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黄叶】Glow(深蓝09)

原著向,私设有

倒叙注意,黄少视角,和之前的叶修视角是同一时间线



0

 

第十赛季蓝雨的征程被兴欣终结的那天天气相当的不错,体育场中的气氛也是一如既往的热烈。

双方在激烈的交锋后总会有程序一般地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恭喜,谢谢;打得真好,你也不错。

例行公事就像记者发布会上蓝雨队长那句永远带着真诚笑意的“我们做得很好,但对手比我们表现更出色”一样。

但总有人会打破常规。

 

“夺冠吧!”黄少天握住叶修的手,神情少有的严肃。

输了比赛不能输了风度,蓝雨正副队长在这方面总是做得很好——大概要除去第八赛季决赛后的那场新闻发布会。

半步之遥总是更让人饮恨,当然现在这种状况也谈不上有多好。

但黄少天明白——所有人都明白——冠军永远只有一个,有人前进就必然有人落幕,今年他们只是提前休息而已。

 

一双眼睛如猎食者一样紧紧盯着叶修,黄少天握着对方的手掌下意识地用力,直到叶修说“不然你以为我是来干嘛来了?”,蓝雨的副队长才放松了力道,转而扬起头,如平常一样:“很好,赢了我们,再输给别人的话,鄙视你!”

 

从那之后,青年没有缺席一场兴欣的比赛。

他等了整个夏天也没有等到半个挖苦叶修的机会,反而是和那个人一起等到了兴欣的冠军。

当镁光灯关闭,人潮散去,黄少天望着眼前空荡荡的场地好一会,才从观众席上跳下来,轻车熟路地离开体育场,回到之前预定的酒店,向后仰倒在宽大的床上。

闭上眼睛仿佛还能看到兴欣与轮回最后一战的影像,耳朵里却是发生在更久之前的,蓝雨出局那天自己和队长喻文州的对话。

 

【你不走吗?】

【我要一直跟着去看,等到机会,就立即冲上去狠狠挖苦那家伙!】

【要是没等到呢?】

【没等到,那就只好让他一直得意下去了。】

 

谁都想一直得意下去。

不过也只到今晚为止了。

 

黄少天翻了个身,抓起柜子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上面正播放着决赛后的新闻发布会,屏幕里没有那个看起来总是淡然从容的身影。

他楞了下,拔掉电源跑出房间,来到走廊的另一边,敲响眼前封闭的门扉。

门打开的时候黄少天注意到男人的手依旧在微微颤抖,青年眨眨眼睛,忽地上前一步阖上身后的门,把人推到玄关处的墙壁上,而后抓着对方那双创造过无数奇迹的手,衔住对方的指尖,用牙齿轻轻撕咬。

他抬起头,舌尖扫过刚刚被自己留下浅浅齿痕的指腹,一双明亮锐利的眼睛紧紧盯着对方:“好得意啊,叶修。”

“嗯,有意见吗?”听到这句,男人笑了笑,抽出自己的手,摸摸蓝雨副队长的脑袋。

 

“没有。”沉默少许,黄少天抓着对方的手腕,把人死死压住,吻了上去。


 

-1

 

黄少天会在偶尔空暇的时候回想起那个吻,在网吧黑暗的无烟区里,那个人干燥而柔软的双唇和弥漫在两人之间的铁锈味道。

但也只是偶尔。

第八赛季的蓝雨从赛季初就很忙碌,他的时间更是比以往还要紧一点。

比赛,训练,商业活动,现在又知道了叶秋依旧在网游里活蹦乱跳,蓝雨副队长恨不得自己可以像阿米巴原虫一样自体分裂,一个正常活动一个去了解更多散人的秘密。

可惜现实不是幻想,黄少天还是黄少天,睡醒一觉睁开眼睛也没一个变两个,所以还是要老老实实地该做什么做什么,毕竟眼下最重要的是战队。

安稳地度过了常规赛,蓝雨从季后赛开始便维持着势如破竹的气势一路闯进总决赛,与轮回对阵。

网游里因为决赛的到来,两家战队的下属公会为了争抢材料快要打破了头,论坛上也是一片硝烟弥漫。

冠军不仅仅是粉丝所期待的,更是每个职业选手心中的梦。

 

总决赛第一场的末尾黄少天拼着一波爆发来了一次不可思议的一打三,可依旧没有挽回比赛的形式。

尽管最后还是输掉了比赛,但蓝雨的队伍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气馁,而是所有人都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短暂的调整训练中,誓要将败绩在下一场比赛中逆转。

但轮回那边没有给蓝雨半点机会,直接利用季后赛的独特赛制提前杀死了比赛。

 

黄少天站在队伍里看着轮回一众在领奖台上笑得开心,特想比出一个中指。

但无奈蓝雨一向是颇有风度的队伍,这个动作他也就是在心里做做。

想到之后的发布会上还要应对那群跟打了鸡血一样的记者,青年越发烦躁起来。

说什么啊,我们很好但是对手更厉害——不,我觉得自己很厉害而且蓝雨也非常强悍;这是场精彩的比赛谢谢大家的支持——鬼扯啊精彩个P!个人赛打完就算完了自己连半个出场的机会都没有——总之,没什么好说的。

所以黄少天干脆用一句“我什么都不想说”把所有记者都挡了回去。

 

漂亮话谁都会说,但他现在,一个字都不想说。

 

在宿舍的床上翻了几个身依旧没有半点睡意,黄少天呼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脑袋上的头发乱糟糟像个鸟窝。

他抓过一旁的宽松的T恤套在身上,剥开挡住眼睛的头发,站起来踩着发出吱呀吱呀抱怨声的床铺直到边缘,直接跳到地上。

一个成年人的重量不是说笑的,地板在与脚底接触的瞬间发出一声闷响,蓝雨副队长停下动作想了想自己这是一楼而且他们战队的宿舍楼也没地下室,于是安心地脚跟一旋,转身弯腰打开被塞在柜子里的电脑主机箱开关。

 

电脑主机箱中嗡嗡的风扇声和空调的声音混在一起意外的和谐,屏幕的微光将坐在椅子上的人描绘出模糊的影子投在刚刚新漆过不久的墙壁上。

黄少天打开QQ,清理了一下消息盒子,接着移动鼠标神差鬼使地点开了那个总是常年灰着的头像。

他不确定这个时间那个男人是否在线,或者说QQ是否开着,但还是深吸一口气,双手搭上了键盘。

 

‘叶秋出来PKPKPKPKPKPKPK!”

“还活着啊?”

 

完全出乎意料,那边的消息在第一时间传送回来。

对方使用的QQ默认字体在自己的橙黄色的大号字体下面看起来颇为不起眼,但黄少天觉得自己已经看到了坐在电脑前的男人是怎样的一手持烟一手打字,脸上是那副万年不变的懒散又欠揍的表情。

 

“废话当然活着,不活着还能死了吗,放心吧要是有那么一天我肯定也要先拉着你垫背!”

“看你打字还这么顺溜党和人民就放心了。”

“滚滚滚滚滚,不就是一场比赛吗就先让轮回得意几天,等下个赛季看我们怎么报仇!到时候叶秋你也是,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不好意思,下个赛季我不在。”

 

青年怔了下,他盯着叶秋最新回复的那句话好久,拿起桌子上的易拉罐拉开喝了一大口,而后重新用PK刷起了屏。

那边不知道是被烦到了还是怎样,很快一串数字发了过来,后面跟着简洁的标注:房间号。

 

刷卡登录,黄少天进入房间的时候发现竞技场里站得不是君莫笑,而是一个剑客。

“叶秋?”他叫了一声对方。

“嗯。”

“靠怎么不是散人?快换回来,谁要和你的马甲号PK啊!”

“哥用剑客也能把你分分钟打趴,信不信?”

“……卧槽叶秋做人不要太嚣张了,你等着!”

 

几分钟后,黄少天拿着从春易老那拿到的公会马甲账号重新登录。

刷新进入竞技场,青年操作着刚刚到手的战斗法师将手中冰蓝色的战矛一挥,直指对面的剑客,说道:“看一会我怎么收拾你,先说好,输了可别哭!”

“呵,还指不定谁哭呢。”

 

刹那,对面的剑客利用三段斩加速冲了过来,黄少天立刻一个Z字型走位避开,同时一个龙牙捅了过去。

和那时一样的顺序,一样的操作,只是角色相互调换。

 

微草的王杰希总说叶秋的打法是最土的打法,那个人听了也不恼,只笑笑说“赢了就行”。的确,叶秋在操作上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也没有半点花哨的架子,可每每与他交手时,都能体会到那种干净利落的攻击是多么具有压迫感。

每一步攻击都是为了胜利,每一次后退都是为了反击,对待这个人永远不容有半丝松懈。

 

连突!天击!落花掌!

一套技能下来黄少天的战斗法师身边已经有了数个颜色的炫纹飞舞,出手便是光影绚烂。

“还不错嘛。”频道里剑客刷出来短短一句,同时向后跳去避开对方的攻击。

“什么叫还不错,马上就让你知道厉害!”

鼠标移动转动视角,青年操作着角色跳起来追上去,却猛地发现对方的刀鞘微动。

 

这是……拔刀斩!

急速调整方向,黄少天一矛插在一旁的岩缝里,将战斗法师悬在半空中,退出叶秋的攻击范围。

“哈!打不到打不到,你已经被我看穿了!”

“是么?”借着凸出的岩壁叶秋操作着剑客又向上跳了一小段,之后,忽而向下冲去——银光落刃!

视野中剑客手中的光剑随着急速下坠的身形在空中划出细如发丝的锐利轨迹,黄少天猛地提升手速,将之前插在岩缝中的战矛拔出,在角色下落的瞬间对着上方的剑客一个豪龙破军杀了过去。

金色的斗气包裹着战斗法师,如幻想一般违背物理规律向叶秋冲去。他看见途中对方似乎调整了一下角度,但最终还是将技能取消,用格挡硬吃下这记强有力的冲击。

战斗法师的战矛从剑客的肩膀贯穿,将对方狠狠钉在了岩壁上。鲜血从角色的伤口出喷涌而出,沿着冰蓝色的矛身滴落。

 

“怎么样?”黄少天说着,操作着战斗法师用力拔出战矛,又拉出一道血线。

“还不错。”因为惯性倒地的剑客在狭窄的凸起上滚了一圈,在边缘位置重新站了起来。

“还没结束呢!看我的——”

 

话到一半戛然而止,屏幕中的战斗法师在呼啸而过的狂风中扬起手臂,还沾染着血迹的矛尖在烈日下反射着光芒——伏龙翔天!

充沛的魔力与金色的斗气化作腾飞的巨龙,咆哮着向前方的剑客冲去。

狭小的平台根本可以躲避的地方,剑客面对对方有着仿佛要摧毁一切气势的攻击做得只是向后退了一步。

 

骤然下落。

 

“叶秋!别跑!”黄少天取消技能随着敌人一起跳了下去,却在下落的过程中看到地上的剑客从容不迫地对这自己举起武器。

剑落长空。

剑气如银河一般璀璨,将空气与战斗法师一起贯穿!

 

因为遭到攻击失去平衡的战斗法师无法稳妥地落地,而叶秋也没有再给对方任何调整的机会,三段斩紧紧跟上,一记上挑使对方浮空,接着幻影无形剑连续出击。

 

一分钟后,仅剩一丝血皮的剑客面无表情地将光剑从躺在地上的战斗法师的尸体中拔出,一直只有战斗音效的耳机里男人平缓低沉的声音传来:“是我赢了。”

望着因为角色死亡而变成灰白一片的游戏世界,黄少天什么都没说,只再发了一个战斗邀请过去。

 

下一秒,对方应战。

 

战斗从午夜持续掉天空露出鱼肚白的色彩,因为长时间做着高密度精准操作的手指变得僵硬,青年一个失误将自己送到了对手的光剑之下。

“怎么,不行了?”男人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比之前听到的要沙哑许多。

过久的不间断战斗让双方都感到了疲倦,尤其是叶秋。

那个人一定在为即将到来的挑战赛做着准备,神之领域里兴欣公会抢BOSS的频率之高完全可以证明这一点。

干脆推开键盘停止战斗,黄少天望着屏幕中也随着自己一起停止动作的剑客,双眼一眨不眨。

 

许久,青年的声音回荡在逐渐被晨光填满的屋子里。

 

“叶秋,我很想你。”

 

又过了几天,夏季转会窗开放,人们的注意力终于从决赛的结果上分离出一部分。

各个战队都有不同的动作,其中掀起风浪最大的当属在六月时就已经爆出的雷霆队长肖时钦转会嘉世的消息。

毕竟嘉世在这个赛季保级失败落入挑战赛,在谁看来都不是个很好的选择,网上骂得难听的数不胜数,但若站在职业圈的角度上,肖时钦做出这样的选择也不难理解。

机遇总是伴随着巨大的风险,这不过是荣耀的职业选手对自身未来的一场博弈罢了。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夏天。

林敬言和唐昊的转会让人万分期待,百花缭乱这一神级账号的接班人也让人频频猜测,而转会窗第二周蓝雨战队为一位新人专门举办的发布会更是让人好奇不已。

尤其是在官方公布这位新人只有14岁的时候。

 

蓝雨好像在挖掘新人这方面风格特别地奔放,就像魏琛当年把黄少天带入联盟,少年也不过是15岁的年纪。

放在现在来看,任何一个战队都不会让自己的新人在训练营里稳稳当当待上整三年,但当时的蓝雨做到了,硬是把现今叱咤联盟的剑与诅咒这对黄金搭档藏在里面那么久。

而现在呢,更是直接让只有14岁的卢瀚文高调出道。

这位蓝雨小天才比当时的黄少天还要小上一岁,尽管技术已经达到职业选手的水准,但就性格来看完全就是熊孩子一个。

 

喻文州曾经和黄少天正经八百地讨论过卢瀚文的未来规划,毕竟身为少年的前辈与队长,他们考虑的总是要更多一些。那时的蓝雨副队长回想了一下那位小小新人的灿烂笑脸,还有他的游戏风格与操作习惯,说道:“放养吧,这个夏休期就放到网游里养着。正好叶秋那货不是祸害神之领域呢吗,我们这也不能输。”

“不能输什么?”好脾气的蓝雨队长哭笑不得,但还是放手让卢瀚文和蓝溪阁一起去神之领域里闹腾去了。

 

后来卢瀚文第九赛季出道惊艳一片,有人重新提起来这回事的时候,黄少天坐在椅子上嘴里咬着冰淇淋勺子一副理所当然带着点小得意的表情:“早就说了小卢放养比较合适啊。”

因为那个时候的神之领域里,有着荣耀里最为强劲的存在。

卢瀚文身上有股百折不挠的干劲,被打败了也能笑着爬起来拍拍土继续往前跑。

就像黄金一代经常被说成是被叶秋虐大的一代,所以黄少天觉得卢瀚文也可以的。

荣耀就是这样,虐着虐着就会在哪天忽然长大,打个漂亮的翻身仗,上演一出励志大片。

 

比如他和叶秋。

……………………好吧,好像也没预想中那么彻底逆转激动人心。

 

不过只要记得,没有人是不可战胜的,就可以了。

 



TBC

评论(5)

热度(112)

©Gl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