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与巫师科学恋爱的十条指南(03)

HP背景下巫师与科学家的故事



4、现在,是不是已经有一点了解我了呢

 

黄少天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所见的两个身影都是模模糊糊的,只能勉强辨别出对方的高矮胖瘦。

他趴在被梦扭曲成磨砂玻璃一样材质的门旁,透过门缝看着里面。

他完全听不清门内的两个人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可他却隐约知道,这扇门是不可以被推开的,他绝对不能与他们见面。

但这是梦,他无法主宰的梦。明知道不能相见,但他还是停留在那,等待着,等待着。

终于到了故事的转折点,门内那个身量高一些的人转过身来,模糊的脸庞面对着他,在这个刹那,梦中尚是少年的黄少天发出一声惊呼,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因为紧张一直被揣在口袋中的记忆球被摆动的手臂带到了地上,发出“咚”地一声——在水淹一样模糊摆动的梦中清晰到可怕。

到底在惊讶什么呢?

只是看到了脸而已,为什么反应会这么大呢?

像是抽离般的,梦中黄少天的思绪非常清晰,但他的一举一动却不受控制。身体仿佛被操纵的提线木偶,灵魂却是远在舞台外的观众,就那么看着梦中的自己按照剧本继续下去。

就在他因为惊讶弄出相当大的响动的瞬间,门被高个子的男人推开。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黄少天十分确定,对方在视线和他对上的刹那表情绝不比自己好上多少——或者说更加糟糕。

男人开口,说了什么,但他一个字也听不清,何况那人在说到一半的时候忽然闭了嘴,之后转身头也不回地向着昏暗走廊的深处跑去。

随着他的脚步,男人的身形发生了奇特的变化。行走的姿势变为四脚着地,毛绒绒的尾巴从尾椎生长向上翘起,尖尖的耳朵在脑袋上立了起来,奔跑的步伐轻灵而优雅,像是一只猫……或者是豹子更合适?

而就在年少的黄少天想追上去的时候,屋子里矮一点的人忽然闪现在他面前,用身体隔断了他的视线,微微低头,注视着自己。

恍惚间,他注意到了对方因为动作而露出的袖子里面和胸前的领带是属于拉文克劳的颜色,那一片蓝色在模糊画面中如此清晰而强烈,以一种不让抗拒的姿态烙印在少年的视网膜上。

很快——又或许是很长时间,那个人对着黄少天弯起唇角,露出一个笑容,而后就这么光明正大地抽出魔杖对准他。

“——”

就在这时,一直遮挡着那人面孔的雾气有了变薄的趋势,但时间却没有给他半点机会。

熟悉的、却无法听见的咒语从那个人的口中喊出,黄少天只来得及看清那个人白皙的指尖和魔杖上的开裂的痕迹,便被一片白茫包裹。

 

梦醒。

 

黄少天坐在床上望着房梁上叼着不知是谁的来信歪头看着自己的猫头鹰流木,思考了一二三秒钟,呼啦一下掀开被子,一头扎进放满水的浴缸中。

在水下憋气三十秒,黄少天决定今天去找一个人。

被称为无事不知无事不晓的当今占卜大师,毕业于拉文克劳现在却在麻瓜世界混的风生水起的巫师,同时也是叶修故事中变成大小眼猫头鹰的那位主角——王杰希。

 

黄少天来到王杰希的办公室时,房间里静悄悄的,完全没有半点人类的气息。

他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办公桌上一只栩栩如生的猫头鹰标本上。

那是只相当漂亮的猫头鹰,羽毛柔顺地披在身上,双眼炯炯有神,仿佛还活着一样——啊,当然,也的确是活着的。

而且还活的相当滋润。

“喂喂,王杰希,有工作上门了,别装了。都是阿尼玛格斯你骗谁呢,你那副大小眼就是变了猫头鹰也一样。”黄少天围着猫头鹰转了几圈,伸出手去拍对方看起来手感相当好的头顶。

在他的手指即将碰到猫头鹰头顶那撮毛的瞬间,自从黄少天进门起就一直一动不动的鸟类忽然展开翅膀,挡开青年巫师的手,头也向上仰起,望着对方:“占卜一次最低消费100英镑,其他套餐你自己看。”

话音刚落,一台Ipad飞了过来,自己打开了锁屏,接着快要贴上黄少天眼球一样把详细的价格表推给他看。

“……喂喂居然搞这一套,王杰希你身为巫师的尊严呢!”黄少天一把推开那台马上就要贴上他脸颊的Ipad,大声叫道。

“巫师的尊严时刻在我的心中,不必拘泥于形式。”

黄少天瞪着猫头鹰那一大一小的眼睛,听着对方几乎不带感情色彩的声音,眨眨眼睛,忽然严肃起来:“为了金钱出卖灵魂的巫师啊,梅林是不会原谅的,除非——”

“除非什么?”

“你这次给我免费。”

“……驳回。”

“靠靠靠靠靠靠靠!你这么小气真的是拉文克劳吗!”

“科学家说物种是具有多样性的。”

“科学家?!”

“嗯,或者说是叶修,你也认识的那个。”

听到这,黄少天忽然哑了。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魏老大不是一再保证他和叶修签订的协议和两个人一起进行的实验是绝对保密的吗,怎么才几天就连王杰希这家伙也知道了?!

说好的神秘事务司呢,说高的最高机密呢,说好的隐私权益保障呢!

魔法部是个大驴子!

表情一沉,黄少天猛地回头望着墙边的壁炉,思考着自己要怎么质问魔法部的那群饭桶,但又忽然想到自己的目的还没有达成,于是猛地转过头,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人形的王杰希吓了一跳。

“我靠你下次能别忽然变形吗?!”

瞟了一眼对方,王杰希没有理他,开门见山地问道:“你到底来找我什么事,明明你对麻瓜世界一直敬而远之,今天居然会主动出现,真稀奇。”

“诶?我又不是第一天过来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魔法部让我——”说到一半,黄少天忽然用手捂住嘴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王杰希。

“让你什么?”话到一半忽然断掉,王杰希疑惑地问。

反倒是黄少天,忽然明白了什么一样兴奋起来:“你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你不知道!既然你不知道就好办了。”黄少天忽然一下子活过来一样,眼睛都亮了起来,但这样明亮的表情在他的脸上只停留了一秒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深刻的震惊、震惊,还有,震惊:“等等等等,你说你不知道……不知道?那、那你刚刚说叶修,还说我也认识,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次轮到王杰希的神情变得古怪,他先是用那双大小眼望着黄少天好一会,之后思考了很久要不要联系张新杰让他帮眼前的这个年轻巫师看看脑子,最后又试图揭穿对方其实是别的什么人喝下复方汤剂后跑来对自己实施的一个恶作剧。直到黄少天为了躲开他的魔杖和突然出现在他手中看起来很可疑的药剂变形成豹猫窜到天花板的吊灯上,一边用爪子紧紧抱着吊灯一边大叫道:“我真的是黄少天!不信的话我说个事你就清楚了!王杰希你六年级刚刚回到霍格华兹第二星期的早上,喝了一碗掺了一根猫头鹰羽毛的复方汤剂的肉汤,变成一只脑袋是大小眼的猫头鹰对不对?!对,没错,那其实是我干的!不过我得澄清下,那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个误会!本来我是打算变成格兰芬多的周泽楷,但配制的时候流木的羽毛不小心掉进去了!我本来打算扔掉那些汤剂,但第二天早上被不知道谁拿走了,还被倒进了拉文克劳餐桌上的其中一碗肉汤里,偏偏喝下的人还是你!怎么样你信了吧!”

——

刹那,寂静。

用力吸了几口气缓解刚刚因为话说太多语速太快造成的身体轻微缺氧状态后,黄少天好奇地向下望去,只见王杰希低着头,从他的角度完全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过了一会,站在办公桌前的男人动了动嘴唇:“哈……”

“……王杰希,喂你……”黄少天咽了口口水,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锁舌封喉!”

“靠靠靠靠靠靠王杰希你至于吗!我——唔唔唔喵唔唔喵喵喵喵——喵!”

舌头啪嗒一下黏在上颚,黄少天再没办法说出一个字,只能发出猫咪一样的呜咽声。

但好在黄少天是少数可以使用无声咒的优秀巫师之一——虽然以他的性格来讲,他更喜欢在出手之后补上咒语,因为他认为这样特别帅气而且具有魄力,只可惜现在的状况完全不允许他这样做。

转瞬之间恢复人形,黄少天抽出魔杖对着王杰希一挥,后者的双腿立刻黏在一起,随后整个人因为失去平衡噗通一下摔在柔软的地毯上。

双方动作又是瞬间的停滞。

一秒,两秒,三秒——

麻瓜屏蔽。

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对身处的房间同时使用了这个魔法防止麻瓜接近,随后——啪!

绚烂如烟火一般的魔法在小小的屋内瞬间炸开,纸张随着两人的动作翻飞,看起来价值颇为不菲的巨大花瓶炸裂开来,之前那台会自己行动的Ipad在乱战中四处躲闪,最终一道闪光划过——轰!

之前被黄少天以豹猫形态当做躲藏地点的巨大吊灯忽然落地,在地板上砸出一个深深凹陷的坑,发出巨大的声响,伴随着无数尘土飞扬。

“咳……咳咳咳咳咳……”王杰希挥舞手臂赶走周围的烟尘,等到视线清晰时,只见房间对面的窗子不知道何时被人打开,窗帘被风鼓起,豹猫的影子在白色布料上闪了一下,便再也不见。

 

没有从王杰希那里问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反倒变得不能说话,黄少天相当懊恼。

不过好在今天一早收到的那封信是叶修送来的,告诉他今天会有学生来拜访,所以实验暂停一天。

不用见那个男人也不用被当做实验体,这本应该是相当美好的一天,但都是因为对方昨天威胁自己的话(虽然今天自己在情急之下和当事人承认了)和那个奇奇怪怪的梦,变得相当糟糕。

他不想维持这个样子回到霍格华兹,也没有心情去和魔法部理论。

黄少天趴在房顶上,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想着自己也许可以去找目前同样在麻瓜世界居住的好友喻文州,但一转念,以对方那个恶魔一般的性格,绝对会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然后地抓住自己刨根问底,说不定还会用闪回前咒看看自己到底用魔杖干了什么。

……好可怕,还是不要了。

那还能做点什么呢,难道就这样在这里四十五度仰望这灰沉沉好像随时会下雨的天空,做一只文艺猫吗?

答案当然是不!

身为一名优秀的巫师,黄少天绝不会浪费他生命中每一分每一秒,于是黄色的豹猫开始在城市中游荡,在高高房顶上跳跃,越过一幢又一幢建筑物,最终来到了他前几天一直进出建筑物——叶修所在的研究所。

既然不能从别人那得到情报,那就自己亲自去好了。

反正阿尼玛格斯一向都善于隐藏,尤其自己的变形还是走路无声无息的生物。

 

豹猫按照记忆轻巧地跳下房顶,落到他与叶修第一次见面时的阳台上。他藏在窗帘的影子里,露出小半个脑袋向内望去。

窗子没有关,黄少天可以清楚地听到那些看起来没有比叶修小几岁的学生们颇为热闹的讨论声,还有其中男人那相当具有特质的低沉柔和的声音。

他们一开始在说苹果与牛顿的故事,慢慢变成了地球和太阳的故事,之后延伸到了银河系,再接下来到了全宇宙。但即使是那么大的一个世界也没有将叶修与学生们的谈话囊括,黄少天听见他们开始讨论另一个宇宙的故事——叶修说两个宇宙就像是一块布料上的两个花纹,很近、但又很远,他们永远都不会交汇,但如果有一天奇迹发生了,他们不小心相遇了,那也许会成为新世界诞生的起点,亦或是两个世界毁灭的终点,无法预料的世界,无法预料的存在。

但无论如何,任何事物都是由基本的粒子拼接而成,原始的、现代的,无机质的、有生命的,不同国家的人、不同信仰的人、拥有不同生活的人、甚至是在不同世界的人,他们都是相同粒子的拼接体。

也许在在另一个宇宙中,有着另外一个银河系,在那个银河系里,同样存在着一个太阳系,其中也有一颗叫做地球的蓝色星球,另一个我们就在上面生活,和这里相同,又或是不同。

这是与魔法完全不同的事物,甚至可以说是背道而驰的,但黄少天却觉得自己好像坐在霍格华兹里听听着魔法课程,那些神秘的、古老的、不为常人所知的秘密。

忽然,房间内叶修的声音被打断,一个戴着眼镜男孩望着他的教授,认真地提问:“叶修老师,虽然知道这样的猜测是有理论依据的,但听起来还是像魔法一样,您是不是也这样想过呢?”

屋内男孩的话音一落,窗外的豹猫立刻竖起了耳朵,一双眼睛也变得警惕。

闻言,对于教授这个头衔来讲相当年轻的男人只是笑了笑,随后从容不迫地点点头,答道:“其实科学和魔法的分界线远没有常人想象的那么分明——当然,嘘,我知道,罗辑你是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从不相信魔法,我也不会在今天和你探讨魔法是否存在这个问题。”

那你要说什么呢?

如果是从前的黄少天,恐怕早就要跳起来反驳了,但刚刚听过叶修那一番奇怪的理论后(虽然只是听懂了其中不那么科学的一小部分),年轻的阿尼玛格斯没有一丝焦躁,只想知道对方会怎样回答。

没有让他疑惑太久,屋子里的叶修便开始了另一场讲述:“罗辑,还有其他人,我们都知道在中世纪教会控制最为严厉的时候,科学家是被当做异端审判的——像是对待那时的人们认定的男巫和女巫那样,火刑、焚烧,用最为恐怖恶死亡方式逼迫他们认输。我想布鲁诺的故事你们都听过了,那个为了维护日心说而被烧死在罗马的鲜花广场上的科学家。如果他是真的是一个男巫,可以使用魔法,是不是就可以拯救自己了呢?很遗憾,他是个科学家,虽然他支持的理论在当时的人们看起来像是魔法——而且是相当大逆不道的禁忌魔法,他也依旧只是个科学家。从那时开始过了这么多年,虽然现在的科学家已经不会被当做异端审判了,但依旧有许多的理论和成果被人轻视,说那些看起来就像魔法。那么现在我想说的是,科学是观测,是绝对客观的,在你没有亲眼看到前,一切都是可能发生的,为什么就一定断定没有魔法呢?像是被关在箱子里的猫,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死去了?也许一直以来,每一位科学家,每一位自然科学的研究人,他们就是这个世界的巫师,他们的思想便是可以改变世界的魔法。何况——”

说到这,叶修的话锋一转,他的目光扫过窗子的方向,露出一个懒散的微笑:“也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巫师和魔法呢?也许这间屋子的窗外现在就有一个巫师在看着我们呢。”

男人的尾音轻飘飘的,像是一片羽毛,悄然划过黄少天的耳畔。

痒痒的。

在一片和谐的笑声中,讨论继续进行了下去。而窗外的黄少天却还没有离开,即使那些内容已经完全在他所能理解的范围之外。

 

也许是时间太长了,也许是午后的天气太过温柔,又或是男人那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的关系,慢慢地,黄少天觉得困倦起来——像是猫咪在好天气里一样,舒服的困意包裹着他,软绵绵地将他拉入梦境。

不知道过了多久,黄少天感觉到有人站在自己的面前,面带微笑地注视他。

一个激灵,豹猫醒了过来。

年轻的巫师睁开眼睛,忽然发现天上的阴云早已散开,悄然降临的夜晚带着一轮皎洁的弯月爬上了天空。

黄少天抬起头,望着眼前一如既往笑得漫不经心的、懒洋洋的男人,歪歪头。

一根看起来很好吃的小鱼干被递了过来:“要试试看吗,很好吃哦。”

黄少天没有回答,他深吸一口气,发现作用在他身上的咒语早已失效,于是年轻的巫师伸展四肢,在月光下变回人形。

宽大的巫师袍子被夜风吹起,黄少天向后退了一步,尽量将男人的整个身影看得更加清晰,结果却是月光将他的影子拉的长长的,一直延伸到对方的脚下,仿佛与其相连。

他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终于开口:“其实我们以前认识吧。”

一个肯定句。

他不是来找他确认的,只是在陈述一个连自己都不记得的事实。

“……”对此,叶修的身形顿了下,但很快就恢复了一直以来的模样。

他上前一步,伸手,帮年轻的巫师整理好被吹乱的衣领,随后笑着摇摇头:“不,从来没有。”


TBC

评论(20)

热度(251)

  1. ぎょうGlow 转载了此文字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