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ff15】向死而生

无CP,通篇Noctis视角,算是通关感想

有剧透注意




向死而生

 

眼前是无尽的黑夜。

那座曾经被水晶和路西斯国王们所保护的城市被笼罩于黑暗之中,巨大的使骸游荡在破败的街道上。

高耸的路灯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坍塌的建筑物散落在地上,堆砌成萧索的形状。

再不能回头了,这便是最后了。

Noctis站在地下通道的出口,望着这片曾经养育他、现在被人夺走、他又即将夺还的土地,抬手摸上了自己的胸口。

噗通。

噗通。

噗通——

“喂,Noct!”

忽然肩膀被拍了下,是Gladiolus的声音。

陷入恍惚的Noctis下意识地回头,一个模糊的影子映入了眼帘。

“已经到旅馆了,还是说你想露营?”

“啊……诶?诶……诶诶?”

Noctis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刚刚在车上睡着了,嘴角还有湿润的感觉。

他慌忙抬手擦擦嘴巴,眨眨眼睛让自己清醒过来,随即钻出了车门:“下雨天露营,还是饶了我吧。”

抬起手臂挡住逐渐变大的雨势,Noctis从停车位向街道对面的旅馆跑去。

他看到被雨丝柔化了的暖光下对着自己用力挥手的Prompto:“今晚一定要一决胜负!”

“王之骑士吗,好啊,看我的!”笑着跑到友人身边,Noctis用手肘轻轻撞了下对方。

之后他被Prompto推进了旅馆房间,两个人脱掉鞋子趴在柔软的床上对战。Ignis在一旁摆着扑克,Gladiolus则坐在沙发上,脸埋在书本下,似乎是睡着了。

手指在屏幕上划的飞快,Noctis盯着游戏画面,有些心不在焉。

他刚刚在雷迦利亚上,似乎做了个梦。

一个阴暗、潮湿,令人不快的梦境。

但似乎又有温暖的感觉,像是儿时父亲拥抱自己的臂弯——

“哈哈哈哈哈哈是我赢了!”

Prompto的笑声将Noctis的思绪从回忆中拉出,他斜了一眼友人,闷哼一声。孩子气地把手机扔在一边,收拢手臂,像鸵鸟一样把自己揉在被子里。

“诶~~~不要这么小气嘛,Noct?”

“才没有,我只是困了!”强调自己并没有因为输掉而郁闷,Noct在被子里抗议道。然而闷闷的声音并没有什么说服力,虽然他也是真的有些困倦了。

迪诺委托他们找的那些原石都在些奇奇怪怪的危险地方,为了这份工作Noctis和伙伴们上天入地,几乎要把路西斯翻了个底朝天。

每天这样早出晚归,在各个遗迹森林或是下水道里打滚,真的是又累又困。

而且,之前在雷迦利亚的后座上睡觉的姿势问题似乎不太对,他现在身上酸痛不已,那个该死的梦也让他的大脑变得迟钝。

于是Noctis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直到在某个时刻,他真的困了。

沉沉睡去。

这一次,没有做梦。

 

Cid那边去往奥尔缇西的消息迟迟没有到来,原本内心焦灼的Noctis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

大约是一路上的变故太多,他已经学会了等待;又或是明白虽然陆行鸟能游泳,他也不能让它带着自己从路西斯一路游过去——当然,钓一颗野菜给自己的陆行鸟说不定会让这个计划可行,但他害怕自己还没游到目的地,陆行鸟的租赁期就到了。那他将会成为路西斯第一位因为这种奇葩理由葬身鱼腹的国王。

哇,这样的他也一定会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吧。

真是个相当有教育意义的故事。

Nocits把这个想法当做笑话分享给了身边的朋友们,理所当然的,这件事成了当晚露营最有趣的时刻之一,直到Prompto拿出相机给他们分享了他们在矿洞里脏兮兮的合影才终止了Gladiolus的狂笑。

“所以说,我们为什么要在矿洞合影呢?”Ignis抱着胳膊提出一个相当严肃的问题。

“这也不是相当不错吗,尤其是Ignis的眼镜。”Gladiolus指着照片上当事人几乎被泥浆糊了个满的眼镜,再次大笑起来:“告诉我,你在战斗的时候眼镜就是这样的吗?”

“所以Ignis那时候你手里的枪差点扎进我的肚子!”Prompto发出了哀嚎。

“不,我的视野非常清晰,而且——抱歉,Prompto,那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

“真的吗……”嘟囔着,Prompto低头看着盘子里的用铁钎穿好的大份烤肉,忽然没有了胃口。

“但重点是,我们为什么要在矿洞里拍这个照片,你看我们都好像在泥潭里滚了一圈的格拉尔。”Nocits适时拉回了偏离跑道的话题。

“啊啊,这个,我记得是……”

“想起来了。”

“怎样的?”

“是Prompto大喊着‘那个复古电梯真不错,我们在那合影吧!’”面无表情地模仿当时Prompto兴奋的口气,Noctis觉得自己真是棒极了。

当然,他之后遭到了Prompto陆行鸟味的报复。对于整个脑袋都扎进了毛绒绒黄色生物的路西斯国王,Gladiolus只是怂恿Prompto多拍几张照片,而Ignis则打了个响指。

他想到了一个很不错的新菜谱。

也许下一次露营的时候让Noctis第一个试吃,并告诉他自己创意的来源。

也许它会成为路西斯未来国宴上的固定菜品……不,一定会成为的。

 

在等待的日子里,除了开着外型惹眼的雷迦利亚接一些狩猎任务赚钱,或者是帮助周围的人跑跑腿找找青蛙之类的,Noctis还十分热衷于在各个地方寻找可以钓鱼的地方。

就连Gladiolus都会为他提供一些相关的情报。

直到某日,在地下洞窟里探索的Noctis忽然停下脚步,转而兴奋的拐入一旁的小路。

然后手臂潇洒的舞动,随着闪烁蓝色光芒出现的,是性能相当豪华的钓竿。

路西斯前王子,新上任不久的路西斯国王——也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爆掉王,终于丧心病狂的的发现了地下洞窟除了用来寻宝打怪之外的新用途。

属于地上的阳光透过石头的缺口洒了下来,将水面染成了金黄色。

不知名的鱼在水面下显现出浅浅的影子,显得如此静谧。

如果没有不远处软泥怪的咕噜声就完美了。

然而缺憾也是艺术升华的一部分,Noctis认为这对于他即将开展的新冒险来讲,根本算不上瑕疵。

当鱼饵甩下去很久还没有动静的时候,站在Noctis身后的Prompto摆弄了一会相机,因为太过无聊而开始了莫名奇妙但却又非常合理的话题:“我觉得,等旅行结束了,我们可以写一本路西斯自驾旅游指南。嗯嗯,插图就用我的照片吧!”

“加上钓鱼攻略。”正在等鱼咬钩的Noctis加上一句。

“美食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项。”Ignis进行补充。

“还有适合极限运动的地方。”Gladiolus也提出建议。

用力点头答应着,Prompto那样子好像正坐在办公室里的杂志社社长,已经同意了下一期期刊的主题。

那么当然,作为这个子虚乌有的杂志社社长,Prompto提出了最不可或缺的元素:“当然重点中的重点,锤头鲨啊!一定要从那里作为起点!”

“嗯~”Noctis玩味的弯起嘴角,“首先要选择封面呢,我觉得之前早上拍摄的晨光的锤头鲨不错,还是你更喜欢和Cindy的……”

立刻,刚刚还激情满载的Prompto声音都变了:“哇啊啊啊啊啊拜托拜托Noct不要!不要继续下去了!”

“哦,在我和Ignis看不见的地方,发生了什么?”Gladiolus被突如其来的八卦勾起了兴趣,拉过Prompto的肩膀,无视他的抗议,发出了提问。

手中的鱼竿还没有动静,但Noctis现在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如何更有技巧的揭发好友上。

虽然Prompto对Cindy的赞美之词一直挂在嘴边,但这家伙却总是在关键时刻变得异常纯情。

这种反差经常会造成意想不到的效果,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没什么,只是某天早上,Prompto他拉着我……”故意放慢了语速,Noctis背对着朋友们弯起了唇角。

果不其然,努力挣脱了Gladiolus的Prompto在第一时间发出了哀嚎:“够了啊啊啊啊!算我求你Noct,不要说出来!”

Noctis回过头,他看见被Gladiolus用别扭的姿势锁在怀里的Prompto正用诚恳的眼睛望着自己。

那样子好像正在恳求自己给予野菜的陆行鸟。

或许自己像给陆行鸟野菜一样,给予Prompto此刻他想要的。

可那就不有趣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就连Ignis都加入进来,他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用相当得意的姿态翘起了唇角,Noctis此时此刻在Prompto眼中仿佛那些满地疯狂的跑动把你搞得眼花缭乱,还要嚣张的冲着你摇摇屁股的仙人掌怪。

而现在,这只黑色的仙人掌怪要释放伤害可观且附加无数异常状态的千本针了!

“Prompto他去了——”

“Noct!!!!!”

悲鸣声响彻洞窟,惊动了深处的使骸,使得对方也应和一般发出了巨大的吼叫。

并没有战斗,也没有敌袭,王子殿下也没有被什么奇怪的怪物用奇怪的姿势抱在怀里。

只是刚刚还在水中平静的鱼竿开始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但这是与潜入帝国基地后遭遇的车轮战相比也毫不逊色的战斗!尽管参战的仅有Noctis一人,但Promopto的悲鸣与巨大的水花讲Gladiolus与Ignis也感染了。

瞬间所有人一起紧紧盯着水面,心随着Noctis每一次转动鱼竿而提嗓子眼,手心的汗也许比当事人还要多。

经过十几分钟惨烈的搏斗,这场战斗最终以Noctis的胜利告终!

没有见过的新品种和巨大的尺寸都让Noctis十分满足,就连剩下的三个人也耐不住兴奋的心情一起围了上去。

至于Prompto和Cindy那件事?

毕竟他们不会真的去写一本路西斯自驾游指南。

 

夜晚,Nocits来到旅馆的阳台上,遥望夜幕中也未沉寂的神陨遗迹。

他已经见过了巨神泰坦和雷神拉姆,接下来,他还要得到其他神灵的力量。

闭上眼睛,又湿又闷的空气并不让Noctis觉得好受。但这却让他想起过去,年幼的自己被父亲抱在怀中的感受。

他们从王宫外面归来,一路上因为连绵不绝的小雨,他和父亲都被淋湿了。但父亲的怀抱却非常的温暖。老实说两个人湿漉漉的拥抱在一起的感觉并不好受,可对于年幼的Noctis来说,不管怎样,父亲的怀抱永远是最能让自己安心的地方。

只要在父亲身边,哪怕世界落入黑暗,他也会毫不畏惧。

Regis是路西斯的国王,但也是Nocits的父亲。

他见过父亲威严的坐在王座上,接受路西斯的国民——甚至是外国使臣们的敬意。

但他也见过父亲仅仅作为一个父亲时的样子。

温柔,但却直白。

Noctis是王子,Regis是国王,这样的身份注定他们之间无法像普通的父子之间构筑普起谎言一般的童话,尽管他的父亲很爱他。

在很小的时候Noctis就已经历过死亡的洗礼。

那是他人生中的一段黑夜,他虽然亲眼见过了死亡的样貌,却还不愿接受死亡的灵魂。

就是在那个时候,父亲握着他的手,告诉Noctis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Noctis。”

“人终究会迎来死亡,这是谁也无法逃脱的命运。”

“但人出生不是为了死亡,相反,真相恰恰是人们不愿承认的那样。正因为有死亡的存在,才会有新生命的诞生。”

“这就是世界。”

过去尚是孩提的Noctis还无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而现在,他理解了。

从出发的第一天开始,Noctis就梦想着自己能够做的像父亲一样好,但他深刻地明白自己不是Regis。

他是Noctis LucisCealum。

他是黑夜。

 

睁开眼睛,Noctis发觉自己在笑。

他回头望向房间中熟睡的朋友们,回想起这些天里,他们陪着Gladiolus在深入地下不知道多少千米的塔中露营,听着铁巨人和爆弹怪打牌的声音入睡;他们走过每一寸土地,寻找不同的美食,然后在听见Ignis的响指时四散而逃;他们和Prompto一起领养了一只陆行鸟,在各种奇奇怪怪或是风景秀丽的地方合影。

还有,他们陪着自己在阴暗的地宫里探险,在清晨太阳还没升起的时候挑战湖主,一起面对苏醒的孤峰。

而现在,这场旅行该结束了。

 

Noctis吹响了口哨,一阵骚动后,安博拉出现他的眼前。

曾经的路西斯王子低头摸了摸安博拉毛绒绒的头,笑得温柔:“我们回去吧。”

 

 

 

再睁开眼睛,无尽的黑夜涌入。

这座曾经被水晶和路西斯国王们所保护的城市被笼罩于黑暗之中,巨大的使骸游荡在破败的街道上。

高耸的路灯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坍塌的建筑物散落在地上,堆砌成萧索的形状。

再不能回头了,这便是最后了。

Noctis站在地下通道的出口,望着这片曾经养育他、现在被人夺走、他即将夺还但不会属于他的土地,抬手摸上了自己的胸口。

噗通。

噗通。

噗通——

心脏的跳动从激烈到平缓,他望着遥远的天边,仿佛看到了初升的太阳。

这便是他的命运。

人类终究会迎来死亡,但出生,从来不是为了死亡。

正如他的名字一般。

他是Noctis LucisCealum。

他是黑暗。

亦是黎明。

 

-FIN-

评论(21)

热度(61)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