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w

全职高手,黄叶only
微博:http://weibo.com/p/1005055512820167

【C闪红A】苹果与绞刑架

mile大大说想看,就写了 @夜雨神烦君莫笑-Mile
ooc,cp味淡成鸟

苹果与绞刑架

“什么?从者相性调查?”

正在把苹果削成兔子形状的Emiya扭过头,用看幻想种一样的眼神看着年少的御主。

“因为要考虑到编队嘛。Emiya以前说过无论如何都不想和金色的archer、蓝色的lancer一起出战,我就好好遵循了。但最近迦勒底契约了很多新从者,就想知道其中有没有Emiya想一起出战的、或者不想一起的?”

藤丸立香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清澈的如同一汪泉水,以至于红色的弓兵可以清楚地看到其中那不怀好意的笑。

他那曾经单纯的即使面临生命危险也以吐槽为第一任务的master,不知不觉在连续的作战中,变得复杂了。

所以到底是谁把曾经的少年教导成了现在的模样?

是用腮呼吸的花之魔术师,还是总想用法杖当枪的蓝色猛犬,又或者是50岁还能挥舞着棺材砸人的的数学教授?

不管是谁,他的御主,都需要重新教育。

但不是现在。

神圣的厨房是不可侵犯的领地,更不是做这种明显另有深意调查的地方。

总之,先把少年请出去再说。

“Emiya,告诉我嘛,这真的是很重要!”

“和以前一样,总之,不要金色的archer,蓝色的lancer也不要——对了,蓝色的caster也在排除范围内。”

得到了答案的藤丸立香歪歪头,眨眨眼睛,露出了从者熟悉的笑容:“了解了!”

只见少年低头在笔记上迅速写了几笔,随后开开心心地从厨房跑了出去。

第二天——

Emiya站在模拟训练室里,和金色的caster,大眼瞪小眼。

“……”

“哼,那个杂种小鬼。”

面对迅速收起一脸复杂转成无表情模式的红色弓兵,乌鲁克的贤王砸下手中的斧炳,发出冷哼。

头顶传来熟悉的少年声音,提醒着两位从者即将开始的模拟战斗。

“王啊,还有Emiya,等一下我这边会开始调整数据,请两位好好配合哦。”

“Master,请允许我申请取消今天的模拟训练。”少年话音一落,Emiya便抬头,对着上方的天空说道。

“诶?为什么?哪里有问题吗?”

“……”问题不就在自己身边吗,那个即使已经100多岁也金光闪闪的王。

斜眼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吉尔伽美什,Emiya随口扯道:“忽然想起来厨房的火还没有关。”

“这个没关系,我会拜托玉藻小姐处理的。”

失败。

“总之就是这样了,拜托了!贤王大人,还有Emiya!”不再接受红色弓兵的信号,藤丸立香在管制室里按下了开关,“3、2、1,去吧皮卡丘!”

“啪。”

随着战斗室中虚拟场景的切换,被用来发布管制室信息的广播被吉尔伽美什的魔术(物理)破坏的彻彻底底。

“再有一次,被大卸八块的就是杂种你。”

黄金之王的声音单方面地传回到藤丸立香的耳中,后者抖了一下,随后捂着嘴笑的颤抖。

八成他的少年御主是和那位半梦魇的魔术师打了什么赌吧,昨天深夜他就听见那两个人在食堂里一边偷吃宵夜一边念念有词,什么“皮卡丘、吉尔伽美什、金闪闪,赢了孔明老师加班三天”之类的。

红色的弓兵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再一次考虑起藤丸立香的矫正教育问题,却听见旁边传来的熟悉又不熟悉的声音。

“事已至此,就不要让本王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感到无聊吧,杂种。”

Emiya向吉尔伽美什投去目光,对方的模样反射在自己钢灰色的瞳孔中。

与记忆中别无二致的耀眼金发,昭示着神之血的红色竖瞳,还有那就算世界毁灭游星降临也不会改变的嚣张笑容,以及对裸露身体毫无歉意的神奇自豪感。

虽然没有黄金甲,也没有抹发胶,的确是吉尔伽美什没错。

但又和自己认知中的吉尔伽美什不太一样。

若说是哪里不一样,大概是——

嗯,比起archer的那位,眼前的这位caster,按照人类标准来算,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年人。

出身于现代、受到过良好教育、一心想做正义的伙伴让所有人都幸福的卫宫士——不,是Emiya——对老年人、小孩子以及女性的容忍度可以说是十分之高。

虽然对能否把眼前半神归于老年人存疑,但Emiya忽然觉得接下来的战斗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

再怎么说,这是金色的caster,而不是金色的archer。

“你那是什么不敬的眼神。”

“不,什么都没有。”

耸肩,Emiya投影出干将莫邪,从贤王身边迅速穿过越入草丛之中,从背后将干刚刚成型的龙牙兵击溃。

战斗以此为号角,开始了。

大批的龙牙兵与飞龙一波一波涌来,两位从者再没过多的言语交流——毕竟一个是打近战的archer,另一个是念咒语需要看石板还要时不时想着“用这个吧”、“用那个吧”、“算了哪个都行”的caster。

与正常认知中完全不同的弓兵与魔术师不断向前推进着,一路上满是残骸。

当他们到达这次模拟训练的终点时,挡在两人面前的,是已然消失在时间神殿的巨大魔神柱。

“开什么玩笑!”

面对发出怒吼即将做出攻击的虚伪的神造之物,Emiya迅速做出反应。

他横跨一步上前,默念咒文,原本寂静如同安眠一般的魔术回路瞬间活化,形如花瓣的圆盾出现在他身前。

轰!

魔神柱的攻击打在炽天覆七重圆环之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巨大的冲击力将弓兵向后压去,鞋底和地面剧烈摩擦,发出刺耳响动的同时也散发出了不小的热量。

不过是眨眼间,防御已然完成,拥有非人力量的英灵已经收起盾牌准备进行反击。

灵体化占领高处,再现身时属于弓兵唯一的原版武器出现在他手中,朴素的黑弓架起,幻想崩坏的箭压满了弓弦。

蓄势待发——

忽然,魔神柱激起了大地的剧烈震荡,让站在岩石堆上的emiya身体随之出现抖动。

不、不行。

现在无法保证最佳射击角度。

但是,如果拖延下去,不知道能否再一次抓住如此恰当的反击机会。

纵然只是数据构成的虚伪之物,也必须尽快消灭——要消灭所有可能引起不利的因素。

这是迦勒底,观测并拯救人理的机构,这里面有着为世界而努力的最后的人类,身为从者的自己有必要保证这里的安全。

必须、必须抓住机会——

所以说,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那个古代王没了动静!

明明在遇到魔神柱之前那家伙一直都在发出聒噪的声音。

还有眼前的这个东西,是调试数据出错了吗,模拟装置遇到bug了吗,还是出现了什么意外?

问题越来越多,脚下的震荡的幅度越来越大,已经无法站稳了。

更糟糕的是仿佛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般,周围用数据与魔力虚构出的野外景色已经有了撕裂的迹象。

毫无疑问,魔力在向人造的魔神柱转移!

不能让它继续下去。

如果无法瞄准,就把这一箭当做饵吧。

之后看准机会迅速接近,保证在能对敌造成巨大伤害的距离,使用宝具。

虽然极大可能会受伤,但是没关系。

从者并非人类,只要不伤到灵核,就没有问题。

就算是伤到要害消失,也可以再召唤。

从者,就是这样的物品。

就是这样。

一旦下定决心,红色的弓兵不再犹豫。

借助陡峭的岩石高高跃起,伪·螺旋剑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向魔神柱飞去。

传说中精灵铸造、寄宿天之雷的名剑,经过emiya的改良成为弓矢,在触碰到敌身的刹那迸发出耀眼的光芒!

魔神柱扭曲着、哀嚎着,开始地毯式的攻击。

被撕碎的石块和树干暴雨般的坠落,为archer的前行之路铺满障碍。

快、再快。

来不及了,就要来不及了。

就要错过最佳时机了。

怎么办,怎么办。

那个金皮卡,到底跑去哪里了!

如果没有这些障碍,如果那位王能清除这些障碍——

焦躁的心情在瞬间涨满了钢铁铸就之心,Emiya挥舞着黑白短剑切开眼前坠落的树干,擦过被碎石伤到的脸颊,发出了呐喊。

“吉尔伽美什!!!”

“王之炮号!”

属于神代的乌鲁克城墙拔地而起,大地化作四千年前的模样。

被填满在炮筒中的宝具从天而降,将眼前的一切障碍切割开来。

“哈哈哈哈,faker!幻想崩坏?让你见见什么才是真正的幻想崩坏!”

来自遥远冬木的第五次战争的记忆被唤醒,那位王也曾高高在上这样叫着自己。

高傲自负到不可一世。

但是,没有沉浸在回忆中,连恍惚也吝于给予。

Emiya只是在一片混乱之中闭上眼睛。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Steel is my body,and fire is my blood

“I have created over a thousand blades

“Unknown to Death

“Nor known to Life

“Have withstood pain to create many weapons

“Yet,those hands will never hold anything

“So as I pray,Unlimited Blade Works!”

荒芜的剑之丘陵以archer为中心展开,被火焰染红的天空中生锈的齿轮在转动,发出喀嚓喀嚓的咬合声。

这是属于archer的心像风景,是某个男人在生命最后时刻所见的迷惑。

无数的投影向魔神柱飞去,是再一次的幻想崩坏。

战火的硝烟与苦痛的哀嚎,一切都消散于钢与铁的固有结界中。

“无意义的使命感与自以为是的牺牲,你的终末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趣。”

浓浓硝烟之中,黄金之王的声音从中传来。

“把绳子的一端缠在齿轮上,另一端缠在你的脖子上,多少圈之后会把你绞死呢?”

Emiya回过头,看见吉尔伽美什站在剑丘的一端,与自己遥遥相望。

“为什么不出手。”弓兵没有怒气,也并不是质问,只是单纯的提出问题。

“因为无趣。”同样,王也单纯的回答。

“最后又为什么出手。”

“因为看到了让人愉悦的东西。”

随着魔神柱的消灭,固有结界开始消退,吉尔伽美什收起了斧子与泥板。

金色的caster扬起下巴,以人王的姿态笑道:“纵然是faker,也有取悦王的价值。这场战斗还不至于太无聊,为此而荣耀吧。”

“……”

“王!Emiya!你们没事吧!”在沉默尚未蔓延开来之前,年轻的迦勒底御主气虚喘喘地赶到现场,“刚刚数据调试出了错误,我找了达芬奇和其他工作人员都没有用……!急死我了!”

“杂种,王会会因为区区伪物而战败吗!”刚刚被收起的泥板再次出现在吉尔伽美什的手中,下一秒便落到藤丸立香的头上。

捂住头顶的少年嗷嗷喊叫着,却仍要摆出狗腿的笑脸:“是啊是啊我当然相信王的实力,我只是担心王的玉体受到伤害——嗷!”

又被砸了。

“你是白痴吗!先不论从者是不会留下伤痕的,就算有伤痕,那也是王的一部分!”

强词夺理。

总之,那毫无根据可言的自恋与自负,的的确确是吉尔伽美什没错。

望着不远处一唱一和仿佛落语搭档一样的乌鲁克贤王和年少的迦勒底御主,Emiya扯了下嘴角。

数日后——

“王啊,这是今天的报告——诶?”

“愣着干什么,杂种。”伸手拽过藤丸立香所握的资料,吉尔伽美什翻了翻,抬头,发现对方还站在原地,愣愣地望着自己。

“怎么,被本王的玉体迷惑了吗?”

“不、不——啊对!”意识到自己差点说错话的的藤丸立香立马改口,换上面对吉尔伽美什专用的营业笑容:“因为王太好看了,经常一不小心就看呆了——不过王啊,我有个问题。”

“准许。”

看了看似乎心情不错的黄金之王,迦勒底的御主歪歪头,指着对方手边的盘子,问道:“这个兔子苹果,我可以吃一块吗?”

-fin-

评论(13)

热度(69)

©Glow | Powered by LOFTER