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恋恋笔记本(03)

ABO大学背景,OOC

肉没有ABO应有的那么多……




现在,此时此刻,黄少天这个Alpha正抱着叶修这个Omega,匆匆忙忙穿过大大的校园,直奔学校大门所在的方向。

叶修将头靠在黄少天的肩膀上,包括脑袋在内的上半身都被对方的外套盖住。近距离Alpha的气味源源不断地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这让处于发情期的Omega根本没有半点余力招架。

大口大口地喘息,叶修一手绕过黄少天的肩膀,漂亮的手指紧紧揪住对方汗湿的T恤。

能感觉得到,抱着自己的黄少天也没有舒服到哪里去,好像被自己传染一样,那双抱着他的手还有身体相触的地方都已经变成了高热状态,通过纤薄的衣料肆意蔓延。

难耐地在黄少天胸前轻轻磨蹭着,叶修艰难地发出声音:“喂……”

“什么?”青年焦急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带着许多的不耐。

听到这样的口吻,叶修忍不住轻轻笑出来,不过这笑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很快被Alpha诱发出来的更加凶猛的情潮再次从身体内部涌上,连背诵DNA测序的那一长串试剂都不能让头脑冷静下来。不过叶修刚的本意也是希望对方能和他保持对话,来缓解一下这可怕的本能,不然他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抵挡不住那魔鬼一样甜美的诱惑,瞬间基因突变化身海格力斯把身边的Alpha拖到路边的小草从里,从而酿下巨大的人生错误。

“你……喜欢甜豆花……还是……咸豆花?”

“当然是甜豆花!豆花吃咸的都是异端,甜豆花才是正……诶?”明显感觉到对方的身形一顿,但不过刹那,那微微染上沙哑的清亮声音就再次响起,“卧槽啊你这时候怎么还在想这玩意儿?有用吗有用吗?!还是说豆花能成抑制剂啊?要是能的话我现在横穿整个学校带你去校医院干什么,明明我宿舍出了门口就是食堂,去那给你要碗豆花吃好不好?!”

“嗯……你喜欢甜的吗……”闭上眼睛,叶修深深吸了一口气。情欲的热潮已经搅得他整个身体都乱七八糟,更不要提那难以启齿的地方早已经在被运送的途中变得一塌糊涂。叶修努力调整了下呼吸,才再次开口:“现在……到哪了?”

“前面就是生科院了!估计再有五六分钟就到校医院,喂喂你坚持住啊!呃……我说你别别别别别继续贴过来啊啊啊啊啊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已经彻底变得昏昏沉沉,连基本的判断都失去了,叶修努力抓住最后一丝清醒,用尽力气一把将披在自己头顶的外套掀起,搂住黄少天的脖子,仰起头狠狠亲了上去:“申请个临时安慰剂……别介意。”

 

有位哲人曾经说过,Alpha和Omega之间的关系就像是砂糖之于甜豆花,卤汁之于咸豆脑,缺少任何一方都不完整。

在怀中的Omega吻上来的瞬间,黄少天觉得自己吃到了比之前所有甜豆花都好吃的东西,那种美妙的感觉无法形容,非要说的话,大概就像薛定谔终于抓住了那只猫。

他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望着怀中的Omega。对方的眼睛比刚刚见他时更加的湿润,刚刚亲吻过自己的双唇也是同样的湿润。

清晰的感觉到男人的呼吸落到自己的唇角上,黄少天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你是第一次发情?”

“……”没有回答他,男人怔怔地望着自己,好像在思考什么难解的问题。

但不需要回答,这样的反应已经给了黄少天答案。

他不是没见过发情的Omega,因为大家的性别分化期基本都集中在16-18岁之间,刚好是高中阶段,时不时学校就因为这个而鸡飞狗跳一次。

但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Omega,即使在发情期中也保持着大多数人所没有的清醒与机敏,甚至还有功夫和自己打嘴炮,可刚刚这个吻却完全不属于清醒与机敏的范畴。

黄少天可不会认为这样的人会在本能面前屈服,但对方刚刚那个判断失误的亲吻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

“可以安慰Omega的临时标记一定要由Alpha本人做才行哦,你这样子完全会适得其反啊,还真是个外行的Omega。”

终于抓到了反击的机会,黄少天得意地说道,接着低下头,给了怀中被他评价为“外行”的Omega一个结结实实的吻。

与香醇红酒完全不同的另一种味道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刺激着Omega的神经,在细到了极致的纤维上跳舞。

明明是清爽的柠檬味因为Alpha被激起的侵略性而染上了一丝辛辣,就像是黄少天本人的性格。

用双唇碾磨,用牙齿噬咬,用舌尖挑逗,一举一动好像要把对方从头到尾都染上自己的味道。

不过这也的确是黄少天的本意,虽然说真的做下去因为感觉太过美妙导致比预计中的要过火,但效果也是要好上不少。

等到两个人气吁喘喘的分开时,面前男人的目光已经恢复了几分澄澈。

“好了?”

“……唔,还好。”

看着Omega抬手摸摸被自己咬破的上唇,黄少天眨眨眼睛,忽然想再次吻上去。

不过他把这个想法按了下去,因为他深切地明白,再来一次大概就要出事了。

因为自己的易感期因为刚刚那个吻,被提前了几个月引发出来。

 

经过了惨绝人寰的十分钟,黄少天终于把叶修送到了校医院设立的Omega救助中心。

值班的Beta护士熟练地把两个人带到了处置室,一人一针注射型抑制剂下去,皆大欢喜。

从黄少天那了解到对方是首次注射抑制剂,为了保险起见,护士建议两个人留院观察一个小时以上,在黄少天提出自己不是第一次为什么也要一起留下的时候,被年轻的小护士丢了一个白眼:那个是你男朋友吧?Alpha照顾自己的Omega不是天经地义吗?

深夜,一个年轻的Alpha和一个没有被标记却全身都沾有自己味道的Omega,这事简直说不清。黄少天帅气的脸皱成一团,最后还是在恢复神智的Omega赤裸裸的嘲笑中一脸不情愿地陪同对方一起坐在了观察室里。

只不过一个在北面,一个在最南面。

“……喂。”

“我不叫喂。”过了几分钟,听到来自房间另一边男人的声音,黄少天没好气地回道,同时别过头去不让视线和对方接触。

还带着沙哑音色的低沉笑声从不远的地方传来,回荡在空空的观察室中,而后他听到来自对方的谢意:“今晚多谢你啦。”

“嗯……?”

顿了下,黄少天转回头,发现对方正懒懒地靠在墙壁上,笑容懒散。

那样子和他们刚刚见面时完全不同,但莫名地,黄少天觉得男人其实一直都没变过。

“没什么,举……”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忽然打断了黄少天的话,陌生的Omega保持着脸上的笑容继续说道:“那个时候你说你喜欢甜豆花是吧,忘记告诉你了,其实我是咸党,和你刚好相反。”

“…………滚。”

黄少天忽然觉得自己的易感期居然为了这么一个人提前到来,真是……太他妈失误了。

 

两个小时后,回到宿舍的黄少天第一件事就是愤怒地翻开日记本,在上面重重地记上今天最右意义的一件事。

9月14日    天气  晴

最糟糕没有之一。

他不知道,在自己画下那个句号的八个小时后,曾经作为全校最帅气的Beta——现今同样是最帅气Omega,正坐在食堂里,面前放着一碗甜豆花。

和他一直以来食用的咸豆花完全不同,白白嫩嫩的,没有加任何装饰的,只撒了砂糖进去的甜豆花。

纤长白皙的手指捏住瓷白色的勺子,开口吃下人生中第一碗甜豆花。过了几秒之后,男人歪头,望着桌子上的被挖了一勺的豆花,笑了笑:“其实还不错。”




TBC

评论(56)

热度(351)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