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周叶】Cat,Milk,Poker Face and Card Shark

赌场梗

来自微博妹子的点单,不小心成文就放过来吧……话唠没救orz



Cat

和北纬35°线贯穿的大部分城市一样,这里气候高热、干燥、少雨,但这些小小的瑕疵并不妨碍这座城市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娱乐城市之一。
艺术、美食,这些固然吸引人,但最让人向往的地方大概还是那些被喻为埋金之地的赌场。

金钱、权利、欲望、爱情、尊严,还有梦想。
请问,今天的主菜是什么?

周泽楷带着行囊到达酒店是在下午三点,沙漠地带炽热的阳光从窗子斜射进入房间,将其中的空气晒得暖洋洋的,到处都是特有的阳光味道。
但是……好热,好干。
和家乡完全不同。
把行李放在地上,打开拉链,青年从里面捧出来一个橙子造型的加湿器。他抱着那个小小的加湿器来到洗手间里将其装满水,然后放到床边的桌上,连上电源。
带着凉意的湿气从加湿器的出口徐徐升起,周泽楷凑过去吸了吸周围湿润的空气,之后带着满足的笑容直起身体,来到窗边。

他住在酒店的最高层,从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大半个城市的全貌。
位于沙漠中的城市被高热的空气蒸腾地扭曲,影影绰绰好像害羞一样蒙上了面纱,但更远处金黄色的沙子却出卖了它面纱之下的真实。
就像那片沙子的颜色一样,来到这里的人们要么在挥霍要么在索取,一夜落魄与一夜暴富都只是一夜。他们在夜晚的灯红酒绿里醉生梦死,然后在清晨太阳升起的时候悄悄隐没,只留给这座城市一片美丽的金子。

不过周泽楷既不是来挥霍也不是来索取,他只是来实现一场未完的赌局。
只是,他得首先找到和他打赌的那个人才行。

洗个澡换上一身清爽的衣服,青年乘坐电梯来到酒店的楼下,刚刚出门就看到斜对面酒吧旁巷口处一只银灰色的西伯利亚森林猫,蹲坐在阴影里甩着毛绒绒的大尾巴,一双湛蓝色的眼睛转了一圈后与周泽楷的视线相遇了。
“喵——”猫冲着拥有一张俊秀的东方面孔的青年叫了一声,忽然站起来甩甩尾巴走开,只留给对方一个毛绒绒的背影。

猫。
周泽楷看着那个很快就消失在墙角处的背影,歪歪头。
这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猫。
但是啊……猫也是从沙漠中诞生的物种哦。

西伯利亚和沙漠,在此奇妙的相遇了。



Milk

叶修从睡梦中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沙漠城市特有的炽热阳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落在他的眼皮上,把原本是黑色的世界染成了一片金黄。
他抬起胳膊挡住热烈的阳光,微微扭头睁开眼睛,发现床脚处的篮子是空着的,一旁的食碗倒是满的。

越来越挑食了。

抓抓头发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表情有点迷茫地看了一眼日历,叶修忽然想起来冰箱里只剩下两支灯笼椒。
还有两个小时街道对面的那家酒吧才营业,在此之前——穿着拖鞋在屋子里划拉一圈,男人从厨房的柜子最上方找到了一袋还没开封的M&M豆。

叶修很少吃甜食,几乎不会自己去买这些东西。
那么眼前这一袋巧克力豆,唯一的解释只能是“上一次从那个人的家中离开的时候不小心收进行李的”。
听起来有点微妙,感觉自己在与那个青年的一次次追逐中不知不觉间染上点奇怪的生活习惯。
不过现在不想那么多,叶修对这一袋巧克力的存在很是感激。

至少不用饿肚子了。

皱着眉头把巧克力塞进嘴巴里,仔细嚼了两下发现也没想象得那么糟糕,叶修干脆把袋子塞进休闲裤宽大的口袋里,一边收拾乱七八糟的屋子一边在空闲时候往嘴巴里扔进一颗。
就这么拖拖拉拉到四点三十。
穿上衣服带着外套来到熟识的酒吧中,坐在空旷的吧台前,一杯冰水被酒保从另一侧推了过来。
喝下一口带着柠檬薄荷味的冰水,叶修忽然发现面前的酒柜上多了一样极其不和谐的东西。
不和谐的就像这里的老板单独为自己准备的三明治一样。

一盒牛奶。

点起一颗烟吸了一口,叶修吐出一个圆圆的烟圈。
透过烟圈看着那盒牛奶,叶修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从口袋里翻出最后一颗巧克力豆,塞进嘴巴里。

牛奶味的。



Poker Face

在前台兑换了1枚最小额度的代币,周泽楷在兔女郎热烈又疑惑的眼神中红着脸走开。
他绕过一群又一群穿着光鲜亮丽的淑女与绅士,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表示自己要玩梭哈。
发牌人看了一眼对面一身休闲装的东方青年,摆出和对其他人无异的笑容说:“请您下注。”

在周围代币与代币噼里啪啦碰的碰撞声中,一枚看起来楚楚可怜的黑色代币被放在桌上,周泽楷双手拄着下巴用真诚的眼神看着有点发呆的发牌人,不说话。
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的发牌人用差异的目光看着青年,他没想到对方打扮不仅与这个地方严重不符,就连下注也是与周围的气氛极其不符。
不过本着敬业的精神,发牌人还是一丝不苟地执行着自己的工作。

没有Double Bets,五张牌到手后周泽楷眨眨眼睛,修长的手指将纸牌的顺序摆弄一遍,然后将它们整齐的摊开在桌面上。
Two pairs。

胜。
两枚代币。

他的运气还不错。
发牌人这么想着,看到青年将赢得的两枚代币再次放在赌注一栏中,开始发牌。

The three-zone。
胜。
四枚代币。

他的运气真可以。
发牌人笑笑,看到青年将赢得的四枚代币再次放在赌注一栏中,开始发牌。

Full House。
胜。
八枚代币。

啊,差不多了吧。
发牌人扬扬眉毛,看到青年面无表情重复的动作,再次发牌。

Straight,十六枚。
Bomb,三十二枚。
Flush,六十四枚。
Three With a,一百二十八枚。
With the flower,二百五十六枚。
With flowers ,五百一十二枚。

………………
…………
……

“一对K,234。A pair。”
“………………散牌!”

“我赢了。”
周泽楷依旧没什么表情,一双漂亮的眼睛低垂着,伸手去捞属于自己的一百零四万八千五百七十六代币。
手腕却在半空中人狠狠地抓住。

“你出老千!”
“我没有。”
“不可能!”

“……”看着情绪有些失控的发牌人,周泽楷皱起眉。
他抽出自己的手腕捏上对方的袖口,修长白皙的手指以羽毛一样的力度探入,再以迅雷之势抽出,原本空空的指间夹着一张红桃K。
“……老千。”
微微勾起唇角看着对面人的一张脸从原本的怒气冲冲到无地自容,周泽楷夹着那张红桃K放在了淡色的唇边,“嘘——”。

这里是娱乐之都,这里是埋金之地。
这里有人一夜落魄,也有人一夜暴富。

金钱、权利、欲望、爱情、尊严,还有梦想。
请问,今天的主菜是什么?

来自东方的青年穿着一身看起来很普通的休闲服在这些主菜与甜点中兜兜转转,36倍的轮盘赌,精准的21点,没有失手的大小之争……仿佛被幸运女神深深地眷顾一般,周泽楷每晚带着一枚最小额度的代币而来,候再将整晚所得换成百万美金从赌场离去。
藏牌也好,磁石也罢,也许运气有的时候真的可以抵得过一切。

赌场中的Poker Face,跟着他就会得到胜利。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传言开始流行,穿着华贵的人们纷纷搜寻着那个英俊的东方面孔,只为得到幸运女神的青睐。

然而有人站在单面镜的另一面,看着即使被拥簇被追捧也在赌桌上面无表情的青年,同样来自东方的面孔上露出了点点笑容。
运气什么的,都是骗人的哦。
没人能一直让高傲的女神一直心甘情愿地留在身边。

但是……有的时候,只要用一点小手段,就可以了。



我可是都看见了,小周。



Card Shark

晚上九点半,黄金时间。
叶修罕见地穿着赌场正式的工作服,坐在贵宾室宽大的座椅中迎来在这一周里赢遍赌场每个项目的东方青年。
青年今天不再是普通的休闲装,而是换上了黑色西服。剪裁得体的西服紧贴着他的身形勾勒出笔直的脊背,有着微微弧度的腰线和修长的双腿,立起的衬衫领上整齐地打着领带,整个人看起来一丝不苟。

他这一路收获了多少青睐的眼神,但依旧是传闻中的Poker Face。
直到推开那扇赌场深处的大门,看到自己一直以来追寻的那个人,才露出一个笑容。
腼腆而羞涩。

“前辈。”
“一路辛苦了啊,小周。”
“……还好。”
“还蛮厉害嘛,真的被你找到了。”
“因为……前辈留下了一张黑桃ACE……”

看着周泽楷咬着嘴唇艰难地说出对他来说为数不多的长句,叶修一手拄着桌面撑着下巴对着青年露出一个懒洋洋的笑:“有吗?”
“……有!”
一张黑桃ACE顺着桌面滑过,在叶修面前停下前行的动作。
低头看了看那张被保存的很好的纸牌,叶修装作没看见一样地拿起手边一副崭新的纸牌,片片纤薄的纸张在骨节分明的手中翻飞切换。

“老规矩,梭哈。”
“嗯。”
“一局定胜负。”
“不许出老千。”

“……嗯?”听到青年的话手上的动作一顿,然而在看到对方的认真的表情时忍不住带着笑意答应道:“好啊,小周你说的。”

剪得平整泛着粉红色的指尖按在牌面上,叶修的目光从纸牌的间隙漏过看向对面的周泽楷。
依旧是一张Poker Face。
不得不说在赌桌上打心理战上周泽楷简直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但那也只是在别人面前,毕竟那声“前辈”不是白叫得。十年老千五年赌局三年追逐让叶修善于捕捉到敌手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让他知道眼前这个后背的风格,更明白对方一些不为人知的破绽与秘密。

无意识的咬住下唇代表有凑出大牌面的机会,耳尖微动是危险系数较大但可以放手一搏。
摆出一张亲切的笑容,叶修手握纸牌看着自己的后辈。

其实赌场上又岂止周泽楷一张Poker Face,叶修这样的Mr. Smiling也是Poker Face的一种,只是人们更愿意称其为Fraud。
但叶修对自己的定位就更直白一些,很简单,就是Card Shark。
大大方方坦坦荡荡地出着老千,却让人抓不住一丝痕迹。

果不其然,周泽楷提出了Change的请求,不多,两张牌。

两张……可以是Full House,也可以是Flush或者With the Flower,甚至是更大的牌面。
可能性太多无法全部判断,当然叶修觉得更大的可能是……对方藏了牌。

说好的不出老千,但只要不被发现,那就是公平竞争。

叶修点头说着好啊好啊,话音间两张纸牌滑过桌面落到周泽楷的手边。

“Treble Bets。”
筹码加注。

青年好听的声音从桌子的另一侧传来,这回叶修微微蹙眉。
加注则意味着对方现在手中的牌即使不出老千也有很大的赢面,但同时也可能只是散牌在虚张声势,逼迫自己Fold认输。
几秒过后扬眉跟上,叶修Change换掉一张牌,然后——

“Straight Flush。”
“Royal Flush。”

“我赢了。”白皙的指尖划过桌面上的五张纸牌,叶修对着周泽楷露出胜利的微笑。
然而,青年并没有沮丧。
周泽楷从椅子上站起来来到叶修的身边,伸手压住叶修的肩膀将人按在柔软的椅背中,另一只手则滑进了叶修的袖口。
“前辈……犯规。”
一张方块8被夹了出来。

笑着抬起手搂上周泽楷的脖颈,叶修的手一晃,一张梅花J出现在指间。
“小周也是啊,犯规。”

扯平了。

拉住青年的领带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近,气氛在昏黄的灯光下忽然变得暧昧。
叶修凑在周泽楷的耳边,感受到对方脸颊的温度猛地升起,开始玩起了火上浇油。
“我藏了不止一颗牌。”
“……”
“小周也是吧,到底……藏了几颗牌?”

“一起……来找找吧。”



Another Bet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是在下午三点,阳光明晃晃地刺得他有点睁不开眼。
昨天晚上他和叶修玩得有点过火,在赌场的VIP室里一次,酒店的床上一次,浴室里一次。
等到重新回到床上,两个人都已经累得连根手指都不想动,最后还是体力好一些的青年蹭过去,抱过自己追逐了三年的前辈,紧紧地搂在怀里。

然而现在——
原本叶修应该在的地方只留下残余的温度,一张黑桃ACE静静地躺在那里。
指向西方。

拾起纸牌亲了亲正中,来自东方的青年从床上起来,发现自己床头桌面上的M&M不见了,忽然笑起来。
下一站,大西海岸。

在那里,继续下一场赌局吧。
一直,一直,不厌其烦,乐此不疲——
——直到抓住那个人。


-FIN-


评论(12)

热度(168)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