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喜多主】埃力格的忧郁

轻微剧透有,未通关慎入
人物属于Atlus,ooc属于我
P5的大家有那——么可爱(比划)


埃力格的忧郁

 

我是埃力格,所罗门七十二柱魔神中位列第十五位的魔神,麾下统治着六十支恶魔军团,职阶为大公爵。

我本是受到政客和军人崇拜的魔神,每天生活的十分风光与潇洒。直到某一日,我从床上醒来,发现属于自己的那张豪华的大床消失的干干净净,身边的仆从也不知所踪。而脑袋里则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你的名字是暴怒的骑兵,你的身世是死去的老婆给你留了一笔数目不小遗产,但你不能随意挥霍这些资产,所以你为了养活自己,来到了这座城堡打工——作为一名忠心耿耿的侍卫,保护鸭志田大人。

原来人物设定是可以这样轻易改变的事情吗?

面对突如其来的异常情况,我十分镇静地对周围的环境进行了观察,赫然发现身边不止自己一个埃力格。此时此刻,我看到了很多个“我”骑在马上整齐地排成一排,手握长枪,对着前方高台上戴着王冠披着祭被的男人高喊道:“一切为了鸭志田大人——!”

天啊,被雄厚有力的属于自己的声音贯穿耳膜真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随着一大群“我”的吼声,名为鸭志田的男人向着下方挥手致意。这个动作让我看清了他祭被下方仅仅穿了一条内裤,而且那条内裤的款式还相当不敢恭维。

当看到这座城堡主人糟糕品味的一刹那,作为一个有早已脱离了低级趣味而有着更高精神世界追求的魔神,我便产生了辞职的念头。

但无奈我的人物设定已经被改变了,我只好在此处暂时和不知道多少个“我”一同安顿下来,同时还要催眠自己——我是暴怒的骑兵,埃力格是啥,不知道,能吃吗。

说实话,这可真蛋疼。

但好在这样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太久。在我入职一个月后的某个下午,我听到了城堡里响起的刺耳警报声。每天躲在庭院角落隐身摸鱼的我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有大事情发生了。

鸭志田大人下令全城堡加紧警戒和巡逻,因为有讨人厌的盗贼闯了进来。

我在红色的满月下抬头望向这座和我曾经的居所相比起来实在品味糟糕可以的城堡,不禁开始怀疑这样的地方到底有什么值得盗贼光临的呢?

但还来不及多想,本在庭院角落里藏的好好的我,忽然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下一秒,肩上多了一个重量,我的耳边响起了陌生的少年声音:“露出你的真面目吧!”

啥?

我的真面目?

我不就是——呃,我是谁来着?

“——!”

伴随着鼓点的小提琴忽然开始演奏,我的眼前出现了两个少年一个少女还有一个……只,猫?

我骑在爱马上,居高临下地望着地上为首的少年。对方穿着黑色风衣,衣摆长长的垂在身后,随着微风摆动。握着锋利匕首的右手扛在肩上,戴着鲜红色手套的左手向着我勾勾手指,连同脸上的表情一起向我挑衅。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喜欢搞事情。

但作为一个有品味的魔神,我得承认,他搞事搞的挺好看的,比鸭志田大人好看多了。

不过即使我在此承认了对方的品味,这并不代表我可以原谅对方忽然冲过来骑在我身上扒我的脸还打断我摸鱼这一恶劣的行径!而且想起不久之前我听说的城堡里有人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入侵者被敲诈勒索,现在看来也极有可能是这些小鬼和那只跳来跳去的猫搞的鬼。

我身上的这些钱,还有道具!可是去世的老婆留下的遗产,我要好好保护!

于是,我做出了攻击的架势。

我凝视着对方,对方也凝视着我,在逐渐开始高潮的背景音乐的烘托下,紧张的气氛一触即——

“Persona!!!”

喀嚓!

一声炸雷。

我毫不迟疑地跪了。

You’ll never see it coming——

我没有料到,这是一场回合制的战斗。

You’ll see that my mind so fast for eyes——

我全部注意都在那个冲我挑衅的黑毛小鬼身上,谁知道是他队友先出手!

You’re done in——

天啊,他们围上来了。

By the time it’s hit you, your last surprise——

我已经准备好了老婆留下的遗物。

我的思绪随着背景音乐中的女声起飞,然而还来不及我说什么,对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三把手枪和一个弹弓啪地对准我。

这时,背景音乐再次转换。

而为首的穿着黑色风衣带着白鸟面具的黑色卷毛少年开口,用我刚刚听到的声音说道:“成为我的力量吧。”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毕竟我不了解你!”我马上接口道。毕竟之前就因为不了解现在的主顾而稀里糊涂地成了城堡的守卫,干起了这份没有前途的工作,所以这次我一定要好好的考察一番再决定是否接下这份邀请。

——虽然说他们好像都一副我不接受就要把我干掉的样子。

我偷偷地咽了口口水,但还是迅速地开展了面试会谈,毕竟我不是一个喜欢磨磨蹭蹭的人。

多年的生活经验告诉我,想要了解一个人,只要简单的两个问题就好了,而在两个问题后,我们不负众望地——谈崩了。

但这并不是问题,因为很快,不过一个回合之后,这群外来者先是迅速地干掉了我身边的同伴,让我亲眼看见了“我”的最后一秒,然后再用同样的手法把我打成了残血。

“既然谈崩了就没有留着必要了,Joker!而且解决起来这么轻松也不是很强嘛,喵哈哈~”站在队伍最右侧的黑猫蹦蹦跳跳,对着我一脸的得意。

接着我看到那个黑色卷毛的少年点点头,手指覆上面具,对着我露出了相当残酷而狰狞的笑容——

啊啊!先一步离我而去的老婆啊!我忽然领悟了,遗产算什么,三观不和算什么,摸鱼的生活又算什么!还是生存,最为重要啊!

于是我在短短的一秒里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

我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着眼前的少年伸出手大叫了一声不要,并表明了诚意,表示无论是金钱、稀有道具甚至我这个身体,都可以为他所用。

大约是我的诚意打动了对方,只见那个少年放下了手,转而对我邪魅一笑,再次说出了那句话:“成为我的力量吧。”

大丈夫能屈能伸,我认栽了。

而且我得承认,那个笑容,虽然嚣张,但太好看了。

好看的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自己原本的设定。

但我还暂时不能回到自己的老家,因为我要成为眼前这个名为Joker少年的Persona。

我将要住进他的内心,伴随在他身边,陪着他出生入——

 

我有一句【消音】,不知当讲不当讲。

 

大家好,我是埃力格,所罗门七十二柱魔神中位列第十五位的魔神,麾下统治着六十支恶魔军团,职阶为大公爵。

我本是受到政客和军人敬仰崇拜的魔神,但现在我,成为了一名叫做来栖晓少年的Persona。而且还是一个相当重要的Persona。

但微妙的,对于他将我看得如此重要这件事,我完全开心不起来。

因为每次他召唤我,不是在战场,也不是在天鹅绒房间(虽然我也完全不想去那),而是在和一个叫喜多川祐介的人相处的时候。

是的,从住进来栖晓——也是Joker内心世界的一个多月以来,我几乎没有上过战场,但也没有被他带去天鹅绒房间被暴力双胞胎处刑。直到6月的一天,那位被我的现任主人拉进了怪盗团开始过起了晚上不睡觉只想做怪盗的生活、其余时间里脑袋里只有美和今晚吃什么的深蓝色头发的少年住进了卢布朗的阁楼,住了一晚留下一幅画又走人后,我的主人——心之怪盗团的团长,终于将我召唤了出来。

彼时,他驻足在挂在咖啡店一楼的那副名为小百合的日本画前,推了推没有任何度数的黑框眼镜,拿起手机翻了翻通讯录和日历,随后背着装有那只叫做摩尔加纳的黑猫,走出了店门。

而我就也在他的身体里随着他一路来到了涩谷地铁站。

从乘车的地点离开,我注视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和犹如迷宫一样的地下通道,忽然怀念起上一任雇主鸭志田的城堡。

这构造可比那个城堡复杂多了,现代人居然不会迷路,这是超能力啊!

然而我并没有感叹太久,来栖晓先是来到地下通道中央的果汁贩售店花了5000元买了一杯叫做青汁的饮品一饮而下。作为持有状态Persona的我,自然也品尝到了那至高无上的……味道。

怎么形容呢……不,那根本不是我能形容的味道,即使是地狱也不会存在这样的味道。

我真是对现代人的超能力愈加敬佩了。

在少年将最后一滴液体咽下,不知道从哪里响起的效果音蹦了出来,我看见我的主人脑袋上蹦出来一个形状奇特的音符。

哦,魅力增加了吗。

虽然无法理解那到底是怎样的设定,但我就是知道,刚刚那一杯有着神之味道的青汁,使来栖晓变得更加有魅力了。

之后呢?

要做什么呢?增加了魅力,是要找女孩子搭讪吗?

按照一个魔神的思路,我如此思考。

但很快,我就眼睁睁地看着已经魅力3的主人,向着靠在出站口一侧的瘦高少年走去。

不不不不不不不——来栖晓你不能这样,你是个即将成为魔性之男的男人,怎么可以放弃身边各种各样的妹子,偏偏特意增加魅力之后去找这个叫喜多川祐介的男人呢!

我觉得那个叫杏的女孩子不错啊!那个总说着要借你笔记但从来都没借过的妹子也不错,不然——不然摩尔加纳怎么样!万一、万一那只猫是个妹子呢,我是说——

“祐介。”

一切都结束了。

我的哀嚎,我的怒吼,都伴随着来栖晓这一声呼唤,随风而逝了。

被叫的人抬起头,双眼注视着我的主人。

从对方的眼神里,我知道了自己的使命,以及接下来将要经历的,是怎样惨痛的未来。

我真的真的对青少年性取向这个问题,一点兴趣都没有哦。

 

大家好,我是埃力格,曾经的七十二魔神柱之一,现在是属于来栖晓——Joker的persona之一。

我现在正在主人的身体里,和他的同伴,喜多川祐介,一起坐在公园的小船上。

据说这是为了观察人类之爱而开展的活动。

勇于观察周围的世界是个好习惯,但你们可以注意一下周围的气氛吗?不觉得都是情侣的双人小船上,混进了你们两个男人非常突兀吗?

现在调头回到岸上还来得及哦,我的主人?

我这样想着的同时,回头去看代表着少年内心世界的海洋——一片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这代表什么?

他对现在围绕自己的给给的气氛,表示了接受?还是心如死灰懒得反抗?

鉴于我围观主人和眼前这个名为喜多川祐介的男人从coop1到coop3的经历,我认为少年现在的心态应该是后者。

我想,只要有一点外力介入的话,主人那已经觉醒了的反抗之魂,必定会重新崛起!

“诶,你看那边的那两个人,好奇怪……”

忽然,从旁边不远的船上传来了小声的攀谈。

来了来了!就是现在,主人,查觉吧,你一味消极是不行的,再这样的话,恐怕就要——

我重新燃起了新的希望,注视着少年的内心,等待着波澜壮阔的波涛怒吼!

一秒,两秒,三秒……不知道多少秒过去了。

我的主人,内心依旧一片平静。

“晓。”

“嗯?”

等等,主人内心这片平静的海洋,怎么忽然吹起了微风?

“原来人与人之间的爱,除了恋人之爱,还有家人之爱啊!”

“嗯。”

“感谢你陪我,虽然还没有灵感,但好像又了解了一些事情!”

“那就好。”

淡淡的语气,没有表情的脸。

主人,我明明在你内心的海洋边上看见了一只从来都不会出现的螃蟹。

“我们回去吧。”

“好。”

“不过我没有钱,走两站地再换地铁吧。”

“嗯。”

听着两个人的对话,我望着夹住自己手指的螃蟹,忽然发现自己明明已经成为主人的persona许久,却还是对少年本身一无所知。

这个时候出现螃蟹,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真是深不可测啊,我的主人,Joker。

两个人分开几天后,主人在放学后接到了一条讯息。

我看了一眼发件人,不禁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主人,给自己的Persona散播给给的气氛,真的是很不好,不然你拒绝怎么样?

你看,杏女士也发了邮件给你,不如一起去涩谷约会吧!和妹子!

和龙司也可以啊!虽然是笨蛋,但高中男生不就是这样才正常吗。我说主人,那个喜多川祐介他很多发言,真的很不妙。

然而我的主人——来栖晓,只是将视线迅速地从高卷杏和坂本龙司的名字上扫过,手指和视线一起停留在了喜多川祐介的头像上。

啊,完蛋了。

我极不情愿地跟着来栖晓和喜多川祐介一起来到神田的教堂,两个人在里面来来回回地逛着,说是要寻找灵感。

还好,目前还没有什么太出格的发言。

难道喜多川祐介终于正常了?

不,我不相信。哪怕海枯石烂宇宙爆炸,这个人也一定不会迷失本性。

果然,待两个人来到耶稣像之前,喜多川祐介那让我无法理解的大脑,忽然急速转弯,提出了希望来栖晓作为画作模特的请求。

好吧好吧,虽然思维很跳跃,但这也是在可理解范围的。

然而马上我就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

“要脱吗?”

我的主人,心之怪盗团的王牌,以若无其事的口吻说出了让我胆战心惊的话。

终于在与喜多川不断的接触中无可避免地坏掉了吗!Joker!

没想到明明在武见医生那买药时不经意间看到对方大腿也会规避目光的少年,居然在短短的时间内长成了这样!

主人,你变了!

还是说是我太单纯,没有一开始就看清你第三选项的本质。

我的心,忽然好痛。

如果Persona有心的话。

“虽然很感激晓能配合我,但在教堂里还有其他人,所以今天就算了吧。”

……我很感激喜多川祐介还有着基本的常识,但他的意思是,如果现在没有人,他还真的打算让主人脱……光吗?

我沉痛地闭上了眼睛,再也不想去看眼前的光景。

但他们的谈话声却一直传入我的耳朵。

什么悲痛啊、绝望啊、受难的耶稣啊……

你们两个年轻人,我和你们讲哦,如果你们能看到现在的我,就能看见绝望的具现化了。

一个在心之海洋的海边和自己的爱马一起躺在沙滩上,倾听着和往日全然不同的主人与他一直不正常友人的完全不正常的谈话,夹着手指的螃蟹从一个变成两个的Persona。

真是绝望啊。

然而事情到这里还不是最糟糕的。

当时间进入7月末,炎炎夏日笼罩了东京的每一个角落。这本应是一个在家偷闲的暑假,然而因为某个蓝发脱线男人的频频到访,我在这个暑假里,依旧兢兢业业每天按时工作着。

7月24日,我和他们一起去了画展;8月1日听着他们讨论怎么躲避炎热的问题,主人的一句“脱了就好了”再次让我的心脏怦怦跳;8月5日开始说起了我听不懂的话题,8月8日,在商量买空调——

停!

你们又没有同居,买什么空调!

还有!我发现一个问题。

每次喜多川来拜访外面都会下雨,根本就!不!热!

所以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蹭空调?空调在卢布朗的一楼不是阁楼。蹭咖啡?主人每次都坚持用心泡咖啡,全部都是苦的根本都要喷出来的程度!那是蹭晚饭?喜多川祐介不是只要有薯条就可以维持生理机能的存在吗?

还有啊,你们之间那个越来越近的距离怎么回事?

从一开始普通的一个在床上一个在沙发上,到一个在沙发上一个搬来一张凳子坐下面对面,到了现在两个人都坐在沙发上,中间只隔了不到一个人的距离。

我知道你们是同伴,你们有着共同的秘密,你们是好朋友。

但是主人,你同伴那么多,为什么只有跟喜多川祐介在一起的时候才会犯傻还这么纵容他啊!

不能再想了,不能再想了。

再想下去,恐怕就要知道什么不得了的真相了。

我强制自己大脑放空,坐在来栖晓心灵海洋的沙滩上,抱着爱马望着被微风吹拂而微微泛起涟漪的海面,身边围了六只螃蟹。

再来一只,就可以摆阵召唤了吧。

我这样想到。

然而没想到,那一天来的那么早。

8月11日,大雨倾盆。同雨水一起到来的还有那一头熟悉的蓝毛。

我面无表情地跪坐在沙滩上,看着身边悄然而至的第七只螃蟹,已然心如死灰。

天空与海洋相互辉映着成了巨大的幕布,我面无表情地望着即使到了夜晚也同雨水一样赖着不走的喜多川祐介坐在吧台前,一只手拄着下巴,歪头望着我的主人。

那眼神……咳咳,讨厌的鸡皮疙瘩,你们走开。

咖啡店外的雨声渐渐变小,但仍然淅淅沥沥的。从前我在鸭志田大人的城堡中并没有过这样的体验,那里从来都是红色的夜空上挂着同样红色的满月,到处都弥漫着让人不舒服的露骨欲望。

而现在,雨声盖住了东京的喧闹,主人的监护人也已早早离开了。我的少年主人正穿着围裙在吧台里用心煮着咖啡豆。

一切都那么完美,除了那个一直在等待咖啡的喜多川祐介。

都说了不要用那种眼神看过来了!就算来栖晓不在意,我也很在意啊!

“晓。”

又来了,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此时此刻喜多川祐介的声音简直是千回百转,就和主人用心泡的咖啡一样。

而我的主人并没有出声,只是抬起头来——

他们的目光……对视了!

“卢布朗真是个好地方,我是说……嗯,我很喜欢这里。”

当然啦,你亲口说的因为卢布朗有空调!夏日免费的避暑胜地!

“咖喱也很好吃。”

嗯,我也喜欢。老板秘制的咖喱就是棒!

“如果是盐烤鱼就更好了。”

…………你这家伙,哪里有咖啡店卖和食的!

“说起来,晓。”

又干嘛啊你,主人不是一直在听吗?

“我想……”

你要干什么?

“嗯?”

“我想摸摸你。”

什么啊我还以为是不得了的………………………………等等!!!这个摸摸,是什么意思!

不要答应啊主人,拒绝掉吧!一旦答应了,好像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而就在此时,我发现我的主人——来栖晓,他的心之海洋罕见地泛起了涟漪。

这是动摇的表现。

是终于发现一直以来的不妙,准备出口拒绝了吗?

我紧张地等待着主人大喊一声莫名其妙,以解开一直以来强迫围观这给给场景的憋屈感。

一秒、两秒、三秒……

终于,我的少年主人开口了:“……好。”

………………………………

Nooooooooooooooooo!!!!!

……算了,已经发生的是不会改变的。只是我今天想提前下班,可以吗,主人?

当然,我是没有选择的权利的。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可恶!虽然我在咒骂着,但也只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我面如死灰地看着逐渐变成冰晶的心之海洋,被动地看着喜多川祐介抬起右手,慢慢、慢慢地摸了过来。

从一侧的头发开始,柔软的黑色碎发从指缝中露出,慢慢向下,指尖扫过发尾,碰到半透明的耳廓。手指并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只是稍稍地揉捻一下,便换了一个方向,抚上了面颊。越过了颧骨,从鼻尖开始描摹着鼻梁的曲线,继续向上——大约是觉得没有度数的眼镜太过碍事,作为为了让外人觉得本人很乖巧的无用装饰品被摘了下来,放在吧台上——于是修长的手指划过了眉梢、微微颤动的眼皮,按在猫一样上挑的眼角上些许时间,又再次沿着脸部的轮廓向下,覆盖在了透露出一丝缝隙的双唇上。

……我【消音】!这是什么摸法!

我全身哆嗦着——一方面是因为愤怒,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感觉到了羞耻。我一个Persona,堂堂七十二魔神柱的第十五位,居然看着一个16岁的少年摸着我同样16岁的主人,感觉心如擂鼓!

这是什么,传说中的恋爱的感觉吗…………我连回想起之前给我设定的已经去世的老婆都没有这样的感觉!甚至在老婆的遗物差点被抢走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感觉!

…………………………啊。

话说回来,摸的又不是我,我心跳个什么劲。

猛然醒悟过来,我又恢复了平静,重新注视起主人心中慢慢结冰的海面。

“晓。”

又来了。

你摸着人家嘴唇,是想他回答还是不回答呢?

还有啊,你摸也摸了,叫也叫了,忽然站起来是要干什么?

我刚刚放松下来的心忽然一凛,不好的预感再次笼罩上心头。

“我想……”

“kiss?”

我的主人,眨眨眼睛,用一副和平时没有任何区别的表情,说出了这句比金字塔里阿努比斯的水银掉率还要可怕的话。

“诶?!!为、为什么?”

为什么是喜多川祐介忽然慌了起来?明明是你先开始的吧?!

这个节奏,我不懂。

“这个气氛不是很合适吗?”

对方的手指还停留在少年的双唇上,说话时产生的温热气息喷洒在画师的指尖上。

而我只能在此时此刻,垂下头。不再去看映在天空幕布上两个人离得越来越近的距离,专心致志地数着七只螃蟹的爪子。

当天晚上他们到底亲没亲我不知道,亲了多久我也不知道,怎么亲的我更不知道。我就知道我数了起码100遍螃蟹爪子后,喜多川祐介终于走了。

走之前,他拉了一下主人的手,说了一句:“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美个鬼,雨才刚停云彩还没散呢。

我对着天空翻了个白眼,随后在那只黑猫熟悉的咒语中和主人一同进入了睡眠。

 

大家好,我叫埃力格,曾经是所罗门七十二魔神柱的第十五位。然而现在,我是属于一个叫来栖晓十六岁少年的Persona。

我曾以为自己作为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魔神,可以轻易地看穿人类的内心。然而在这个现代社会,我发现了一个可悲的事实。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诡变百出啊……

在我的主人和他的同伴喜多川祐介共度了8月11日的夜晚后,我本以为这两个人会发展出什么不一样的关系。但实际上是,第二天他们就如同往常一样,该干嘛干嘛,动作与话语没有丝毫的不自然,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Exm?这又是什么新玩法?

欲擒故纵?还是激情过后的空虚?

我仔细观察着主人的内心,发现沙滩上还是原来那七只螃蟹,心之海洋也没有一丝波澜。

所以,至少我的主人——来栖晓,是真的坦坦荡荡。在和喜多川祐介这样那样了之后,还按照以往的方式和对方完全正常的相处着。

是现在的小孩太开放了吗?我已经是老古董了吗?

又或者是……

我的主人他认为自己和喜多川这一系列的发展都是再正常不过的………………?

我忽然被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如果Persona会出汗的话。

可糟糕的是,很快我就发现自己好像真的,说中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主人他照常白天上学、放学打工、晚上做怪盗,偶尔闲暇时候会与朋友们度过,然后在黑猫的提醒下乖乖睡觉。完全是一个乖乖的遵守交通规则、早睡早起,背包里除了猫就是作战道具还能考年级第一的新世纪好少年。

但作为与他朝夕相处的Persona,我清楚地感受到,他变了。和以前相比,变了。

他会在原本用来睡觉的上课时间里发SNS,对方的头像我看得清清楚楚,是喜多川祐介。

在休假的时候,两个人会像白痴一样去上野约会,然后扛回来一个超大的裸女雕像。据喜多川说,这就是美,而我的主人对此深表赞同。美不美我不知道,我就知道两个人抱着这个雕像回来的时候引起了无数人的侧目,而且在地铁的车厢里,平时都是拥挤的人群都十分自觉地闪开了一个圆圈,圆圈的中央,自然是我的主人和他的同伴以及……那个裸女雕像。

他们还会忽然跑去明治神宫去祈祷财运亨通。这也是我不能理解的,按照我的想法,难道不是因为祈祷恋爱运吗?高中男生的脑袋里不就是这个吗?然而两个人却认认真真地在祈祷着财运,明明每次都会把殿堂里全部宝箱都搜刮一遍,印象空间里的同胞们也会定期被敲诈。即使才16岁,怪盗团的全部资产加起来已经有了几百万,却还要祈祷财运……而且喜多川依旧贫穷,实在是太奇怪了。然后照例的,回来的晚上,主人在墙上挂起了同样是喜多川祐介送的纪念品——破魔矢,和架子旁边地上的裸女像遥遥相对。

啧,这个男人的审美范围还挺宽泛的。

而从池袋带回来的星空贴纸更是无时无刻地提醒着我,他们是如何手牵着手低调地走过熙熙攘攘地人群;在大爆炸汉堡主人点了挑战汉堡,喜多川点了儿童套餐后坐在角落里一起进餐;回来的时候赶上狂风暴雨,喜多川撑着已经被大风吹翻的塑料雨伞,用自己竹竿一般的细高身材挡在前面,而主人则努力抱着对方的腰,支撑着湿透的男人,免得被一起吹飞上天——

然而我想说的,都不是这些!

我想说的是……

东京的人民,你们眼瞎啊!

这么奇怪的两个人你们都不注意一下的吗!

还是说这个社会太过冷漠,不仅已经没有人去扶准备过马路的老爷爷,就连散发着给给气氛的美少年二人组也已经不在意了吗。

“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吼~”不知何时出现在身边的霜精帝王安慰着我,“在意太多就不开心吼。所以呢,既然无法反抗,就去适应设定也不错的吼~”

我心情复杂地看了对方一眼,又垂下了头。

说的也对。

就连霜精帝王这个没有任何弱点的Persona都被主人用玩具枪一击收服了,我这个弱雷的只有16级的Persona又有什么怨言呢?

………………诶?

诶诶诶诶?

等等。

如果说之前主人一直召唤我是为了快速提升喜多川祐介的好感度,那他现在明明有了霜精帝王同样为皇帝的Persona,还不肯放过我是为什么?

“大概是主人觉得你有前途吧,不过咱也不是很懂吼~”

这样的重视,我并不想要……真的。

”看开点吼,这几天皮克希她们都在说美少年同框很养眼吼。所以埃力格就用欣赏美的眼光去看就好了吼~“”

说的真轻巧。

你倒是去每天被迫围观完全不正常的恋爱关系啊。

我在头盔里翻了不知道多少次白眼,然后双眼无神地看着天空做成的幕布下,喜多川祐介放下手中的素描本,对着坐在椅子上当模特的主人摆摆手。然后他们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接着他们。

非常熟练地,接吻了。

 

 “所以你看,多养眼吼~”

霜精帝王吃着自制刨冰,如是说。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围观喜多川祐介和我的主人来栖晓这场脱线的恋爱到天荒地老时,一件大事发生了。

我的主人,决定要消灭印象空间最深处的怠惰的监狱。

这意味着当他成功的那一刻,我和所有的Persona就会完成任务,各自领好盒饭回老家休息。

我对主人这一英明的决定深感赞同,终于可以不用当灯泡了!

但不知为何,却感到了丝丝寂寞。

不过我非常明白,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数千年前,我们七十二魔神和所罗门年也相处愉快,但最后也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嘛,离别什么的,活了这么久……我早就看开啦。

真的。

所以当撒旦耶尔装逼如风地从天而降,我那帅气的主人以Joker的身姿,再次露出了我们初遇时的笑容,同时抬起胳膊扣动扳机——枪膛里一颗大罪的言弹射向伪神,我则在同一时刻骑上自己的爱马,头也不回地说声再见。

什么?你说我心里那个酸酸甜甜的滋味是怎么回事?

那是因为昨天我偷偷喝了主人用心泡的咖啡啊。

一句话感想。

苦,好苦。

能喝下去的都是真爱。

 

走了不知道多久,当我完全听不到主人心之海洋的海风之时,忽然一阵天旋地转。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那张熟悉的超豪华大床上。

这便是一切的结束了。

回想起那不到一年的时光,仿佛做了一场大梦。

然而我知道,那都是真实存在的。

我曾经的主人啊,那位名为来栖晓的少年,我以所罗门七十二魔神第十五位埃力格之名,感谢你带给我的一段相当……嗯,刺激的现代见闻。

也祝福你未来的生活。

再见。

再也不见。

 

………………………………

……………………

…………

 

大家好,我是埃力格,所罗门七十二柱魔神中位列第十五位的魔神,麾下统治着六十支恶魔军团,职阶为大公爵。

我本是受到政客和军人崇拜的魔神,每天生活的十分风光与潇洒。直到某一日,我从床上醒来,发现属于自己的那张豪华的大床消失的干干净净,身边的仆从也不知所踪。而脑袋里则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你的名字是暴怒的骑兵,你的身世是死去的老婆给你留了一笔数目不小遗产,但你不能随意挥霍这些资产,所以你为了养活自己,来到了这座城堡打工——作为一名忠心耿耿的侍卫,保护鸭志田大人。但很快你就换了一份工作,新雇佣你的人是个叫来栖晓的16岁黑色卷毛少年。他是一个白天当学生晚上当怪盗,会洗劫殿堂宝箱怒殴社会败类开着猫车在印象空间四处碰瓷、年纪轻轻身家上百万也依然坚持回老家的新一代好少年。在过去的日子里你无时无刻地陪伴着他,看着他和同伴喜多川祐介整个恋爱过程。

而现在——

欢迎来到Persona Q2的世界,你将伴随着Joker和前作的前辈们一起再次开展新的冒险!

那么首先,向着触发Joker和Fox的结婚事件的方向,开始努力吧!

 

…………………………

………………

………

我是埃力格。

我,现在,有句【消音】,不知当讲不当讲。

 

-fin-

评论(24)

热度(203)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