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与巫师科学恋爱的十条指南(04)

HP背景下巫师和科学家的故事



5、试试无伤大雅的小游戏吧,因为巫师总是有一颗旺盛的好奇心

 

那天晚上,黄少天少有的失眠了。

只要闭上眼睛,梦中身穿有着拉文克劳标识长袍的陌生人便会出现在脑海中,然后,从握着有着开裂痕迹魔杖的白皙指尖开始,一点一点变得清晰。

他站在陌生男人的对面,视线沿着对方的手臂一路向上,抬头,却猛地发现那张本来模糊的面孔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叶修的。

漫不经心的、慵懒的、一手夹着正在燃烧的香烟,一手放在白大褂的衣兜里的叶修,微笑着看着自己。

男人向前一步,黄少天下意识后退一步,因为莫名的慌张,衣兜里被体温温暖的记忆球跳了出来,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黄少天低头,却看到自己身上黑色袍子的胸前绣着格兰芬多的徽记,领带也变回了曾经熟悉的颜色。

不知不觉变成十三岁少年的巫师重新抬起头,这一次,落入他视线中的依旧是男人一成不变的笑容。

对方伸手,帮他整理了下被夜风吹翻的衬衫领,而后摇摇头,说道:“不,从来没有。”

在并不漫长的夜晚,这一小段影像在黄少天的脑海中虚幻了无数遍,直到年轻的巫师终于昏昏沉沉陷入睡眠。

 

魏琛惊异地发现,自己曾经的学生和叶修之间的关系好像忽然被施了魔法一样,忽然变好了。

这里的变好是指最近黄少天非常积极地每天按时去实验室报道,主动配合实验不说,还经常向叶修提问。

不管提问的内容是什么,总之按照其他人来看,确实是变好了。

“你到底把少天怎么了?”麻瓜开设的酒吧里,魏琛坐在吧台前用一副格兰芬多看斯莱特林——或者反过来——的眼神看着叶修,“你用那个什么科学改造他了吗?!”

“那不是用混淆咒更方便?”坐在现任神秘事务司旁边的男人接过酒保递过来的冰水,笑道。

“别扯了,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你又不是黑巫师。”魏琛大笑。

“但我是科学家。”叶修正色。

“……什么?”

耸了耸肩,叶修将杯子里冰凉的液体一饮而尽,说道:“巫师们不是一向认为科学家是远比黑巫师要糟糕多的存在吗,各种意义上。”

“……”沉吟片刻,魏琛颇为认同地点点头:“对,没错,尤其这家伙还是个有黑巫师潜质的科学家。”

“不。”微微摇头,叶修用食指抵住双唇,压低了嗓音,说道:“真正可怕的,是一件很平常的、每个人都有的东西。”

“哈?”

“去下洗手间,回来告诉你。”笑着拍拍魏琛的肩膀,叶修慢悠悠地离座,消失酒吧嘈杂的人群中。

然而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过去了,叶修还是没有回来的迹象。

魏琛望着眼前的酒保,思考思考再思考,最后还是忍住强烈的不适应,极力自然地去和这个麻瓜搭话:“你们这的洗手间很远?”

“嗯,先生你说什么?”因为周围的杂音太大,酒保并没有听清楚魏琛的话,于是他探过身去,大声询问。

无奈,魏琛只好又大声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题。

终于成功听到了巫师的问话,酒保先是一愣,随后露出职业笑容,回答:“不,只要从那边出去,直走左拐就到了,先生。”

“啊?可是刚刚和我一起的那个人……”

“先生如果你问的是你的同伴的话,他已经离开了。”露出了然的神情,酒保脸盲打断魏琛的话解释道。

“……什么?”

“嗯,那位先生十五分钟前就已经离开了。”笑着点点头,酒保想起来什么一样,递给魏琛一张便条:“这是您的同伴留给您的。”

皱眉,展开被折叠在一起的便条,只见上面写着:

我先走了,记得结账。

PS,刚刚你不是问我最可怕的是什么吗,现在公布答案:好奇心。现在你正在为你的好奇心付出价值为约等于25英镑的代价,小心下次不止25英镑。

再PS,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

落款是相当潇洒YX两个花体字。

望着手中的便条出了一会神,魏琛用力拍了一把桌子:“Jerk!!!”

 

第二天一早,当地的早报上出现一条报道:神秘事件!当地XX酒吧于昨夜惊现神秘生命体,可凭愤怒隔空捏爆一打啤酒罐,据目击人称极可能是外星人降临!

“看!这就是我为什么讨厌麻瓜的原因!!!”实验室里,一手捏着报纸一手“啪”地拍在桌子上,黄少天大叫道:“麻瓜们永远都是这样,对自己了解范畴外的事情全部一口否定,然后拼了命的往自己的常识上靠!只要超过了他们的理解范畴,就全部简单粗暴地判定那些全部是异端、怪物!他们宁可把魏老大想象成ET也不愿意承认巫师的存在!”

“比起接受难以理解的事物,安逸地享受现在固有的生活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更好吧。”听到年轻巫师的抱怨,拿着数据分析报告单的叶修笑了笑,顺手又翻过一页,补充道:“而且不仅麻瓜,巫师也是如此。”

挑眉,黄少天抽出魔杖轻轻一挥,刚刚还在他手上的报纸飘了起来,下一秒,将自己撕得粉碎。

还带着油墨味道的纸屑纷纷扬扬落在地上,踏着这些碎片,年轻的巫师走过去,骄傲地扬起头,像是受到挑战一样:“好吧,我不否认这句话的正确性,但不管怎样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麻瓜和巫师,永远不可能互相承认、和平共存。”

抬头与巫师对视,叶修安静地听着他的每一个字音,然后放下了手中的报告。他从口袋里取出一支香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空心烟圈,眼带笑意地望着对方:“从过去到我们谈话这一刻为止,我认同你的话,但以后的事,谁知道呢。就像一个星期前,你能想到自己居然会和一个科学家合作吗?”

“…………哼…………靠靠靠靠靠,人生总有意外!”

“意外总是必然。”

“闭嘴。”

“真稀奇,从霍格华兹建校至今,在其中就读过的学生里最有名的话痨居然让别人闭嘴。”

“…………我只不过是语速快了点好不好!书上说语速快的人都比较聪明,喂喂你那什么眼神,你有意见吗?!再说我让你闭嘴不行吗不行吗?我承认我话多但只这是个人习惯,反倒是你叶修先生,就没人说过你的每一句话都有把人惹怒的力量吗?你的每一句话简直就都是一个不可饶恕咒!你——等等等等,混蛋,又来了!”

反击到半路,黄少天的神情骤变。他咬着牙望着叶修,眉头紧锁,仿佛非常烦恼一般:“又是……这样。”

“嗯?”漫不经心地用鼻音哼了一声,没有理会年轻的巫师,男人转过身去,继续研究起那份报告。

 

是的。

又来了,又是这样。

那种漫不经心的口吻,漫不经心的态度,还有同样地面对自己漫不经心的表情与动作。

从见面的那天起,男人就一直透露着种种可疑的地方,但却从来没有掩饰,一直都大大方方的,把矛盾展现给他。

他知道他入学时坐在分院帽下整整半个多钟头,他知道他是整个霍格华兹校史中有限的一年级就可以参加魁地奇比赛的巫师之一,他知道他在二年级的魔药课上差点把整个教室炸成废墟,他知道他在三年级时把格兰芬多的胖妇人弄到尖叫着逃跑……他知道他许多,而他却对他一无所知。

而从那天晚上自己单刀直入地询问后,自己的每一次试探和突破都被男人不着痕迹的避开了。

他在说谎。

这个清晰的认知让黄少天感到焦躁。

他是一个性格干脆利落的人,现任上司对他评价也是“行事冷静,出手准确迅速,是一个十分优秀的傲罗”,而黄少天的确一向如此,他喜欢甘畅淋漓的、抓住机会便一举击溃的战斗,无论是日常还是课堂、或是任务。

但叶修的出现却将一切都扰乱了。

男人于他像是空气中缭绕的烟雾,看似清晰,然而一挥手,却又什么都抓不住。

但是,想知道,放不下,想知道。

关于自己,关于叶修。

一瞬不瞬地盯着不远处男人削瘦的后背,黄少天咬牙:“叶修先生,我想知道吐真剂和摄神取念你更喜欢哪个。”

并没有回头,甚至连思绪都没有被打断,叶修十分自然地接下去:“作为合作人,协议上明确规定绝不可以做出伤害任意一方的举动。”

“这可不算人身安全危害,只是合作者之间的相互了解。”

“哦……”点点头,男人终于有了反应。他转过身对着黄少天弯起唇角:“你就那么想知道我以前是不是真的认识你?”

“如果换做你是我,想想,一个从来没出现在你记忆中的人反复的表现出他曾经认识你的迹象,你会怎么想,叶修先生?况且,我觉得不管是麻瓜还是巫师,一个人都有权知道有关与他的一切。”

连续几天下来疑问与情绪的累积到了顶点,黄少天立即抓住了矛盾的爆破点予以反击。

现在,他只需要等待叶修的回答。

而且他完全不担心对方会回避,因为他察觉到自从男人再次转身看向自己的时候,机会已经降临。

果不其然,在听到自己的话后,叶修甚至连思考都没有就点了点头。

但这种看似胜利的状况并没有持续太久,下一秒,叶修开口:“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

“什么?”

“从现在开始,到你找到你认同的真相为止,我对你说的每一句都是谎话。”

“不,不用那么麻烦。”摇摇头,黄少天死死盯着叶修,目光凛冽而澄澈,尖锐而明亮,“这个游戏只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那天你对我说你从来没有认识我,是谎话吗?”

怔了下,仿佛没有料到对方会如此单刀直入,叶修眨眨眼睛。几秒钟后,他恢复了的神情,懒洋洋地点头:“是。”

“很好,那么第二个,你现在的确是在说谎吗?”

“是。”

随着叶修的语音在空气中飘散,黄少天露出了张扬而骄傲的笑容:“是我赢了。”


TBC


叶修提议的游戏原型是说谎者悖论。

以下引用自百度百科:

西元前6世纪,克利特哲学家埃庇米尼得斯(Epimenides)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所有克利特人都说谎。

这句话之所以有名在于它没有答案。因为如果埃庇米尼得斯所言为真,但这跟先前假设此言为真相矛盾;又假设此言为假,那么也就是说不是所有克利特人都说谎,自己也是克利特人的埃庇米尼得斯就不一定是在说谎,就是说这句话可能是真的,但如果这句话是真的,又会产生矛盾。因此这句话是无解的。

偶然看到这个问题发现不对,“如果埃庇米尼得斯所言为真,那么克利特人就全都是说谎者,身为克利特人之一的埃庇米尼得斯自然也不例外,于是他所说的这句话应为谎言,但这跟先前假设此言为真相矛盾”没有问题,于是接着假设这句话是假的,但是并没有矛盾产生。“所有克利特人都说谎。”的否定是“存在至少一个克利特人不说谎”,由于克里特按照常理来说不只有一个人,虽然埃庇米尼得斯说谎,但是存在至少一个人不说谎还是可能的,这并不产生矛盾。

可以构造这样一个命题:“我在说谎。”这就是一个自我指涉引发的悖论。

引用完毕(。

叶修大大本来想把黄少绕进去,结果……玩脱了 _(:з」∠)_

评论(25)

热度(198)

  1. 舊時、彷徨Glow 转载了此文字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