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恋恋笔记本(01)

ABO背景大学设定,OOC

大抵是个坑




恋恋笔记本


时光未央,岁月静好——




9月13日  晴

很好。

 

和本人平时话痨的风格相反,黄少天的日记风格非常简洁。

追究其原因,大概是从小学起养成的习惯吧。那时候刚刚在语文老师的引导下写日记的黄少天小朋友非常兴奋,有着一只胖乎乎小老虎封皮的笔记本还是他亲自从文具店里挑选的,连同那支蓝色打底绘有棉花糖一样云彩的笔一起被带回了家。刚刚8岁的黄少天坐在桌子前拿起新买的笔,回想起漂亮的语文老师和蔼可亲地说“同学们,日记就是把一天里自己最有意义的事记下来哦”,顿时文思如泉涌,下笔如有神——因为他觉得,自己每天里做得每一件事都特别的有意义。

到了第二天,语文老师打开那本封皮上有着黄色小老虎的笔记本时,对着上面歪歪扭扭写了整整三页“今天早上我lai床,差点迟到……早饭是牛奶和面包,果jiang是草莓味的,我不喜欢……上午碰到了比我小一年级的周泽kai,他看着我又不说话,我又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我怎么知道他是来找我做失物招领的登记啊!你不说话我又不知道,哎呀做广bo员真辛苦啊……下午和yu文州一起去吃了冰棒,尝了个榛子柠檬味的,peipeipei(不会写),难吃死了!……为什么大家的名字都要难写,真不爽啊,还是我的名字好,少天,又简单又ba气!……晚上我爸叫我去看xi羊羊,谁要看啊那么幼zhi,我要看七龙珠!龟波气功!我要变成和孙悟空一样厉害的男人……总之,今天是很好的一天!”之类的内容时,表情变了又变,最后扭曲着一张脸提着红笔在空隙处写到:很好是很好,但是太多啦,老师看不出哪件是重点呢^_^

于是第三天,当语文老师再次打开属于黄少天的笔记本时,发现上面又是整整三页字,只不过这次有些地方是用不同颜色的笔书写的,后面还有标注“老师你可真笨,重点都看不出来。没办法我特意告诉你吧,蓝色的表示好事,黄色的是更好的事,红色的是更好更好的事,剩下的黑色不是重点”。

…………………………妈了个蛋的,全篇除了的地得压根就没黑色了!

于是,语文老师再次扭曲着一张漂亮的脸,在比上次缩水了好多的空隙处写到:黄少天同学,每天只能有一件最有意义的事哦^_^

第四天,语文老师翻开黄少天的日记本,发现上面只有一行字:谁说得一天只能有一件最有意义的事?老师你这个观点是错误的!

语文老师发飙了,直接在上面答道:因为我是老师!

第五天,似乎是受到了家长严厉批评的黄少天小朋友难得乖乖地听了一次话,在日记上只写了一件事,但是写了整整五页。

“只见han文清大he一声:‘这里的棒棒冰,都被我承包了!’shun间,大家都不能动作半分,竟是被他声音中所yun含的内力所伤!

“见此状况,尽管身体非常难受,但为了大家,孙zhe平还是ting身而出:‘这是大家的,你不能私自占有!哼,随便吃,今天,我请客!’

“但是在han文清的zhenshe下,竟没有人敢动。最后,还是我机智地在他们对zhi的时候,偷偷从冰箱里拿起一根旺仔棒冰,迅速地给老板娘一块钱,随后大喊一声:‘看,这是我刚刚买到的棒棒冰!’

“看着大家的笑脸,我感到十分的欣wei。

“果然,世界是离不开英雄的!”

语文老师要哭了:求求你了黄少天同学,好好写日记吧……

第六天,黄少天在日记上态度诚恳地请教:老师老师老师老师老师,教教我教教我!要怎么才能写好日记啊,我不懂啊。你说得这么不明白,我才8岁怎么可能懂呢?你让我写了一件事我就写了一件,那是我昨天做得最有意义的事啦!这样还不行吗?你怎么这么难搞啊,到底要怎么才行啊,唉,大人就是麻烦,那么复杂,还是我们小孩子简单又可爱。对了,老师你还没告诉我到底要怎么写好日记啊?

语文老师看着那一行字,心情特别复杂地在上面批示道:简洁就行。

第七天,黄少天的日记变成了四页半。

语文老师批示:还需精简。

第八天,四页。

批示:继续精简。

第九天,三页半。

批示:继续。

第十天、第十一天、第十二天、第十三天……一个月、两个月……一学期、两学期……一年、两年、三年……黄少天小学毕业了。

他小学时代最后一篇日记是这么写的:

7月1日    晴

毕业了。

语文老师第一次在面对黄少天的日记时欣喜若狂地批示:优秀!!!!!!!!!!

从此之后,黄少天的日记风格就这么维持了下来。全拜那位兢兢业业始终不抛弃不放弃的小学语文老师所赐,他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虽然就其结果来看,记了和没记一样。

从小学到大学,日记本换了一本又一本,但上面有意义的字句却寥寥无几。若非要挑上一挑,有内容的大概不超过百字,要是让不了解内情的人看到,大概会误以为这是周泽楷的日记本。

而距离最近的相对来说比较有意义的日记大概就是一年前的9月13日,黄少天漂亮的字迹在纸张上写了五个字母:Alpha。五个字母,简简单单清清楚楚,记载了他迎来性别分化的日子,完全看不出那天情势的波澜壮阔。

虽然这件小事用波澜壮阔这个词来形容好像不大合适,但当时的状况确实有那么点波澜壮阔——首先,黄少天的父亲和母亲都是Beta,本来孕育出Alpha孩子的机会就少之又少,虽然夫妇两个表示孩子是啥都一样养,反正现在AO都一样,但当他们知道黄少天的性别时,脸上依旧出现了抑制不住的欣喜,毕竟Alpha在身体方面有着先天性的优势,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更加强壮呢?

其次,男孩子在那个年纪总是存着各种各样的竞争心态,虽然等过了几年再回头看会觉得幼稚又好笑,但在那时候谁都觉得这是件顶顶重要的事。

学校里每天都在发生着“我可是个Alpha哦~”“干,Alpha了不起啊,现在Omega那么少小心打一辈子光棍”“嘿嘿嘿嫉妒就说嘛,不用不好意思”之类的对话,听起来又无聊又无趣。但大多数人的生活就是这么又无聊又无趣,总想着在什么事上压别人一头,赢得胜利的滋味。

虽然黄少天对性别没那么在意,甚至觉得身为一个Beta更自由,但当他知道自己是个Alpha时,还是有那么点小得意的,尤其在消息经由低年级的八卦王李迅传开后,走到哪里都能收到很多女生崇拜的目光,少年那点小心思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也就觉得这样挺好的。

最后,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身边的朋友居然大多都是Alpha,虽然有些人长得不太像Alpha,但相同的性别确实给了他们更多的认同感,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总之,去年的9月13号,黄少天着实过了一个盛大的生日——虽然不是真正的诞生日,但在这个社会中,确是丝毫不比生日意义逊色的纪念日。

 

现在,整整一年过去了,就在8天前,黄少天刚刚记下了最近以来第二有意义的日记:

9月5日    晴

上大学。

是的,上大学。

仿佛约定好了一般,年少时熟识的人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D大,而黄少天也是其中一员。

与家乡最冷时也不会低过10°的天气相比,D大所处的城市一年里有将近的半年的时间都是冬天,两地气候可谓是大不相同。

父母曾经询问过黄少天的意思,后者想了想,颇为认真地列出了一二三四条:诸如自己所选的专业D大很不错,朋友们有很多都在D大,而且现在交通便利坐飞机从学校到家也就几小时之类的。不过事后总结一下不过是年少时想远走的心态,总想着能去更远更陌生的地方看看,如果不是条件所限,让他离开地球也不是不可能。

总之,到今天为止,黄少天刚好成为D大学生一个星期零一天。

 

D大是所有年头的老学校,长期的沉淀让这所高校的校风既张狂又内敛,矛盾的有趣。

D大的学生不要求出勤率,入学的第一天老校长就表示只要大家能找到合适自己的方式,课堂不过是个形式。这种洒脱的教学方式几乎是立刻就赢得了黄少天的心,让他再次觉得来D大真的是非常正确的选择,因为,这一条简直太对自己的口味了。

他自由惯了,做事也不经常按常理出牌。以前没少和老师们叫板,而老师们呢,对于这个聪明的有点小狡猾的学生是又爱又恨,不知道要拿他怎么办才好。

从小到大大概除了那位坚持不懈和黄少天做了四年斗争的语文老师,好像没人赢过他了,连平手都不行。

D大提倡平等自由,学术第一,在其他学校出现的性别歧视几乎没有。不过在另一方面,D大又有着相当保守老派的作风。具体表现首当其冲的就是校园里的宿舍安排——本科中的Alpha全部被塞在了校园最北面的老旧小楼里,黄少天到现在都记得自己满心欢喜地拖着行李想着要开始完美新生活的时候,发现原来外表刚刚被重新漆过的宿舍里只有空荡荡的八张铁架子,最多不超过12500立方厘米的小小置物柜紧紧挨在一起,不知道有多少个年头木头架子随着关门的声音吱嘎响着好像随时会塌,还有两张起码有20年以上的掉漆木头桌子和与其相配的四张椅子挤在一起,整个人都蔫了一大半。

对此,校方的解释是,吃得苦中苦,方位人上人,Alpha的大家身体强壮就算冬天窗户漏风也没啥事哈,努力努力克服克服,现在校舍紧张,大家要携手共度难关。

黄少天摔行李。

谁说D大没有性别歧视!看看Alpha的宿舍,看看不远处光鲜亮丽的新落成的足足有20几层的Beta宿舍,再看看校园最最最最最最南面简直像养着一堆豌豆公主的Omega宿舍!他们才是弱势群体好吗!

不过很快,愤怒和忧伤就被楼上晃悠下来的同院系学长的安慰消平了。

比黄少天大了两届的魏琛在新生入学的当天晚上例行地来教育院系水嫩嫩的新萝卜,自认颇有男人味的学长穿着白色跨栏背心下面套着宽松的大裤衩,特别亲民地往椅子上一坐,二郎腿自然而然地翘起来,深蓝色的拖鞋随着脚上的动作一晃一晃的。他抬手摸摸胡子拉碴的下巴,拍拍身边一众长相出众的水嫩萝卜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知道吗,研究生那边,Alpha和Omega,是混寝。”

“……哇,这个也太开放了吧!明明本科生都离那么远!”

“你们是小孩呢!研究生就是大人了嘛,我们D大可是一贯的民主自由学术开放,从来不搞性别歧视!不管是Alpha还是Omega,能搞出成果的就是好!”

看着魏琛颇为得意的样子,一旁同样作为新生的徐景熙好奇地问:“那Beta呢,学长?”

“不和我们抢妹子的就是好Beta!”

“哦!”宋晓一副受教样子地点点头。

 

因为性染色体的特殊遗传性,Omega的数量并没有和Alpha达到一比一的平衡,而是要少很多,尤其是Omega妹子,更是少。

虽然说Alpha和Alpha,Alpha和Beta也不是不能过,而是人在年少时总是有那么点浪漫情怀,希望自己能邂逅那么一次。

可惜现实是残酷的,尤其是黄少天所在的理学院。

两年前,像黄少天一样,魏琛也是水嫩嫩的一颗萝卜,住在D大最古老的宿舍小楼里每天辛勤地上课下课,在知识的田地里不知疲倦地耕耘。但这并不是说魏琛就完全将一颗心献给了伟大的科学,他也曾有着一颗热切骚动的少年之心,只可惜在D大摸爬滚打了几年,魏琛的那颗少年之心被伤了又伤。

先是发现Omega数量少得可怜,Omega的妹子更是少得可怜。而比起理学院的Alpha,Omega们好像更喜欢体育学院那些肌肉发达的,要不就是音乐学院长得丰神俊朗的,再不济还有诸如美术、统计、国关等等等等,总之,轮到他们理学院这群科学宅男的时候,连Beta妹子都没了。

久而久之,魏琛发现还是science妹子最棒了,不管啥时候想见就见,和她恋爱还不神伤,一张纸一支笔一个公式再加一个闪电般的idea就能促成一场最美妙的约会,期间从前戏到高潮都有了,还要人类做什么。

呸呸呸,果然还是science妹子好,science妹子棒,science妹子呱呱叫。

于是到了大三,魏琛终于也以过来人的姿态教训起了自己的学弟们:“虽然说这世界上妹子千千万,师兄我刚刚也说了那么多大道理,但是进了我理学院,就要知道,最后能够过一辈子的,就那么一个。”

“……五指姑娘?”郑轩想了好一会,仰头问道。

“人不能这么猥琐啊小郑。”魏琛一副长者模样拍拍对方的脑袋,“还是science妹子最棒了,不信你找隔壁工大借用他们的粒子加速器,science妹子能用一颗精子帮你创造据有无数可能性宇宙的十维空间。”

“……师兄,我有点,嗯……压力山大。”消化了好久,郑轩忽然觉得未来的大学生活质量会非常堪忧。

整场面谈下来,最后保持状态良好的就只有喻文州和黄少天。

前者笑呵呵地把魏琛送出寝室,临走前还要来了对方的电话号码,说前辈真是个有趣的人啊,希望以后有缘分可以和他一个导师。

后者呢,压根就没想这些有些没的。黄少天觉得自己很喜欢魏琛,因为对方为人真诚又有趣,猥琐也猥琐的恰到好处,甚至猥琐出了相当不一般的科学精神。而且呢,他压根就没想过恋爱什么的,尤其是学校宿舍的差别待遇,让原本应该对Omega有些向往的青年硬生生地生出了几分别扭——Omega那么弱的存在,好像很麻烦啊。

由此可以看出,学校教育对人的三观影响是多么的大。

 

可惜的是,这世界上没人是可以一帆风顺的,老天爷看你过得太安生了就会不爽,非要看你倒霉才爽。

就像很多人,往前看,发现自己前面黑压压一群,不爽;于是往后看看,好像也是黑压压一群,顿时略爽。

你不要过得比我好!

这种不成熟的小孩心态不仅是人,连老天爷都有呢,所以人偶尔倒个霉受个挫什么的也就可以理解了。

但是在黄少天看来是倒霉的事,在别人看来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或者说,艳遇。

事情发生在9月14日,黄少天没来得及记日记前。

当天晚上学校举行迎新晚会,各个学院的俊男美女汇聚一堂,带得全校都进入了一种不理智的沸腾状态。

甚至到了晚会结束这种气氛也在校园里萦绕不散。

一堆单身Alpha抱着个吉他跑到Omega专属宿舍的围栏下鬼哭狼嚎,虽然也有唱得深情款款柔情似水的,但总是敌不过音量大的,最后你拔一个八度我拔半个八度,好听也变成了难听。

但对于这样纯情到近乎笨拙的殷勤,住的和豌豆公主一样的Omega们并不讨厌。他们打开了窗,趴在窗台上看着下面的Alpha们,会在狼嚎结束后礼貌性的鼓掌,自然地,收获了鼓励的年轻Alpha们便更加卖力了。

黄少天并不在这群Alpha的行列中,虽然同宿舍的人有拉他一起去凑热闹,但比起那些难听到了一定境界的歌曲,他更享受游戏中一枪爆头的快感。

戴上了耳机,隔绝了外界的杂音,坐在电脑前的黄少天神情专注,看着屏幕上面目可怖的丧尸,没有丝毫的害怕。

一枪接着一枪,在绝境间寻找机会杀出一条血路,就在看到通关出口的标志时,忽然飘渺的奇怪味道入侵了他的嗅觉。

不,说是嗅觉也不对。

那不是直接通过气味传入大脑,而是比那更深入更隐秘的传导神经,被那薄如蝉翼的触动拨弄着,触动了Alpha身体中那根敏感的弦。

像是陈年的红酒,香醇而醉人,让几乎很少碰酒的黄少天觉得有脸颊有些热,像是微醺的状态。

他皱眉,即使没有摘下耳机也能感受到来自门口的巨大声响,甚至要盖过了游戏中丧尸的嘶吼。

猛地转过头,映入黄少天眼帘的,是一个仿佛醉酒的男人,无力地靠在被撞开的门板上,纤长白皙的手指紧紧抓着门框。对方抬起头,一双被雾气浸湿的眼睛蝴蝶一样扑啦啦地撞进黄少天的心里——明明已经聚焦都那么力不从心,却还是那么明亮,那么明亮。

男人极力忍耐着,努力站直身体,他向着黄少天露出一个微笑,声音颤抖,但并没有一丝落了下乘的感觉:“嘿,哥们,帮个忙呗。”

听着对方低沉沙哑的声音,黄少天忽然觉得触电一般,但他并没有马上动作,而是慢条斯理地摘下耳机,回给对方一个相当灿烂的笑容:“嘿,你要我帮什么忙啊,豌豆公主?”




TBC

评论(52)

热度(450)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