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全员】Joker(完结)

魔术师paro,灵感来源《十一罗汉》




Trick

 

“刘先生,我是来帮您的。”

这是刘皓见到的属于自己的指派律师后,对方说得第一句话。

就像是常见的影视剧情节,他面对询问一直保持沉默直到见到这位看起来十分年轻斯文的律师,而且即使现在和对方单独坐在这里,刘皓也依旧不打算说一句话。

没有人是值得信任的,尤其是在这座名字叫做大西洋城的城市里。

他想自己只需要熬过限定时间,就又是一场胜利。

叶修没有足够证据指控他,而苏沐橙也不是在自己手中殒命的,那个被自己前任队长和一干可恶魔术师耍着玩的目击证人也无法证明自己有罪,反正到头来倒霉的也就是陈夜辉和王泽,和他毫无关系。

想到这,刘皓几乎要笑出来,但他还是绷紧了脸,毫无表情地望着眼前的年轻律师。

发现自己的委托人毫无开口的意思,年轻的律师习惯性地抬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镜框,再次说道:“刘先生,作为您的委托律师,您可以信任我。”

“嘁……”望着桌子另一边的青年,刘皓轻蔑道。他本想继续保持沉默,可转了转眼珠,想着反正待着也是待着,不如玩玩眼前的这个人打法下时间好了。

反正魔术师嘛,不就是耍着观众玩的吗?

何况刘皓觉得自己一直都是个特别出色的魔术师,只是叶修那个家伙一直存心打压自己才无法出头罢了。

想到这,刘皓将双手摆上桌子,动了动。虽然他很想玩个脱开手铐的游戏吓吓对方,但无奈这个魔术自己并不擅长,何况还没有工具,所以他最后只是单纯地摆弄了下双手,之后笑道:“哦?你要我怎么信任你,你又不是我自己指派的律师。”

仿佛从一开始就预料到了自己会遭到刁难,青年并没有任何慌乱,他镇定地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掏出一份文件,随手翻了翻,随后重新抬起头,神色如常地说道:“您当然可以信任我,因为我知道你知道的、你不知道的,和你想知道的一切。”

 

头顶的白炽灯闪了下,随之一起的还是刘皓快速眨动了两次的眼睛。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或者是对方说错了什么。可是当他望向桌子对面的那个人时,对方脸上那一派淡然的从容镇定却提醒着他一切都是正确的。

“……你说什么?”咬着牙,刘皓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

他忽然觉得年轻律师的那副表情非常讨厌,因为那样子让他想起了一个人。

那个叫做叶修的男人。

“请放心,刘先生,我们的所有谈话外面都听不到。”并没有回答对方,青年这样说道,却不知道是说给刘皓听还是说给自己听的。他干净的手指翻动放在桌面上的资料,眼睛快速扫过上方的字迹,一边看一边陈述:“刘先生,你在七年前加入魔术师叶修的团队作为助手为他工作,而受害人苏沐橙也是隶属于这个团队,并比你更早成为叶修的助手。你们是同事,也是竞争关系。”

“你想说什么?因为我们是竞争关系所以我要弄死那个女人?别开玩笑了,早在很多年前我就离开那个家伙的团队了!如果真的要下手我这几年都干什么去了?!”

“当然,正常来说是这样。”点点头,青年又向后翻了几页,继续说道:“资料显示你在数年前就已经脱离了叶修的团队,并再没有涉足魔术界,理所当然的和还在做魔术表演的苏沐橙没什么继续来往的必要,何况就我目前所掌握的情况,你们并没有什么私交。”

“哈,所以呢?明天时间一到我就会被释放对吧。”嗤笑一声,刘皓斜眼瞟了青年一眼,眼神中满是蔑视。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凡事不能想得太好,刘先生。”

“……你什么意思?”手指一抖,刘皓用古怪的眼神盯着眼前年轻的律师。

“你那时候离开叶修的团队,是因为试图在公演前泄露魔术的秘密。在被发现后被迫离开团队,而且因为整件事的恶劣影响,魔术界再容不下你。我说得没错吧?”

“你……!!!”

“不过请放心,这并不能成为指控您的证据,同样的,连同半个月开始的由您组织策划的一系列对于当时对您进行戳穿的魔术师的报复也不能成为证据。”

年轻律师话音落下的瞬间,刘皓整个身体的肌肉都紧紧地绷住。他警惕地瞪大双眼,嘴唇因为震惊而微微张开。整整两秒钟后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近乎失态地大叫:“你到底是谁!”

“我是您的代理律师。”表情没有任何变化,青年将摊开的材料合上收起,他的一只手放在干净的桌面上,白皙干净的手指缓慢但有节律地敲打着下方的木材,“刘先生,我从一开始就说了。我知道您知道的、不知道的,还有您想知道的一切。”

“……”

“包括您即将被判处的罪名。”

 

“您会以绑架的罪名被判罚,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指控你的当事人不是政府不是法庭,而是受害人苏沐橙自己。当然,不是以幽灵的形式。

“我想您现在一定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如果我说一个人,您一定认得他。

“关榕飞。

“没错,这个名字并不常见,不会和其他人搞混。我说得就是与你曾经一同在叶修的魔术团队中共事的关榕飞,他在三年前离开了团队,你知道他去做什么了吗?

“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研究室里刚刚研制出最新成果的全息投影设施,其中之一的主要研究人员是一位华人,姓关。他的同事都说这个人头脑聪明,是个不可多得的鬼才,但实在不好相处,而且好像对研究之外的事情都漠不关心。

“还有,在半个月前,在离这座城市不远处的一个非常有名的玻璃厂——康宁玻璃厂接到了一笔紧急订单,其中的产品尺寸几乎超过他们之前制作的任何规格。同时,知名女魔术师楚云秀在大西洋城做了一场公演,我想曾在叶修身边工作过的您应该知道她和苏沐橙之间一直保持着相当密切的交往。

“在那之后,Glory出现了,我想您应该知道,在昨晚过后已经有很多人猜测目前世界上最好的逃脱魔术师韩文清就是Glory成员之一。”

 

“怎么样,刘先生,我说到这里,曾经身为魔术师的您,是不是已经想到了?”

 

……

长久的沉默后,刘皓砰地一声掀翻了椅子站了起来,他面容扭曲地大叫着“你他妈到底是谁!给我去死!”,一边气急败坏地伸出手试图用手铐将年轻的律师勒住,可刚刚抬脚就听到一阵锁链的哗啦声。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左脚被一条镣铐紧紧地绑在了桌腿上!

一个平衡没有控制住,刘皓狼狈地摔在了桌子上,鼻梁立刻变得红肿疼痛,鼻腔里热辣辣的,两行红色的液体从鼻孔流了出来。

但他全然没有在意,已经完全失去理智陷入疯狂的男人只是如同野兽一样嘶吼着,伸出手想要袭击对方,痉挛的十指不断地弯曲仿佛已经掐住了青年的脖颈。

从监控设备里发现状况的警员快速出现,他们闯入了房间一左一右将刘皓死死压在了桌面上。当男人的脸与桌面相撞时,巨大的闷响再次响起。

从椅子上站起来,年轻的律师整理了一下领带,向前走了一步,低头看向面目狰狞的刘皓,露出一个微笑。

他开口,声音柔和仿佛低吟,语气依旧平稳如初。

 

“抱歉,刘先生,差点忘了自我介绍。安文逸,您的代理律师——”

“但,更是个魔术师。”

 

 

 

A New Card

 

一年后,拉斯维加斯。

 

乔一帆低着头心情沮丧地走在喧闹的街道上,身边的欢笑和重重人影仿佛都与他无关。

他现在情绪非常低落。

就在三个小时前,乔一帆在一家相对专业的魔术爱好者交流协会参加party,本想在其中好好表现一番,却因为过度紧张搞砸了。

这还算好,毕竟谁都有搞砸的时候,可当他走出Party场地的时候,一封来自多年好友的邮件让他真的难过起来。

那封邮件的内容很简单,只是他的好朋友高英杰告诉自己,他会在一个月之后来拉斯维加斯进行表演,以Glory成员王不留行的继任者——木恩的身份登上舞台,让他一定要来看。

看啊,他当然会看,那可是他最好朋友的首演。何况在去年一整年里都成为热门话题的神秘魔术师组合Glory也是乔一帆的偶像,高英杰告诉他这次几位前辈也会到场,虽然不是全部,但对于他这样的魔术爱好者来说也足够称得上一场奇幻的饕餮盛宴。

可这样一来,乔一帆就更加沮丧了。

在他和高英杰还是很小的小孩子时,他们就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两个人都对魔术抱有深深的向往,还曾经约定一定要成为出色的搭档在魔术界大展拳脚。可这些年过去了,高英杰已然成为魔术大师王杰希——同时也是Glory成员王不留行的爱徒、继任者,可自己呢,却在一个普通的魔术爱好者交流会上表演个纸牌魔术也会搞砸。

说到底,都是自己没有天分的错吧。

又叹了一口气,乔一帆的头垂得更低了。

就在他继续向前准备转弯的时候,忽然一双黑色的皮鞋出现在他低垂的视线里。

“对不起……请让一下。”头也不抬一下,乔一帆伸出手摆了摆,横跨一步想绕过去。

可不料,对方也向着他移动的方向动了动,再次挡住在了他前行的道路上。

无可奈何地抬头,乔一帆有气无力地说道:“抱歉先生,请——”

剩下的声音被卡在了喉咙里。

 

一张白底上绘有红色图案的面具落入他的视线,那个款式是他非常熟悉的、梦想了无数次有一天自己也能戴上的、属于Glory的面具。但很快,他就醒悟过来,虽然眼前这张面具和一叶之秋的非常相像,但眼角的图案却完全不同,要真说,也就是款式和花纹的颜色一样罢了。

何况这样的面具在一年前那场表演之后,到处都是仿制的商品,花上一点钱就可以从玩具店或是网上买到,实在是廉价的可以。

不过这也刚好用来给一群热爱魔术的愣头小子们使用。因为只要戴上面具——啊哈,我也是Glory的一员啦!

戴着面具的陌生人似乎在打量着乔一帆,过了一会,他晃了晃修长白皙的手,一枚被磨得光亮的硬币在他的指间出现。

意识到对方是变魔术给自己看,乔一帆叹了一口气。虽然现在没有心情去欣赏,但一向温柔好脾气的少年还是停了下来,礼貌地注视着对方。

他想,对方一定和自己一样是个爱好者吧,戴上面具说不定只是因为害羞,或者是像自己一样是个Glory的粉丝。而且他刚刚已经够倒霉了,与其伤害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不如给他一点鼓励——至少别让他像自己这样沮丧。

笑了笑,示意对方可以开始,乔一帆耐着性子看了起来。

 

展示在少年眼前的那双手非常漂亮,掌心单薄、五指修长,比女人的更加纤细,但没有女人丝毫的柔弱,而是骨节分明充满了力度,随着动作舒展开来仿佛一场美妙的舞蹈。

这是一双天生为魔术而生的手,不知不觉间,乔一帆的视线开始被那只在自己面前舞蹈的手吸引,同时下意识地想道。

那枚硬币仿佛成了陌生人身体的一部分,在他的指间旋转跳跃。就在乔一帆快要眼花缭乱的时候,男人忽然将手向他衣领后一抹,再抽回,掌中已经干净一片,空无一物。

反射性地摸向自己的衣领,可手指摸索到的只是一片柔软的织物。

就在乔一帆试图看向陌生人的大拇指和食指之间寻找被消失的硬币时,陌生人开口了,声音低沉而柔和,还带着一丝戏谑的漫不经心,仿佛童话中深不可测的柴郡猫。

“你为什么不看看你的口袋呢。”

不受控制地,抬手插入自己的裤袋,在手指碰到那位还带着凉意的金属物时,乔一帆吃惊地瞪大双眼,猛地抬头望向陌生人,却发现不知合适又一个戴着面具的人进入了自己的视线。

新出现的陌生人所戴的面具同样是白色的款式,与身边男人不同的地方只有眼角的花纹是黄色的。

这款面具虽然形状和Glory的一样,可颜色确是乔一帆第一次见到——因为在那场表演中,五位魔术师的代表色只有红、暗红、绿、深紫和湛蓝五种颜色,而商家也没有去开发新的色彩——因为他们的受众正是那些想成为Glory的年轻人和小孩子,毕竟这个世界上总想着要独树一帜的人总是少数,何况也很少有人觉得自己可以超越那些魔术师。

可眼前这个……难道是自制的吗?

一时间陷入了疑问,乔一帆疑惑地望着面前的两个人。

注意到少年的视线,眼角花纹为红色的陌生人轻轻笑了笑,他用手肘推了下身边的青年,说道:“喂,流木大大,你把他吓到了。”

“靠靠靠靠靠我才来好吗,明明是君莫笑大大你的错,你看你看,我就知道你又拿这个硬币把戏骗人了!”一边嚷着一边拧开盖子把还剩一个底的柠檬汽水咕嘟嘟地灌下去,面具上绘有黄色花纹的男人抬起胳膊擦了了下嘴巴,之后一手托着瓶盖向着空掉的塑料瓶底一扣——啪啦——瓶盖穿底而入。

得意地晃了晃瓶子,陌生青年在看到乔一帆因为吃惊而张大的嘴巴时满意地笑起来,之后玩闹一般将瓶子随手地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行云流水一般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仿佛那不是魔术而只是生活中的日常,青年非常自然地抬手搂住身边男人的脖子,凑上去双唇贴在对方的耳边,问道:“你确定是他?”

“当然,我看人什么时候错过?就连你当时那么烦我也没想过观众都会被你烦死。”

“靠!这两码事好吗!我是谁啊,我可是——”话说一半,青年忽然猛地住了嘴,硬生生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他在面具后愤愤地瞪了眼对方,之后故意报复一样按着男人的后脑恶狠狠地在那双近在咫尺的唇上啃了一口,而后将人松开,宣布道:“你爱怎么来怎么来,但是别忘了,我们已经说好了,这一周你只能是我的!”

“你的愿望还真是简单啊流木大大,其实你可以要求更多一点的。”摸了下青年的头,陌生男人笑着拍了拍青年的肩膀,半是安抚半是嘲笑。

“……诶?”似乎是被击中了,从一出现就聒噪不断的青年怔在原地,不再动作。

好不容易得到个空隙,陌生人弯起唇角,看向眼前已经有些不知所措的少年,露出一个微笑。

“其实只是纸牌魔术不合适你而已。”

“……请问,您、您……你看到我刚刚的表演了吗?”迟疑着,乔一帆吞吞吐吐地问道。天啊,一想到这个厉害的人在之前看到了自己蹩脚的表演,他几乎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嗯。”点点头,陌生人拍了拍少年的肩膀,示意他抬头正视自己,继而问道:“你相信魔术吗?”

那个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沙哑,是属于成熟男人的声线。

可又不单单那么简单,男人刚刚短短一句话的每一个发音每一个停顿,甚至是分不清是陈述句还是疑问句的尾音都带着致命的诱惑,引导着少年,说出那个单词。

“我、我………………相信!”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话,男人露出一个欣慰的表情,再次问道:“很好,那……你要跟我走吗?”

“咦?”

疑惑地抬头,望向眼前的陌生人,发现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将面具向上掀开,露出了那张让少年印象深刻的容颜。

瞬间,震惊袭击了乔一帆的全身。

他觉得头皮发麻,手脚冰凉,心脏在一秒不到的停顿后开始疯狂的跳动,简直要冲破胸口。

他张嘴,喊出自己崇拜已久的名字:“叶——”

可刚刚开口就被对方打断。

“嘘——”轻轻做了个安静的手势,阻止了少年的声音,叶修对着乔一帆眨眨眼。他从衣兜里摸出一张绘有黑色图案的面具,摊开在手心里:“你是个魔术师,只是没找到正确的路而已。那么,我现在说,我会帮你找到合适你的道路,你愿意加入我们吗?”

“我……”

“喂喂小孩儿,能让这货开口不容易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人生就是要抓住机会知道吗!”正在乔一帆犹豫时,一旁的青年终于从刚刚的呆怔中醒了过来,纵然有着假期被打扰的不满,但他还是配合地同对方一样向上掀开了面具,立刻,一双锐利的眸子露了出来,和清秀不失英气的五官组合在一起成了另一张另所有魔术爱好者追逐崇拜的面孔。

“……黄、黄……不是……夜……不,流木前辈!”磕磕巴巴一连换了好几个称呼,终于按照记忆喊出了现在黄少天所使用的正确名号,乔一帆已经因为激动涨红的脸。

他看看叶修,又看看黄少天,似乎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晕了头脑,不知道要怎么样回答。

而两位魔术师只是对他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乔一帆知道的,两人所去的方向有着全拉斯维加斯最大的舞台,而今天,在那里一场属于魔术界新秀邱非的演出即将上演。

 

紧紧地握住拳头,乔一帆抬头看向被拉斯维加斯璀璨灯光照亮的夜空,慢慢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再睁开双眼时,少年脸上的阴霾已经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的自信笑容。

他用力按了下自己心脏的位置,轻轻念了一句“我来了。”,之后迈开双腿,在拉斯维加斯喧闹的街道上大步奔跑——

向着心中充满奇幻与惊喜的世界。

 

 

 

-Fin-




终于完结啦!

那么最后一次说一下沐沐的幽灵魔术吧w

其实小安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就是全息投影XD之前翻到一篇说是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研究所里开发出了小型的手机全息投影芯片,可以将影像直接投在空气中。所以我就想,是不是可以把这项技术更大范围的实现><

不过还是用到了现在的一些技术,比如大眼定的超大玻璃23333

是大眼和关榕飞把沐沐幽灵出现的地方变成了一个超大的全息投影设施。不过第一次司机和阮成见到的沐沐穿过车身的魔术并没有用到投影技术,而是云秀和沐沐一起完成的一场替身瞬移魔术,看起来就好像人穿过了车身一样w

从第二场小卢和沐沐共同完成的魔术才开始应用到了全息投影,一直到最后一次演出叶修召唤灵魂也是这样XD

至于沐沐怎样做到逃脱的呢,沐沐从楼上摔下虽然有阮成这个目击证人,但不论是他、王泽还是陈夜辉,都没有看到沐沐落地的瞬间,在文中只是提到他们听见重物砸在楼下杂物堆里的声音。对于魔术师来说,没有看到就可以做手脚,何况看到了也可以做手脚XD

老韩是逃脱魔术师,整个沐沐的逃脱过程都是他策划的。而喻队也有出场w不过他做得是……用合适的时间用铁罐砸阮成的窗户,让他成为目击证人

大概真相揭开之后阮成又会和原著一样成为叶修团队的高级黑了吧(x

啰嗦完一段!请容我再啰嗦一段orz

《Joker》是我在补完《十一罗汉》之后觉得一群牛X的人在一起做一件牛X的事真是太帅了……所以萌生出了写一篇同人,集合自己所喜欢的那群牛X的人让他们也像罗汉们做一件牛X的事(。

当然我不能像《十一罗汉》一样去写一群高智商大盗,所以想了几天,在看CCAV2(。)放得街头魔术的时候,觉得“哇,魔术师是个很炫酷的职业!不如就来写这个吧!”,于是《Joker》出现了(x不过主要还是我自己本身还是很喜欢魔术的……虽然我没有长一颗魔术脑袋,完全看不出里面的玄机orz

断断续续写了两个月,正文总字数接近8W5,终于可以说我写了本命CP的长篇了!(滚

期间补了很多魔术和纸牌知识XD,当然我不是专业的,如果有懂行的姑娘看到其中的漏洞还请不要介意w

最后一场小安与刘皓的对峙在银子宝宝和mile大大的建议下,做了改动和架空处理,就当那个询问体系是类似逆转裁判一样的架空系吧……也还请懂行的姑娘不要深究(你够

嘛,不管怎么说,正文到此就算是完结啦!谢谢一直以来听我唠叨的小枫,还有mile大大,银子宝宝,leo大大,还有答应给我画插图的Akano大大!希望Akano大大考试顺利呀w

最后,也谢谢一直以来不嫌弃这个故事并阅读至此的你,我们番外再见吧><


PS,最重要的一件事,\黄叶大法好/\黄叶大法好/\黄叶大法好/!

收工!打游戏去!(x

评论(40)

热度(255)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