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如何正确命名一颗星星

算是暖暖系列……?原本想独立成文的但是构思结束之后发现都是大学背景,而且还涉及到天文学,干脆丢到暖暖背景下了orz

反正就是个撒糖的小段子不要深究那么多了_(:з」∠)_

PS,理论物理真是浪漫啊……




如何正确命名一颗星星

 

 

 

温暖的阳光穿过玻璃窗落入长长的走廊,因为怕冷而提早半个季节穿上深秋大衣的男人拎着书本一步步踏在染上温度的地砖上。

有从公共自习室走出来商讨等一下午饭吃什么的学生在瞥见男人的身影时立刻噤了声,他们抱紧了手里的书本忽地僵硬刚要喊出对方的名字问好,却被男人的手势制止。

白皙修长的手指比在带有微笑弧度的唇边,平光镜背后的双眼是一贯的散漫与温和。

本就安静的走廊里最后一点杂音因他而消失,在学生离去后终于整个走廊里只剩下男人轻得像猫一样的脚步声,还有从最里面那间屋子里传出的隐约的笑声,以及那个他最为熟悉的,充满了自信与张扬的、无时无刻如星芒般让人无法不去在意的清亮声音。

“每一颗脉冲星都是中子星,但这并不是说每一颗中子星都是脉冲星。想要做一颗合格的脉冲星,中子星的辐射束就必须要扫过地球被我们观测到。通常脉冲星的命名原则为pulsar的缩写PSR加上赤经赤纬坐标,比如在公元1967年由贝尔小姐发现的第一颗脉冲星PSR1919+21,1919意为该脉冲星位于赤经19h19m,+21是指其位于赤纬21°。”说到这里,第一次站在讲台上的黄少天顿了下,他双手撑在桌面上,视线扫过下方的人群,在确认大部分人的状态后,才继续说道:“那么,我想这里就没什么问题了吧?或者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师兄!”话音刚落,坐在最前排的一个女孩子便举起手来,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紧紧盯着站在讲台上的黄少天。

“嗯?”眨了下眼睛,黄少天同样将目光移向对方的所在。

“What-if。”

“靠靠靠,小戴你不是这么玩的吧?注意这是公选课课堂,我也只是替魏老大给你们来代课,这还有其他学院的师弟师妹呢,你在这玩what-if吓坏了别人怎么办,让人以为我们理论物理都和你们应用物理一样变态就不好了。”即使是上课也不改话痨本性,尤其是遇到自己熟识的人,黄少天一开口就是噼里啪啦一串,引得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课堂又是一片笑声。

在笑声中,有着一张娃娃脸的卢瀚文从后排站了起来,对着前方的黄少天比了一个大大的V字以示鼓励:“放心吧师兄!我们大理论物理系在别人眼里早就是变态模板了!”

在因为卢瀚文的一句话而扩大的笑声里,戴研琦调皮地咧嘴对着黄少天做了个鬼脸,之后清了下嗓子,朗声道:“之前我曾经问过师兄你如果胡夫金字塔如果密度变成白矮星会怎样,但鉴于白矮星的密度就那么回事,最终导致的结果不过是引起地球自转加速些许,所以这次刚好中子星这堂课是师兄你代,我就想再次what-if一下——我们都知道中子星是目前人类观测到的密度仅次于黑洞存在的天体,其引力过大导致光线逃逸都以抛物线轨迹进行,那么,如果胡夫金字塔的密度等同于中子星密度,会发生什么?”

听完戴研琦的叙述,黄少天皱起眉。他躬身,单手拄在桌面上,眯起眼睛望着满脸求知欲的小师妹,瞬间一种责任感涌上了心头。

他低头,略微思考,随后抄起一根粉笔转身用力在黑板上落下,发生一声脆响。

仿佛一个开关,被按下之后如同超新星爆炸一样震撼,各种数值条件在他的笔尖上跳跃流淌,计算所需公式被一个一个列在上方,随着他的声音出现。

“首先抱歉啦,埃及人你们的金字塔又变成了超常识存在!其次地球君也抱歉啦,你又要被what-if毁灭一次了!最后还有全人类也抱歉啦,小戴的what-if也让你们和地球君一起又殉情了一次!接下来——言归正传!根据条件设定,北纬29度58分,东经31度8分的地方会在此时此刻忽然多了一颗如胡夫金字塔大小的中子星。当然它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中子星,它只是密度和中子星一样。这个看起来像是胡夫金字塔的奇异物体具有等同于地球自转的初速度,首先它会在一分钟内在埃及制造出一个巨大的坑,但很快这个大坑就会因为胡夫中子星冲破地幔沉入地心导致岩浆大量涌出而被填满,换句简单易懂的话就是——超级火山爆发了!但事情到这里还不会结束,由于变身中子星的胡夫金字塔质量过大,运动过程中所产生的阻力于它而言只是毛毛雨,所以他会继续冲向地球的另一端……期间考虑到它在掠过地心时带给地球的加速度,模糊计算一下落点应该是在……这里……嗯,也就是说,太平洋近新西兰附近,激动吗、满意吗、开心吗?!行了别忍了我知道小戴和在座所有还没走选择在这里听理论物理发神经的同学们想听的就是这个——在由于第一次地壳内陷导致的巨大破坏而引起的影响全球的地震波尚未完全消褪的时候,第二波由南太平洋发起的海啸来临了!啊……好吧,我们这里离海岸很远估计波及不到,不过没关系,在这之前的一个小时我们就已经被超级地震干掉了不是吗?或者有人跑得快可以暂时逃过一劫?嗯……我这里有体育学院的师弟师妹吗?…………哦哦,很好,没有,perfect!那么好了,我们可以继续以灵魂状态讨论了,至于复活,等讨论结束可以集体申请白魔法,稍安勿躁——很好,我们继续!”

 

等到这场讨论真正结束时已经距离午饭时间过去了快要两个小时,最终饥饿成了沉浸在what-if debuff中的学生们的白魔法,将他们的灵魂复活于真实世界,也让满手粉笔灰激动到从讲台上讲到椅子上再继续下去就要讲到桌子上的黄少天回过神来。

一个一个送走了学生,在兴奋之余回了戴研琦和卢瀚文一个大大的V字之后,黄少天拍拍手开始着手整理桌子上的讲义。然而,开门声却打断了他的动作。

“嗯?是谁落了什么东西……诶?”

“不,我有问题没听懂,可以课后辅导吗,黄少天老师?”

一手阖上身后的门,叶修迈着懒洋洋的步子向前走动,最终装模作样地坐在了最前排的椅子上。

怔了下,但很快就明白了过来,黄少天再次用力拍拍手,随后走了过去坐在叶修身前的桌子上。自然而然地抓过男人的冰凉的双手握在手心,青年皱眉:“你一直在外面听了我整堂课?”

“唔……差不多?”

“你不是怕冷吗,这时候外面走廊一点都不暖和啊。”

“嘛,知识拥有温暖人心的力量。”

“靠靠靠靠靠,别扯了,你啥时候对物理开窍了我怎么不知道。”一边抱怨着,一边习惯性地为男人取暖,黄少天想了想,还是不死心地凑了过去,笑嘻嘻地问道:“说实话说实话,叶修老师我这堂课是不是讲得特别好?”

“嗯……”点点头,叶修回过一个笑容:“是啊,尤其是最后what-if部分,简直好得惨绝人寰。”

“……喂喂,这什么破比喻!”笑意凝固在脸上,黄少天发出一声怪叫以示抗议。

“挺好的,说起来我才知道你们理论物理就是天天这么毁灭世界的。”叶修表情认真。

“得了吧,你们生化所好到哪里去似的,生化危机不是你们搞得吗?”黄少天挑衅反击。

“别把现实和电影搞混,我们天天都为人类做贡献呢。”

“嘁,我们也是。”

望着青年一副赌气一般不服输的样子,叶修忍不住低低笑起来。但很快,他就在对方投过来的装模作样好像充满质问的目光中收敛了笑意,转而从黄少天的手心中抽出一只手向上推了下卡在鼻梁上的黑框平光镜,接着一手拄着脸颊,说道:“我真的有问题。”

“……什么?”露出一副怀疑的表情,黄少天半是认真半是疑惑地回道。

顿了下,叶修眨眨眼睛,望着对方,开始了提问:“物理我不是很懂,但是我听见你说中子星,那我可不可以简单的理解为这颗星星都是不带电荷的中子构成的呢?”

“嗯……也不是不可以。”想了想,黄少天点点头,对于叶修的说辞给予肯定。

“正常来说,如果中子星的脉冲信号扫过地球,我们就可以说它是一颗脉冲星,反之则不是,对吧?”

“唔,对的。”

“那……我的问题出现了,如果,我是说如果,what-if——如果我用一束带负电的电子打到中子星上,会发生什么?”

“诶……?”在叶修说出最后一个字瞬间,黄少天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他偏头,撑着桌子的手指有节奏地击打着桌面,大约过了几分钟,他才停下动作,重新正视叶修:“我觉得,在我目前了解的范围内,如果这束电子可以打到中子星内部,这颗星星是可以带有这个电荷的。”

“哦……”同样陷入了沉思一般,过了好一会叶修才提出下一个问题:“那么我可不可以说这颗被打入了电子束的星星不再是中子星了?”

“呃……嗯?”

“或者我换个说法,因为我用一束电子改变了这颗星星的电荷属性,那么这颗星星,是不是就要换个名字了?”

“……”

笑了笑,叶修将之前抽出的手重新放在对方的手背上,微凉的皮肤与对方常年温热的身体接触,交换的热度让他舒服得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因为是我改变了他的属性,这颗星星不再是不带电的中子星,那么它的命名也不再适用于脉冲星的命名规则。”

“然后呢?”少有地,在叶修面前总是滔滔不绝的黄少天做了提问的一方,等待着男人为他打造的独一无二的答案。

“虽然这颗星星已经不再适用脉冲星的命名规则,但是他依旧是宇宙中最为吵闹的天体之一——你说过,中子星会发射出十分有规律的信号吧?这些信号间隔时间很短,有的甚至要以毫秒计算,就好像一个喋喋不休的家伙。”

“……你想说什么,叶修老师?”仿佛已经料到了男人即将要出口的话,黄少天笑起来,他反客为主地反手将手指嵌入对方的指缝,与其十指相扣。

察觉到比自己小三岁恋人的动作,叶修不动声色,他只是微微抬头,拉近了自己与黄少天之间的距离,将自身的影像印在对方的瞳孔中,开口:“所以这颗星星,不再需要赤经赤纬来命名,他会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名字,因为是我改变了他,他从接受了那束电子时就已经改变了。我将对他负责,让他在拥有一个来自远方蓝色星球的名字。”

“……叶修老师。”

“嗯?”

抬手,摘掉阻挡在两人之间的平光眼镜,黄少天低下头,额头抵上对方的:“有一个问题。”

“什么?”

“关于命名权,你有没有想过,在那颗星星决定接受那束电子之前,已经拥有你了呢?”

“……”

“因为那颗中子星的外壳密度那么大,除了他自己,没人能打开。”




END




文章结束后的再PS,关于胡夫金字塔密度的what-if和如果一束电子打到中子星上的what-if都是从果壳问答上得到的知识,我本人是物理白痴高数白痴,但好在有伟大的果壳……_(:з」∠)_

关于胡夫金字塔的讨论果壳地址:http://www.guokr.com/question/511806/

关于一束电子打到中子星上的讨论果壳地址:http://www.guokr.com/question/559811/

有兴趣的话可以在果壳搜一下what-if标签……简直打开新世界大门orz

评论(59)

热度(274)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