼在面具后早已弯成了一双月牙。他转身,再次拨开人群向前方的高台走去,一边走一边大声地说道:“其实钱真是挺不错的。吃的喝的穿的玩的,好像有了钱什么都可以买到!生命啊家庭啊幸福啊甚至是未来,是不是听起来特别的棒?”脚步轻快地走上高台,青年来到一张纯黑的桌子旁。他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手支着下巴,一手从衣兜里掏出一副两面皆是纯白的纸牌“唰”地展开,仿佛新生蝴蝶的翅膀,在夜色下缓缓动作:“可惜,我有一个喜欢的人,他视金钱为粪土。因为就在一个星期前,他刚刚变成了一个穷光蛋,而且为了不让他变成特别穷的穷光蛋,我也陪着他一起变成了不那么穷的穷光蛋。”

说着毫无逻辑的话,年轻的魔术师收回纸牌将起放在桌面上,改用食指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之后猛地想起来什么似的,抬起头,说道:“哦,对了。我喜欢的那个视金钱为粪土的家伙你们已经见过了——”

在刻意被拖长的尾音里,一张显示屏缓缓从地面升起,将青年手下的桌面展现。四张两面白色的纸牌被握在魔术师漂亮的手中,在黑色桌布的映衬下异常白皙,显示出一种神秘的生命力。

他将四张纸牌合在一起,轻轻晃了晃,再打开时其中一张的背面出现了彩色的图案。在人群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再次将四张纸牌合在一起晃了晃,于是第二张带有彩色图案的牌面出现了。

这一次,下方传来一阵骚动,但并不热烈,仿佛被什么压抑着。人们瞪大了眼睛,不舍得眨半下眼睛,视线被青年的每一个动作所牵引。只见对方再次将刚刚的动作重复两次,四张纸牌都被彩色的图案填充。他将四张纸牌放在桌子上,上下左右各拼一角,组成了一只红色的蝴蝶。

“哗——”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掌声,却被魔术师的动作阻止。

他的手抚过纸牌相互拼接的缝隙,那些破坏图案完整的黑丝便消失不见。一张完整的蝴蝶图案出现在桌面上,青年捏住纸牌的一角将其拎起,之后用另一只手从上至下慢慢盖过那只红色的蝴蝶。当他的手指再次离开纸牌时,上面重新恢复一片空白。就在众人对他的行为感到不解的时候,青年打了个响指,一只火红色的蝴蝶便出现在他的右手的无名指尖上,轻轻煽动着纤薄的翅膀。

在一片抽气声中,年轻的魔术师将手中刚刚孕育出蝴蝶的纸牌翻转,一张被面具覆盖了大半的面孔出现在众人眼前。虽然只是照片,但依旧可以感受到照片上男人漆黑如夜的眸子,在面具红色花纹的映衬下,仿佛有火焰在其中流动——危险而神秘。

将男人的相片放进手旁空着的相框里,青年举起手轻轻吻上蝴蝶微微颤动的翅膀,之后说道:“这就是我喜欢的人,一叶之秋。”毫不避讳地说出那个人的名字,魔术师清亮的声音比刚刚要低沉许多。被压低的声线让他的话语充满了与平时完全不同的成熟与性感,那是只有在说出深爱之人时才会拥有的深情。

将蝴蝶放在相框的边缘,点缀着那张相片,青年转过头,望向水幕上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双唇的男人,笑道:“有什么想说的吗?”

“……突然袭击好玩吗,夜雨声烦大大。”反应过来,叶修的唇角弯出一个笑。

他发誓,这真的是一场突然袭击。在之前制定计划的时候,其他几位魔术师都告知了叶修他们所要呈现的表演,方便安排当天的道具并掌握情况——像是那架价值不菲的直升机,还有周泽楷那需要叶修帮助才能彻底完成的魔术。

在这其中,唯独黄少天,只对自己说了两个字:秘密。

正常来讲,如果不能把当天的状况全部掌握,很容易出现纰漏。但对方是黄少天,是世界顶尖的魔术师,是一个擅长制造惊喜的男人,更是自己的朋友、恋人。那时,望着双眸明亮笑得狡黠的青年,叶修几乎没有半秒犹豫,便点头道:“好。”

现在,他终于看到了秘密的一角,并从容地等待接下来对方将要呈现给他的一切。

如那时一样,黄少天望着水幕上叶修的身影,眨眨眼睛,笑道:“好玩啊当然好玩,所谓魔术,不就是在结束的刹那观众的笑吗?”

“……”

“你是我的观众,而我是你的魔术师,刚刚的魔术喜欢吗,一叶之秋先生?”

“还好,但作为突然袭击的赔偿,除非你能给我更多的惊喜,我的魔术师先生。”

“好啊好啊,但是你要吻我。”点点头,黄少天完全不顾及周围人的感受,自顾自地玩起了只有和叶修在一起时才会出现的任性。他孩子气地抬手点了点自己的嘴唇,对着水幕上的男人勾勾手,眼睛里全是笑。

“想要就自己来拿吧。”

“哼哼,等着我吧!”留下剪短的几个字,黄少天眨了眨眼睛。他拾起一张空白的纸牌在装有相片相框前掠过,之后翻转,一个淡色的唇印出现在上方。笑着,青年将那张纸牌印上自己的唇,接着放在桌子上,说道:“一个。”

仿佛料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一瞬间叶修的脸色一变,但很快他便镇定了下来,只饶有兴趣地望着对方,倾听着下方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人群吵闹的呼声。

“两个、三个、四个……十六个!”

数字停止,黄少天将十六张带有唇印的牌握在一起,再在上方落下一吻。说道:“一叶之秋大大,准备好了吗?”

之后一手将十六张牌抹开,只见上面出现了一行清晰的字迹:Yes,I do。

在震天的尖叫声中,黄少天再次点了点自己的唇,笑得像只得意的大型猫科动物:“那么刚刚你一共欠了我十六个吻,现在我来收账了!”

他转身推开桌子,伸手捞起一张白色的幕布将自己从头到尾遮住。青年比例均匀的影子落在白色的幕布上,指尖他修长笔直的双腿微微分开,一只手伸平,拇指、食指与中指捏在一起——一个响指。

幕布落下,无影无踪。

这时,水幕中叶修的身边忽地窜起一簇蓝色的火焰,黄少天从中大步走出。他抬手扯开打得紧致的领带,从后方一把抓住男人的手腕。扯着对方的胳膊迫使掌中的高脚杯抬头,青年低头喝下一口湛蓝色的液体,之后掰过叶修的后脑,在确认人群看不到男人的脸后,掀开那张碍事的面具,黄少天俯身几乎是凶狠地吻上了年长他三岁的恋人的唇。

辗转、啃噬、挑逗,爱恋仿佛滔天的火焰,在亲吻中化作了更为汹涌的情欲。

他们分开的时候叶修已经是气吁喘喘,而黄少天也好不到哪去。他看着对方因为缺氧而变得湿润的唇,还有那双被水雾蒙上的眼睛,忍不住捏起对方的下巴,在那张嘴巴上再次留下一个短暂却响亮的吻。

“还差十四个。”黄少天得意地将面具重新扣在叶修的脸上,拇指压着对方已经开始充血的下唇,说道。

“晚些还你。”揉了把比自己小三岁的男人的头,叶修想了想,又拽着对方的领子把人拖回来,在唇上咬了一口,笑道:“十三个。”

“喂喂,不带这么玩的。”黄少天倒吸一口气,鼓起脸颊,手指攀上男人的耳朵,置气一般撵着那块因为亲吻而发热的皮肤,重重捏了下。天知道他多想现在就把人拽走压在墙上一个一个把那些吻讨回来,但还不行。

他们最为精彩的表演还没有开始,这场奇迹还不是落幕的时候。

对着男人用力龇牙做了个鬼脸,黄少天用口型说了句“你等着”,之后便不再纠缠,洒脱地转身,坐到那张早已为他准备好的高脚椅上,抱着胳膊安静下来。

 

终于到了最后,一直以来都没有任何动作的叶修从椅子上跳下来,向前走了一步。他向着楼冠宁所在的方向笑了笑,开口道:“楼先生,你现在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我……觉得……那些是……”张张嘴,楼冠宁的声音在动摇,可到了最后,他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用力咬了下牙,再次重复道:“那些只是魔术!”

“的确只是魔术。”点点头,叶修抬手,食指屈起抵住下巴:“问题是,你是否相信她。”

“……”

这一次,楼冠宁没有回答,只是盯着水幕上仿佛陷入了沉思的男人。

过了许久,叶修重新抬起头,说道:“在我很小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魔术师,他为我变了一个魔术,像是这样——”

将袖子挽起,之后伸手,男人白皙修长的五指并拢,那只单薄却漂亮到无可挑剔的手便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他动了动手腕,一枚硬币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的指间。接着他眨眨眼睛,手腕又是一动,那枚硬币又再次悄无声息地消失。

“楼先生,你猜那枚硬币现在在哪呢?”

“我……我拒绝回答。”

“如果我刚刚没有把袖子挽上去,你大概会说‘被你藏在袖子里了’,但是很遗憾,没有这个选项。事实上,它现在不在我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而是……”顿了下,叶修再次向前走了一步。然而这一次他的身影从水幕上消失了,海平面上的身影也少了一个,只留下四个人和一张空空的无人问津的椅子。

就在所有人都在寻找魔术师的身影时,一只比女人还要漂亮的手拍上了楼冠宁的肩膀。男人反射性地回头,那张绘有红色图案的白底面具便映入自己的眼帘。而面具的持有者则是对他露出一个笑,说道:“你为什么不看看自己的口袋里呢,楼先生?”

身体开始自顾自地发出细微的颤抖,楼冠宁现在很想挥开魔术师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然后拒绝对方。可他的胳膊却违背了意志,仿佛机械一般地抬起,手指探入裤袋。当他的指尖触碰到那尚未被体温同化依旧冰凉的圆形金属钱币时,整个身体都猛地一震,再也动弹不得,只能怔怔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就是这样。”点头,叶修保持着那一贯的懒散的笑容,继续说道:“之后那个陌生的魔术师问我,你想成为魔术师,还是成为奥客。我不知道楼先生你现在会怎样选择,而当时的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相信魔术,所以,我现在站在了这里,以一个魔术师的身份。

“所谓魔术,就是让存在的事物消失,让消失的事物重现。不仅仅是硬币、扑克,或者你所见过的其他表演中常见的事物,甚至包括权利、名声、金钱这些高高在上虚无缥缈的,又或是人心这种无法揣测的,甚至是我们谁都没有想过的——”

 

“灵魂。”




TBC




黄少的魔术是法国浪漫派魔术大师鲍威 威尔得的《红唇之吻》《不朽的爱》两个魔术的结合体,原魔术特别浪漫……有兴趣可以搜搜看,当时看完我是整个人都被征服了orz

拖了一周,上班+FF14(。)这回真的要进入完结啦QAQ

快8W了……感觉到了,自己的……话痨_(:з」∠)_

评论(18)

热度(140)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