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恋恋笔记本(02)

ABO大学背景设定,OOC警告




在几分钟前,不超过600秒内,叶修还作为一个Beta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并以D大最帅气的Beta著称。

这不是说他长相有多英俊或是身材有多么高大,更不是说他的运动神经有多发达。相反,叶修的身材比起同龄人来要相对纤瘦,相貌也不过是清秀而已,肤色更是有着典型的实验室风格——常年被日光灯熏染出的苍白。至于运动?上个学期全校补考两次体育依旧不及格的,只他一个。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成了D大传说一般的存在。

大一便被破格提拔为校学生会主席,披着不知道从哪搞到的红白运动服摆平了各个不服气的大大小小的院系,大二以“考试还要复习英文好烦啊”为由带着一堆师兄师姐把院系里的原文教材翻译个遍(这份翻译教材在D大流传了近二十年之久),大三被导师直接拎进实验室并告知“你是被选中的人”,至于现在,听传言似乎刚刚发了一篇相当厉害的paper。

然而这些还不是叶修最让人敬佩的地方。他作为一个Beta却赢得了包括Alpha在内的学生的崇拜,是因为这个看起来没有任何战斗力的男人,若无其事地和一群Alpha住在一个宿舍楼里足足有三年之久。

众所周知,Alpha在各个方面都是绝对强势的,即使是对信息素迟钝的Beta在某些时候也会招架不住Alpha的气势——比如一年前相当有名的传媒学院的Beta优等生阮【打码】在运动会上采访体育学院时,被一整个足球队的Alpha吓晕的事迹。总之,再温和的Alpha也是有一定的危险系数的,这是全人类的共同认知。

但是叶修,作为一个看起来比Omega强不了多少的Beta,因为一个小小的意外和全校最凶悍的体育学院的Alpha们住在了一起,三年里不仅相安无事,还收了一整个寝室做了小弟,其中一个包姓Alpha更是一口一个“老大”叫得不亦乐乎。

【叶修学长是我见过最帅最帅的Beta!比Alpha帅了一百倍不止!】

某不知名的音乐学院的Alpha如是说,并深情作曲一首在上学期的校毕业晚会上当众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热烈地提出了愿意和对方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请求,甚至可以牺牲Alpha的尊严做下面的那个。

而叶修——D大活着的传奇,一如既往地披着不知道从哪里搞来那的红白运动服,淡定地走过去,递给面前用一双渴望真诚的眼睛望着自己Alpha一支烟,在听到他‘我不会抽烟’后,露出一个懒懒的笑容:“你还没长大呢。”

“嗷嗷嗷嗷嗷叶修学长我爱你呀!!!”

瞬间,下面来自六个性别的不约而同的尖叫混在一起回响在D大的夜空。

这些都是叶修缔造的传奇,但现在,他的人生即将因为复等位基因的神奇性被彻底颠覆。

 

当时他正坐在椅子上看着有关于控制着全世界人类性别的复等位基因的文献,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即将成为文献案例中的一个。

虽然说目前阶段的科研成果已经搞清了最为神秘的性染色体的基因序列,但Alpha和Omega在成年时发生的二次性别分化依旧有许多问题没有被解决。比如有一些人会在成年数年、甚至近十年后会突然二次性别分化,原本的Beta变成了Alpha或Omega,仿佛染色体上那段作为启动程序的基因片段被人为地修改了启动时间。

像是上帝一场因为无聊而引发恶作剧,多少人的生活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而翻天覆地。历史上一位伟大的物理学家说“上帝从不掷骰子”,那么对于某些人来说被迟了太久才被按下的控制杆又算什么呢?

于是另一位伟大的量子物理学家说:“如果一个孩子去糖果店买一块糖,并要求有不同口味的杂拌糖,于是老板取出了几块不同的糖给孩子,并且说这就是你要的杂拌糖,你可以自己杂拌它们。”

随机的、不可精确预期的,这听起来可真讨厌。

但作为实实在在的物理法则,它影响着同样作为单独的物理个体生存在这个物质世界中的每一个生物。

包括叶修。

来不及看完文献的最后一个段落,来自内部的陌生的高热瞬间袭击了叶修。

他在刹那变得虚弱、无力,甚至都没办法好好地将文献放回到书架上。他纤长的手指在发抖,每一次呼吸都变成了喘息。水雾肆意淹没了他的双眸,双腿柔软的不像是自己的。

所有的感知都集中在了下半身,总是高速运转的大脑不可抗拒地变得异常迟钝。

作为一个人体组织与解剖和人体生理学都是A+的优等生,叶修没有蠢到认为自己感染了什么未知疾病,而是立刻明白了,上帝他老人家手中那枚神圣的骰子此时此刻正落到了他的脑袋上,而且还掷出了满分——六点。

他那晚了四至六年才发挥作用的基因片段在此刻启动,在Alpha的宿舍里被启动。

这听来可真糟糕不是吗?但那位高高在上的老人家掷出的可是满分六点,所以现在,全校的Alpha都几乎挤在Omega的宿舍下,这栋对于Omega来说几乎是禁区的破旧小楼反倒成了最为安全的地方。

他需要一支抑制剂,或者去到校医院寻求帮助,总之无论做什么都不能继续再待在这里。再过一段时间那些Alpha就要回来了,而自己,一个初次经历二次性别分化的发情的Omega,如果还留在这,恐怕就要制造出D大建校以来最为严重的恐怖事件了。

不不不这可一点都不好玩,相信校方也不觉得好玩。

可作为一个被苏沐秋嘲笑为好像生活在三万年前的山顶洞人的人,叶修是没有手机的,而电脑也被他放在了实验室。换句话说,他现在丧失了一切远程求助的手段,只能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去。

颤抖着披上那件红白色的运动外套,叶修以非凡的毅力从五楼下到了三楼,当他再向前迈出一步的时候,他听到了微弱的声音。

尽管大脑已经被欲望烧得一塌糊涂,他还是辨认出了来自几乎没有隔音功能墙壁另一侧的声音。

那里会有人,而且还是个Alpha。

是自己继续一步一步走下去呢,还是去向那个Alpha求助呢?

在思索了几秒后,叶修选择了后者。

因为比起不知道自己在从宿舍大门迈出去的刹那遇到完全未知的状况,在这里向一个Alpha求助还更可控一些。

所以,叶修走了过去,几乎是用撞地把门推开,随后靠在冰凉的铁质门框上,利用上面的温度差来缓解自己身上的热度。

他扯出一个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嘿,哥们儿,帮个忙呗。”

叶修这样说,口吻轻描淡写,好像只需要对方帮他传个口讯那么简单。

然后他看到一直背对自己的青年慢条斯理地摘下耳机,转过头,一张满满都是骄傲张扬的英俊面孔就那么闯进了他的视线。

简直横冲直撞,蛮横到不容抗拒。

“嘿,你要我帮什么忙啊,豌豆公主?”

靠。

听着对方清亮的声音,叶修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声。

 

青年听不到叶修心里的骂声,更不知道这位D大传奇的脑袋里正在疯狂地滚动着信息量巨大的超长弹幕。他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步一步走过来,望着叶修好一会,然后歪了歪头,笑道:“诶诶你怎么不说话了?你这样不说我可不知道你想要我帮你什么啊,我又不会读心术。或者说让我猜猜……你应该是个……嗯,Omega。可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Alpha的宿舍里?而且从你的信息素判断你没有被标记,也就是说不是来找自己的Alpha喽?那你现在是……唔,找我求助?需要一支抑制剂吗?”

如果叶修有力气,他现在简直想把人体生理学糊在对方的脸上。

哪他妈来这么多废话,这个情况不是一目了然吗?!

但他现在需要对方的帮助,所以要糊也得等危机度过再糊。于是叶修咬了咬牙,异常艰难地说道:“你……有吗?”

“什么?”

“……废话,抑制剂……!”

“呃,没有。”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青年答道。

“………………你妹。”

没有你刚刚还那么欢脱,简直浪费感情。

叶修狠狠瞪了对方一眼。

大抵是因为初次发情期让叶修的脑袋都浆糊了,平时滔滔不绝的垃圾话在这时候变得简洁,杀伤力都小了许多,没能让对方从中感受到半点威慑力不说,反倒激发了对方的科学探索精神。

青年将双手背在背后,对着叶修左看看右看看,还凑过去嗅了嗅,而后伸出手碰了碰他的发梢,挑衅一般地说道:“不过抑制剂啊,难道我不就是吗?”

“……你?”怔了下,但很快叶修就明白过来,他从上到下把人扫了一遍,不甘示弱地回道:“呵呵,完全看不出有药效啊?”

“………………喂喂好歹我也是Alpha吧!哪里有你这样的Omega!”

面对着刚刚还一副装作大人样现在却孩子气一样的跳脚的青年,叶修胜利者一般地弯起了唇角。

在获得短暂的胜利后,叶修闭上眼睛思考了一秒,继而抬起手,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随后靠了上去。他注视着对方因为惊愕而瞪大的双眼,下意识地舔了舔干涩的下唇,说道:“要做人体实验吗,验证下药效。”

 

半个小时后,D大自建校以来第八大不可思议事件诞生了——

夭寿啦!理学院的Alpha居然有妹子啦!而且还公 主 抱秀了一路的恩爱!!!




TBC




上帝从不掷骰子是爱因斯坦说的,小孩买糖那段是玻尔说的,出自两个人关于量子力学的测不准原理的争论

复等位基因最典型的就是ABO血型……有兴趣可以百度一下

当然在这里用来比喻ABO性别系统是绝对不严谨的,不过以我的程度也只能大致想到这样看起来科学一点的设定了(结果还是一点都不科学orz

评论(33)

热度(310)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