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与巫师科学恋爱的十条指南(02)

HP背景下巫师和科学家的故事

5.11修改,增加了无关紧要的500字 _(:з」∠)_



2、现在,给对方一个好印象吧

 

房间里,黄少天坐在魏琛和陌生麻瓜的对面,鼓着脸颊望着两个人,攥的紧紧的拳头放在膝盖上,好像在极力忍耐着。

“呃……少天,咳咳,事情是这样的。”魏琛在自己曾经学生审视的目光中以极其不自然的姿势咳嗽了一声。

“魏老大,说重点。”

“!”

面对言简意赅到反常的黄少天,魏琛不自觉地打了个激灵。

而坐在魏琛旁边的陌生麻瓜,自始至终都只是微微偏头,懒洋洋地用手撑着下巴,唇角勾起温润的弧度,望着立场颠倒的师徒两人。

而感受到麻瓜目光的年轻巫师,立刻不客气地回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下一秒,魏琛蹭地一步蹿到两个人之间,隔绝了“噼噼啪啪”的激烈视线,之后拿出魔杖晃了晃,极力绷住脸,说道:“总之……这次的任务的主旨就是‘让魔法变得更科学,让科学变得更魔法’!所以,作为受到麻瓜首相信任的科学家,和魔法世界首屈一指的巫师,两位要好好合作。”

“科学?!”听到这个单词,黄少天再也坐不住,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别闹了!是哪个家伙的脑袋里面养了黏巴虫吗?为什么不像照顾黏巴虫一样对待这项决定!我们可是巫师啊,要什么科学!”

“……唉,老夫也想像照顾黏巴虫一样对这项决定置之不理,但是没办法,这是魔法部长的决定,那个老头子说我不答应就做减薪处理。”魏琛叹了口气,十分无奈,“老夫上有老下有小,少天你就……委屈委屈吧。”

“滚滚滚滚滚,魏老大你怎么不委屈委屈。”

“你比较厉害嘛,青出蓝胜于蓝,当然归根结底还是老夫打底打的好。”

“那是,我可是很厉害的——”扬起头,黄少天完全没在意魏琛夸他的时候将自己也带了进去,一副骄傲的样子。但很快他便话锋一转,反驳道:“不过这完全不能成为我接受这个任务的理由。”

“有加薪。”

“我不缺钱。”利诱失败。

“你不答应小心部长发飙。”

“魏老大你才应该小心,神秘事务司司长的位置不太好坐吧,啧啧啧。”威逼同样失败。

“……”魏琛没辙了。

黄少天嘴角扯出个笑,转身摆摆手:“那么就这样啦。先拜拜呗魏老大,既然都出现了以后记得别再消失了偶尔出来聚一聚吧。”

然而就在年轻巫师踏出第一步的刹那,一个低沉柔和带着微微沙哑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快快禁锢!”

这个声音才不久前黄少天才听过,是来自那个陌生麻瓜的。

麻瓜开口了,这没什么奇怪的,但这短短几个字却困住了黄少天的脚步。

因为那是一个咒语,一个每个巫师都再熟悉不过的咒语。

但现在,这个咒语被一个麻瓜说出,而且发音清晰,字正腔圆,无可挑剔——只除了,门没有像接到指令一样落锁。

像是被电击一样,黄少天整个身体一抖:“麻瓜?”接下来他转回身体快速走过去,抬手拨开魏琛,挑眉望着依旧坐在椅子上的男人。

“或者你可以叫我叶修。”男人伸出手。

黄少天低头,视线落在向自己伸出的手上。

那是只掌心单薄、手指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如果他握着冬青木做材料、凤凰尾羽做杖芯成的魔杖,应该会很适合。

黄少天眯起眼睛,沿着那只手的指尖向上,一直到与名为叶修的男人对视。

而后,对方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微笑。

“我曾经有一根魔杖,它是冬青木做的,芯是凤凰尾羽,十三又二分之一英寸长。”

“……你……!”

“但是现在,更多的人叫我科学家。”再次眨了眨眼睛,叶修自顾自地上前,主动握起黄少天垂下的手,“那么,接下来的日子里合作愉快喽,黄少天先生。”

 

黄少天发誓,这是一场阴谋,一场骗局。

他要将背后一切肮脏的交易公布于众!

“但是协议已经生效了。”叶修拿起羊皮纸契约书,把上面属于黄少天的指印亮给他看。

“这是欺诈!不算不算!这是无效的!我要抗议!我要申诉!”

黄少天愤懑不平地瞪着叶修,劈哩啪啦抗议着。

就在刚刚,这个可恶的男人趁着自己不备,居然用掌心涂满印泥的手与自己的相握,然后恶意地引导让他的手掌按到早已准备好的用隐形墨水的写好的协议书上。

足以可见,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暗算!

但叶修完全不为所动,他慢条斯理地卷起羊皮纸交给魏琛,随后对着黄少天露出一个微笑:“对了,我有没有说过,其实不止是我的那个叫沐橙的朋友,我也是,一直想养一只豹猫。”

……fuck。

一瞬间,黄少天觉得,天底下一定不会有任何一个麻瓜或巫师,比自己眼前这个人更讨厌了。

 

3、接下来,调动起对方探知的兴趣吧

 

“只要可被观测,就可以被证明。科学就是这样,只是单纯地观测一切,包括日常生活,并进一步归纳,总结规律。”

“像现在这样?”

黄色的豹猫趴在电子秤上,圆圆的眼睛瞪着眼前穿着白大褂记录数据的男人,尾巴一甩一甩,在充分表达自己的不满:“原来麻瓜的科学就是让一只猫趴在称上测量它的体重吗?啊哈,那这样的话,我从七岁起就是个科学家了,因为我在生日时用全部的零花钱买了一百个巧克力蛙,测量他们的重量,看看是不是每一只巧克力蛙都是同样重的,确保自己每次花出的钱物有所值。”

说着,豹猫伸出爪子,按住从自己面前跳过的一只巧克力蛙就要往嘴巴里送,却在半途中被叶修一把按住。

“嗯,黄少天先生的确非常有科学精神,但现在我要说的是,猫是不能吃巧克力的。”下一秒,巧克力进了男人的嘴巴,“而且,猫也不会说话。”

伸手拍拍豹猫尖尖的耳朵,叶修从衣兜里掏出一块小鱼干递给对方,却被年轻巫师相当嫌弃的一把拍掉。

“我是一个在魔法部注册的合法阿尼玛格斯,不是一只真正的猫!叶修先生,我现在严肃地告诉你,你刚刚擅自夺走了我的私人物品,我有权起诉你!”挥舞着爪子,黄少天从秤盘上跳了下来,到完全落地时恢复了人形。

于是,他将刚刚的动作改为挥舞拳头。

“你当然可以起诉我,这是你的权利。但我想无论是麻瓜的法官还是巫师的法官应该都不会受理这个案件。”一边说着,叶修一边扯开一把卷尺,开始小心地测量年轻巫师的身高和身体各个部分的尺寸。

尽管不愿意,但已经签了协议的黄少天还是说服自己放下了拳头,以配合男人的工作。

不过在口头上还是可以战一战的,毕竟协议上可没说他们一定要关系融洽。

“哼,现在也是科学吗?”斜眼,黄少天对男人现在正在进行的工作表现出充分的轻蔑。

这些东西他只需要挥一挥魔杖就可以完成,可这个家伙非要自己慢慢的一件一件完成,简直就是效率低下浪费时间。

而且……太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太近了。

虽然在自己保持人形状态时,叶修一直都很谨慎,从没直接和他产生肢体接触,但黄少天本身就不是很喜欢与不熟的人靠得太近的类型,何况这个人还位于自己最讨厌的人的名单第一位。

想着,目光不经意间扫过那个人握着白色卷尺的手指。大概是为了方便工作,男人的指甲修剪的很整齐,透着微粉的肉色,微微露出的指腹也是同样的色彩。顺着微显的骨骼线条向下,便是腕骨突出的手腕,不像女人那样纤细,但却无比的精致。

……真是一双非常好看的手。

为什么这样一双手要长在这个人身上,简直……暴殄天物。

眼看着那双手即将带着卷尺覆上自己的脸,黄少天如梦初醒般地一个激灵,向后退了半步。

太近了。

现在这个距离,太近了。

总之,太近了。

于是,黄少天趁着叶修因为自己的动作而稍作停滞的瞬间,故意歪过头咳嗽一声掩饰刚刚的表情,嘟囔一句:“太慢了,麻瓜世界就是效率低下。”随后掏出魔杖,轻轻一挥,白色的柔软卷尺立即从科学家的手中飞脱,自动围着年轻巫师上下翻飞起来,而被放在桌子上的铅笔也站了起来,一跳一跳地在本子上记录数据。

“……哦,魔法果然还是很方便。”并没有追究年轻巫师刚刚的反应,叶修只是摸摸下巴,笑眯眯地望着黄少天。

待卷尺完成任务自动把自己卷成一卷跳回到抽屉中,黄少天看看自己的成果,之后转过头,颇为得意地笑道:“羡慕吗羡慕吗?嘛,你不是也曾经有过一把魔杖吗?冬青木,凤凰尾羽杖芯,十三又二分之一英寸,怎么不拿出来用用呢,叶修先生?”

“好问题。”顿了下,叶修点点头,“但我现在不想回答。”

“切。”

看着黄少天努嘴的样子,男人露出笑容,一边讲数据输入到分析软件中一边漫不经心地提议:“说起来黄少天先生不是从七岁开始就非常有科学精神了吗,不如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

“什么什么?我为什么要和你打赌,你有什么是值得我赌的吗?”

“又一个好问题。”将最后一个数字敲下,叶修转动转椅,面对不知道什么时候拆开一包盒装牛奶并且正在饮用的年轻巫师,双手交叠支起下巴,开口便是一如既往的惹人恼怒的懒散腔调:“我记得几年前,拉文克劳有位非常擅长魔药学的级长,不知道不小心中了谁的恶作剧,在早餐的时候喝下了掺有复方汤剂的汤,他的脑袋就那么在全校人面前变成了一只大小眼的猫头鹰。”

“…………………………………………等等,这个故事怎么听起来这个耳熟。”

“是吗?”叶修对着一脸不可置信的黄少天眨眨眼睛。

“而且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是——”

“嗯?”保持微笑的表情望着眼前的巫师,叶修低声问道:“我知道什么?”

“……靠”黄少天咬牙,眼珠转了一圈,最后也冲着叶修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许久,他深吸一口气,手拍上身后的桌子,一副凛然就义的样子:“说吧,你想赌什么!”

“这样,刚刚那个问题,我的魔杖到底哪里去了,如果黄少天先生你能告诉我答案,作为交换,我会实现你一个愿望。”

“你是童话故事看多了以为自己是圣诞老人吗,科学家先生。”

“科学本来就是最好的礼物。”

随手从笔记本上扯下一张纸,手指灵活地将其折成一只纸飞机,叶修把它向着黄少天抛去。

白色的纸飞机绕了一个圈,最后平稳降落到年轻巫师的脚边,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就像刚刚的阿尼玛格斯那样优雅。



TBC

评论(26)

热度(271)

  1. 舊時、彷徨Glow 转载了此文字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