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周叶】致从未遇见过我的你(24)

不是每个训练生到最后都可以进入训练营所属战队。
有些是中途放弃,有些是一直郁郁不得志,还有一些则是被人挖走或是自己出走。
其实像今天这样是非常正常的事,比如说方锐,就是蓝雨训练营气功师出身,但签约的时候却去了呼啸战队玩起了盗贼……当然,这位神奇的大大现在又跑去嘉世玩起了看起来像是盗贼的气功师。
所以说,叶修如果真的去嘉世,也没什么可惊讶的。

毕竟轮回战队的每个人都心知肚明,他们现在没有半个位置可以留给少年。
入队签约是小事,但如果说要上场,起码要等上3到5年。就算对方今年只有15岁,还年轻,他们又凭什么让叶修等待如此漫长的时光?
一个职业选手有几个3到5年?
15岁出道和20岁出道,5年的经验累积又会有怎样的不同?
不需要说也都清清楚楚。

只是感情上不太接受而已,毕竟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
而且……还有一点是,谁都没想到会是嘉世队长亲自上门要人,而且还要得理直气壮,好像叶修一定会跟他走一样。

在嘉世队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惊讶,包括当事人叶修。
几乎是在瞬间清醒,少年猛地爬起来直起身体,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苏沐秋。
“……你说什么?”
“嘉世需要你,你也需要嘉世。”没有直接重复,男人换了一种更具有诱惑力的说法。
“……”没有如嘉世队长预料中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冲昏头脑,叶修皱起眉闭上眼睛,修长的手指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几秒钟后,少年才重新看向苏沐秋,露出一个笑容:“可就像轮回一样,现在嘉世给不了我位置啊,苏沐秋前辈。”
仿佛早已料到对方的说法,男人一扬头,从衣兜里掏出一张首版卡夹在指尖转了转:“谁说给不了,明年我退役,它就是你的了。”

一片倒吸气。

话说到这份上,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没有比这个更有诚意的邀请了。

不过还有个疑问,就是苏沐秋为什么会认为眼前这个只有15岁的少年可以接手君莫笑?
难道就因为那场表演赛上惊艳的龙抬头?
可那只能证明叶修将战斗法师玩得足够好,其他职业可是……没那么好的吧?

站在沙发旁的江波涛抱着胳膊想了想,忽然看向周泽楷,被盯得全身不自在的周泽楷一扭头对上叶修的视线,后者愣了愣伸手对着苏沐秋一指:“我也不知道,问他。”
被指的人倒是一副悠闲自在,干脆把站起来把账号卡塞进叶修手里,自己则拿出另一张卡来到电脑前刷卡登陆,之后回身对着少年招招手:“来打一场。”
嘴角始终含着笑。

接过账号卡,少年用手捏了捏硬质的卡片,回想起另一张的触感,表情有一秒的空白。
不过也只一秒钟,短到除了周泽楷,其他人都没有察觉的程度,便从沙发上跳下去,来到另一台电脑前,刷卡,登录。
其他人好奇地围了上去。

三分钟后,接待室里一片沉默。

苏沐秋看了一眼屏幕上躺在地上的君莫笑,又看了一眼秋木苏的血条——只剩下27%,手指在键盘上弹了弹。
……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不过正因为是个可怕的家伙,所以他更要挖到叶修。

为嘉世,也为少年自己。
他有如此才华,必定要去拥抱一个与其匹配的光耀未来。
比如……与邱非、一帆一起,再次创立一个三连冠的辉煌王朝。

视线在周围一圈沉默的面孔上扫了一圈,苏沐秋退掉竞技场,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可难发现的,叶修经常用不同的职业和嘉世抢BOSS,只是很巧,我们几乎每次都碰到。”
嘉世队长说得很轻,丝毫看不到当初他发现少年可以自如运用不同职业时的讶异与兴奋。
几乎是在那时候起,他就决定了,一定要将人挖过来。
叶修将在他之后承担起嘉世多面手这一角色,将战队打造得更加完美。

然后他一直在等待,等待着这一天,亲自上门,用最大的诚意来打动对方。
当然这些诚意恐怕在轮回眼里会变作其他东西,比如……天生嘲讽什么的。
尤其是孙翔。

他当年说嘉世只要最好的,其实不是故意嘲讽。
孙翔很好,但是对于嘉世,他不够好。

而嘉世,从来只要对他们来说,最好的。

比如方锐,比如邱非,比如乔一帆,比如……现在的叶修。

“我们是今天下午4点30分的航班,如果想好了,就告诉我吧。”看了一眼表,苏沐秋微笑。
“苏队,这么急?”江波涛皱了下眉,问道。
“因为我只有半年时间了。”

“……”

男人毫不避讳地谈及自己的未来,让一向擅长交际的江波涛不知道说什么好。

最后,坐在椅子上一直盯着首版卡的叶修眨眨眼睛,对着苏沐秋说道:“一个小时”,然后抓着周泽楷的手将人拽了出去。

他们一路穿过轮回战队周末安静的走廊,推开那扇因为十二月空气变得冰凉的门,踩过地上没来得及打扫的薄薄落叶层,最后来到少年在训练营的单人宿舍。
关上门的时候叶修还在喘着气,双颊因为运动和风吹变得通红。
带着叶修坐在床沿上,周泽楷看着眼前的少年,双眼在斜入玻璃的阳光中好像琉璃般透明,里面有接近冰点的火焰在燃烧。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摸摸对头的头顶,像平时一样,动作轻柔,继而唇角弯出一个笑。

“已经……想好了?”
“……嗯。”回望过去,叶修重重点点头。

其实在听到早上那个电话的时候就有了隐约的预感。
轮回队长不善表达,但并不迟钝。
除了有些真的不擅长的领域,他还是非常敏锐的。

就像现在。

他尊重叶修的意愿,不论在哪个世界。
少年应该拥有无限可能的未来,周泽楷不会去阻拦。相反,不仅不会阻拦,他还会在对方踏出第一步,去向可以接纳他、让他施展才华的地方时,送上最真诚的祝福。
他为他高兴,为他的一切感到骄傲。

因为,是叶修啊。

“送我点东西吧,作为践行礼物,小周前辈。”
“嗯?”
“那个日记本,送给我吧。”

忽地瞪大双眼,周泽楷看着和自己距离极近的叶修,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自己。

听到了吗?
在憧憬与尊敬的土壤中,不知名的种子冲破了坚硬钝感的壳,在冬日的阳光里舒展开幼嫩的芽,颤巍巍地伸出自己的第一片叶子。
透明而纤弱,但却生机勃勃,充满了无限的生命力。

青年听到自己的声音,听到自己叫着少年的名字。
在对方发出疑问的时候,他双手搭上叶修的肩膀,双唇落在对方的发顶。

“……好。”

给你,都给你。
只要你想要。

无论是哪个世界的你。

中午的时候,叶修收拾好自己为数不多的行礼,跟着苏沐秋离开了轮回战队。
从后门出去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苏沐秋开门的动作忽然一顿,回头看向少年,说道:“唉,想哭就哭吧,小孩嘛我理解,不笑话你。”
“……苏沐秋前辈,你还好吗?”全身脱力一样瞟了一眼嘉世队长,叶修钻进出租车里,车座上的小无线电视里刚好在重播昨天的赛后采访。

虽然昨天取得胜利的是嘉世,但苏沐秋在擂台赛的失败还是让人抓住一通穷追猛打。
比如现在屏幕里正在提问的记者,估计是个苏沐秋黑,问得赤裸直白,直接指出男人输给周泽楷是因为年纪原因状态下滑,嘉世近几年战绩恐怕也与此有关。
面对记者咄咄逼人的质问,嘉世队长倒是笑得轻巧,回答的也同样直白。

“我只是个普通人,会老,会状态下滑,而且还会很快退役。但嘉世不同,它会一直向前,永远向前。我只是嘉世前进路上的一颗铺路石,不仅我,战队的每一个人,都是组成道路的一部分。不管是谁,总有一天都会被甩在道路的后面,但嘉世,却会一直走下去。这就是我们战队每一个人的荣耀。”

话音一落,记者席上一片掌声。

而屏幕外的少年只是稍稍歪头,沉默了一会儿后,忽然笑道:“苏沐秋前辈,你安利一定卖很好。”
“这你都知道?”凑过来,嘉世队长笑容真诚,仿佛一瞬间真的变身推销员:“其实我有认真考虑退役之后去卖安利的。”
“呵呵,那先不如先给我家卖一份?”
“什么?”

露出颇为苦恼的样子,叶修叹口气,一副惋惜的表情:“我是离家出走的。”

苏沐秋一怔,许久许久,在看到少年微微翘起的唇角的时候,情不自禁骂了一声:“靠。”








TBC






听着you and beautiful world写的,很温柔很治愈的一首歌


和大家一起分享下歌词吧><








You and beautiful world

作詞:ゆよゆっぺ
作曲:ゆよゆっぺ、こまん
編曲:ゆよゆっぺ、こまん
唄:巡音ルカ
翻譯:冽藍之月
by:CHHKKE

セカイハ コンナニモ ウツクシクテ/世界原來是如此的美麗
刻む針の上で 君を待つ/在指針之上 等待著你
怖くなるくらいに 愛おしくて/深愛著 到會令人害怕的程度
美しい世界は 色あせてゆく/美麗的世界 逐漸褪去色彩
流れてく/消逝而去
教えて…/告訴我...

アナタに伝える/應該要傳達給你的
べき言葉 探すけど/話語 雖然去尋找了
見つからないの/卻遍尋不着
伝える事さえ/就連傳達
出来ないの こんなにも/也做不到 就算是如此
あふれてるのに/滿溢而出
ほら…/看...
また…/又...
繰り返し…/再次循環了…


心ない言葉が 首を絞める/沒有心的話語 掐著脖子
何気ない仕草が 光になる/隨意的動作 幻化成光
ドラマみたいな恋 なんて要らない/不需要有如戲劇般的戀愛什麼的
ただアナタの傍に/只想要在你的身邊
それだけでいい/這樣就好了...
それだけでいい…/這樣就好了...
それだけ…/這樣就...


誰かの 願いや/是誰的 願望
言葉に 詰まった/被填入了言語
想いが 世界を/思念將世界
優しく 包むの…/溫柔的包住

アナタに伝える/應該要傳達給你的
べき言葉 探すけど/話語 雖然去尋找了
見つからないの/卻遍尋不着
伝える事さえ/就連傳達
出来ないの こんなにも/就做不到 就算是如此
あふれてるのに/滿溢而出
ほら…/看啊...




评论(31)

热度(171)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