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周叶】花

设定来自PS3独占游戏,风之旅人/Journey

有部分改动









沙丘绵延不绝的世界里,只有风穿过无人的古老建筑物发出的呜咽声。
直到流星掠过无垠的天空,坠落。

睁眼,漫天黄沙。



周泽楷不记得自己走了多久。
他从一个沙丘走到另一个沙丘,穿过一栋又一栋被风砂侵蚀的遗迹,红色的袍子上已经有了破损的痕迹,只有身后的围巾,随着旅途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长。
他是一个旅人,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却知道自己要去哪里的旅人。
像其他旅人一样,他没有双手,无法说话,却可以利用空中散落的神秘符文飞翔;可他又不像其他旅人一样,能发出独特如音乐一般的鸣叫去呼唤同伴。

所以他遇到了一个又一个人,又在肆虐整个世界的风暴中与他们一个又一个的失散。
因为他无法回应同伴的鸣叫,也就没人可以找到,他到底在哪。

直到又一个日升日落过去,再次失去同伴的红袍旅人在第一百次试图努力飞跃一根横亘在道路前方巨大的石柱时,在他的正上方传来一声清亮的鸣叫——如同之前他遇到的那些同伴一样。
周泽楷抬头,在被夕阳染成橙金色的沙漠中,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同他之前遇到的任何一个人不同,不是红色的袍子,而是纯白的,像他要去到的那个地方一样的白。
而那个人的围巾,已经是自己围巾五倍那么长。

这证明,这个白袍的旅人走过的旅程有自己五倍那么长。
在这个广袤、荒无一物的世界里,他自己、或是曾与同伴,走过了那么长的旅程。

周泽楷不会说话,他呆呆地仰着头,看着站在上方的逆光的白袍旅人,然后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
他歪歪头,眨眨眼睛,又眨眨眼睛,不明白眼前这个忽然出现的和其他人都不一样的白袍人想做什么,于是干脆低头,准备第一百零一次飞过挡在自己眼前的石柱。

他是旅人,即使是死亡也无法让自己停下前进的脚步。

就在他再次起飞的时候,上方的白色旅人落在他身边,发出了一声鸣叫。
然后,周泽楷惊异地发现空气的符文比刚刚要活跃很多,自己借住其力量轻松地越过了那根为难了自己许久的石柱。
他转头,看到白色的旅人飘飘然落在自己的身边,接着注意到对方的围巾上满满地都是金色的符文。

周泽楷明白刚刚是对方利用共鸣来帮助自己,可他不会说话,只好对着白衣人点点头,再点点头,以此来表达感谢。
对方围着他转了两圈,长长的白色的围巾随风飘起,挡住了周泽楷的视线。
他摇摇头,甩掉落在头顶的围巾,视线落到白色旅人的背影上。

那个身影背对自己,遥遥望着所有旅人共同的终点——远处仿佛两个人依靠在一起的雪山,巨大的落日将余晖洒落在山峦之上,将纯白的山镀上了一层闪着光亮的金色。
刹那,沙漠中的风停了下来,脚下一直因风流动的沙全部都乖乖地躺好。

白衣的旅人转过身,用脚在静止的沙上写字。

叶修。

周泽楷愣了愣,猛地反应过来沙漠上的两个字是对方的名字,于是他急忙跑过去,绕着叶修转了一圈,然后在那两个字的旁边,努力用脚写出周泽楷三个字。
因为是用脚,而且笔画很多,那三个字有点歪歪扭扭的。
他看到叶修对自己点点头,想了想,又在歪歪扭扭的名字后面写了说话两个字,然后从上面踩过,将那两个字模糊。

叶修又点点头,再次发出了一声鸣叫,然后转身,向着雪山的方向飞去。
红袍的旅人怔了下,继而跟上了对方的脚步。

不知怎的,他忽然觉得,叶修刚刚那一声一定是对自己说,走吧。

周泽楷有了新的同伴,在共同旅行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这个同伴与之前的同伴有很大的不同。
不仅仅是袍子的颜色,围巾的长度,还有那悠哉悠哉的步调。
他之前的同伴有做什么都风风火火的,有耐心温柔但偶尔画风会很魔幻的,有平时都很欢脱但会在夜晚对着远方的天空发出呼唤的……各种各样的,但他们有个共同之处,就是对终点急切的向往。
叶修不一样,虽然他和周泽楷确实是向着雪山走的,可是对方永远都不紧不慢。
他会带着红袍的旅人去看被沙子埋掉大半的古老壁画,会去解救被岩石压住的一直陪伴在旅人身边的风筝,也会跳进符文的海洋,带周泽楷去看这荒芜世界中大概唯一的一条鱼。

白袍的旅人好像对这个世界非常的熟悉,熟悉到知晓每一个角落中的小世界。
周泽楷和叶修在一起,身后的围巾随着旅程不断的变长,再变长。
虽然他依旧不能说话,却没有和叶修走散过。

因为沙尘暴过后,与他失散的白袍旅人就会站在最高的沙丘上,持续地发出鸣叫,直到同伴与自己汇合。

在漫长的旅途中,周泽楷知道了叶修是在找一样东西。
一朵花。
他曾答应一个同伴,要帮她找到这世界上唯一的一朵花。
这个消息是那个同伴的哥哥告诉她的,可在太长的旅途中,那个同伴与她的哥哥失散了,然后遇到了叶修。
于是她又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叶修。

叶修并不是个浪漫的人,他活得现实,目标明确,像这世界上任何一个旅人一样,向往着远方的那座雪山。
所以他一开始并没有把这个消息当做真实的,毕竟这个世界从来只有漫漫黄沙,除此,再无任何其他生命。
直到那位曾经的伙伴在他面前毅然决然地跳进金黄色的符文海洋,潜到最深处不住地呼唤叶修。

在那里,他们看到了一条透明的浮游生物,据说,那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条鱼。

后来,她在少有的安静下来的沙子上写字,告诉叶修,这是哥哥曾经带她来看的鱼。
她要找到那朵花,即使哥哥已经与自己失散许久。

叶修看着那个比自己身形小了许多的红袍旅人,沉默许久,终于仰头,发出了一声鸣叫。

再后来,同之前无数次一样,他与那个同伴失散了。可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答应过,要帮她找到世界上唯一的那一朵花。
虽说天大地大,再次遇到的可能性小之又小,但叶修向来是说到做到的人,无论身边是否有人记得,只要他记得就好。

叶修走过世界每一个角落,发现了许多失落的壁画与建筑,也遇到了许许多多不同的旅人。
他与他们走过或长或短的旅程,有些走到一半便独自离去,有些努力紧跟他的脚步却还是因为种种原因失散,身边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一个人,两个人,一个人,不断不断地重复。
他身后的围巾越来越长,被沙漠的大风吹起发出烈烈声响。
叶修可以飞行的距离越来越长,鸣叫传出的距离越来越远,身上的红袍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奇特的白袍。

他依旧向着终点前行,只是不再急切,而是放慢了脚步,去寻找,去享受。
日升与日落,夜空与星芒,风砂与死亡。
好的,不好的,全成了旅途中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直到有一天,他站在巨大的石柱上,看着远处的夕阳,想着今天也没有找到那朵花,却忽然听到了来自下方飞行的声音。
至此,他遇到了一个无法说话的旅人。

他带他去看这个广袤的世界,告诉他近乎朝圣一样苦楚的旅途的另一面,挖掘那些隐藏在细小尘埃里的快乐。
他告诉他自己在找可能是这世界上唯一的一朵花,甚至是极有可能的不存在的一朵花。
可周泽楷只点头,他相信,因为叶修已经让他见到了这世界上唯一的一条鱼。

一个除了旅人外,奇特而珍贵的生命。
莫名地,他相信身边这个白袍旅人的一切。

他们一起在滑沙上穿过一道又一道刻满符文的门,在巨型空中长廊中跳跃,飞到目能所及的最高建筑物上看远处雪山的日落,一起互相扶持着去到一个人不能到达的地方。

旅人生下来就是为了完成一场既定的旅途。
他和叶修的相遇,却将这场旅途变成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样貌。

没有声音,安静的绚烂。

不知道在一起又过了多久,他们终于来到了传说中那朵花的生长地。
可是,那里空空如也,只有风吹过沙丘卷起金子的一样的沙砾绕着围巾翻飞,好像在嘲笑着一红一白两个旅人。

叶修低头看了好一会沙子,发出了断断续续的鸣叫声。
因为他身边的周泽楷看起来比自己要失落很多。
听到身边白袍旅人短促而低沉的鸣叫声,周泽楷抬起头,看着身边的人,眨眨眼睛,然后又低头盯着脚下的沙子出神。
旅人没有手臂,不会说话,虽然叶修很想拍一拍身边的红袍旅人,告诉他没关系,也许那朵花只是搬家了。
可他做不到。
他只能靠过去,用身体碰一碰周泽楷。

又一阵风吹过,将两个人拖在身后长长的围巾扭在一起,然后安静下来。

被碰了一下的周泽楷重新抬头,扭脸望了身边的白袍旅人一会,忽然跑开。
身后长长的围巾在难得静止的沙上留下浅浅的痕迹。
叶修奇怪的看着自己的同伴,眼神从一开始的不解到慢慢地充满了震惊。

那个人在这处避风的沙丘之间,用自己的脚在地上画了一个半圆,再一个半圆。
最终组成了一朵花。

他们谁都没见过的,却从潜意识里就知道的,那就是花。
这世界上唯一的花。

周泽楷画完最后一笔,重新跑到叶修的身边,身后的足迹从不那么好看的花瓣中延伸出来,好像长长的纤细的花茎。
一直到叶修的身边,花茎成了花根,跟着创造人的足迹绕了一圈又一圈。

红色的围巾缠在了白色的围巾上,映衬着金色的符文。
年轻的红袍旅人仰头,发出了无声的鸣叫。

直到风再一次刮过,将地上花朵的痕迹吹散,叶修的身体晃了晃。
长长的音符一样的鸣叫声响彻沙丘。
空中有流星划过的痕迹。

他像与不会出声的红袍旅人第一次见面一样,转身,背对着周泽楷发出呼唤,然后头也不回的前行。
而这一次,红袍的旅人即使无法发出声音,也仰头做出鸣叫的动作,然后无声地跟上。

留在他们身后的,是不知什么时候变得一般长的红白两条围巾,因为夕阳被拉成重叠的影子,以及只有两个人看到过的,世界上唯一的那朵花。
他们会继续前行,也许在会某一天到达那座终点的雪山,或是像他们的先辈一样,化作点缀在雪山中的墓碑,成为为后辈指路的标志。

可都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旅途,会永远继续。



世界那么大,旅人那么多,却只有那么几个人可以陪你走过一小段路程。
可以遇到一个人,和你一起找到那朵花,陪你走过最后的终点——

何其美好。



-FIN-




推荐一下这个实况,配合食用风味更佳

http://www.acfun.tv/v/ac496800

毫不夸张的说,Journey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一款游戏

评论(25)

热度(271)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