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与巫师科学恋爱的十条指南(05)

HP背景下巫师与科学家的故事

 


 

6、是助攻上场的时候了

 

 

 

一旦最初的线索被抓住了,随后的一切都理所当然地被发现,仿佛只要触碰了大陆的边缘,便可以顺着海岸画出新世界的整个轮廓一样。

 

得到答案的黄少天忽然觉得自己整个世界瞬间都变了,各种叶修曾经存在于自己生活中的痕迹从不经意的角落里钻出,像是被遗落已久的珍珠,经过漫长的沉寂,在蚌壳打开的瞬间再次在海底熠熠发光。

 

曾经坐过的教室角落里,有着写有“YX”潇洒字字体的旧课本,而其上除了男人留下的名字缩写,还有自己的笔迹;翻出学院的剪报,在自己第一年参加魁地奇比赛的纪念照片的一角中,有着年少时男人的身影,还在对照片外的自己微笑;学生会的资料室中,意见征集薄上还有自己的留言,投诉叫做叶修的学生会会长滥用职权……每一分每一秒,黄少天在霍格华兹的各个地方发现着岁月留下的证明,他惊异于自己居然对此毫无印象,更惊讶于这栋建筑物中这些痕迹居然就这样被人遗忘。

 

虽然不想承认,但毫无疑问的,十年前的叶修、身处霍格华兹的叶修、身为拉文克劳的叶修,是一个优秀的巫师。

 

同自己一样,一年级的时候破格进入魁地奇球队担任找球手,为自己的学院赢下三连冠;每一学年的结业成绩都是O,教授们给他的评价全部为“除了性格无可挑剔”;凭借着出色的学识与行动力,带领拉文克劳整整三年得到学院杯,同时毫不意外地带走了霍格华兹赋予学生相当之高荣誉的特殊贡献奖……

 

只是翻看着那个人的履历,都似乎可以看到当年还是少年的叶修,意气风发地走在霍格华兹的走廊上,随着他的动作,属于拉文克劳的睿智蓝色在代表神秘的黑色巫师袍下若隐若现。即使从那时起,他的每一句话就已经有了不可饶恕咒的威力,但身边依旧时刻围绕着追随者和崇拜者,也许还有嫉妒者。

 

叶修是一个拉文克劳,聪慧而敏锐,但又有点像一个格兰芬多,勇敢又无畏。他几乎可以想象到如同星辰闪耀一样的少年,背负了多少人的目光和希望,在巫师的世界冉冉升起——直到那一天,一切都结束了。

 

没有影像记录,也没有照片,只有干巴巴的几个字诏告着终结——退学申请人:叶修。

 

之后,年少的巫师便彻底地从这个世界中消失了,同时带走了属于另一个人的一部分。

 

 

 

“——所以说,你记不记得那个叫叶修的啊。”

 

喻文州的房间里,黄少天趴在沙发上,向着对面的房间主人长长叹口气。

 

虽然王杰希明显认识叶修,但经过上次之后他短时间内都不想去见那家伙还有那台Ipad。黄少天想了又想,虽然魏老大也可能知道叶修的事情,但他在这方面从不多谈,甚至还主动帮着男人坑了自己签下协议,所以把曾经的老师也排除在外;至于其他人呢,虽然熟是熟,但当他刚刚起头的时候对方不是立即打段就是闭口不谈,偶尔遇到那么两个比较好说话的又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什么?你说去问周泽楷?别扯了,问他还不如直接问叶修,因为那家伙几乎不说话啊,说话也都是单音节,简直就是把沉默是金演绎到了极致。

 

所以,最后想了又想,黄少天还是觉得和自己同级的好友、同时还是当年自己魁地奇球队队长的喻文州是最合适与之探讨的人选。

 

“嗯,记得啊。”停笔,喻文州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对着黄少天颔首。

 

“哦哦哦哦哦哦那你记不记得我和他原本是认识的!!!”

 

“嗯,你们那时候关系还蛮要好的。”^_^

 

“什、什什什什……什么?!”

 

“嗯。”^_^

 

“……队长你能不能换个表情。”

 

“好啊。”^_^

 

“……………………哪里换啦!”

 

“你到底想说什么,少天。”收起笑容,喻文州换上严肃的表情,把已然偏离主题的对话拉回到轨道上。

 

“呃……我是说,既然队长你知道,那你知不知道当年他为什么退学?”用明亮的双眼望着自己的好友,而后黄少天摇了摇头,周琦眉毛,相当苦恼的样子:“而且干脆,叶修好像彻底脱离了巫师的世界一样。”

 

“不是好像,是的确。”

 

“你知道!”

 

“嗯。”点点头,喻文州忽然又恢复了笑容,望着用求知的眼神望着自己的黄少天,一字一顿:“但是,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

 

“既然你认识当事人,为什么不直接去问呢?”

 

“…………靠。”提到这个,黄少天忽然觉得一股火气从心底窜了上来。脑海中莫名浮现出男人漫不经心的笑脸,年轻的巫师咬牙切齿道:“靠靠靠靠靠靠,他要是肯告诉我,我就不用在这了!”

 

“你问过了?”喻文州挑眉。

 

“………………算是吧。”

 

“哦——”针对黄少天正是回答前的一串省略号,喻文州意味深长地发出一个单音节,接着拄起下巴笑眯眯地看着对方。

 

一秒,两秒,三秒——

 

“算啦我线走了,队长拜拜!”忽地,仿佛经受不住那目光,黄少天蹭地一下站起来,头也不回地从窗子冲了出去——以一只豹猫的姿态。

 

 

 

事情好像在一瞬之间陷入了僵局。

 

夜晚,黄少天躺在床上,眼巴巴地望着天花板。

 

这种感觉实在不好,他讨厌现在两人之间粘乎乎暧昧不清的是陌生人又不是陌生人的关系,但是想要将这一团糟理清又需要找到关键点。

 

得找到那把钥匙。

 

但现在是完全无从下手的感觉。

 

虽然说找当事人问个明白是最直接最简单的方法,但黄少天现在也不知道在和叶修叫着什么劲儿,只是单纯的觉得如果自己去问了,就输了。

 

抬手“咚”地一下砸在墙壁上,然而因为太过用力弄得镶嵌在着的置物台都跟着一震。

 

随后——唰啦啦啦啦啦……

 

上面被主人遗忘了很久的书本噼里啪啦报复一样掉在黄少天身上,因为太过突然,他甚至来不及抽出枕头下面的魔杖施展一个漂浮咒,只能在床上抱着脑袋滚来滚去嗷嗷直叫。

 

好不容易等到最后一本书安全地在黄少天的肚子上安全着陆,他的身上已经盖满了书本。

 

长长出了一口气,伸手拂开满身的纸制品,刚想要爬起来的巫师忽然听见轻微的响动。

 

骨碌碌——骨碌碌——

 

像是什么滚动的声音,就在自己的上方——

 

“咚。”

 

一根有着长长裂痕的魔杖落到黄少天的脑袋上。

 

 

 

对角巷的奥利凡德魔杖店里,年迈的魔杖制作人仔细端详着被送来的有着长长裂痕的魔杖。

 

阳光透过小小的窗子落在老人的指尖上,光柱里的灰尘在许久无人使用的魔杖上跳跃,激起细小的光晕,为其镀上了一层的金黄的色彩。

 

老人的手划过那条疤痕一样的裂纹,随后摸了摸下巴。

 

“冬青木,凤凰尾羽,十三又二分之一英寸长……嗯,这是我在十六年前卖出的一根魔杖。”说到这里,他抬头,望着站在一旁神情紧张仿佛在等待审判的巫师,笑道:“年轻人,你从哪得到它的?”

 

“……”微微沉默,黄少天并没有回答老人的问题,而是反问道:“这根魔杖曾经的主人,名字是叫叶修吗?”

 

瞟了一眼一旁的年轻巫师,老人将魔杖交还给他,同样反问道:“为什么你不亲自去问问呢,年轻人。”

 


 

TBC

 


 

那个……这篇会收录在CP16的一个突发本里……有兴趣的姑娘请戳链接 _(:з」∠)_

 

http://yupian529.lofter.com/post/264012_6fe8cba

 

微博:http://weibo.com/3537165724/Cis7Wj1M0?type=comment#_rnd1432005555723

好了……我滚了 _(:з」∠)_

评论(15)

热度(158)

  1. ぎょうGlow 转载了此文字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