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画地为牢(02)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在过去数百年间,中原武林齐心协力对抗诸如天山邪教、波斯邪教、苗疆邪教等等偏远邪教。然而到了今天,社会在进步,人也在进步,终于武林第一个大邪教不在地处边疆,而是就大大方方地隐匿在江南的大好风光之地。
说它大大方方是因为人人都知道那个大邪教兴欣就在苏杭之间,说它隐匿是因为没人找到过它到底在苏杭之间的哪个犄角旮旯。

当年叶修还是风光无限的武林第一人时,也曾带领中原武林对抗外敌,不想不到十年,他自己就成了曾经众位同盟口中的外敌。
至今他还记得那日空气微寒,小雪飘飘,他站在山崖之上,面对嘉世一众人,忽然就生出了一股凛然之气。
现在想想什么凛然之气,根本就是因为穿得少了跑得多了,身上出了点薄汗。等到忽然停下来小风一吹,就从心里往外的冷。

站在最前面的陶轩向自己踱出一步,脸上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叶秋,人常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何苦——”说到一半,那人抖落抖落袖子,扭头做不忍状。
那神情,那动作,若不是当时气氛不大对,叶修真想叫个好。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可眼前这出,可是比戏台上任何一出都要好看。
他是戏中人,一切都按着剧本走。
人在戏中,身不由己,黑黑白白,不过是说得人多与少的问题。
叶修不爱辩白,有些事情,他觉得问心无愧便好。

至于真相,时间总会说明一切的。

他抬手擦擦脸上的血迹,吐了一口带着血丝的,望着眼前的陶轩,如十八岁与之初见时,露出一个懒散的笑容:“既以决定,又何必多言。总之……后会无期。”
说罢,叶修转身跳下。

他自然不是会寻死的人,当时跳下也不过是被追得烦了,想摆脱身后那些人。
叶修在崖底迷了三天三夜的路,追着叶修下到崖底的嘉世一众人也在里面迷了三天三夜的路。这些日日夜夜里,只能感叹造物主太过神奇,两边人愣是连个面都照过。
所以三天后,叶修终于从大型迷宫一样崖底走出来,一身泥泞破破烂烂地站在小镇的大街上时,听到得便是街头巷尾都在谈论着自己的死讯。
据说是畏罪坠崖,尸骨无存。
而嘉世众念在叶修八年兢兢业业,纵使最后关头被金钱蒙蔽了心智,在与番邦一战中出卖了中原武林,但终究也是他们曾经引以为豪的掌门,还是为其立了一个衣冠冢。
叶修听到这话连半步都没停,直接跑进一家看起来不错的客栈里点了一桌子菜,狼吞虎咽之后来到正在柜台前打算盘的老板娘面前,问道:“你们店里缺人吗?”

叶修留了下来,从武林盟主变成了一个普通小镇里的店小二。
老板娘不知道自己家新来的店小二是什么人,只知道对方欠着她一顿饭钱,按照每月二钱银子的工资算,起码要三十年才能还清。
直到后来有一天,镇上的人忽然变多了,店里的人也变多了,寻衅滋事的痞子也多了,叶修一身武艺因为奉老板娘之命赶走诸如闹事的、吃霸王餐不给钱的、甚至是来明抢的等等等闲杂人等才算显露出来。
看在叶修又当店小二又做打手的份上,老板娘给他的工资每个月加了二钱银子,于是分期付款时限从三十年变成了十五年。
也正是这个时候,叶修才知道原来自己住着的这个小镇离嘉世是如此的近。
一个山上,一个山下,垂直距离不到四里地。
不过这也不能怪叶修,他这么多年出门很少,何况年年武林大会都在嘉世举行,他也不需要出门。

而这时聚集到小镇上的人,自然就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
群龙无首,武林混乱,时势造英雄这些词儿聚在一起,每天被人翻来覆去的说,叶修两只耳朵也翻来覆去的听,然后他大概翻译了一下,就是:我们要选个新盟主了!
于是这一次武林大会空前的热闹,蓝雨、霸图、轮回、微草、虚空、烟雨、雷霆……江湖上有头有脸的门派悉数到齐,更不用提那些什么地鼠会蝙蝠帮这些满地不入流的小门派了。

本来这些和叶修是没什么关系的,武林大会嘛,他看了起码有八次了,早没了新鲜感。
但问题是老板娘很有兴趣。
因为她曾经深深崇拜着叶秋。
她想看看武林中能继任叶秋位置的能是谁,于是关店七天,带着全部家当和数名数名店小二上山了。

叶修也是随从人员之一。
因为老板娘表示打手也可以变保镖,尤其是现在这种状况。

虽然小二唐柔表示可以保护老板娘,但老板娘以妹子不要随意出手拒绝了,于是这个艰巨的任务只好落在了叶修头上。
但在山上的时候发生了点小意外,唐柔被人误认成微草弟子推上了台,在唐柔之后叶修又因为被无名小卒当做另一个无名小卒也推上了台,结果那张脸在众位老对手面前一露,刹那吸气声无数,茶杯摔碎声无数,抖扇子声无数。
面对如此阵仗,叶修站在擂台中央淡定一笑,抱拳道:“诸位好久不见了啊,我这就下去给你们腾地方,慢慢打,记得打得精彩点,好看点啊。”

“……你居然还活着!”没等叶修下台,嘉世的新秀孙翔跳出来,大叫道。
于是众人目光纷纷指向站在前面主持大会的陶轩。

“叶秋这么多天死哪去了!既然活着干吗不来找我,亏我给你烧了那么多纸钱,我数数……起码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十两银子的纸钱!你快还我的钱!”接着,没等陶轩尴尬,身着蓝白劲装的剑客大喇喇往台上一跳,站在叶修对面,嚷道。
看到黄少天那副明明嘴里在骂眼睛里却在笑的样子,叶修一摊手:“没钱,我现在一个月才挣四钱银子。”
听完对方的话,剑客佯装恼怒,反手抽出背后宝剑,架势一摆,对着叶修勾勾手:“什么什么?没钱?你说你没钱?那好,没钱那就来打架!打赢了就不要你还了。”




待续(配合古风不用TBC了……(x)

回忆一下……

评论(23)

热度(86)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