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咕哒中心】Wish

咕哒中心,非CP向

有2.0妄想

可以和之前的《花冠》联系在一起,单独观看也没有任何问题

《花冠》链接:http://yupian529.lofter.com/post/264012_12a46266


Wish

 

-7

 

第一个出现的是亚瑟·潘多拉贡。

剑之英灵穿着便服,在藤丸立香的对面坐下来。

对待他人一直如同春风般温和有礼的亚瑟王此时意外地有些局促,他望着桌子另一边的少女,眨了眨眼睛,最终决定露出和他们初次见面时一样的笑容。

“你好。”

谦逊有礼,让人不知不觉放下戒备,却又保持了陌生人之间的安全距离。

这是必要的,即使他们之前已经有了许多共同战斗的回忆,但亚瑟·潘多拉贡不能确定那些记忆在这个奇特的时空中是否还发挥着它应有的作用。

如同他所担忧的,少女对于英灵的问候,先是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但很快就被笑容所掩盖。

“您好。”

藤丸立香回以礼貌的问候,只是用词态度比亚瑟王更加疏离。

“您喜欢什么,咖啡还是奶茶?或者其他?”

少女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房间一角的料理台。

在苍银骑士的注视下,藤丸立香低下头,从橱柜里拿出茶具,心不在焉的泡起红茶。

她记得这位英俊的亚瑟王——或者说,她知道他。

但仅此而已。

她有与之共同战斗的记忆,却没有相应的感情。

就好像读了一本书,少女对于骑士的认知只限于书中的讲述,并没有任何实感。

将加了奶的红茶放在骑士的桌前,少女回到座位上,拿起属于自己的那一杯可可,喝了一口。

沉默在蔓延。

已然放下复国执念的亚瑟王自认不是不善言谈之人,身为王,学会与人交谈是基础中的基础,但他现在的的确确不知该如何开口。

在藤丸立香起身泡茶的时间里,亚瑟迅速打量了周围。

这里的布置同迦勒底的食堂分毫不差,若说区别,只是一切都褪色了一样,变成了一片纯白。

而且,这个形同迦勒底食堂的空间没有门,无从听到从缝隙里漏出的属于走廊上的声音;也没有窗,自然看不到南极的风雪。

像一座囚笼,保护着其中的一切,拒绝着外来的一切。

亚瑟悄悄叹了口气,他觉得在这里的如果那位异世界的梅林,也许情况能好上许多。

毕竟他同自己的老师一样,都是象征着希望的花之魔术师。

但作为最先突破障碍来到这里的英灵,他必须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他要取得信息,去告诉另一端存在于现实的英灵们,拯救过世界的年轻御主,所处的情况到底有多糟糕。

“Master。”亚瑟率先结束了沉默。他放下手中的红茶,直视眼前的藤丸立香,“你在这里多久了。”

面对英灵的提问,少女的身体明显地顿了下。

她对Master这个称呼的应对迟了起码一个半拍,全都是因为记忆和情感无法同步的错。

“我不知道,从上一次醒来我就在这里了……不对,上一次醒来是什么时候的事?我多久没睡了,还是在这里睡了多久……不行,记不清了。”

藤丸立香皱眉,艰难的回忆着,但他的脑海中一片混沌,无论怎么翻找也找不到答案。

“抱歉,Master,这个问题我们先放在一边,我并不想让你感受到任何痛苦。”亚瑟站起来安抚性地拍拍御主的头。

“没关系。”

“……”望着轻轻摇头的藤丸立香,亚瑟抿了下嘴唇,“Master,我带你离开这个地方。”

“为什么要离开?”对于英灵的要求,少女不解地瞪大眼睛,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望着对方。

“恕我直言,继续在这里滞留,你会死。”

“所以?”

“我必须带你离开,在被你召唤达成契约的时候,我就承诺过会保护你。”

“……不对。”藤丸立香拨开拨开亚瑟的手,“您要保护的是这个世界,而不是我。

 “而且我不会死,绝对不会死。”摇摇头,藤丸立香从地上拾起一个圣诞球。

她的目光落在纯白房间里唯一彩色的小球上,眼神忽然变得柔软。

“这里是迦勒底,而我是藤丸立香,迦勒底的藤丸立香怎么会死呢。”

 

-6

 

在亚瑟王离开不久——又或者是许久之后,第二个到访者出现了。

“哟,Master,这里可真难找。”

肩上停着蓝色小鸟的无貌之王站在桌子旁,对着藤丸立香打了个招呼。

“虽然说我在战斗方面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但是对于找人还算是拿手。”

“罗宾。”叫出英灵的名字,少女像之前一样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向料理台,“咖啡,茶,还是其他?”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喝酒哦。”

酒——这里没有酒。

红色的Archer曾经表示为了尚未成年的御主的健康成长,食堂是绝对不可以出现任何含酒精的饮料的。

所以这里没有酒。

于是摆在罗宾汉面前的是一杯温热的水,上面还飘着一片叶子。

“没想到这里连那个红色的家伙留下的设定都还原了。”

小声抱怨着,曾经的侠盗还是端起水杯小心地避开水面上的叶子,慢慢地将水喝下。

藤丸立香依旧抱着装有热可可的杯子,眼睛望向对面的英灵,率先提问:“你也是和Saber一样,打算带我离开这里吗?”

“哈?怎么可能,当然不是。”直接否定了少女的问题,罗宾汉不住地摇头,发出自嘲的哼笑,“那位Saber手中的剑可是星球内部锻造的武器,想要劈开什么东西带走什么人对他来说根本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但是Master,你知道我啦,怎么会有那么犯规的宝具。能摸到这里已经废了很大力气了好吗,就别说什么我会带你走这种话了。”

顿了下,五月之王耸耸肩膀:“说真的,别说Master你不想离开这;就算是你哭喊着求我带你走,我也无能为力。

“嗯,我就是这样一个没用的从者,最多只能耗费一堆魔力跑来这里陪你聊聊天。

“毕竟一个人,很无聊吧。”

会无聊吗?

藤丸立香对这两个字无法给予肯定或者否定的回答,毕竟她在这里连时间的流逝都无法感觉。

但她还是感谢着眼前这位英灵,因为没有人比藤丸立香知道想要找到这个房间,要花费多大的力气。

何况罗宾汉声称自己只是来聊天的。

“谢谢你,罗宾。”连自己都没注意,对比之前的疏离,藤丸立香的口吻变得柔和了。

不过……要聊什么?

对于仅有记忆而没有感情的存在,要怎样对待才合适?

似乎看出了藤丸立香的窘迫,罗宾汉给出了建议:“说一说没有遇到我之前,Master的事情吧。”

微微怔住,藤丸立香慢慢翻看着记忆。

她是在北美特异点第一次遇到罗宾的,也就是说,自己应该给对方讲述在这之前发生的事情。

“我从冬木的特异点开始说吧。”

“不,不是这个。”

被否定了。

“那法兰西特异点?”

“也不是这个。”

“罗马……?”

“不是。”

“那是——”

“都不是。”面对迷茫的御主,五月之王一手拄着脸颊望向对方,“我想知道Master还没有成为Master的时候,是怎样的。”

“诶?”

“毕竟Master可是在梦里把我那没有任何价值的生平都看了个遍,我却完全不知道Master之前的生活,太不公平了。”孩子气似的抱怨着,罗宾汉歪歪头,“讲讲啦,Master,我很想知道。”

“想……知道什么?”听着罗宾汉的话,藤丸立香忽然觉得喉咙里被塞了一块石头,将声音压抑的变了形状。

“我听其他工作人员说,人理没有烧却之前,Master并非魔术师,而是以一个普通高中生的身份生活的。虽然我是英灵,但还是有这方面大概认知。

“Master的学校、家庭,还有作为人的生活,是怎样的呢……”

望着眼前的英灵,藤丸立香愣了许久,才缓慢地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我记不清了。”

“……什么?”

“记不清了。”又重复了一遍,藤丸立香笑了起来,“我想大概是和许许多多的高中生一样,出生在平凡在家庭里,有着严厉的父亲和温柔的母亲,有会一起胡闹的同学和在犯错时训斥我的老师——但他们是什么样子,我已经记不清了。”

随着少女的诉说,英灵的表情逐渐扭曲了。

但藤丸立香仿佛没看到一样,只是继续用温柔的、仿佛与自己完全无关的语气继续说着:“在很久之前,藤丸立香身为平凡人的生活,我就已经记不清了。

“而且,也没必要记清楚。对吧,罗宾?”

像是询问又像是陈述的结尾让弓之英灵许久不能言语,他握着手中装有白水的茶杯,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平静过分的少女御主,直到手中的温度完全流逝。

 

-5

 

罗宾汉刚刚离开,第三个到访者就出现了。

他的到来伴随着花与芬芳,拥有虹色长发的魔术师十分自然地坐到藤丸立香的对面,笑着问道:“可以为我泡一杯茶吗。”

是味道清甜的花茶。

将绘有可爱花瓣图案的茶杯放在桌面桌面上,藤丸立香回到座位,愣愣地望着梅林身边不断出现的花朵。

“Master,想摸摸看吗?”

拾起落在脚边的花,梅林将其递了过去。

这动作惹得少女的一阵窘迫。

“不,不是……对不起!因为太奇妙了所以不小心一直盯着……”

“明明之前Master一直在说‘梅林不要到处飘花了,打扫起来很麻烦’,现在却又觉得有趣了吗?”

“呃……”

望着对于提问露出为难表情的御主,梅林暂时收起了捉弄人的小手段,转而安抚对方:“嘛嘛,毕竟现在的情况特殊,如果觉得有趣就看吧,或者像我刚刚说的,摸摸看也可以哦?

“毕竟Master现在对于我只有零碎的记忆,完全没有任何附加的情感吧。

“是熟悉的陌生人呢。”

“抱歉……”

“这又不是你的错。”以轻松的口吻安慰着坠入失落的御主,花之魔术师喝下第一口茶:“很好喝,希望另一边的你醒来后也能为我泡一杯这样的茶。”

“……你希望我回到另一边吗?”对于梅林的要求,藤丸立香露出头疼的表情。

“当然。”点点头,魔术师放下手中的茶杯,露出公元500年时卡美洛人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笑容,“我想在这之前,应该已经有人拜访过了。我和他们一样,都希望你能够离开这里。”

“实际上大部分工作都已经完成了,剩下的部分不需要‘藤丸立香’也可以完成。”

“你这样确认?”

“是。”

“哎呀呀,拥有这样想法的master,真是可爱过头了。”

花之魔术师发出讪笑,那足够称得上悦耳的音色却让藤丸立香起了鸡皮疙瘩。

“虽然我的设定是温柔的大哥哥,但是有些事情,哪怕违背人设也要告诉你。”梅林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柔和,语调也没有任何变化,“事情看起来已经要结束了,但‘藤丸立香’的故事,还没有完成哦。”

“你说什么……?”

“我的千里眼看不到未来也看不到过去,我能观测的只有现在这个世界所发生的一切。尽管只是像现代网络一样没什么大用处的技能,但你的事情,我可是一直好好看着呢。嗯……说起来,Master,还记得我说过吗?”

“什么?”

“我是你的粉丝。”

是的,在乌鲁克特异点的时候,眼前这个冠位魔术师的确说过这样的话。

但现在的藤丸立香只是单纯的知道有这样一句话,对方说出这几个字时,自己是怎样的心情,已经忘却了。

“你留下的波纹所铸就的读物,身为忠实读者的我怎会不知道现在还远不是结束的时机。”

“如果我说不呢?”

少女金色的眼睛里透露出拒绝,原本安定的纯白空间也慢慢变得燥热扭曲。

对于这样的变化,魔术师似乎十分乐意得见,“那我也不能怎样,至少不会强行带你出去。”

“那就好。”

形似迦勒底厨房的纯白空间重新变得安定下来,少女的表情恢复了平静。

这时一只圣诞球滚落到梅林的脚边。

魔术师拾起忽然出现在奇特房间里唯一的彩色物品,带着十足的兴趣将其打量了一番,忽地抛出问题:“Master,从刚刚进来,我就一直想问,为什么是这里?”

“这里?”

“是的,为什么是迦勒底的食堂。”把玩着手中的小球,梅林眯起眼睛,“你走过那么多地方,遇到了那么多事件,为什么最后选择的是迦勒底的食堂?”

为什么?

藤丸立香的眨眨眼睛,视线同梅林一样落在彩色的圣诞球上。

好像,看到了被灯光染成暖色的房间里,来自于各个时代、甚至是不同世界的英雄与幻灵,庆祝着世界上唯一的节日。

金色和银色的星星,彩色的小球,下方堆满礼物的松树,被装饰在门房之上的榭寄生——

那是什么?

是……什么。

“看来这是Master你的最为怀恋之地。”从藤丸立香陷入恍惚的表情中读出了讯息,花之魔术师用温柔的口吻讲述着残酷的事实,“如果继续留在这里,你会死,My lord。

“不是作为故事终结的死,而是永远徘徊着、得不到结局——无论是Happy Ending还是Bad Ending,都无法达成的死。

“即使如此,你也接受吗?”

 

-4

 

花之魔术师离开后许久,都没有新的访客。

在漫长的孤独中,藤丸立香睡了很久,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桌面上多了一只棒棒糖。

旁边还有一个小蝙蝠玩偶。

在记忆中搜索了一遍,藤丸立香确认,是尚为14岁少女的伊丽莎白·巴托里来过了。

也许她等了很久,又或者只是在看到自己睡着后只短暂的做了停留——总之,她留下了一块棒棒糖后,离开了。

她打开棒棒糖的透明包装纸,舔了舔过分甜蜜的彩色糖块。

糖分让因睡眠变得混沌的大脑重新开始运作,她开始第一次审视将自己包裹的纯白空间。

这里除了没有颜色,其他部分和和迦勒底的食堂一模一样。

不对……除了颜色,还有声音,气味。

那是一个无论何时打开门都有人在守候的地方,前来休息的工作人员,偷偷来补充糖分的医生,尝试着各种新事物——包括没见过的食物的玛修,还有明明不需要进食、却因人理危机得到虚假般的二次人生的英灵。

这里总是有着声音,各种各样的,被食物的香味包裹着,顺着鼻腔进入身体,溜进血液,经过心脏流向大脑。

但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

藤丸立香忽然慌张起来。

她站起来,急切的像某个方向走去,同时伸出手摸上光滑的墙壁。

这里,应该有一扇窗,透过它可以看见南极的风雪,或是季节变换时出现的白夜。

那样的风景永远不会出现在这里,它仅存在于现实中的迦勒底,而不是这个无休止的……

啪。

重物砸到了头顶,藤丸立香反射性地发出惨叫,同时抬手捂住了受伤的部位。

她抬起头,看到了来到这里的第五位访客。

 

-3

 

用黄金铸就的杯中蓄满香醇的美酒,难得穿着民族服饰的乌鲁克贤王坐在纯白的座位上,一手捧着酒杯,一手拿着泥版。

没有实现的交流,也没有言语的相撞,仿佛藤丸立香不存在,这个封闭的奇异空间也不值得担心一样。

这一次,先开口的是少女。

“王,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准许。”吉尔伽美什如此回答,但目光却未落在对方身上半分,“若是问题太过无聊愚蠢,就准备好浪费本王时间付出的代价吧。”

可这就是一个无聊并愚蠢的问题。

在心里默默念着,藤丸立香抬头,直视眼眸低垂的黄金之王:“普通人死后,会去哪里?”

“……”

吉尔伽美什的身体顿了顿。

他放下酒杯,收起泥版,转过头,用腥红的竖瞳注视着年轻的御主。

“功绩被世界认可并记录的人会在死后成为英灵,其他的普通人,在神代时灵魂会被会被冥府收纳。但是现在——是人类的时代,身为人类时代的一个普通人,王啊,我死后,会去哪里呢?”

藤丸立香平静地叙述着疑问,金色的双眸中看不出太多的感情。

她在向拥有全知全能之星的王问询属于自己的末路。

在和花之魔术师交谈后,她在独自一人的时间里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经过漫长——又也许只是短短一瞬,少女认为自己的智慧并不足以做出解答,她想自己需要一位学识渊博、或经历绚烂之人的帮助。

就在这个时候,吉尔伽美什出现了。

而王在听完她的问题后,只是眯起眼睛,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这样无聊问题的答案,只要在那边死一次不就知道了,杂种。”

说着,吉尔伽美什站起来,向不存在的出口走去:“还是你在妄想能在无聊的虚幻中得到答案?

“别继续沉浸在你那愚蠢的罪恶感中了,区区杂种而已,难道你认为现在的一切都是自己的的过错?

“狂妄!

“这世界的对与错只有王能赋予,身为杂种,只需取悦本王即可!”

说完最后一句,乌鲁克的贤王留下一句“无聊透顶”便离开了。

再一次独自留下的藤丸立香望着英灵消失的地方,怔怔地发呆。

直到她瞥见黄金之王刚刚坐过的地方留下的物品——

一个苹果。

 

-2

 

苹果。

童话故事里白雪公主吃下了继母给她的毒苹果;宗教故事里毒蛇诱惑伊甸园里亚当和夏娃吃下了智慧之果。

是毒药,还是智慧?

藤丸立香拿起第五位访客留下的苹果,咬了一口。

好甜。

丧失已久的味觉就这样恢复了。

这个甜味,让她想起了迦勒底冰箱里的布丁,万圣节时藏在罗宾汉兜里的巧克力,在新宿时阿尔托莉雅带回来的可乐;也想起了提亚马特出现时的混沌之海,永久冻土帝国的落雪,潜行在虚数空间里时吃下的军用干粮。

柔软的甜,清香的甜,冷冽的甜,香甜,腥甜,不存在的甜。

还有,血液的甜。

 

那是逃亡中的御主为了打碎人理冻结的未来所付出的代价。

经历了惨烈的战斗,不断的杀戮——屠戮,生理上的疼痛,心理上的苛责,在日渐严重的饥饿中只有思维还正常运转着。

然后,迎来了记忆中的最后一场战斗。

英灵们不断的负伤甚至严重到随时可能灵基返还,无数的人死去了,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中,世界安静到可怕。

深埋于记忆深处的伊凡雷帝的质问不合时宜的涌上心头。

她一直在以拯救的名义抹杀,对阻碍在前方的一切下令:去死吧。

过去是对造成人理烧却的凶手,漂流至亚种特异点的魔神柱,现在是对异闻带的所有生灵,甚至是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英灵。

为了拯救世界,为了活下去,所以,请你们去死吧。

这不是请求,是命令。

她有资格下令吗?

夺取生命这种事,她真的有资格吗。

藤丸立香拯救了世界,是以夺取无数的生命为代价。

尽管那不是她的本愿,那些奉献给大地的鲜血与她没有直接关联,但罪恶感还是将少女淹没了。

卡多克说我们会比你做的更好。

藤丸立香承认在那一瞬间,自己是动摇的。

正因为一路走来,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铺满鲜花的路面下是数不清的枯骨。

敌人的,友人的,无辜之人的。

少女没有时间拭去脸上的血迹,因为魔力枯竭而发黑的手指也无暇顾及,身体的疼痛更是感受不到。

她的耳朵什么听不见,只得大声祈求着胜利。

接收到声音的英灵们重新架好战斗的姿势,明知道面前是有去无回的末路,也不曾向后看过一眼。

英灵因希望而现界,作为过去之物保护着人类美好的未来。

无论是人理烧却之时,还是人理冻结之刻,在他们眼中,作为人类最后御主的藤丸立香,就是未来。

所以会有时间神殿绚烂的极天流星雨,也会有异闻带中全心全意的托付。

是理所当然。

只是这些理所当然不断不断加深着藤丸立香的罪恶感,终于在现实记忆的最后时刻,再一次见证英灵们义无反顾的献身后,崩塌了。

破碎的盾牌,坏掉的泥板,断成两截的枪身,同主人一起消失的魔杖,碎成一块一块的手弩,还有在一片狼藉中,最后的,解开拘束,闪耀着星之光辉的圣剑——

没关系哦,只要有灵基记录,就可以再召唤。

这是谁说过的话语。

我是为了保护你,保护世界而来的——

这又是谁的声音。

还有,前辈——

藤丸立香发出悲伤又愤怒的哀嚎,她举因魔力枯竭而发黑的手,颤颤巍巍的,在半空中。

三枚令咒在手背上闪烁,继而消失。

已经够了。

已经死去之人为了守护未来而响应召唤,与自己一同度过明知是虚假的第二人生。

作为Master,他没有什么魔术才能,也没有充沛的魔力。

仅仅是普通人的自己,至少在自己能够做到的范围内,减少一些死亡。

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分量。

至少,将生命延续下去。

就算是虚假的人生也好。

 

下一个瞬间,意识坠入了无底深渊。

 

再醒来时,自己就到了这个奇异的空间。

没有出口也没有入口,纯白一片。

梅林曾问他,为什么是这里,是迦勒底的食堂。

藤丸立香也想过,为什么是这里。

不应该是让人更加安心的管制室,或者唯一属于自己的个人房间吗?

疑惑着,藤丸立香漫步在虚幻的牢笼里,然后在柜子下面发现了这房间里的唯一色彩——一个彩色的圣诞球。

失去了情感的链接,只剩下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藤丸立香安静地看着记忆中的自己和总是叫着自己“前辈”的少女一同坐在迦勒底的食堂,旁边是从特异点寻回的圣诞树,她们像是世界尚未毁灭时普通的高中生一样并肩依偎在一起,一边笑着一边给原本纯白的小球涂上鲜艳的色彩。

玛修掂起脚,把亲手绘制的圣诞球挂上枝头,回头对着身后的少女露出笑容:“前辈,圣诞快乐。”

她看着少女被灯光晕染的温柔的笑脸,听见门外的嘈杂。

那是英灵们,从过去、从未来,为了世界来到这里的英雄们。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能够在迦勒底度过的最后一个圣诞节,这是热闹非凡的第二人生的最后一天,这是藤丸立香身为御主的最后一夜——当太阳再次升起之时,所有的英灵都将回归英灵座上,迦勒底会迎来新的管理者,年轻的御主会回到远东的家乡——却没有一个人表现出半点沮丧。

这便是藤丸立香、世界上最后的御主,在踏上逃亡之旅前拥有的最后的暖色回忆。

所以是这里。

没有其他选项,藤丸立香的眷恋,藤丸立香的所属,藤丸立香的牢笼,藤丸立香的坟墓——只能是这里啊。

于是,少女停在了这里,安静地坐在座位上,不断的睡去又醒来,等待着作为终结的死亡。

在漫长的等待中,她的记忆变得模糊,父亲的声音,母亲的脸,身为普通人时的生活,甚至是来到迦勒底的经历,都被揉成了一团,混杂在一起,分不清高山和沟壑。

终于在第一个访客到达之前,她丧失了所有的情感。

 

-1

 

吉尔伽美什留下的苹果只剩下一口,藤丸立香的眼泪已经晕湿了衣领。

她低头盯着手中最后一块果肉,想到最后的圣诞节里,为自己送上亲手烤制的苹果派的玛修,张开了嘴。

最后一口。

 

“Master,明天就是圣诞节了,要许个愿望吗?”

“诶?可以让我见见Saber那一边女性的梅林吗?什么,不行吗?哈哈,就知道啦。你问我别的什么愿望,那……就世界和平好啦!”

与苍银的骑士于平安夜相遇,藤丸立香面对对方的询问,如此笑着回答。

现在,当少女将苹果完全吃下后,他惊异的发现作为第一个访客到达这里的亚瑟·潘多拉贡再一次穿越了现实与虚幻的界限,来到这里。

“Master,还记得在迦勒底的最后一个圣诞前夜,我问您有什么愿望吗?”

相比第一次相见时的局促,亚瑟王这一次的语气和表情变得从容,像他一直以来那样。

显然他在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经历了什么,或者是和什么人进行了交谈,让他意识到了和这里的藤丸立香应用怎样的态度去相处。

“您那时说想见我的老师,和迦勒底那位男性不同的,身为女性的梅林。后来又说希望世界和平。

“Master,尽管现实中的你还在沉睡,但时间已经到了再一次的圣诞前夜。

“也许在您醒来之后这里的一切都会被遗忘,但我还想再问一次,您有什么愿望吗?”

在剑之英灵用温柔的语气再一次提出这个问题时,藤丸立香以反问做出对应:“如果我说出来,你会帮我实现吗,Saber?”

“只要我做得到。”

“当我的生命走向尽头时,我希望迎接的我是清醒的死亡,因为这是世界赠给我最后的礼物。

“Saber,身为人类,我没有出生的记忆,到现在连进入迦勒底之前的过去都变得模糊了。

“我看过一本书,里面说当人类面对过大过多的信息时,为了保护自身的思维不被这些信息流吞没造成损伤,大脑就会自动的进行选择性的遗忘。

“梅林说我的故事还远未结束,不知道在到达终点之前我还会遗忘多少‘不重要’的事情。

“我想,至少在人生最后的终结,我不要将其遗忘。”

少女的表情认真的让英灵心惊,但亚瑟王没有任何表露,只是在桌子下悄悄握紧了手。

“即使那个过程会无比漫长和痛苦?”

“是。”

少女点头,金色的眸子映射出英灵没有波澜的碧色双眼。

“你会的,Master。”亚瑟王直视他的御主,“如果你希望。”

 

0

 

因为异常惨烈的战斗消耗魔力过度昏迷了整整七天的藤丸立香终于苏醒了。

她成功赶上了圣诞节的尾巴,虽然是在虚数空间,虽然是在逃亡路上,但终究是让人快乐的节日。

难得不用再吃军用干粮,平时节省下的物资在这一天被允许随意使用,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英灵们都欢呼着准备庆祝。

亚瑟·潘多拉贡被拜托搬运装饰用的物品,待人温柔诚恳的英灵自然地接过大大的纸箱,在走出仓库时与和玛修说笑的藤丸立香擦肩而过。

他听见年轻人们的声音,一个在问“前辈有什么愿望”,一个回答“那……就世界和平好啦”。

英灵停下脚步,望向藤丸立香,对方似乎感受到了他的视线,回过头来对自己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他看到少女脸颊的一侧还盖着尚未拆开的纱布,忽然想起在对方昏迷不醒的七天里,第一次到访对方梦境失败而归后与这个世界梅林的一场交谈。

“只要这世界还有危机,藤丸立香的旅途就不会结束。

“尽管我们把他看作一个御主、一个少女、一个人类,但对于这个世界,藤丸立香更像一个概念。

“概念——阿托利斯,我想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只不过藤丸立香没有什么人做成,也没有被什么人培育。

“她在末日里成长,在无限的绝望里寻找每一个可能的希望。

“曾经作为普通人藤丸立香,被世界塑造成了现在的‘藤丸立香’。

“那么现在被困在虚妄牢笼中的藤丸立香,到底是哪一个呢?”

来自乐园的花之魔术师对异世界的亚瑟王说完最后一个字,便启程去往少女意识的最深处,留下他独自一人咀嚼。

之后他再一次前往纯白的房间,询问了御主的愿望。

至于现在——

英灵看着已经将那七天的一切完全遗忘、用和以往一样明朗笑容对自己打着招呼的少女御主,莫名生出了奇怪的想法。

 

如果有一天藤丸立香死去了,一定是因为世界太过温柔。

 

 

 

-FIN-


凌晨写完整个人都恍惚了,于是现在清醒一点了来补充一些东西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咕哒想afk所有人都不同意的故事x

想写这个故事的起因是在某天想到,fgo游戏影响力越来越大,游戏寿命应该会很长吧

游戏寿命长=剧情要继续延续=人理要继续遭殃=咕哒一直加班(。

然后就冒出来整篇文章的最后一句,如果有一天藤丸立香死去了,一定是因为世界太过温柔

因为只有世界再没有危机,才不再需要藤丸立香

再加上手游这个特殊的载体,藤丸立香更多的时候不像一个普通人,反倒像一个概念,一个月世界里为了一而再再而三拯救人理而存在的概念

所以一开始就构思好了,要以亚瑟王作为结尾

因为在那时的不列颠,作为王也是这样,更像是一个概念,被梅林和尤瑟做成,不需要成为人类,只要做完美的王就可以了

至于为什么选择了亚瑟而不是阿尔托莉雅,是因为我总觉得亚瑟比阿尔托莉雅对人多了一份距离感(读完苍银后遗症,旧剑在里面真的很低气压啊!)

最后就是一点补充:

1.每个人到访后所吃/喝的东西,都是藤丸立香对于这个人想法的映射

2.战斗中的藤丸立香并不是真的叫英灵去死,他/她作为御主只是祈求着胜利,英灵们也是如此。问题就是当御主和英灵的想法达成一致时,双方都会做出一些在旁人看来简直就是不要命的举动。

咕哒就不用说了,英灵们也在必要的时候会为了守护世界的未来毫不犹豫的选择牺牲自己,我想这点在fgo的剧情里每个玩家都深有体会

每一个英灵对于咕哒来讲都是亲密的战友,当他/她眼睁睁的看着英灵们不顾一切取得胜利甚至不惜自我牺牲的时候,心里是怎样想的呢

虽然有人会开导咕哒英灵并不是活人,只要灵基记录还在就可以再次召唤,但剧情里的藤丸立香从没有因为这一点肆意去要求英灵

想想圣诞三期咕哒对于艾蕾酱的态度,我想他/她一直都是把英灵们的第二人生看的比谁都重要吧

3.游戏的藤丸立香永远不会被压垮,这个故事的结尾藤丸立香也依旧是开朗活泼的

前面在意识空间里的部分都可以看到是咕哒的潜意识,是他/她在长年累月的战斗中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负罪感

2.1中伊凡雷帝的反复质问,还有卡多克的话,都是开启咕哒面对这份道德责问的钥匙

但是咕哒会永远积极向上,所以这些东西就只能压缩在生与死的虚妄空间里垃圾一样的丢弃着,但是出于生死边缘的咕哒偶尔会误入这里吧

不小心啰嗦的一堆囧

总之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谢谢你们能够阅读这样一个并不让人怎么开心的故事

评论(1)

热度(117)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