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与巫师科学恋爱的十条指南(08 完结)

HP背景下巫师和科学家的故事


9、差不多到了一起讨论未来的阶段了

 

所幸霍格华兹足够大,再加上十六岁的叶修给了黄少天一份活点地图,他才能顺利避开喜欢到处乱窜的十三岁的自己。

“苹果派,要来一块吗?”从口袋里掏出被纸包的好好的、还冒着热气的食物,叶修对黄少天挥挥空着的手。

在这段时间里,十六岁的少年对这个来自十年后的好朋友表现出了几大的兴趣,基本上每天都要来拜访他——当然,他也必须来,因为他正担当着这个比自己大七岁男人的饲养工作。

拿过放在桌子上的苹果派,黄少天三口两口把食物吃光,之后摸了摸肚子,转过头,特别真诚地正在出神似的盯着自己的少年说道:“嗯,我想……我是说,下次我们能带点咸的东西吗?”

“……诶?”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叶修拄着下巴露出惊讶的表情,“可是你说你想顿顿都只吃甜品啊,最好能一辈子都淹没在巧克力蛙的海洋中。”

“……我说过……吗。”

“嗯,说过,所以,吃吧。”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丢给黄少天,叶修笑眯眯地望着对方,“特别招待,不用谢。”

低头,再熟悉不过的包装映入眼帘,那是曾经自己用所有的零花钱买来的陪伴着自己整个夏天的上百个巧克力蛙的兄弟姐妹其中之一,想起这几天自己吃到的各种香甜到发腻的派,黄少天差点直接抽出魔杖把这个小东西烧焦,最终,他忍了再忍,说了一千遍不要和小孩子计较,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谢谢……你全家啊。”

“十年后的大少天,你比现在有礼貌多了。”点点头,少年露出一个看似赞许实则欠抽的表情,之后就一动不动地盯着黄少天。

“看我干什么,你该不是到现在才对我产生怀疑吧?”被盯得浑身不自在,黄少天耸了耸肩膀,向着椅子后背靠了靠。

“不……只是在想,真神奇啊。”

“什么真神奇?”

“人会长大……”

“………………你脑子没秀逗吗?人当然会长大!还是说科学家的脑回路都异于常人?”

“……第二次。”顿了下,年少的叶修伸出抬起手,在黄少天面前比出两根手指。

“什么第二——!”倒吸一口凉气,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青年猛地倒吸一口凉气,反射性地抬手捂住嘴巴,对着叶修眨巴眨巴眼睛。过了一会,他偏过头咳嗽一声,拆开那只自己本应该很嫌弃的巧克力蛙丢进嘴巴里,“其实,我以前被人说不像巫师。”

“转移话题太生硬了吧。”拄着下巴冲着表情完全不自然的黄少天笑笑,叶修揭穿了对方。

“嘛……”也不在意,黄少天只是自顾自地继续,“因为我七岁的时候买过100只巧克力蛙,一只一只称量他们的重量,看看他们是不是都一样重,就因为这样,周围的大人都觉得我不像巫师。”

“那像什么?”

“当然是科学家呀。”

一怔,随即点点头,又摇摇头,叶修说道:“我觉得很像科学家,也很像巫师。”

“为什么?”

“因为都足够古怪。”

“……噗。”没忍住,发出短促的笑声,黄少天歪头望着眼前自己记忆中没有的带着稚气与锋芒的少年,点头表示赞同:“这倒是事实。”

“嗯……”拉长了调子,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微微沉吟之后叶修忽然看向黄少天:“十年后的我,到底有一份古怪,还是两份?”

难以言喻的静寂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但因为暖黄色阳光的晕染并不寒冷,而是带着缓慢的温暖,从指尖开始,攀上脊椎,蔓延至全身每一个角落。

来自未来的巫师望着十年前的好友,视线落在他漆黑的眼眸中,那里有与他年龄相符的骄傲和狡黠,也有与他年龄不符的深邃和智慧——就像十年后的他。

想起刚刚到来的那个夜晚,十三岁的自己声音清亮地对对方说“我来做你的保密人”,黄少天的长长叹了一口气。

“叶修。”

“嗯?”

“你觉得……魔法是什么?”

“诶……?”虽然感到奇怪,但少年在对方的注视下,咽下了吐槽的话,回答道:“魔法就是魔法。”

“那科学呢?”

“……”微微沉吟,叶修半阖双眼,过了很久才抬起头来,迎向黄少天略带审视的目光,笑着答道:“是世界。”

大抵是少年的眼神太过认真,大抵是少年的声音太过好听,大抵是少年的表情太过纯粹,黄少天忽然觉得心里一根细弦被什么人轻轻拨弄。

那个人,一定是位伟大的巫师吧。

露出释然的笑容,黄少天像十年后的叶修一样,伸出手揉了揉少年的柔软的头发,说道:“我想回去了。”

“可你的时间转换器不是坏掉了。”

“我可以找人修好他嘛。”

“校长吗?还是魔法部?”

“不,是一个比他们都要厉害也都要古怪的人。”

“……?”

啪嗒,金属链子被抖开发出轻微的响动,来自十年后的巫师将制作精巧的魔法道具展现在少年面前。

天青色的细砂缓缓流动,无声而温润,阳光在被熔成漏斗状的玻璃上流泻,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像是在诉说一个秘密,黄少天用食指抵住双唇,压低了声音,说道:“它的制作者,叶修。你会修好它的,对吧”

 

10、当再见到他时,施展超越一切的魔法吧

 

距离现在十年之前的霍格华兹,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备受瞩目的年轻巫师——拉文克劳的级长、兼任霍格华兹学生会长,同时也是从小就表现出古怪个性对麻瓜科学有着异常热爱的、甚至尚未毕业就被魔法部列在危险人物名单里的少年,在一个清晨,从拉文克劳的休息室窗口扔出一沓厚厚的纸张。

那些写满字迹的羊皮纸纷纷扬扬地从高处降落,飘得到处都是。

其中一张落在了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有着一双大小眼的拉文克劳四年级生的脸上,他用拉文克劳的探索精神看完了这张纸上的内容,并研究了整整一天,依旧不懂那些复杂的演算是怎样得出的写在最后一行的结论。而就在他第二天一早,下意识地念出那句“利用磁场和能量进行时间旅行可行性”的瞬间,礼堂中正无比混乱。

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穿着斗篷的成年男人拽着拉文克劳六年级的级长,骑着扫把风一样地穿过礼堂的上空,修长的手指捏着魔杖挥舞出一片却异常绚烂的魔法,轻松地甩开追在他们身后的魔法部的公务人员,一边笑着一边说着拜拜再见打不到就是打不到的幼稚话语逃之夭夭。

然后,接下来的一天,不靠谱的八卦小报就传遍了巫师世界。

制造出禁忌魔法道具时间转换器的拉文克劳,忽然现身的神秘男人,以及狼狈的魔法部!

充满爆炸性词汇的恶俗标题散发出致命的吸引力,几乎每一个成年巫师都人手一份,指着上面的照片交头接耳。

反倒是预言家日报,对这件事淡定的过分,甚至连报道都吝啬给予,就好像对待每天发生的无数平凡的小事一样。

至此为止,叶修这个名字,从巫师的世界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同他那根魔杖一起。

 

然而十年后,一位阿尼玛格斯坐在名为叶修的科学家的实验是,手里握着时间转换器,喘着粗气,怔怔地打量着周围的景色,直到他与面前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视线相交,才活过来一样——使劲把手中珍贵的魔法道具丢了过去。

“啪嚓”,这一次落到了地上的转换器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中间装有青色细砂的玻璃漏斗碎成了数块,其中的内容物流了出来,闪着点点光彩。

“少天。”挑起眉毛,叶修看了看地上彻底坏掉的时间转换器,又抬头看看对面的巫师。

黄少天的眉毛拧了一道弯又一道弯,使劲深吸一口气,之后一股脑地吼道:“十年前,我带你从霍格华兹逃走,结果你主动找上魔法部,之后在所有人面前使用时间转换器消失了。从那之后,你就上了通缉名单——虽然这份名单后来作废了——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不是故意的!!!”

听到这里,叶修地低地笑了出来。

他走过去,把一盒巧克力蛙递给对方,之后摸了摸比自己小了三岁巫师的头:“因为你说你要做我的保密人呀。”

“所以呢?你当时到底去哪了!”啪地拍掉男人的手,黄少天似乎对这个答案一点都不满意。

不满意,当然不满意啊。

十年前,虽然是自己的一句话让还是少年的叶修坚定了自己未来,但他可是竭力帮助他避免一切麻烦。可这家伙,居然在故意在霍格华兹散播了用麻瓜科学解释魔法现象的论文被魔法部约去谈话、自己带他逃跑之后,主动找上门去,硬是把自己的名字添上了那份通缉名单。

更糟糕的是,因为某个到现在也不明了的原因,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忘记叶修。

所以直到叶修的名字被从通缉名单上消去之前,他从未做过他的保密人。

从未做过。

仿佛察觉到了青年的心情,叶修放缓了语调,说道:“我去见了一个人。”

“谁?”

“我自己。”

“他和你之间见面了?!这是违反规定的!!不管是魔法还是科学!”听到这句话,黄少天惊讶地大叫道。

摇摇头,叶修解释道:“不,我们没有直接见面,而是通过其他方式简单交流了一下。”

“你们都说什么了?一起讨论了下宇宙什么的吗?”

“不是。”

“那是什么。”

“你。”

“…………”倒吸一口气,忽然有不好的预感,黄少天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但好在,这样的气氛并没有维持很久,叶修便将其打破:“十年前的我来问我,为什么十年后的你不认识我了。”

“为什么?”

“我没有告诉他。”

“喂喂,那可是你自己!”

看着青年打抱不平又带着试探的样子,叶修笑了起来,随后竖起食指抵在唇边,轻轻说道:“放心吧,我也不会告诉你。”

“…………靠靠靠靠靠靠,我说你也太——”话说到一半,黄少天忽然停了下来,只是单纯地望着叶修。

他看到,男人眼中与年龄相符的深邃与智慧,还有与年龄不符的骄傲与狡黠。

不受控制地,想起了少年在午后霍格华兹无人的角落里,表情认真却又不太认真地说着人会长大的样子。

还有与对方分别的那个夜晚,在藏有厄里斯魔镜的房间里,那个幼稚的根本称不上吻的吻。

 

如叶修所说,他们长大了,他们再会了。

 

眨眨眼睛,黄少天忽然笑了起来。

“少天?”疑惑地,男人呼唤对方的名字。

不回答,黄少天只是上前一步,抬手拉过叶修手腕,就像十年前在霍格华兹他带着还是少年的他骑上扫把逃跑的时候,然后将带着笑意的唇印了上去。

 

“好吧,那换个问题。你猜猜,我在十年前厄里斯魔镜里,看到了什么?”

 

 

 

0、——

 

那是分别的夜晚。

被烛光照亮的房间里,十六岁的叶修将修好的时间转换器交还到黄少天手中。

虽然拿到了魔法道具,但黄少天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皱着眉头问道:“那时候你到底去哪了?”

“你去问十年后的我更好?”反问道,少年笑着,随后向后退了一步,手绕到背后,唰地拉下一张天鹅绒帷幔。

一面巨大的落地镜出现在黄少天眼中。

瞪大了眼睛,注视着那面可以反应内心的魔镜,黄少天忽然发现自己的一个秘密。

“既然马上就好分开了,不如告诉我你在里面看到了什么?”

少年的声音闯入了耳朵,黄少天回过神来,望着笑得一脸懒散的对方,反击道:“你先告诉我你在里面看到了什么?”

“我啊……”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叶修回头看了一眼镜子,便没有任何犹豫地向着黄少天走了过去,随后一把拉下青年的领带,微微踮脚,在对方的唇上咬了一口,之后笑道:“你猜?”

尚未从错愕中转醒,后方的门就发出吱呀一声。

“有人来了,嘘——”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黄少天示意叶修现在里面等待,自己走过去推开门,却在刹那吃惊地张开了嘴巴。

那表情就和对面十三岁的自己一模一样。

“你、你你——”年轻的格兰芬多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地话都说不完整,口袋中的记忆球因为身体的震动被带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他很像大叫,但很快就被对方用话语安顿下来。

“嘘,叶修在里面。”

简单的一句话,包含的全部意义被十三岁的读懂,他不再惊讶,只是捂住自己的嘴巴,眨着眼睛望着自己。

向内望了一眼,下意识地摸了摸还带着少年温度的嘴唇,黄少天拍拍自己的头顶,说道:“再见,十三岁的我。”

接下来,他转身,身体化作优雅灵敏的豹猫,向着属于自己的世界进发。

 

在那之后,十六岁的叶修发现了十三岁的黄少天。

他对着黄少天微笑,说道:“少天,我们晚一点再见。”

然后,少年白皙的手指轻轻捏住在逃跑时被不小心压出裂痕的魔杖,轻轻挥舞——

 

一忘皆空。

 

All is science,but magic.

 

-fin-


那么,完结啦~

感谢看到这里的姑娘们,谢谢你们陪着我一起写完这个故事><

嘛……后记什么的,也不知道说什么,说了那么多次,这次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_(:з」∠)_

就……一切尽在不言中,黄叶大法好好好吧ヾ(゜▽゜)ノ(。

虽然没赶上叶修大大的生日,但在这里献上迟到的心意吧

生日快乐><

评论(33)

热度(277)

  1. ぎょうGlow 转载了此文字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