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全员】国士无双(01)

复健ing

阅读前提示:

围棋背景,没有太过具体的比赛描述,毕竟我只是个初级的不能再初级的入门者囧

文中职业围棋升段及入段有参考中日韩现行规则,各地方棋院设置和商业比赛也有参考现实,但为了情节有很大改动

最后……请务必当做是与现实完全不同的世界来阅读吧 ,谢谢 ><




黄少天知道这是梦。

 

梦里的他只有十三岁,刚好是男孩子锋芒初现的年纪。

刚刚成为少年的男孩正笑得张扬,他坐在座位上,手执黑棋,望着棋盘对面的比自己大上两三岁的陌生少年说道:“既然你那么厉害,怎么不干脆让我九子?”

“那可不行。”摇摇头,与十三岁的黄少天偶遇的十六岁少年微笑,坦然道:“因为你很厉害啊。”

听到这句,黄少天怔了下,刚刚要露出得意的笑容,却又被对方下一句惹得整张脸都皱成一团。

“……不过,你说得对,还是我更厉害。”

 

周围的人都说黄少天是天才,黄少天则说自己在话都说不清楚的年纪就开始与人对弈。然而不管怎么说,没有过任何专业学习的黄少天在围棋上的确相当地有天赋,仅仅十三岁的年纪,手下败将的名单里不乏业余五段。

可虽然如此,黄少天完全没有向着职业道路发展的规划,除了网络平台与棋社外,他一场可以得到认证资格证书的比赛都没有参加过。他喜爱围棋并为之沉溺,但围棋之于十三岁的他,还只是场游戏。

一场可以随心所欲发挥他无穷想象力与创造力的游戏。

这样的心态一直持续到即使在日后也反复不断出现在他梦中的那一天,黄少天遇到了一个陌生人,一个明明没比自己大几岁却总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的陌生人——虽然几年后他便了解到那不过是对方天生的慵懒气质催生出的看似高深的漫不经心,但并不妨碍他十三岁时与对方初见时产生的观感。

陌生人在那天的午后来到黄少天总是光顾的棋社,在安静地看了少年的一盘棋后,开口道:“来和我下盘棋吧。”

 

陌生人的手指白皙纤长,掌心单薄而柔软。莹白的棋子夹在他的指尖,便映出了一点淡粉的指腹颜色。

那是双看起来颇为赏心悦目的手,仿佛与棋盘棋子天生的般配。

那个人看着棋盘上被黄少天用挑衅一般的动作摆上去的三连星,抬起头,对着十三岁的少年笑了笑,而后落子。

声音清脆——啪。

天元。

 

午后的阳光透过干净的玻璃窗,将棋盘上的棋子与对弈中的两个少年一同镀上了暖黄色彩。

即使过了十年,黄少天也清楚的记得房间中每一缕随着时间变化的阳光角度,更记得他与对方落下的每一颗棋子。

仿佛浩瀚星辰,两个截然不同的绚丽宇宙在一瞬间跟着思维爆炸,相互试探、进攻,一路缠斗,相会辉映,最后演变成一场异常酣畅的空中大战。

这是在仅有的规则下,由两人创造出的战争。

十九条横线,十九条纵线,相互交汇的三百六十一个点,孕育出比一个宇宙更加莫测世界。

而正是这个只有一方小小棋盘承载的、仅有黑白二色构成的广袤世界,铸就了他们的相遇,铸就了十年后的黄少天,铸就了许多年后,依旧流传在围棋世界中的一段传奇——

 

 

 

国士无双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床头柜上的闹钟刚好走到早上八点半的位置。

他抱着枕头,在床上打了个滚,之后表情迷茫地从爬起来,梦游一样地走到洗漱间。

打开水龙头,用手接了一捧凉水泼在脸上,黄少天被冰的“嗷”一声,随后用力甩甩脑袋,把粘在发丝上的水珠甩的飞了起来。

然后,抬头对着镜子眨眨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又做了那个梦,明明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但梦中的场景却完全没有泛黄的迹象。

这一定是叶秋那丫的诅咒。

再下个月,蓝雨与嘉世对阵,不出意外会是自己对上他。只要赢了,估计自己就不用在梦里看到那张欠揍的脸了吧。

黄少天使劲儿瞪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愤愤地想。

 

其实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毕竟已经成为职业棋手五年多的他早已不是梦中十三岁的少年,无论是外貌还是棋力,都比当年不知道高了多少段数。

而这些年里自己和叶秋之间有胜有负,虽然说胜率不是那么特别的…………高,但也不至于一边儿倒。

如果非要说还有什么好执着的,难道是因为自己还记恨着当年叶秋那货一副“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很厉害”的态度?

好吧好吧,非要这么解释,好像也挺合理。

其实偶尔回想起来,还是很有趣的。他在十三岁的年纪与十六岁的叶秋相遇,两个人联手战出一盘异常精彩的棋局。可那时黄少天完全没有丁点心思把棋盘另一边那个懒洋洋的少年与各大媒体报道的“从不出镜的天才围棋少年”联系起来。

这不能怪他,毕竟那时的他对职业围棋完全没有兴趣,更何况那个时候围棋大规模商业化刚刚开始,许多人都对此嗤之以鼻。虽然黄少天不在那些对商业化嗤之以鼻的老棋迷之列,不过多多少少还是受了些影响。

再说,都被冠上了“从不出镜”四个大字,谁能认出来他啊。

不过在那一战之后,黄少天终究还是踏上了那条早已为他准备好的充满了荣耀与光芒的道路。他拜入G市颇为有名的七段棋手魏琛的门下,两年后,刚刚十五岁的黄少天,用让人无法想像的速度和成绩顺利通过入段考核,成为一名职业棋手。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辛苦的到处一场接着一场的打比赛,明明已经有了相当高的棋力还是认真地从最初的业余级位开始,一步一步地走。只是那过程仿佛被按下了加速键,一切都以飞一般的速度在行进。

等黄少天终于通过当地棋院的考核并取得推荐,以当年最优成绩拿下定段赛,面对赛场外早已等候多时的记者与镁光灯,他大声喊道:“哼哼,我来了!你就把脖子洗干净等着吧!”

一句话引起了不小的骚乱,记者们、与他师出同门的好友喻文州、包括与他相识的前辈与同辈都在纷纷猜测能让黄少天这位天才惦念着的对手是谁,就连棋友们也对少年口中的人物充满了好奇,可等到当事人面对疑问的时候,却给了一个让所有人都跌破眼镜的答案。

“啊?你说那个人啊,哈哈哈哈哈其实我也不认识他。”

十五岁的黄少天如是说。

“那、那能说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负责采访的记者大叔掏出手绢擦汗。

“哦哦哦——”黄少天瞪大眼睛着,发出恍然大悟般的声音。就在记者大叔竖起耳朵等待着属于围棋界新生天才的八卦时,被采访的少年粲然一笑,像是小太阳一样:“无可奉告。”

 

这是属于少年的一个秘密,被他封在了盒子里,拴着最为繁复的锁,除了他,没人知道。

就连他的好友、他的师父、他的父母也全然不知。

十三岁的黄少天与十六岁的叶秋那盘让子棋最终下成了一盘指导棋,年长的一方面对少年咄咄逼人的进攻从容不迫,一枚棋子落下便扭转了战局,简直就像是故事中的天降奇兵。

“你真的是很厉害啊。”

复盘之后对方这一句真诚的赞赏彻底激怒了黄少天,明明那人一直都是游刃有余的样子,那些来自自己的进攻几乎每一次都被他四两拨千斤地轻巧推开,最初落在天元的那一子从始至终都呼应全局,好像连自己都被他俯瞰。

气呼呼地盯着比自己年长的少年,黄少天咬牙切齿:“哼哼哼!不用装好人,输了就是输了,我又没有不认输!倒是你,你这态度也太惹人厌!我又不是小孩,输了也不用你安慰!!!再说胜负是兵家常事,不是很正常吗!你等着,别得意,我们再来一盘!这次我一定打败你!”

那个人安静地听他用极快的语速说话,而后,露出一个笑容:“果然还是小孩。”

“你不也是吗!”黄少天的脸颊都变得气鼓鼓的,好像两个小充气包子。

“嗯……”微微低头,少年忽然伸手,摸了摸黄少天毛绒绒的头顶:“是啊,不过还是比你大了那么一点。”

大概是因为那人的表情太温柔,又或是望着自己的一双眼睛颜色太过深邃,总之十三岁的黄少天在一瞬间忘记了拍掉的自己头顶上的手,也忘了自己要回敬的话,只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对方。

而那个人只笑道:“既然你这么不服输,那就追上来吧。”

 

于是,黄少天来到了现在这个世界。

即使完全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职业围棋的圈子实在小得不能再小,即使近年来的大规模商业化让原本已经因为生活节奏加快而式微的围棋重新复苏,学习围棋、享受围棋乐趣的人随着年份的增长越来越多,但能够真正进入那个世界角逐巅峰的依旧寥寥无几。

这使得黄少天很快就再次见到了那个人。

那是由媒体联系的一场非正式性质的商业赛事,一方是刚刚以超级新人身份进入职业圈的黄少天,而另一方则是十八岁的七段棋手——被誉为从不出镜的神秘天才棋手,叶秋。

黄少天读过许多叶秋的棋谱,也在正式拜入魏琛门下后看过许多叶秋的比赛,每一次的研讨和关注都让他有种隐约的感觉——这位名为叶秋的天才棋手的棋风十分地熟悉,处处透着与十三岁的自己对弈少年的影子。但他又觉得两者之间有许多不同,因为那天与自己对弈的少年棋风比起叶秋一贯的棋风,更加轻灵、更加善变,简直就像是浩瀚宇宙,已知与未知,无法预测。

他不确定,叶秋到底是不是那位少年。他唯一能确定的,便是他要赢。

终于,到了比赛那天,黄少天在正式开场之前来到棋室。进门,先看到的是屋子正中央,一张已经有四枚棋子摆放在上的棋盘。

三枚黑子占据了一边的三个星位,一枚白子落在棋盘的正中央——天元。

怔了下,黄少天的思绪忽地一下子飞到了两年前的那天。

他在回忆中和那人对弈,想着对方的每一手棋,想着自己应对的每一手棋,计算着属于那盘棋的无限可能性。直到棋室另一端的房门发出吱呀一声,被打段思绪的黄少天抬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虽然两年的时光让那张脸上多了些成熟的影子,但气质依旧。一样颜色深邃的双眸,一样淡色的双唇,一样漫不经心地微笑,举起的手还是天生和棋盘棋子般配的好看,指腹透着微微的淡粉颜色。

唯一不同的,便是那张脸上仿佛看到多年好友似的神情,安静而温暖。

 

阳光洒满装潢古朴的棋室,十八岁的少年对着十五岁的黄少天微笑:“好久不见了,黄少天。”

 

回忆戛然而止。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黄少天拉回了现实,因为对方的节奏实在是太急力气又太大,黄少天实在担心等刷完牙自己的门板就会被迫换新,只好带着一嘴的牙膏沫去开门。

他跑过去手速飞快地拧动门把手,而外面的人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状况,因为惯性噗通一声直接趴在了黄少天宿舍的玄关地板上。

“黄少你也太急了吧!”用双手撑起上半身,郑轩望向嘴角粘着牙膏沫的黄少天。

“明明是你都要把门敲坏了,怎么变成我着急了?再说我的速度你也不是不知道……诶诶说回来到底什么事啊?”

黄少天把郑轩从地上拉起来,随手扯了一张面巾纸擦擦嘴角,转头问道。

郑轩的性格可以说是整个职业围棋界有名的,几乎很少有着急的时候,哪怕是在下棋的时候处于不利形势,也最多自己默默用口型念上一句“压力山大”。而能让这个总是看起来没什么干劲的郑轩也着急起来的,必然是什么大事。

“出大事了,黄少你快看!”从地上捡起来那张刚刚被自己压得皱巴巴的报纸,郑轩用力将印有“围棋之家”四个大字的纸制品展现在黄少天的眼前,只是一时着急距离没掌握好,差点直接糊了蓝雨王牌棋手一脸。

伸手将几乎要和自己贴面的报纸推开一点,下一秒,一排醒目的大字一个一个排着队跳入黄少天的视线。

 

棋坛斗神叶秋七段宣布退役。

 

砰——

深水炸弹。


TBC




一点点文中围棋背景的补充

叶修和黄少的第一局是让子棋,在围棋中根据对弈双方的差距,实力较差的一方可以执黑棋先行在棋盘上摆子,标准的让子会首先摆在星位上。双方差距越大所让的子就越多,一般是2-24子不等,尤其是对于初学者来说,可以最多让到36子

星位简单来说就是棋盘上用大黑点标注的位置,而棋盘最中央的那个叫天元

关于段位,围棋最低可以从业余级位开始,32级最低,1级最高。级位之后就是业余段位,业余1段最低,业余6段最高,我国规定须取得业余6段资格后才能打职业入段赛。以前围棋高入段年龄是20岁,所以有20岁前不成国手终生无望的说法,好像近些年放宽了,可以最晚到25岁,称为U25组。

不过文中叶修和黄少都是在十五岁正式入段啦~

看过棋魂的姑娘们应该都记得小光小亮想要升段是要打升段赛的,我国也有升段赛,但近年来升段赛打的人少了,想要靠升段赛升段很难,但如果在国际比赛上取得成绩是可以破格升段的。国际赛事冠军可以直升九段,中韩对抗冠军是直升七段这样。

围棋有句话是“金交银边草肚皮”,意思是围棋布局最好是从边角开始,而从中间天元开始的话,是非常考验棋力的,稍有不慎说是会全军覆没也不为过 _(:з」∠)_

依旧要说回棋魂囧,里面要是有人初手天元周围人就会露出一副“纳尼!”的神情,不过其实在我国古代,初手天元还是很常见的……不过那时候和现在规则也有不同就是了orz

那么大概就是这样了 _(:з」∠)_

如果有不妥的地方,还请指正!

评论(35)

热度(147)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