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暖暖(08-09.5)

08


 


星期四晚上黄少天吃完晚饭晃悠晃悠走到校史馆的门口,站在台阶上想起比赛场地在最高层,于是为了不胃下垂他决定去坐电梯。


走到电梯入口的时候门已经关了一半马上就要上去,看到这样运动神经相当不错的黄少天迈开长腿扑上去手按在按钮上,终于在最后一刻成功让它为自己停留。


“叮”地一声,电梯门开了,黄少天抬头看到站在正中央的叶修,已经抬起的左腿犹豫地停在了半空。


看到对方这样,叶修向边上走开一点,说道:“黄少天同学,你腿放在那,电梯关不上。”


 


“……叶修老师,身为评委来这么晚行不行啊。”青年回了一句之后别开头,悬空了许久的左脚落到,走到了叶修的另一边。


偌大的电梯里,两个人好像对垒一样一人一边,中间隔了一大块,再站三个田森都没问题。


 


黄少天微微测过身,好像在打量这个被誉为全校最奢侈电梯的地方,反正上看下看左看又看就是不看叶修。


叶修呢,则双手插在裤袋里,微微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电梯门缓缓关上,脚下一沉,是电梯开始上升。


一层一层,再一层,数字在缓慢的变化。黄少天觉得烦躁,怎么这个破电梯跑得比物理学院那个快退休的还慢。


也许上天真的听到了他的抱怨,在电梯运行到4楼半的时候,忽然一晃——停了。


棚顶的照明灯也非常配合地闪了两下,灭了。


 


一片黑暗。


 


落在视网膜的光芒在0.1秒后褪去,黄少天一怔,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大喊了一声:“卧槽!”


很快,不远处浓浓的黑暗里也传来一声低低的:“卧槽。”


这是两个人这么多年头一次思想一致,只是状况有点糟糕。


 


黄少天立刻掏出手机看了眼,发现这地儿的信号屏蔽倍儿棒,比四六级考场屏蔽的严实多了。


以后再考试可以考虑考生一人一部电梯,隔离又隔绝,妈妈再也不担心有人作弊了。


“这没信号的,过来借个亮。”叶修看到黄少天的动作,忽然伸手抓住对方的手腕。


手腕温热的皮肤落在叶修微凉的手掌中,后者明明没用什么力气,黄少天却觉得自己被紧紧地抓住了,手就那么被人带着晃了一圈。


“……喂你——!”


“找对讲机。”


“……”


终于看到那团黑色通讯装备的叶修松开青年的手,转而抓被挂在一边的对讲机。


而被松开的黄少天,好像还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过了几秒钟,好像怕被人看到一样,忙不迭地把手机塞回到衣袋里,末了还不忘添一句:“你手机呢。”


“我没手机。”理直气壮地回了一句,叶修在那一点光亮再次消失后的黑暗里将对讲机放在了耳边。


 


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当年校史馆电梯改建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偷工减料,对讲机还是很老的用锂电池做电源的那款,所以即使电梯的备用电源没有启动,依旧可以联系外界。


只是另一头没人应答,大概是门卫室的人出去了。


 


“靠靠靠这不是玩忽职守吗,出这么大事儿他居然不在!”黄少天愤愤。


“也没人规定门卫一天都要蹲在里面,等吧。”叶修好像全然不着急一样,干脆拿着对讲机靠着一边的墙壁坐了下来。


“……你不急?”


“急也没用啊,还是黄少天同学你急?”


“废话我当然急!还有叶修你可是评委啊,评委居然不急,你和校史馆的门卫一样玩忽职守!”黄少天跳脚。


“别跳别跳,万一把电梯跳下去我们俩就都玩完了。”


 


话音刚落,黄少天那边没动静了。


在骤然安静下来的空间里,低沉柔和的嗓音忽然响起:“我是被抓包的,当评委很无聊。还不如现在这有意思,至少惊心动魄一点。”


 


在漫长的等待里,黄少天谨遵电梯故障自救指南没有乱动,也没有爬天井,只是一张嘴却闲不下来。


虽然一开始面对叶修他完全不想开口,可黑暗空间里的等待太过压抑,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开始自言自语。


青年的自言自语非常的有艺术性,每一句话的末尾都留了个空挡,如果有人插话他就可以快速的顺着往下聊。


不过虽然这样,他却对叶修搭话没抱半点希望。直到大约过了五六分钟后,他说到自己大荣耀3的新一期视频录好了还没剪辑,千万要活着出去要不然辜负了广大群众的期望时,叶修忽然接了一句:“嗯,我也在追。”


哑然数秒,黄少天身子一歪靠在墙壁上,脑袋在光滑的壁上蹭了蹭。


他知道叶修在追,而且追得很紧,看得很仔细,因为一叶之秋的辅助弹幕总是在自己上传视频的当天凌晨就全部做好,每一句话又与自己的操作配合的是那么天衣无缝。


 


他想说点什么岔开这个有点尴尬的话题,可就在这时候一只手覆上了他的头顶,手指穿过毛茸茸的头发,胡乱揉了揉。


 


“没事的。”


 


很快,那只手收了回去,黄少天在黑暗中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猛地抬手在自己的头顶胡乱揉了一通。


这一次,连嘴都闭上了,电梯间彻底没了动静。


只剩下呼吸声,还有在黑暗里,好像变短的距离。


 


三个小时后,校园朗读大赛结束,叶修和黄少天也终于被放出来了。


捧着证书的喻文州在下楼的时候刚好遇到好友,对方正站在楼梯口上向下不知道看着什么。


“少天?”喻文州走过去,拍了下青年的肩膀。


被拍的人好像被吓到一样,瞪大眼睛转过头,在看清来人的刹那就开始噼里啪啦地解释,解释自己不是有意错过的,说是上楼的时候被困在电梯里,现在才被放出来云云。


喻文州听得一愣一愣的,他好不容易清理了全部事情的顺序,顺便发现了一下故事里还有个黄少天从头到尾都没提到的应该和他一起被困的人。


他刚想安抚一下自己的好友,毕竟这事还是挺吓人的,结果后者却没给他半点机会。


 


黄少天把喻文州手里的证书拿过来,翻开,看到上面那个“第二名”,一撇嘴:“你前头谁啊?那么酸都没得第一?不是说评委推荐的吗,不靠谱啊那家伙。”


“没办法,不可抗力。”喻文州笑着摇摇头。


“什么不可抗力?”


“法语系。”


 


“……”黄少天无话可说。


这个……的确是不可抗力。


尤其在大众评委里女性占多的前提下。


 


后来他从喻文州那知道,那天晚上周泽楷作为法语系的代表,站在讲台上先是用一个腼腆的微笑征服了三分之一的评委和观众,然后用优雅地展开阅读材料的动作再征服了三分之一的评委和观众,最后再用那浪漫的法语和天籁一样的声音征服了剩下的三分之一。


至于朗读内容,特别的符合他本人的气质。


就一句话:Le silence est d'or。


 


翻译过来更短,就四个字:沉默是金。


 


当天晚上黄少天发现自己的梦终于从单元剧变成了连续剧。


梦里他回顾了一下悲惨的见光死和因为5分钱促成的五场婚礼,最后自己莫名其妙地重新坐在那家当时为了约见一叶之秋而预定的咖啡馆里,叶修坐在他的对面,笑容模糊,和自己说:“没事的。”


他不记得梦里自己说了什么了,就记得自己说得口干舌燥,不知道再说什么的时候,一直安静地听着自己每一句话的叶修忽然伸出手,摸摸自己的头,再摸摸自己的头。


感觉……特别的暖。


明明那个人的手是凉的。


 


黎明的时候黄少天从梦里醒来,他坐在床上,看着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透过,忽然低下头,抬起手,摸摸自己的头,再摸摸自己的头。


……还是没感觉。


 


这么恍恍惚惚过了几天,自己的小师弟卢瀚文忽然和跑来和自己说“黄少你脸色最近不太好呀,看起来也没精神,要不我去找隔壁医科大的刘小别前辈来帮你看看吧”,还没等黄少天回绝说没事就是有点睡眠不足,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小师弟就已经跑远了。


当天下午,黄少天的寝室来了一群隔壁医科大的人。


说好的一个变成了一群,据说是因为这件事惊动了王杰希,王医生当即决定发挥救死扶伤精神,赶赴L大,顺便带上一群师弟师妹观摩现成的病例。


自然,刘小别也在其中。


 


虽然和卢瀚文说的话有点出入,但最终结果相同,也就那么回事了。


 


王杰希捏着黄少天的下巴,两只不一样大的眼睛仔细地观察对方的脸色,然后又翻翻对方的下眼睑,接着让对方伸出舌头,最后接过高英杰递过来的诊脉器,把对方的手按在上面四根手指往手腕上一搭——


“思虑过重,心肾不交。”


“……听不懂,大眼麻烦你说人话。”


 


王杰希瞟了黄少天一眼,把八个字翻译成两个字:“肾虚。”


 


等王杰希领着一大堆师弟师妹回去之后,宿舍里就剩黄少天对着桌子上那高高的一摞六味地黄丸大眼瞪小眼。


最后他决定,反正免费的,不吃白不吃!


 


可吃了一盒又一盒,黄少天的却黑眼圈愈发的重,脸色愈发的差,梦也越做越长。


散发着浓郁药味的丸子吃到了恶心,黄少天再也受不了说要王杰希骗人,他还是把这些东西送给魏老大吧。


正在网上买打地鼠游戏机的喻文州听到,从电脑前抬起头对着黄少天一笑,留下一句高深莫测的“心病还须心药医”就继续和淘宝奋战去了。


只剩下黄少天看看那些剩下的药丸,再看看电脑上自己新上传的视频上一叶之秋的红字,皱眉。


 


09


 


C市今年的秋天来得晚,走得也晚,已经十一月了,L市两旁的秋子梨树叶子还没掉光,站在物理学院和生科院之间的通道上,透过玻璃窗刚好可以看到金黄一片。


因为这片好景色,这个通道在每年的秋天都会成为各学院的情侣必备旅游景点,不论是告白还是企图拉小手或是求婚都是不二好选择,绝不愧对奸情发展区这个名头。


当然,我们一心扑在科学事业上的黄少天同学是不屑于搞这些无聊的事情的。


他今天路过这个通道不过是因为不小心穿得少了点,走到生科门口的时候一阵秋风钻进他的t恤领子里,激得一个喷嚏打了出去。


于是黄少天决定为了身体健康,他大大方方走进了生科院的大门,上到二楼,打算从通道穿到物理学院他梦想的帆船温暖的家。


 


走到通道中间的时候,黄少天一抬头,忽然看见对面叶修捧着个大纸箱从对面走过来。


“下午好啊,黄少天同学。麻烦让个道让我先过去,东西有点沉。”叶修露出个笑容,一边说一边抱着纸箱继续往前走。


“呃……不找学生帮忙?”黄少天左看看右看看,最近两个学院的学生会都各自往这堆了不少东西,过道有点窄,尤其是那个不知道谁搬上来的台球桌,更是占据了特大的面积,没办法,只得往后退。


“办公室也没什么东西,一个箱子就带走了。”


“……办公室?”黄少天一愣。


 


“嗯,没发现今年生科院最上层上面加了个违章建筑吗,我这边的其他老师一起搬去上面加盖的六楼,再不用占物理学院的地了。再见啦,黄少天同学。”


叶修说得轻巧,笑得也轻巧。


黄少天觉得这是好事,自己该笑,再不用见这仇人了,真舒心,可他发现有点糟糕。


自己……笑不出来。


 


以后不用每天早上见到这家伙脸上的红印了,也不用看到他没事在二楼里晃悠,也不会看到每晚他办公室总是最后才熄灭的灯。


挺好的呀,这是好事,应该喜大普奔呀。


可他就是笑不出来。


 


叶修已经走到了他的跟前,说着让让让让,他下意识地又向后退了一步,却踩到杂物堆里探出来半个保龄球,一个蹉趔向后仰去。


顺手抓着叶修的胳膊,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不过没有预期的后脑勺疼,因为当时叶修手疾眼快松开箱子反手握住黄少天的手腕,把人使劲儿往自己的方向一带,变成了他倒在地上,后脑勺生疼,还不小心咬到了下唇,估计这会儿里面已经出血了。


箱子里的白色纸张撒得纷纷扬扬,被秋日午后的阳光染上了色,像极了外面那一大片秋子梨的叶子。


 


叶修在地上推推摔在自己身上的黄少天,后者领会到现在的姿势十分尴尬,迅速起身。


可刚撑起来一半,他又停住,一双眼睛望着下边的叶修。


一秒,两秒,三秒。


最后叶修叹了口气,他伸出手摸摸眼前这个英俊青年毛茸茸的头,说道:“你一副看起来想和我说话的样子。”


“……”以话唠闻名的黄少天不说话,就像很久之前在那间小小的学生会办公室里的时候。


又僵持了将近一分钟,叶修忽然笑出来。


他将手从对方的头上落下,转到对方的衣领上,把人用力拉下来,自己则仰头在青年形状好看的唇上亲了一口。


软软的,暖暖的,一秒钟不到。


然后再次看着对方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样子,问道:“现在有想说的了吗?”


 


 


 


TBC

评论(44)

热度(183)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